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兄弟齐心
执念使然2019-03-16 09:443,647

  夜幕渐临,诸天星辰异常闪耀,点缀九黎国的天空,星耀下,大长老正在筹备王宴。

  蚩尤予明曦狼王之称,虽已宣告天下,可从未在九黎族中,摆过一场封王盛宴。

  大长老透析世事,岂能不晓得天下风云变幻,又见十八狼将这般凶威,如能笼络明曦,用九黎狼王之称,自能使其为九黎立不世之功,创万古功勋。

  蚩尤手下虽还有众多兄弟,不服此小儿,但碍于大长老与蚩尤之情面,只得暗藏心上,面不表露。

  王宴之盛况空前,纵昔年炎帝姜黎,拜刑天为九黎战神,也不曾有过这般风光!

  时辰将至,明曦还沉湎于雪蔚的伤情之中,怎想得透,自幼与“芋头”兄妹情深,奈何只是兄妹,从离殇出现,才清楚心迹,却失去了一生挚爱。

  瑶溪自是如此,从未想过今生会喜爱一人,可与明曦幼时邂逅,觉他对雪蔚的痴情,竟深深吸引着自己,感情自此一发不可收拾!

  黎琴寻来,见此二人,嫣然笑道:“大长老摆下王宴,庆明曦兄弟封九黎狼王!”

  明曦缓过神来,笑道:“何必如此大摆酒宴,我天生的贱命,可受不起九黎之大恩!”

  语气又渐转低沉,道:“何况十八狼将所犯罪过,九黎族人不将我生吞活剥,已属大德,怎敢再受此荣光!”

  瑶溪当即拍打明曦身骨,言道:“你怎么天生贱命啦!一天到晚把自己打扮得这么感伤,硬是要别人可怜你吗?”

  明曦瞧也不瞧她一眼,看着黎琴,问道:“大哥是否已痊愈?现下何处?”

  黎琴回道:“他已能下床活动筋骨了,想来应无太大问题,刚与大长老一同筹备封王盛宴,眼下正在王宴上,等着九黎狼王呢!”

  明曦在黎琴的安排下,穿上九黎战铠,但见铠甲,银光熠熠,其披风更是殷红如血,加之明曦身骨健硕,愈显神威凛凛,犹如战神下凡,英气逼人。

  瑶溪目不转睛地盯着他,心下喜意更盛,不禁泛起涟漪,口中不由得冒出:“真如战神临凡,威武霸气!”

  明曦看向她,淡淡道:“照顾好离殇,这孩子未曾见此场面,免得又起风波。”

  瑶溪闻言,“哦”了一声,眼里透着强烈的失落,心下微微一叹,暗道:“你知道关心孩子,却不知我也需要关心吗!”

  黎琴自能看出少女心事,却也心知狼王用情至深,云水庄中一番谈吐,她清楚狼王若是不得雪蔚,即使终生抱着白骨度日,也决计不会碰世间任何女人。

  转头看向瑶溪,言道:“我先前看到这孩子在与黎巨的孩儿玩耍,王宴要开始了,你快些去接他吧!”

  瑶溪转身飞奔出去,黎琴笑道:“她待你不错,悠悠岁月,不如再寻一人,同伴而行!”

  明曦面色冰冷,言道:“战场杀戮,都不知能不能有命回来,我这种人,还是不要祸害她的好!”

  王宴开始,九黎众宾纷至,明曦穿着九黎战铠,一路径直走来,黑夜中,除了火光,便是明曦战铠所逸射而出的隐隐光华。

  九黎众人齐呼狼王,明曦在众人的呼喝声中,走至蚩尤族长之位处,蚩尤将手搭在明曦反掌上,高高提起,喝道:“我兄弟明曦,与我蚩尤平分九黎国天下,谁人安敢不服,便是与我蚩尤为敌!”

  大长老闻此言,也是意料之中,蚩尤重情义,此二人英雄相惜,且凭狼王之能,如可以半壁江山,换得此员大将,实也值得,故而心中不再多作计较。

  但九黎众人,随蚩尤出生入死,浴血奋战,岂能服此决定,可见大长老也无多言,只得权且放下,待私下再寻大长老,商议此事。

  明曦虽也不愿受此大恩,可位居九黎王座,岂可儿戏,只待私下再向大哥辞谢,他面向九黎众人,纵喝道:“狼某代九黎狼王之位,自当竭尽心力,为族众谋盛世太平!”

  蚩尤闻言,执右臂于半空,见此状,明曦伸掌重重打在蚩尤掌间,二人双掌紧握在一起,相视大笑。

  九黎族众见此幕,纷纷朝向王座,众皆一心,由大长老带头,纵声喝道:“愿我九黎,拓土开疆,屠尽有熊氏,为炎帝复仇,继而称中原之雄,建万古帝业!”

  观此声势之浩荡,雄风滔天!

  再观酒宴,九黎国位居山海西界,毗邻雪山,受气候影响,常年天寒地冻,粮食短缺。

  因此九黎之人,经常以沙石果腹,已练得一身钢筋铁骨,战场之上,凶残诡异,吞吐飞沙走石,如入无人之境!

  可纵是此等环境下,九黎王宴之席面,仍是丝毫不差,美酒珍肴,皆为人间上品。

  一番寒喧过后,明曦落座于蚩尤王座之侧,左右相顾,不见瑶溪身影,只见离殇在黎琴身旁,招呼孩子过来,问道:“姐姐呢?怎么没来!”

  离殇提手抓起明曦席面上的牛肉,放入口中,咀嚼着道:“姐姐最近老是一副失落的样子,也不知是不是因为瑶陌哥哥回幽都了。”

  明曦心中自然知晓女孩子家的心事,可心属雪蔚,又岂可再滥情于她。

  冲着离殇微微笑道:“好吃就多吃点!”似怀心事,暗道:“定要找个机会,与这丫头讲清楚,免得一颗真心虚掷,浪费在我身上,实属不该。”

  大长老缓步朝明曦走来,端着酒盅,明曦见此状,赶忙起身,迎向大长老,赔笑道:“大长老是九黎辈份最高的长者,应是狼某敬大长老才是!”

  说着,他俯下身子,提起一整坛酒,敬向大长老,笑道:“狼某祝大长老,耄耋之年,可见九黎入主中原,争霸天下!”

  这句敬语,远比祝贺大长老寿与天齐,还要戳中心窝,大长老自被刑天救得,余生心愿,不过九黎能杀入中原,称不世之雄。

  大长老双眼眯成了一条缝,将酒盅之酒一饮而尽,笑着回道:“狼王年少英才,已有这番出息,实令老朽钦佩不已!”

  见大长老一盅饮尽,明曦自也毫不示弱,举起酒坛,豪饮入腹,半坛如洪水般涌入,打湿胸间。

  又见蚩尤携黎琴前来,蚩尤手中也是一坛酒,笑道:“明曦兄弟,大哥也敬你!”

  黎琴也随之端起酒盅,三人皆是一饮而尽,豪爽至极!

  离殇见此幕,心中犹生一团烈火,真想快些长大,与这些英雄们,一较酒量。

  想着,竟也端起酒盅,走向众人,举盅敬向蚩尤,大喝道:“蚩尤哥哥,承蒙照顾,待我长大,也定要与哥哥们,浴血沙场,立下不世功勋!”

  明曦摸着孩子的头,被孩子将手一把丢开,喝道:“不要摸我的头,会长不高的!”

  众人见此孩儿豪爽之态,尽皆大笑起来,又见他真将一盅酒饮尽,无不开始钦佩此子,更多的,则是赞叹狼王之眼光,能从乞丐堆中,寻出这等小子。

  “辣!……”刚将一盅酒饮尽,登时孩子便倒下地来,醉得不省人事!

  黎琴为不打扰众人雅兴,主动将孩子抱起,朝明曦道:“放心吧,我一定照料好他!”

  接着消失在酒宴上,明曦与蚩尤卧躺在王座下,豪饮数坛,皆不知醉,黎文忽缓步走来,提着一坛三分满的酒,朝族长笑道:“大哥得狼王,今后天下,还有谁敢与我九黎为敌!”

  见他刚要饮尽酒坛,明曦将之一把抓住,朝黎文笑道:“我定要天下人,见识我九黎凶威,所战之处,谁人安敢不降,屠城之日,寸草不留!”

  黎文见此小儿这般狠劲,心下一颤,暗道:“黎贪你个不知死活的东西,狼王心狠手辣,恐怕山海西界易主,届时姜黎与刑天,创下九黎之根基,就将断送于你手。”

  紧接着朝向狼王,面露微笑,道:“愿你能为我九黎,杀入中原,屠尽有熊氏,方不负大哥恩情!”

  言罢,他将坛中酒一饮而尽,紧接着黎巨、黎禄、黎广、黎武、黎破、黎辅、黎弼,及九黎族中仅存的几位长老,都轮番走来,敬酒狼王。

  酒宴过半,美人歌舞,赏心悦目,九黎族人,有的酒后兽性大发,直将佳人于露天之下,扒光衣料,强行泄欲。

  不过多时,王宴上尽是一帮野人的狂欢,明曦心如静水,蚩尤虽是兽欲大发,可甘为黎琴不动任何女人,明曦见他这般强抑,也心生几分敬意!

  告別了族众后,二人一同走出王宴,来到一处,空旷宁静之地。

  月光挥洒在二人身骨,一年前,他们在谷堆上,也是这般,舒爽宜人。

  蚩尤言道:“你还在想着死而复生之术?”

  明曦答道:“你与黎琴的爱情,俱是这般,得知芋头还能复生,无论此法多么凶险,即便代价是我的性命,也定当一试。”

  蚩尤哈哈大笑,道:“这方是我九黎的儿郎,性情中人!”

  明曦话锋一转,道:“姜黎若还存活在世,想也百年高龄了吧?”

  蚩尤掐指算道:“六十有余!”

  明曦平日里只听九黎族众嚷嚷着生啖轩辕老儿,却也从未逢其面,对此老者,也是心生敬畏,问道:“轩辕黄帝,究竟是何面目,多少龄岁?”

  “曾闻刑天提过,炎帝姜黎叱咤之时,有熊氏有一小儿,登基称帝,相传是少典之子,神力惊人,武功卓绝,使得一柄轩辕神剑,有如天神下凡,神威凛凛!”蚩尤攥紧拳头,目中战火熊熊燃起,这传说中的人物,自己也仅是与之手下战过无数,听闻族中长辈讲此人物,却未曾亲睹。

  明曦见蚩尤战意飙升,言道:“有朝一日,我定拿下此子首级,献予大哥。”

  蚩尤战意稍退,问道:“你与他手下应龙将军,已有交过手了?”

  明曦淡淡道:“应龙之强,非世俗之力,可与之匹敌。”

  蚩尤冷冷道:“怎生强法?”

  明曦答道:“我的元神,本属五爪金龙,可在应龙面前,不堪一击,交手之际,如非我以阵法之威势,强撑聚灵,只怕早已丧命应龙爪下。”

  蚩尤见明曦神色凝重,自知此对手强悍,非凡间草莽之流,可一概论之!

  二人仰首月色,一者只愿得天下,一者只愿挚爱之人复生!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蛮荒古迹之少年初长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蛮荒古迹之少年初长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