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生时》第二章 美人时计 2
寻而不得2018-09-12 03:154,361

  2

  接下来2天是周末,不用到公司,我在床上辗转反侧,就是不愿起床,这是我的一个习惯,但我认为倒不是个坏习惯,至少对于我来说不是。

  早上清晨的半梦半醒间,对于我来说是一个非常棒的混沌思考时间。之所以说是混沌思考,是因为这时的脑袋里不会有太多的理性思维,白天要面对的烦心事还没来的急占领我的大脑,同时结合着梦中残留着片段画面,总会让我进入一刻不知梦里梦外的状态,这种状态让人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格外着迷。

  其实养成这个习惯是在我初中的时候,或许那时候的现实生活过于单调,所以我就特别喜欢做梦,不论是美梦还是噩梦,我都能沉醉其中,光怪陆离的梦境对于那时的我似乎就如同致幻剂,让我上瘾着迷,欲罢不能。

  当然有时不是你想做梦就能做梦的,所以当时的我甚至发明了一种保证一定能够做梦,而且能让梦境更加丰富的物理方法。那就是在清晨大概5点左右的时候,用闹钟把自己闹醒,关掉闹钟后困意会让你继续入睡,但只能进入很浅的睡眠状态,这时梦境就会悄然而至。这样之后每隔半小时再来一次,就会有好几段梦境了,而且有时梦都还能连起来,就像快速的经历了另一种人生。

  后来我总结,长时间这样反常的沉溺于梦境,对于我爱上画画应该也是有决定性影响的,因为梦里几乎没有听觉因素,反而都是一副又一副光怪陆离的蒙太奇画面。

  这种怪癖我一直持续,直到现在还偶尔为之,我知道这其实已经发展成为一种上瘾状态,和毒品造成的致幻上瘾其实别无二致,以至于我对于很多致幻剂的使用者都抱有同情的态度。我认为至少有一部分人使用致幻剂,其实不是为了逃避,而是在追逐。

  我躺在床上发呆其实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在等姐姐的电话。从上大学起,姐姐平时忙工作,但是每到周末肯定会给我电话,然后约上个地方吃顿饭,逛逛街,平淡但是让人期待,大学期间几乎没有例外。

  自从上次和姐姐尴尬地分开后,差不多2周都没有联系了,我不知道姐姐是不是在生我的气,无端的猜测让我这些天有些抓狂,同时也无比的自责和担心。

  又在床上躺了几分钟,手机铃声响了起来,我心里默念到:“可以起床了。”

  “是不是又在睡懒床?”姐姐的声音在电话那头响起。

  “哪有,我正在勤奋画画呢!”这个谎说的我有点脸红。

  “好吧,这周去哪里?先提醒你啊,我可再不去什么艺术宫,博物馆了,这周轮到你陪我逛街。”

  “逛街啊?”我的确害怕逛街,心累身累,不过我心里忽然闪过一个念头:“那要不我们今天去田子坊吧,吃完饭我陪你逛街,刚好给你买生日礼物。”

  “田子坊啊,不错,我还没去过呢,离我也不远,就田子坊吧。不过你可得马上出门,你离的比较远,等会如果刚好赶在饭点,吃饭的时候又得排队了。”

  1个小时后,根据导航,我和姐姐在田子坊对面的日月光广场碰了面,姐姐精神看起来不是很好,虽然画了淡妆,但是还是没能遮住黑眼圈,我问了姐姐,她说昨晚陪一个姐妹聊天到很晚,所以没休息好。

  和姐姐预料的一样,我们遇到了上海变态的周末吃饭排队大军,最后实在忍受不了长长的排队等待就随便找了家味千拉面坐下,边吃边聊,不过我没告诉她我工作的事情。

  吃完饭,我便带着姐姐开始逛田子坊。

  作为美院的学生,田子坊还是偶有耳闻的,毕竟包括陈逸飞在内的很多现当代艺术家都曾经在那里开室创作。记得我在学校图书馆还曾经偶然翻读过《田子坊的画家群落》这本书,当时看完这本书,我也心生荡漾了许久,要是能在一个古朴的小弄堂开一间自己的小画室,每日跟着太阳起,伴着月光眠,画着自己心中所想,不求门庭若市,只要偶有寻画人登门造访,闲聊购画,小生活充裕,也不失为一种让人心仪的生活状态。

  虽然曾经有着这样的小憧憬,但是因为大学时期的课余时间都拿来忙生计,所以这几年来倒一次都没有造访过。

  其实田子坊不大,转来转去就是那几条小弄,而且可以逛的也只是几条主路。许多旁枝深弄倒也布置的清雅,但是靠近时却发现,那里挂着“内有居民,游客勿扰”的牌子。这点倒是让我觉得很有意思,一直以为这里已经商业化开发了,没想到还存有不少的生活气息。楼上伸出的晾衣竹竿,老旧的墨绿邮箱,窗边用心打理的绿植,处处都透露出上海老弄堂的怀旧光景。

  “真是个好地方,原来我怎么就不知道呢?”姐姐似乎对田子坊产生了极大的兴趣。的确这里和极度标准化的商场不一样,没有明确的区域和品类划分,商品也都是以个性化为主,完全不知道下一个拐角会有怎样的惊喜。经常逛商场的人偶尔逛逛田子坊,确实会有不一样的体验。

  几乎每家店铺姐姐都会进去看一看,看到有意思的商品,还会来找我分享打趣。

  “哇,这里还有脑残片卖,小辰,要不要给你买一瓶?”

  “那个咖啡店的外国小哥好帅。”

  “小辰快来看,这里有个马桶餐厅耶,怎么会有胃口, 呃……”

  每次和姐姐在一起的时候,不论做什么,都是我最放松的时候,特别是她挽着我胳膊时,我的心里总是一片满足,不过我和姐姐的亲密行为也仅限于此了。

  在我看来,挽胳膊属于姐弟之间很自然很正常的情感表达方式,当然也是唯一方式,其他身体接触哪怕只是牵手,都会有超越亲情的意味。而这个超越是我现在绝对不敢去碰触的,这对我来说就像一个牢笼。

  我害怕冲出这个牢笼后,自己是不是还是现在的自己,同时更害怕的是姐姐会用什么样的眼神看我,什么样的心思去理解我。我害怕一旦打破这个平衡,连这一点点小小的满足都会失去。

  不知不觉已经逛了2个小时,姐姐似乎还看不出一点疲态,而我已经连顺便四周探寻一下画中女孩身影的念头都没有了。跟着姐姐进了一家手表店,我心里嘀咕:“希望这是最后一家。”

  手表店不大,但是布置的很是精致,和商场里的店铺不同,没有玻璃展柜,全是开放式陈列,可以让顾客直接碰触到产品。四周也没有货架,和中岛一样都是很有质感的蓝色木质蛋糕台,手表都以主题陈列的方式展现,所以产品总体数量不多,一眼看去大概有十多个系列,每个系列也就10多款手表。

  店里只有一个女孩兼着收银和导购,穿着休闲,笑容甜美,而且并不是像商场专柜的导购那样瞬间堆起的笑容,更像是用心照顾着刚布置好自己卧室的小女孩。

  现在店里只有我和姐姐两个顾客,所以她慢慢地走到我们身边,保持着半米的距离,轻声地向姐姐做着介绍:“我们是一个设计师品牌,大多数手表都是原创设计并且手工制作的,所以很多款都只有一件,如果您有中意的,可以试戴一下。”

  姐姐礼貌的对她点点头。

  “设计的都很有想法耶,小辰,你别光跟着我,也帮我出出主意啊,我倒是想买一块时装表呢。”

  我挠了挠头,凑了上去。

  “你还是学艺术的,给点建议啊。”姐姐一边看,一边催促着我。

  “女生的小玩意儿,我倒是不懂了,你喜欢就好。”

  导购女孩一边笑着看了看我一边帮我解围“这款不错,是缠绕式表带设计,戴上后手腕会很显瘦。”

  “嗯,是不错,不过表盘旁的花纹太多了,上班时怕戴着不合适。”

  “菲菲,我带新系列来了,等会要腾位置陈列出来。”正在这时,一个好听的声音从门口传来。我转身看去,眼睛一亮,“找到了。”

  进来的正是我之前画肖像的那个女孩,昨天在照片中发现了她的身影,心里一直想着会不会在田子坊找到她,没想到竟然真的在这里碰到。

  她手里提着一个古朴的木箱子,穿着宝蓝色短袖衬衣,白色丝质长裤和黑色的高跟鞋,和上次在公园青春可人的感觉不同,这时的装扮让她显得干练了许多,也许是脸上化了妆的缘故,看上去也似乎成熟了不少。

  “欢迎光临。”她对我和姐姐礼貌的点了点头,便向收银台走去。

  “您先慢慢看。”和姐姐打了招呼,那个叫菲菲的女孩也走去了收银台。

  她们打开了木箱子,从里面小心地拿出了几只手表和一些试管样子的容器,然后指着中岛的蛋糕台比划着什么,应该是要把新产品放到中岛做主题陈列。

  我一直用余光打量着她,过了一会,菲菲拿着产品和道具开始在中岛摆放起来,而她却朝我们走来,我的心跳开始不自主地加速。

  “您好,有中意的款式吗?”她朝姐姐问到。

  “都很好看,很难选呢。”

  “今天刚好有我们的新产品上市,还在做陈列,不过您可以先过来看看,也刚好给我们提提意见。”她的微笑很有亲合力。

  “好啊。”姐姐朝她点点头。

  她带我们来到了中岛,然后介绍到:“这次是我设计的一个新概念,叫‘化学反应’,我希望我的设计可以和顾客产生化学反应,同时也希望顾客戴上它后能够立刻产生美丽的化学反应,当然戴上它后也能和身边的有缘人产生化学反应。”说完她还微笑着抬头看了我一眼,不过只是一瞬,便又侧过身去和姐姐说起话来。

  短短的几个化学反应,就把产品独特的概念介绍了出来,还真是不简单。同时我心里也冒出了一个小疑问,难到她没有认出我吗?

  姐姐很用心地听着她的介绍,似乎很感兴趣的样子,我看了看姐姐一直拿在手里那块表。红色的皮表带,深蓝色的表盘,表盘的设计很独特,但是我完全看不出来什么意思。周围没有整点的数字,只是大约在5点钟的地方有一个极小的数字2,时针的末端是一个大写的H,分针的末端是一个大写的O。

  姐姐拿着那只表对她说:“这款很有意思。”

  “很让我意外啊,我还一直担心这些化学的概念和元素女生不太会能接受呢。”

  “不会啊,我觉得挺有新意的,我猜指针指到5点20分的时候,应该会组成水的化学分子式H2O吧。”

  姐姐说完,我就一下通了,我这死脑子。同时我忽然记起,姐姐那时大学辍学时,学的好像就是化学。

  “您的观察力很强啊,这款表是这个系列中我自己最喜欢的,我叫它爱的凝结,H2是氢气,代表女性,O2是氧气,代表男性,如果没有爱情,氢气就会一直向上,永无归途,直到遇到了自己的另一半,才会凝结成水,然后一生相濡以沫。”

  “一直向上,永无归途。”姐姐一直轻念着这两句,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这款表多少钱啊?”我仔细看了下,这家店所有商品都没有直接标价签。

  “这一款是手工打造的纯银表身,蓝宝石镜面,新品价2800,一般我们新品不打折,但是今天算是很有缘了,我可以给你打9折,还可以多送一条其他颜色的牛皮表带。”

  听着2800的价格,虽然觉得有些贵,但是看到姐姐喜欢,便没再多想拿出手机准备付钱,但是话还没说出口,姐姐就拉着我的胳膊说:“时装表的话有点贵了,我们再看看吧。”

  说着就拉着我往外走,同时朝店内点头致歉。

  等走出门,姐姐立刻和我说到:“你傻啊,2800买块时装表。”

  “你不是喜欢吗?”

  “喜欢是喜欢,那我也不会花2800买一块时装表。”

  “人家是定制设计的。”

  “我们可不是消费定制设计的人。”说完就不再给我继续反驳的机会,拉着我往前走。

  我扭头看了下店铺招牌,23号,美人时计。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死亡连载——爱生时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死亡连载——爱生时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