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生时》第一章 画中迷雾 2
寻而不得2018-09-12 03:123,544

  2

  第二天早上,我是被一阵电话声吵醒的,睡眼惺忪地看了看手机屏幕,是庄老师。

  “思辰,画展还有2天呢,你怎么不跟我说一声就开始撤画了?”刚接起电话,庄老师就急匆匆地问到。

  “撤画?没有啊?”听着他的话,我一头雾水。

  “你没撤吗?那为什么展厅少了一幅画?你先过来看看再说吧。”

  带着疑惑,我飞快地赶到了展馆,然后被庄老师领到了里展厅。的确,最角落的展位上,现在已经空空如也,而原本挂在那里的,就是我本不想展出的那副肖像画。

  “我问过工作人员,昨天下午闭馆的时候,他们还检查过,可是今天早上就发现已经不在了,我还以为是你撤掉了。”庄老师和我解释到。

  艺术品被盗的事情电影里经常看到,可是一个毫无名气的学生毕业画展被盗,这是无论如何我都不会相信的,而且只丢了这么一副,也是非常的不合常理,一定是出了什么差错。想到这里,我开始在展馆里找其他工作人员打听线索。

  其他画就算是真的丢掉我也就认了,可是失踪的却偏偏是这幅,再加上半天打听都没有线索,这让我心里开始烦躁起来。而这时,我却看到了昨天和姐姐一起过来的吴华,他正站在里展厅角落丢失的那副肖像画展位下,而此刻他的身边却没有姐姐的陪伴。

  吴华第一时间也看到了我,他笑着向我挥手,然后朝我走了过来。

  “看来这几天你很忙啊,小辰。”他的声音洪亮,再加上他的身高,整个人显得很有精神。

  “还好,再坚持两天就结束了。对了,你今天怎么又过来了,是有什么事情吗?”

  “哦,也没什么要紧的,只是想和你打听一些事情。”

  “打听事情,找我?”他的话让我有些摸不着头脑,我和他并没有什么交集,如果非要说有的话,那就是姐姐,难道他要打听姐姐的事情?想到这里,我的心里不由地升起了一丝不悦。

  “恩,这样,我看旁边有家咖啡厅,要不我们坐下来聊,不会耽误你太多时间。”

  他说的咖啡厅叫梧桐咖啡,就开在校园梧桐道边,通体粉色的外墙和内饰让它成为与美院格格不入却又非常奇葩的存在,同时也成为美院情侣们约会的圣地。没想到,第一次去,却是和一个我并不是特别想见的男人一起。

  因为临近毕业,所以咖啡厅里并没有什么人,可是吴华却还是挑了一个靠角落的位置,这更让我好奇他要找我的目的。

  “喝点什么?”待我坐定,他把酒水单递给我。

  我简单翻了翻,点了最便宜的美式咖啡。他招手示意侍应生:“两杯美式。”

  “华哥单独找我,到底是什么事情?”我开门见山的问到。

  “哦,也不是什么急事。”他清了清嗓子:“昨天在你的画展上,我看到有一幅画,我想问些关于那副画的事情。”

  “什么?就问画的事情?”我一脸茫然,这明显与我之前设想的不一样,不过听到他不是打听姐姐的事情,我的心也稍稍平定下来。

  “有什么问题吗?”

  “哦,没什么,你说的是哪一幅?”

  “是一幅女性的肖像画,我也描述不太清楚,对了,我昨天拍了照片。”说完,他就拿起桌上的手机,调出照片递给我看。这时候,侍应生端上了咖啡。

  我接过手机看了眼照片,又递还给他,手机上就是刚刚丢失的那副肖像画。这让我有些吃惊,为什么肖像画刚丢,他就出现在现场,而且还来问我关于这幅画的事情。难道他和肖像画的丢失有关?这时我突然记起昨天他在这幅画前逗留时的异样,心里不由地提起一丝警觉。

  “哦,是这幅啊,你不会想买它吧?”我故意开了个玩笑,来掩饰我心中的疑问。

  “不是不是,我没那个艺术品味,电影海报我倒是买过几张。对了,那副画,为什么今天不在了?”他的询问的语气和表情很自然,似乎并不知道画已丢失的事情。

  “哦,那副画其实没画好,本来就是拿来凑数的,最后心里实在过意不去,所以昨天我就把它撤掉了。”没有弄清他的来意前,我依然保持着警惕,所以并没有告诉他实情,只是找了个借口搪塞了过去。

  “你对待艺术的态度还真是严谨啊。那副画上的女孩你认识吗?”

  “不认识。只是我的一个顾客而已。”我摇了摇头。

  “顾客?”他好像很惊讶的样子。

  “哦,我有空的时候,会在公园画肖像,顺便赚点外快。”

  “哪个公园,就在这附近吗?”

  “不在附近,是在人民广场那边的公园,市中心人流多一些。”

  “当时你有没有注意到她有什么特点,或者其他细节,能够想起来的都和我说一说。”他一边说,一边拿起手机用手指点着,应该是打开记事本准备做记录。

  “这个啊,好几个月前的事情了,还真记不清什么了,毕竟只是我众多顾客的一个,要不是你提起,我还真想不起来这个人。”

  听完我的话,他好像有些失望,然后思考了一下继续问我:“你刚说是几个月前,具体时间你能想起来吗?一个范围也可以。”

  “4月份吧,大概是4月中旬的样子。”

  他点了点头,没有继续问下去,看样子好像在思索着什么。

  回答他的内容大多数都是真的,但是有一部分我却做了隐瞒。对于画中的她,我的印象非常深刻:4月17日,不是周末,人也不多,都是些游客或者悠闲的老人家,而她在人群中却非常的亮眼。那时天气刚热起来,但是晚上会返凉,所以单穿裙装的女生不多,而她就穿了一件白色的短连衣裙。

  坐在那里让我画时,她表现的非常配合,只是偶尔忍不住要动时,会朝我做鬼脸致歉。她的皮肤很白,脸部如瓷,眼睛美的很有特点,左眼的眼角边还有一颗淡淡的泪痣。

  她坐在哪里看着我的时候,虽然一句话都没有交谈,但是当我和她双目交汇,却似乎感觉两个人认识了很久很久。

  作为一个画家,我一直觉得每个人不论美丑,一生中都一定有一个最美的瞬间,只不过转瞬即逝,难以捕捉。而我坚信,那时我抓住了她最美的那一瞬,然后定格成画面,装进脑海,以至于我清楚的记得每个细节,所以后来回到画室,我才能把素描稿完善成精细到每寸画布的油画。

  “还有最后一个问题。”吴华突然的问话打断了我的思绪。“平时你画画的时候,会不会刻意去美化,比如说画肖像时,为了讨好,把客户故意画年轻之类的。你能再仔细想想,画里的那个女孩大概多大年龄吗?”

  “故意美化是不会了,我又不是画漫画的。你要问到她的年龄,这点我还是很确定的,应该也是大学生,20左右不会错。”

  我的话又让他陷入了沉思,好像有什么出了错一样。

  “为什么会对画里的那个女孩这么感兴趣呢?”我好奇的问他。

  他抬头看着我,思考了几秒,然后转身从公文包里拿出一叠照片,从中间抽出一张放到我面前。

  我拿起照片仔细的看了看,不禁大吃一惊,照片是一张拍立得,虽然不是特别清晰,但是还是可以看得出来,照片中的女人不论从神态,还是长相几乎和我画像中的女孩一摸一样,最重要的是眼睛,左眼角下同样有一刻淡淡的泪痣。但是让人想不通的是,年龄差别太大,照片上的女人看起来明显也有40了,皮肤有些暗黄,眼角的鱼尾纹也非常的明显。

  “知道我为什么想不通了吧?”

  我看着照片朝他点点头。

  “你说化妆可不可以画成那种效果,就是按你说的20岁左右的样子。”他喝了口咖啡,然后问到。

  “应该不行吧,化妆又不是画画。”刚说完,我就反应过来不对:“你是怀疑我和你隐瞒了年龄?”

  “不不,主要还是觉得太不可思议,要是当时你是拍了照片就好了。”他一边说,一边收起了照片:“不用放在心上,也不是什么大事。”

  “今天先聊到这里,我还有些事情要处理,下次再好好请你和你姐吃饭。”说完就叫了侍应生买单。

  我朝他点点头,脑中却还在比对着照片上的细节。

  看着桌上一动没动的咖啡,他对我说:“今天谢谢你了,不过以后有可能还会麻烦你,我有事就先走了,你再坐坐吧。”

  “华哥见外了。”我站起身送走了他,然后又坐回位子上,脑中一直还回想着刚刚那张不可思议的照片。

  看着窗外的吴华慢慢走远,我才突然发现忘了什么,刚刚只顾着他问我答了,甚至都没有想过问他为什么要问照片上那个女人。还有他的身份,问的这么仔细,就像在调查什么秘密一样。

  莫名其妙地丢了画,还被问了一堆稀奇古怪的问题,梧桐道上的飞絮也似乎多了起来,这让我没来由的心烦意乱。

  “思辰,听说你画展丢画了?”突然童生的声音传入我耳中。

  “哦,丢了一幅肖像。”刚刚一直低头想事情,没注意到童生从我身后赶了过来。

  “你不会是没有经过允许,偷画了别个美女,结果被人家收回版权了吧。”童生没心没肺地开着玩笑,被我一阵白眼怼了回去。

  “对了,上次和你说的买画的事情,我帮你约好了,后天下午3点,别忘了。”

  “恩,后天你叫我,我们一起去。”

  “我可叫不了你,我现在住学校外面方便上班,这两天是要办手续才回学校的。后天你得自己坐地铁了,给你的名片上有地址。等你到了公司,我们再碰头。”

  “那好吧,后天见。”

  “后天见。”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死亡连载——爱生时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死亡连载——爱生时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