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诡异画面
七爻2018-09-08 15:483,471

  洞?我招呼他一起把大床拖开,想看个明白。尽管心头的恐惧还没消退,但我这人的好奇心太重,对未知的东西总是充满了想要探索的激情,而这种好奇心总是会抵消很大一部分的恐惧感。

  这个不知道什么木料做成的大床,尽管年代久远,却依旧很沉,我和老弟在拖动的过程中,感觉就像在拖一个拉上手刹的车子。无奈,只好让老弟在另一头推着,我们使出吃奶的劲儿,吭哧哼哧的终于艰难的把大床挪开,露出了床底下铺砌的青砖。

  麦城用手机照着裸露的青砖,指着其中一个脑袋大的洞口给我看。我俯身下去,这个洞口本身呈长方形,但因为有某种动物长期的经过,被磨的有些圆滑,洞口还有一些土黄色的动物毛发,但没有粪便,大概是个黄鼠狼之类的窝吧。

  我说出自己的想法之后,麦城表示不同意,他用手机的灯光直直照射到洞内,说:你看,里面的空间很大,不像是动物挖出来的。

  我俯下身子仔细看了看,果然,里面的空间很大,依稀还有一个宽阔的坡度,确实不像动物的工程,黄鼠狼应该只是这里的暂时居住者,并不拥有产权。

  我突然恍然大悟,当年我党跟日本人打游击的时候,冀中华北平原曾经搞过赫赫有名的地道战,那时候,你家要是没个三五条地道,上街都不好意思跟人打招呼。这宅子原先是地主家的房子,为了转移财物或者自保,有个地下设施也算是地主人家的标准配置了。

  这个观点得到了麦城的支持。他立即兴奋地建议我们一起下去看看这个地下复式结构小跃层。

  这个宅子自我们进来就有许多让人摸不着头脑的地方,本来我是想今天就此做罢,等天亮再来的,但不知为何,这种深夜在古宅里钻地道的行为,突然让我觉得有些兴奋。走还是不走?我在心里稍微纠结了一会儿之后,果断在脑子里按下了“继续”的按钮。

  决定到这个洞里一探究竟之后,我和麦城两人分别站在洞口的两边,开始琢磨怎么扩大这个洞口。我的意见是在这块地面上先铺上一层木板或能承重的树枝或棍子,话还没说完。

  麦城伸手扣住洞口的青砖,一发力,顿时一块二十公分厚的青砖被他掰了下来,他得意的看着我说:费那事儿弄啥!直接掰个口子出来呗。

  我刚要骂他四肢发达头脑简单,寂静的房间里传出一声清脆的“咔”,我低头一看,一条裂缝从洞口延伸到了麦城蹲着的地面上,麦城一看,脸上的笑容顿时就凝固了,他缓缓骂道:MLGB的,这么不结实,会不会……

  话没说完,只听轰的一声巨响,麦城蹲着的地面突然垮了下去,麦城整个人伴随着一声鬼叫毫无预警的就混合着一堆青砖滚进了洞里,我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他整个人就瞬间消失在了我的面前。

  跟随麦城一起消失的还有他带照明功能的手机,此时突然一片漆黑,我顾不得许多,摸索着钻进洞里,眼睛无法看到东西的时候,其他感官会变得灵敏起来,我左右摸索着,感觉洞口往内是一条笔直带有陡坡的设计,这是出于什么理由我完全没空去想,赶紧坐下来用两脚蹬住斜坡的地面,一步步往下挪去,洞内依然一片漆黑,看不到麦城手机的亮光,我心里开始有些慌了。

  我边喊边顺着洞内的陡坡往下滑去,声音在悠长的地洞里打着旋来回反射,发出嗡嗡的回响,洞内潮湿的内壁泛出阵阵浓郁的土腥味,让人极其不舒服。

  此时也顾不了许多,连喊了十几声没有得到任何回应之后,我心里的不安更加强烈了,此时开始后悔自己为什么没有带手机过来,这样至少……等等。我突然想起自己兜里有个打火机,连忙摸出来打燃,微弱的火苗终于让我稍微有些安心,我快速环顾了一下这个地洞,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地洞,内壁挖凿的非常粗糙,到处留下纵横交错的印记。

  我极力聚焦目光往前看去,微弱的火光让我模糊的看到,前方十米左右这个地洞突然变得宽敞平坦,而让我吃惊的是,麦城正背对着我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我连忙喊了一嗓子:老二,你没事吧?回来!我们先出去再说!

  麦城却像是丝毫没有听到我的话,依然背对着我一动不动,像一具雕塑。我心里暗骂一声,松开脚步快速冲了下去。

  别过来!!!麦城没有回头,只是伸出右手做了个禁止的动作并低沉的吼了一声。

  我急忙刹住脚步,大声问道,怎么回事!!你搞什么鬼?

  麦城缓缓转过头,他脸上受了伤,眼角有些沾着泥土的血迹,表情显得异常的惊恐。

  我见他动作幅度又小又显得迟缓,我猜测他面前一定是遇到了蛇之类的攻击性动物,才导致他不敢轻举妄动。

  在这种潮湿阴暗的地洞里,确实是蛇类最爱的天堂。说起蛇,我从小对这种动物非常有好感,而且从不惧怕。我总是能够轻易地找到它的尾巴把它拎起来,几番抖动之后,蛇的脊椎骨会被甩散开,导致它不能扬起头来咬我,但这种方法不能持续太久,一般几十秒之内它就能利用肌肉的蠕动重新组装好自己的脊椎。

  因此我觉得此时自己应该上去,想办法吸引蛇的注意力,让麦城先脱身。

  我轻声对麦城说,稳住,别动,等我过来。

  当我走到他跟前,就被眼前的一幕惊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老弟面前的洞壁上脱落了一大块,露出一块青灰色的石头,这块石头上竟然隐隐约约能够看到一幅风景,那是一处不知道何地的风景,连绵起伏的山脉,茂密的热带雨林,远处湛蓝如洗的天空,真是惟妙惟肖,堪称绝品。

  我不由自主的赞道:天啊,画的真是太好了,就像照片一样。

  听到这话,麦城僵硬的转过头对着我说:你觉得,我会被一幅画吓的动也不动吗?

  我不明白他是什么意思?疑惑的看着他,他也不说话,继续指着那块玉石上的风景,说道,你把打火机灭了看的更清楚一些。

  我依言关掉了烫手的打火机,周围立即陷入了漆黑,令人吃惊的是,那块裸露的玉石竟然隐隐泛着冷光,就像一台亮度不足的液晶显示器。

  麦城指着玉石上的山峦,说,你看山顶那颗最高的树。

  我仔细看着,甚至想伸手在玉石上抹上一把,好使它变得更清晰一些。但麦城立即就阻止了我这个想法,他说,别碰它。

  我一想,也是,这东西说不定是什么无价之宝,弄坏了简直罪孽深重。

  眼前这块玉石,形状不规则,只能概括为近似一个五边形的样子,浑然天成似的镶嵌在厚重的洞壁之内,露出来的部分大概有锅盖那么大,到底有多大体积,得要整个把它挖出来之后才知道。

  我又仔细看着玉石上栩栩如生的风景画,打量了起来,突然,不知道是我眼花还是怎的,我突然觉得眼前的风景似乎动了一下,我一惊,赶紧揉了揉眼睛,再看,令人嗔目咋舌的事情发生了。

  画中的莽莽山林似乎像真的一样,居然在风中缓缓摆动着!再看天上的云朵,竟然也在缓缓移动。天呐,这一惊之下,简直颠覆了我的感官。我连忙摇了摇头,坚定的认为,一定是它太逼真,以至于我长时间的审视之下,产生了幻觉。

  我转过头来看着麦城,他的声音有些颤抖:你没看错,它确实在动,这不是一幅画,它是一处真实的场景,不知为什么会映射在这个玉石里。

  不可能!我立即反驳。这种海市蜃楼一样的原理,实现起来需要非常苛刻的环境。我绝不接受映射这种道理。在这伸手不见五指地处地下近5米深的地洞里,几乎没有任何一样形成映射的条件。这是绝对不可能发生的事情。

  麦城点点头,同意我的看法。他现在的神情比刚才略微轻松了一点。那你说,这是怎么回事?

  我索性坐下来,继续看着这个神奇的画面,猜测道,难道……这种神奇的石头,拥有记忆功能?比如它原来所在的地方,就是在这个画中的某个场景当中,因为石头本身的磁性或者其他机缘巧合的外部环境,导致它像一台录影机一样,记录下了一段真实的影像?就像故宫里的红墙,夜深人静的雷雨天气,墙上总是能倒影出当年路过的成群结队的宫女,以至于许多人都以为是鬼影。

  我一口气说完,抬头看着麦城的反应。其实,说的这些太过科幻,连我自己都不相信,说起来简单,但要真是这样,这块石头简直就是无价之宝,石中奇葩啊。

  麦城倒也没有立即反驳我的说法,倒是提出了一个新的问题:即便它是个神奇的带有摄像功能的石头,依我看,场景中的风景根本就不在本地,甚至不在本国,这根本就是热带雨林,我们这里是内陆平原,是谁把它深埋在这里的?目的又是什么呢?

  麦城提出这个问题,倒是显示出他作为一个摄影师所具备的专业素质了,但这个问题我当然无法回答他。

  一时间,我们都看着这块石头陷入了沉默。

  猛然间,我突然想起了一个问题。连忙说道:其实分辨这块石头是不是带有录像功能很简单。

  麦城点头示意我继续说下去。我说,再厉害的摄影设备,都是有时间界限的,你应该很清楚。而它作为一块石头,也没道理会保存太长的图像。所以,我们只需要……

  只需要仔细看着画面是不是在重复循环播放,就知道他是不是带有录像功能的石头了。麦城替我补充道。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寄生觉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