局外篇
疯华雪月2018-09-07 12:345,427

  海外之旅

  新学期开始,原本是新生活的序幕,此刻的302寝室,却是人人脸上一片阴霾,活像是别人欠了大家一笔巨款,然后携款潜逃一样的愤恨。

  “柯一梦同学,你也太不把我们看在心上了吧?”张莹倒是第一个利落地发着牢骚。

  “这么大的事,怎么现在才告诉我们?”景瑟很明显,也是一脸的不爽。

  “一梦,这次真的有点过分。”徐晗依说这话的时候,明显忧伤大于愤恨:“我也跟大家一样同仇敌忾。”

  “不要这么生气吗……”柯一梦有些不知所措,看着大家突然间不语,正眼不瞧自己一下,脸上急切地愧疚道:“我不是故意的,要知道这些手续办下来都很麻烦的,我本来以为还要很久才下来,所以才这么突然,你们就别生气了好不好……”

  “哼!”

  “切!

  “少来!”徐晗依还是多了一个字地回着话,扭过头去仍然不看柯一梦一眼,以示抗议。

  “哎呀,你们不要这样好不好?”柯一梦很是着急地开始在大家身边磨磨蹭蹭:“算我求你们了,是我不对,是我不好……”

  “不对在哪里?”景瑟转过头问着柯一梦。

  “我没有事先告诉你们这件事,是我不对!”

  “不好在哪里?”张莹接着回头,直直看着柯一梦。

  “我连个预兆都没提起,是我不好……”

  “知道就好!”徐晗依回头,冲着张莹跟景瑟笑笑:“知错就改,善莫大焉……”

  “你们?”柯一梦方才一阵雨过天晴地冲着大家笑起来:“吓死我了!”

  “恭喜你!”张莹拱手作揖道:“其实,你能出国念书也是一件好事吗!”

  “镀一层金回来,就是不一样的。”景瑟点点头一阵看好:“到时候远渡重洋回来,好歹也是个海归吗……”

  “这听起来也牛镚儿多了。”徐晗依竖起大拇指,一阵夸赞:“你可是被墨尔本大学录取的,听听这学校就气派……”

  “谢谢你们。”柯一梦一脸笑意不减:“我还担心……”

  “谢啥?”张莹一脸窃笑,冲着徐晗依跟景瑟一阵眼神交汇:“有大餐吃,不就行了?”

  “没问题。”柯一梦爽朗地拿起钱包:“钱包鼓鼓,吃啥点啥,别给我省钱啊?”

  “包在我们身上。”徐晗依率先拍起自己的肚子,一阵豪言壮语:“说吃,咱就吃,钱包吃瘪别心疼啊……啊哈啊哈啊哈哈……”

  噩耗突降

  车库的灯有些灰暗,一条身影神秘兮兮地闪进来,一个裹着纱巾的女人忽然扭着腰摆着臀蹑手蹑脚地四下张望。

  “哼哼……”女人阴险的脸上,露出一双慎人的眼睛,在一辆车钱迅速地拨弄着东西:“要你死,要你死……”

  翌日的天空稍显灰蒙,但是丝毫不影响满心愉悦的景瑟跟傅伟奇,两个人的脸上都是一片晴方好。

  “东西都准备的差不多了。”景瑟提着行礼塞进后车厢:“可以出发了。”

  “还有一样东西没拿。”傅伟奇转身跑进里屋,抱着钓鱼竿出来:“这个好家伙,一定得戴上,这样我就可以钓鱼给你吃。”

  “那你准备这么做个我吃?”景瑟将鱼竿折叠好。

  “清蒸、红烧、腌制……”傅伟奇细数着:“总之,你想怎么吃我就怎么做……”

  “咦,你的口袋怎么鼓鼓的?”景瑟瞥了一眼傅伟奇的上衣口袋:“什么东西?”

  “没什么。”傅伟奇的手伸进口袋,紧紧地捏着口袋里的东西,好像很宝贝似地:“上车吧,不然我们又是最后到的。”

  “怎么,你嫌我磨蹭?”景瑟忽然抓着这句话:“要不是为了给你争面子,我也用不着每次出门都化妆,所以每次最晚不都是因为你吗?”

  “是是是。”傅伟奇点点头,一脸几声是,打开车门一声恭敬:“亲爱的景瑟小姐,请上车吧。”

  “出发。”看着景瑟系好安全带,傅伟奇启动车子,一声清朗。

  车子缓缓使出了城市,驶向了城郊,坐在副驾驶上的景瑟,将音乐调低:“前面说到清蒸,红烧鱼,我给你说个笑话吧?”

  “你也会?”傅伟奇有点诧异地看了一眼景瑟:“你确定你说的是笑话?”

  “怎么说话呢你?”景瑟不去理睬傅伟奇的这句话,继续开口:“说有一个精神病患者被送到医院治病,医生就问了,你平时喜欢什么啊?病人就说,我喜欢袜子,医生说喜欢袜子,这很正常啊,我也喜欢袜子。病人一听,就很高兴很激动地问医生,真的啊,那您是喜欢清蒸的呢还是红烧的呢?”

  “呵呵……”傅伟奇不禁笑出声,看着身边已经是哈哈大笑的景瑟,脸上露出了宠溺的爱。

  “小心,前面!”景瑟忽然大叫出声,看着前面突然横在眼前车辆,一下子惊恐万分。

  “刹车失灵了!”傅伟奇使劲踩刹车都不能刹住,直直地看着自己的车撞上了前面的车,一时间自己的车子从前面的车上翻过去,车身翻到在地。

  “傻丫头!”傅伟奇伸出一只手颤巍巍地抚着趴在地上,已经了无声息的景瑟,另一只手摸索着身边的小盒子里翻滚出来的红宝石戒指:“别睡了,你还没答应做我的新娘……”

  “我要你死……”对面那辆被撞得稀巴烂的车子里,探出林颖诗的半个身子,脸上带着极尽狰狞的目光,咬着牙昏死过去……

  时光交错

  建华大学多功能厅的舞台上,灯光四起,追光打在演员的身上,声情并茂的演出博得了台下一致的掌声。

  “晗依,你怎么了?”张莹轻轻碰了碰身边徐晗依的胳膊。

  “如果景瑟还在的话,她应该还会帮你录像吧?”徐晗依幽幽开口,看着台上的话剧,一脸的忧伤。

  “是啊……”裴冉呢喃着,一脸痛楚:“谁会想到林颖诗居然弄坏了车子的引擎,不要命的拦住景瑟他们的车,同归于尽,真是太可怕了!”

  “景瑟,应该在天堂做了天使吧?”张莹说着话,忽然抬起了头:“也许还做了天使新娘……”

  也许,舞台在华丽,戏剧再精彩,都掩饰不住现实生活的某些落寞。人生如戏,戏如人生,但终究戏可以重来,但是人生不可以重复,这就是现实生活的悲哀。

  离愁别绪

  拥挤的人潮,离别的哀愁,总是让人忍不住在脸上泛起落寞苦楚的酸痛。人群中背着行囊,面带微笑的徐晗依轻轻拍了拍张莹哭泣的背部:“别哭了,别哭了……”

  “都是你不好啦!”张莹不停地啜泣着:“也不跟我们商量一下,说走就走,还是去那么偏远的地方,你让我们以后怎么联系你?”

  “不是有电话吗?”徐晗依好笑着,安抚着张莹:“再说了,我只是去一段时间,又不是一辈子不回来,不用担心啦……”

  “开心点……”张莹有些控制不住,一个抬头,冲着徐晗依叫着:“景瑟走了,一梦走了,现在连你也走了,就剩下我一个人,我倒是想开心啊?那你也得给我个理由啊……”

  “不是还有姐姐吗?”徐晗依冲着裴冉微笑着:“我跟姐姐说过了,有什么事你可以找她。”

  “那不一样!”张莹突然掩面擦着眼泪:“都是你们,走吧走吧,全都走了不要回来的才好!”说着,一个转身背对着徐晗依。

  “晗依,你保重。”裴冉拥着徐晗依,温柔地叮咛着:“一定要平平安安的回来。”

  “晗依!”言逸峰忽然穿过拥挤的人群,迈着轻快地步伐奔向了这边:“这么大的事,没想到我是最后一个知道的。”

  “你还特意来送我。”徐晗依有些不好意思地笑笑:“今天又请假了吧?好像为了我,你请了不少假了。”

  “能为你请假,其实是一件幸福的事。”言逸峰忽然之间的感慨,让徐晗依瞪大了眼睛,直直地看着言逸峰,听着婉约柔情地话从言逸峰的口中传来:“也许,我接下来要说的话已经晚了一点时间,但我不希望错过这次,不说,也许会一辈子后悔……”

  “哎呦,还磨蹭?”张莹在一旁着急万分地跺着脚,自言自语地嘀咕着:“快说啊,急死我了”

  “我喜欢你!”终于说出了这一句话,言逸峰心头的石头落地了,一时间机场大厅好像安静了许多。

  “是喜欢还是爱?”徐晗依的目光追寻着言逸峰的脸庞:“你能清楚地告诉我吗?”

  “我爱你!”言逸峰深情地看着徐晗依,柔情难掩地发自内心的激动:“虽然,我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的梦里都是你的身影,能静下心来想一些事情的时候却总是会想到你,虽然一开始我不敢承认自己的感情,但是到后来我发现我根本没有理由不想你。我……”

  “别说了。”徐晗依轻柔的声音响起,冲着言逸峰一脸微笑:“谢谢你的爱,我暂时无法接受,但是,请允许我抱抱你……”说着,徐晗依轻轻抱上言逸峰,声音轻柔如丝地在言逸峰的耳边响起:“我需要时间……”

  “晗依……”言逸峰的脸上露出了跟刚才完全不同的愁云,愁云过后是白云,白云漂浮是晴空……

  “志浩,如果没看到这些,我会以为都是因为我,晗依才去了西部。”裴冉的话带了几分惆怅的释然:“那样的话,我一定不会原谅我自己……”

  “傻瓜。”尹志浩将裴冉搂在怀中,轻轻抚着裴冉的额头:“当然不是因为你,晗依她一向都有自己的主见。”

  用心归来

  两年后

  “天门中断楚江开,碧水东流至此回;两岸青山相对出,孤帆一片日边来……”破旧的屋舍里传来了朗朗读书声,徐晗依手中的书本忽然敲上了一个正眯着双眼打着瞌睡的男孩背上:“孩子,开饭了!”

  “开饭了,开饭了?”男孩忙不失地从桌肚子里掏出一个破旧的塑料碗,一下子从座位上跳起来:“老师,开饭了,怎么还不下课?”

  “开你个大头!”徐晗依的话刚一出口,换来了周围学生的一片哈哈大笑声,眼前的男孩尴尬地摸着头缓缓坐下。

  “徐老师,有人找。”老爹的声音像洪钟一般传来。

  走出教室的徐晗依,打量着来人的背影,疑惑着:“你找我?”

  “晗依。”言逸峰一转身,一脸激动地冲上来:“我来了。”

  “我还以为你开玩笑呢。”徐晗依站在村口的梧桐树下,冲着言逸峰笑笑:“上个星期收到你的短信,你说要来,你还真来了。我这几个好姐妹里,就属你最够意思了。”

  “晗依……”言逸峰的话变得急切:“你知道,我可不想做你什么好姐妹,别给我打哈哈……”

  “知道了。”徐晗依故作委屈地瘪嘴:“不过说真的,你怎么就一个人来了,真没其他事吗?”

  “有,给!”言逸峰从顺手塞给徐晗依一张红色的请帖:“你的。”

  “姐姐要结婚了。”徐晗依波澜不惊的脸上,任凭言逸峰再怎么找,也找不出半点的诧异:“你…不介意?”

  “我介意什么啊?”徐晗依忽然拿着喜帖在言逸峰的额头上狠敲着:“我都有你了……”

  “是你说的。”言逸峰忽然一阵愉悦,抓住徐晗依的手:“你有我了,以后再也不许想别人了……虽然你这么说,但是为了防止你反悔,还是打钩钩吧……”

  徐晗依看着言逸峰孩子般的行径,不由地会心一笑,伸出手,两只手指打钩钩,心中喃喃道:“看来,是时候该回去了……

  婚礼进行曲

  极尽浪漫的布置,让人仿佛置身童话世界一般的美丽,新娘一身拖地长裙婚纱地挽着新郎的胳膊缓步走在红地毯上。

  “羡慕吧?”张莹贴在徐晗依的耳边小声低语:“你也可以一样的。”说着,手指指了指一边伴郎装的言逸峰。

  “我看是你羡慕的眼珠子都要掉下来了吧?”徐晗依打趣着,冲着张莹身边的虎子笑笑:“虎子,你看你得回头好好听老婆的话,不然她非得让你给她再办一次婚礼不可……”

  “莹莹喜欢就好。”虎子憨憨地笑着,一如既往地宠溺着张莹:“老婆是吧?”

  “就是!”张莹昂着头,一脸的女王濒临城下地不可一世:“我说办他敢不办?哎呀……”

  “怎么了?”徐晗依轻轻抚着张莹的肚子,小声道:“别激动,小心孩子……都快做妈的人了,还这么冒冒失失的……”

  “小莹子,你都是要做妈的人了?”忽然间一个熟悉地不能再熟悉的声音响起,柯一梦一头卷发出现,脸上带着数不尽的灿烂:“怎么,大家不欢迎我?”

  “没没……”张莹摇着头,冲着一旁的徐晗依笑笑,忽然两人一阵惊喜地走过去:“你回来了?”

  “一梦。”裴冉拖着婚纱缓缓走来,一脸幸福地微笑:“给你发请柬,你还说赶不回来,原来是骗我们。”

  “给你们一个惊喜吗。”柯一梦轻轻抱上裴冉:“好姐妹结婚,怎么可以不回来呢,姐,祝你幸福!”

  “一梦,你怎么一下车就跑来这里?”说着不顺溜的国语,背着书包的短发女孩一脸的急促:“东西也不拿了。”

  “景瑟?”徐晗依同张莹瞪大双眼,忽然惊声尖叫:“啊!”

  “痛啊!”徐晗依等着张莹:“你掐着我的胳膊了。”

  “豆豆!”柯一梦小步走到金豆豆身旁,冲着对面三个女人一阵噼里啪啦:“这位是我在国外认识的留学生好朋友,她叫金豆豆。”

  “金豆豆?”上下打量着和景瑟一模一样的金豆豆,一时间张莹和徐晗依忽然脸上出现了一种恍如隔世感觉,忽然就走过去,一人一个胳膊揪住金豆豆:“豆豆啊,真高兴见到你,你长得真漂亮啊……”

  “你的朋友好热情。”金豆豆冲着柯一梦一脸灿烂地笑着。

  局外的温馨

  南恋一梦咖啡屋内,馨香四溢的味道沁入心扉,张莹喝着牛奶,冲着柯一梦撇嘴道:“哎,要是谁为我开个咖啡馆,还取着我的名字,痴痴地等我两年就好了……”

  “你以为你是一梦啊?”徐晗依喝着果汁,戏谑着:“要不你再去找一个像南灏一样的?”

  “真让她去找?”裴冉喝着咖啡:“我看她倒不一定有这个胆……”

  “我想啊……”金豆豆操着不熟练的俄罗斯普通话,咬着糖豆:“中国,不是应该一夫一妻的吗,她怎么还要去找……”

  “豆豆……”柯一梦眼中露出的些许无奈,伴着其他人忽然忍不住的笑声,又好气又好笑地忍俊不止笑出声。

  “呵呵……”

  阵阵温馨的笑声从香气逼人的咖啡馆飘出来,飘到了大街小巷的,驱散了冬日清冷的严寒,温暖了整整一季……

  这一幅画面好似几年前,那五个笑颜如花的女子,依旧将时光珍藏,倒回了最初那画面。

  只是多少年之后,每个人所经历的不同,换来了洗净铅华的重生,人生道不明说不尽的历练也许才刚刚拉开序幕。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青春失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青春失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