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山林生活(四)
堃易2018-09-08 15:133,158

  这一幕实在是太惊人了,对于洛柯来说太多的事情无法解释了,这个跟野猴子没有太大区别的孩子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这身体实在是太恐怖了。

  从刚才两人开始交手到现在,洛柯的感觉是震惊,凌晋的感觉则是开心,由衷的开心。好久没人陪他这么玩了,山里的野兽几乎已经让他打遍了,而且不论怎样强悍的野兽,也没有洛柯给他带来的战斗快感,当然除了那只在深山里的凶兽。

  “再来再来”,凌晋此时脸上完全是一副发自内心的兴奋的表情。

  而洛柯此时脸上除了能够看到震惊,其他什么表情都看不到。两道突兀的眉毛不时的挑动着,似乎很难相信他眼前看到的这一幕。

  不相信也得相信,咬了咬牙,洛柯再次奋力冲向凌晋。扑面而来的凶猛气势让凌晋收回了脸上的笑容,沉着的辨识着洛柯的身影。此时的洛柯已经不再是刚才还有所保留的气势,凌厉的杀招已经取代了试探性的招式。

  每一斧都显得变换莫测,让凌晋顿感压力倍增。凌晋虽然有着惊人的身体坚韧度,但是毕竟年龄太小,而且实战经验也非常少。洛柯挥出的几斧看似虚幻绵软,实则刚猛异常而且后手极多,凌晋几次变换身形躲避洛柯的攻击。

  在第五斧挥出之后,凌晋已经完全落于下风,此时洛柯右手挥斧劈砍凌晋的右肩,左手持斧则攻向凌晋的胸口。凌晋自然快速撤步躲避洛柯的攻击,而洛柯左手的攻击本就是一个虚招,此时凌晋撤步正中洛柯的下怀。

  洛柯此时双手的动作和位置其实就是断岳斩技能的起手位置,早在这一击之前洛柯就算准了凌晋会撤步躲开攻击,再加上之前四招的劈砍凌晋选择侧移的可能性被降到很低。而此时凌晋后撤正好是旧力刚撤,新力未生的时候。而洛柯本也没想真的伤到凌晋,因此断岳斩的蓄力也没有那么久,只是借着一股冲力顺势而发。

  两道半圆形的光刃结实的击在了凌晋的胸前。凌晋胸前本就已经破烂不堪的衣服顿时交叉着划开了人两道骇人的豁口,胸前古铜色的皮肤清晰可见两道交叉的一尺有余的血印,丝丝的血迹已经渗透出来。

  一切只在电光火石之间,要不是洛柯没有使出全力,凌晋此时早已身受重伤了。虽然凌晋的身体坚韧异常,但是受到攻击的瞬间凌晋并没有时间运动气息防御,仅凭身体去接对方这一击的话,伤害也是在所难免。

  看到胸口已经有血渗出,但是从伤口处传来的感觉让凌晋知道,洛柯并没有使出全力,也没有想要真的伤到自己。凌晋嘴角微微上扬,“越来越有意思了”。

  这个家伙太难缠了,这是洛柯此时心中唯一的念头,自己本不想再与他纠缠,这一招之后就基本已经说明自己想要结束战斗的意思了。但是从凌晋的表情和话语中显然看得出来,凌晋似乎觉得更好玩了,还想要打下去。这可如何是好。

  “哎哎哎,你别告诉我你还要打下去,我刚才如果要是用尽全力你已经死了知道么”,洛柯有些无奈的说道。

  凌晋瞪着大大的眼睛,一副纯洁到无知的表情,“你怎么知道你用尽全力我就会死”。

  凌晋的回答让洛柯感到深深的内伤,心中暗道“没被你打伤,也被你小子给气伤了”。如果说自己奋力一击让凌晋彻底屈服,洛柯觉得这个把握并不大,这小子跟个小怪物没什么区别,从他现在全无压力的表情完全可以判断得出他并没有使用全力,根本就是在享受与自己战斗的乐趣,自己成了他的玩具了。

  可是如果不打败他,自己显然今天是不可能走了,师父交代的事什么时候才能办完。

  “看来只能用全力了,凌晋,这是你逼我的,别怪我”。说着洛柯整个人的气势为之一变,周围的气氛顿时紧张了起来,原本还有一些的轻松的气氛一扫而空。

  凌晋也感觉到了洛柯气势的变化,不等洛柯先出招,率先一跃而出,攻向洛柯。

  凌晋毕竟比洛柯的年龄要小,而且也没有使用幻武,虽然攻势十分凌厉,但是洛柯有双斧在,凌晋的攻击全都被双斧挡了下来。而此时凌晋的消耗已经看得出很明显了,剧烈起伏的胸部告诉洛柯此时的凌晋快接近强弩之末了。

  但是洛柯心中明白,此时自己也好不了太多,释放气息和幻武之后,任何攻击和防御都需要消耗气息,技能的使用对于近战系职业而言气息的消耗更是巨大。刚才在凌晋凌厉的攻势之下,洛柯虽然能够用双斧全部格挡在身体之外,但是幻武与对方攻击碰撞的时候洛柯发现气息的消耗非常大。因此虽然此时的凌晋已经气喘吁吁,洛柯的状况甚至比凌晋要更差,一旦气息耗尽,洛柯很难想象自己用肉体跟这个小怪物比拼的后果。

  于是洛柯决定在气息耗尽之前再发动一次技能,筑基修为级别的洛柯只拥有一个技能,就是断岳斩。此时的凌晋随着体力的下降,行动速度已经缓慢了许多。看准一个空挡,洛柯全力使出断岳斩,此次洛柯不再有任何保留。倒不是洛柯真的想要杀死凌晋,而是此时他气息所剩不多状态下发出的断岳斩威力也没有那么大,不至于真的会给洛柯造成很大的伤害,倒是有把握能够直接结束战斗。

  就在断岳斩的光刃已经切到凌晋身上的时候,洛柯此时已经由于气息耗尽而重重的坐在了地上。凌晋也已经无法再移动身体来躲避这两道光刃。但是奇迹发生了,此时面临危机的凌晋瞬间爆发出一股十分惊人的气息,坐在地上的洛柯很清楚的感觉到了这股气息异常的庞大。但是也是转瞬即逝,只是化解了光刃。随即凌晋向后仰躺过去,重重的摔在了地面之上。

  看到这一幕的大猫立即冲了过来,冲着洛柯发出阵阵的低吼,仿佛要为凌晋报仇一般。正在大猫准备扑向洛柯的时候,凌晋的一只小手抓住了大猫的尾巴。大猫回头看到凌晋在冲着它微笑,也就明白凌晋没有真的受伤。于是赶紧过去用舌头舔凌晋的脸,然后又小心翼翼的舔舐凌晋胸前的伤口。

  从刚才坐到地上开始,洛柯就开始恢复气息,气息耗尽带来的痛苦让洛柯感到浑身说不出的难受,仿佛整个身体都被抽成了真空一般。没过多久凌晋也缓缓的坐了起来,似乎凌晋的虚弱比洛柯还要严重许多。

  洛柯一边快速的喘息着恢复气息,一边在心里琢磨“凌晋分明没有使用气息,但是最后一击的防御凌晋明显又使用了气息,这是怎么回事,而且那股瞬间爆发出来的气息要比自己这个修为级别的气息要强大许多倍”。

  “你到底什么修为等级,怎么会瞬间爆发出这么庞大的气息来”,洛柯看着勉强坐起来十分虚弱的凌晋说道。

  “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好几次危急的时候都是这样,但是我感觉我控制不了那股气息”,凌晋双眼皮微微下垂,好像已经困到不行了似的。

  “切,鬼才信你,我走了,让你耽误了快一下午了,三天之内回不去师父又得训我了”。说完洛柯就起身返回刚才的树丛之中,他其实只是来找几味草药的,结果这么平白无故的跟这么个怪小孩打了半下午,还打的精疲力尽的,下次出门一定要看黄历。

  看着洛柯在树丛中找着什么,凌晋也不理会,只是又躺回到地面上,任由大猫舔着自己。天空不时有云朵划过,吵闹了半下午的树林安静了下来,只有簌簌的风声。闭上眼睛可以清晰的感觉到枝叶和花草随风而动的身姿。就这么轻轻的,轻轻的,凌晋进入了梦乡之中。

  大猫看到凌晋呼吸渐渐的缓慢了下来,也就找了个舒服的姿势依偎在凌晋的身边,继续刚才没有睡完的午觉。

  凌晋清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傍晚十分了,睡了能有大半个时辰。夕阳染红了天际,也染红了整片树林,在刺目的夕阳之下,凌晋揉了揉眼睛,稚嫩的小手上仍旧留着刚才睡觉时候留下的口水。

  再一次的来到这处山崖边上,迎着绯红的夕阳,沉醉在一种说不出的感觉之中。每次来到这凌晋都感觉到心里是安静的,也是满足的。这处高足有百余米的山崖从没有给凌晋带来过恐惧感,相反他觉得这里是那么的熟悉。每次他想要去细想这究竟是为什么的时候,总是有一种莫名的力量在体内隐隐的悸动,他试图去控制,但是却又感觉这股力量如天空一般的广阔,而且丝毫抓不住边际。就像是眼前的夕阳一样,只能沉浸于其中,却丝毫无法挽留夕阳的西沉。

  渐渐的,黑暗开始笼罩整片森林,倏然间,夜已经悄悄的来到了凌晋和大猫的身边。

  晚饭似乎还没准备呢。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晋予天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晋予天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