一朝天子一朝臣
冷成金2018-09-06 16:102,787

  【引言】

  俗话说,一朝天子一朝臣,这的确是历代统治者的经验总结,也是封建官场的根本特征之一。实际上也并非完全如此,如果你善于官场经营,也许可以历仕多朝,这样的例子在历史上并不鲜见。当然,成功的官场经营者总是少数,更多的还是失败者。看看审食其的命运也许有助于我们理解这一问题。

  【事典】

  汉惠帝时,辟阳侯审食其得幸于吕太后,但他行为不端,引起了公愤。惠帝借故将他捕入大狱,准备处死。审食其虽被拘狱中,但有恃无恐,认为吕太后会出面援救。吕太后闻审食其被捕,心如火焚,但又不好直接向惠帝说情,只望朝中大臣代为救免。众臣都知审食其平日劣迹,恨不得立即将他谋杀,以申国法,竟无人出面相救。审食其在狱中得知后,这才真的焦急起来,思来想去,只有平原君朱建,昔日曾受他厚惠,或许能为他出谋划策。于是,乘着探视的机会,全家往求朱建。

  朱建,楚人。曾为淮南王英布相,英布欲反时,朱建曾极力劝阻,英布不听。等到英布被诛,刘邦得知此事,故封朱建为平原君,朱建也因此得名。及徙居长安,公卿大臣,多愿与其交往。辟阳侯审食其,当时得宠于吕太后,闻朱建之名,也欲交结,但朱建为人刚正,多次将其拒之门外。不久,朱建母不幸病亡,因朱建平日清廉,家无余资,无钱安置其母。朱建的朋友陆贾听说了这件事,忙找到审食其,向他道贺说:“平原君母不幸病亡。”审食其十分不高兴,不待说完,就说:“平原君母死,与我何干?”陆贾道:“君曾欲与平原君交识,平原君因老母在堂,不敢轻受君惠,以身相许。今其母已亡,你若厚礼相馈,平原君必感君盛情,将来您遇到什么难事,平原君必以死相报,这岂不应贺?”审食其素知朱建行不苟合、受惠必报的秉性,听了他的这一番话,觉得十分有道理,立即派人送去百金,助建葬母。朱建正愁治丧之资,只得暂时收下。一些趋炎附势的朝臣,闻审食其厚赠朱建,也乐得乘机交结,向朱建赠送丧资,少则数金,多则数十,统计约有五百金之多。及朱建丧事办完,不得不亲往道谢,审食其便乘机与朱建相识,且有往来。

  朱建知道审食其前来拜见的意思,说:“朝廷要严办此案,我不敢入狱相见,烦请转告辟阳侯。”审食其闻知,认为朱建不肯出面相救,憎恨他负恩忘德。

  朱建打发走了审食其的家人,心中十分关切。他想欲救审食其,必须说动惠帝的幸臣,但朝中重臣因不齿审食其为人,不肯出面相救,看来只有设法说动内侍。朱建对一位极受惠帝宠爱的内侍说:“辟阳侯下狱,外人皆云为足下所谗,究竟有无此事?”这位内侍听后,大惊道:“我与辟阳侯素无怨仇,谗他何用?”朱建道:“众口籍籍,难下定论,但恐今日辟阳侯死,明日足下大祸将至!何以见得呢?足下得宠陛下,而辟阳侯得幸太后。今天下重臣,名归陛下,实为太后所握,试想,辟阳侯被诛,太后能放过足下吗?太后不会把皇帝怎么样,难道不会拿你们这些得宠的人出气吗?”内侍顿时吓得目瞪口呆,忙问:“君有何计,能使我免此灾祸?”朱建道:“事到如今,足下只有在陛下面前求情,放辟阳侯出狱,如此太后必感足下,足下亦可得两主欢心,您也将会更加富贵。”内侍听后,点头道:“劳君指教,我一定照办。”朱建见目的达到,便起身告辞退出。数日后,朝廷颁下诏令,赦审食其无罪,释放回家。审食其出狱后,始知朱建所救,遂备下重礼,往谢朱建。

  这件事,审食其做得还算不错,但问题是他不能未雨绸缪,就难免有杀身之祸了。

  淮南厉王刘长,为刘邦少子,他的母亲原为赵王张敖的美人,赵姓。汉高祖八年(公元前199年)时,刘邦讨伐匈奴,经过赵地,张敖把赵美人献给了刘邦,得刘邦所幸,生子,即刘长。

  汉高祖九年(公元前198年),赵相、贯高因为觉得自己命运难测,欲谋杀刘邦,事泄之后,赵氏与赵王张敖、赵相贯高等,一齐被捕押在长安。赵氏遂将怀孕的事让有关的官吏告诉了刘邦。其时,刘邦正因贯高等人的谋杀之事牵怒于张敖,对赵氏未加理睬。赵氏弟赵兼见此,忙往拜辟阳侯审食其,想托他言于吕后。吕后本来就十分嫉妒,听后不肯转告刘邦,审食其也没有坚持。

  不久,赵氏生下厉王,因怨而自杀身亡,刘邦得知后,才觉得后悔,遂将厉王交给吕后抚养,葬赵氏于真定。

  汉高祖十一年(公元前196年),刘长被立为淮南王。刘邦驾崩以后,刘长在吕后的抚养下长大成人,渐渐地从母舅赵兼口中得知自己的母亲冤死狱中,辟阳侯审食其不肯尽力救母。自此,他就对审食其怀恨在心,伺机将他杀死。但审食其为吕后宠臣,又是朝廷的老臣,一时无法下手,只有耐心地等待时机。

  吕后死后,文帝刘恒即位。刘长自以为与文帝十分亲善,就渐渐地骄横起来,经常不奉法令。文帝觉得他是自己的幼弟,自小失母,就对此他格外宽容。文帝三年(公元前177年),刘长从淮南来到长安,常从文帝外出射猎,往往与文帝同乘一辇,且不顾名分,直呼文帝为大兄。文帝知道他的性格脾气,也就不与他计较。刘长看到皇帝这样对待他,心中暗喜,心想,我此次来郡,本意就是斩杀审食其,为母报仇。若报于陛下,陛下必定不肯让我杀掉先帝的旧臣,我不如先斩后奏。陛下待我甚厚,我造成了既成事实,皇帝也不会加罪于我。他定下了这个主意,便伺机而动。

  一日,刘长在袖中暗藏着铁椎,带领数人,乘车往访审食其。审食其忽闻淮南王来访,不知是什么缘故,慌忙迎到门外,俯首作揖。刘长并不搭话,翻身下车,走到审食其面前,猝然下手,手起椎落,击在审食其头部。审食其未加防备,当时就被击倒在地,脑浆迸裂。刘长立即命令手下割下首级,登车而走。

  审食其家人因事发仓促,救护不及,而且杀人的是皇帝的亲弟弟,也不敢追捕,只好往报朝廷。审食其的家人尚未到达文帝那里,刘长已驱车来到宫前,求见文帝。文帝见刘长匆忙求见,只得传令召入。刘长步入大殿,长跪不起,肉袒请罪。文帝见他这个样子,十分吃惊,忙问:“出了什么事,使你如此惊慌?”刘长道:“臣母前居赵国,与贯高谋杀先帝的事毫无牵连。辟阳侯明知臣母冤枉,却不在吕后面前全力相救,这是第一条罪状;赵王如意母子,本来无罪,枉遭杀害,辟阳侯得幸吕后,没有设法相护,这是第二条罪状;吕后封诸吕为王,欲危刘氏,辟阳侯又默不一言,这是第三条罪状;辟阳侯身受国恩,不一心为公,专门营私,身犯三罪,未加治罪。现在,臣谨为天下诛贼,上除国蠹,下报母仇!只是事前未曾征得陛下的同意,擅诛罪臣,臣实在有罪,故伏殿自陈,肉袒请罪。请皇帝治罪。”

  文帝本来就不大喜欢审食其,听到被刘长杀死,也觉得出了一口气。虽先斩后奏,一则理解刘长为母报仇之心;二则自己现存只此一弟,遂不加治罪,令他赶快回到自己的封地去。

  【评议】

  审食其有小聪明而无大智慧,可谋一事而不能谋终身。根据当时的情况,审食其是完全可以预见到自己的结局的,也完全有时间有机会为自己设计出路,但他不能左右逢源,终于在险恶复杂的封建官场上败下阵来,被捶得脑浆迸裂,也可谓是一个典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千年来谁著史:两汉时期的生存法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千年来谁著史:两汉时期的生存法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