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六章 与乔公岳堂书
李青2018-12-13 06:01674

  乔公执事:鄙陋之人,自知罪孽深重,忝颜冒死修书,实有不能释怀之事,以求于足下。

  仆,一介流民,不知身世父母,长于离乱边地,稚子之时,尚不知人伦天道,然已踏足险途。稍长,知纵剑杀人逆天背德,然已无退路矣。所谓“以心喂剑,以命祭刀”,所谓“杀人者自损其命”,仆未尝不知也,是以尝窃计,此生既生于刀剑,当终于刀剑,死无全尸亦无所怨恨。曾不自意保全性命于乱刀之下,茕茕凄凄苟活于世。若仆者,本当隐姓埋名自弃于世,方不为世人唾骂,岂敢舒忧苦以晓左右,自取其辱哉?仆实有不能释怀而死之事。

  仆风尘行路七年,辗转彷徨,以相求见令妹,自知此百死莫赎之罪。仆杀伐过多,罪孽之深重,此生难恕,虽行于世,固一死人耳。仆之罪过,不欲累及他人,而事有大谬不然者也。仆诚愿此生毁灭,万劫不复,换阿蓠一世安宁,奈何终无计可施,不得已求告足下。

  曩者,仆求武心切,修失其法,虽得一时之效,却已损及根本,或能补救,然仆早已厌倦此道,再无心于修武练功之事。风尘行路七年,放任自流,常觉憔悴疲怠,迩来更甚,夜半无梦惊觉,未尝不汗淋漓而骨战栗也。

  若仆者,本不该生于世者也,既生于世,亦不该存活也。仆尝自谓为逆乱乖谬之种,故逆天背德,杀戮不休。实大不祥!仆既已延祸于阿蓠,悔之恨之晚矣,实不愿再祸及更多。今有一子,即将出世,恳请乔公垂怜收养,收入名门,使之受礼训、明道义,莫使受累于我。至于阿蓠,吾不能为牛马以终,护持以老,此生所憾所愧,长号难禁!吾本边野粗鄙之徒,染血不祥之人,岂敢仰将军之高风,垂死相求,必念及阿蓠坎坷,幼子孤弱,施以援手。

  乌铭垂死再拜顿首!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七绝心经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七绝心经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