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生时》第一章 画中迷雾 5
寻而不得2018-09-12 10:504,408

  5

  昨天的事情对我来说无疑是一个意外的惊喜,当然我也清醒地认识到这同样是一个很大的挑战。其实虽然我最近对于未来有所思考,但是也仅限于粗线条的规划,并没有认真想过通过哪个具体方向去着手发力,毕竟对于校园外的世界我还非常的陌生。兴奋地走出寝室门的时候,我心里激动地想,也许这就是所谓的机遇吧。

  虽然今天只是去公司做人事报备,具体的工作和上班时间还要等通知,但是我还是根据昨晚测算的通勤时间,早早地出了门,我可不想到了时候再来与我的拖延懒散症做抗争。

  经历了近1小时的地铁,我在南浦大桥站下了车,南浦大桥地铁口离幸福码头还有几分钟的步行距离,在到公司的路上,我碰到了正在买煎饼果子当早饭的童生。

  “活力满满啊,小伙子。”童生边吃着煎饼边和我打趣。

  “第一天,总不至于迟到吧。”

  “你今天就是到人事报个道,交个资料,分分钟搞定的事情,不用那么正式的。”

  “就当提前体验一下早上上班的感觉。”

  “对了,我昨晚帮你问了,中介说还有房,你等会交了资料如果没事,就去把租房的事情给办了吧,明天周末刚好帮你搬家。”

  “好的,东西不多,我一个人可以搞定,你不用担心。”

  负责我人事报道的是个戴眼镜的腼腆小姑娘,看样子也是刚毕业,不过手脚还是挺麻利的,分分钟就带着我把流程走完。

  “下周一,你就可以来上班了,正式的入职时间和记薪也是从周一算起,不过因为你是兼职,所以暂不办五险一金。”

  “嗯,辛苦你了,以后还需要你多关照。”

  “呵呵,以后你多关照我才是,昨天听楼总说起你的时候,好像很重视的样子,他还交待我给你安排一个独立办公室呢。兼职坐独立办公室,我还是第一次碰到,你不会是哪路大神吧。”她俏皮地和我开着玩笑。

  手续办好后,因为无事地呆在办公室很尴尬,我就和童生打了招呼出了公司。到了地铁站,我的拖延症又在心里蠢蠢欲动:“时间还多,租房的事情就放到下午吧,好不容易来到市中心,找个地方逛逛,接接地气先。”

  虽然想着找个地方先逛逛,但是看着地铁线路图上密密麻麻的站点名,却完全找不到头绪和欲望去哪里。正在这时,多条地铁线路交汇的人民广场窜入了我眼里,我的心里微微一动。

  因为之前经常过来,所以对于人民广场还算是非常熟悉了,还记得第一次来的时候,也是被复杂的换乘和出口搞晕了头。我沿着记忆中熟悉的路线,出了地铁站,慢步走到了人民公园。

  人民公园算是上海市中心最大的公园绿地了,之前经常来这里,除了人流多方便赚外快,还有一个原因是这里文化氛围也算不错,周边不仅有博物馆和艺术馆,一些上海的老古董建筑也是很值得去细细欣赏。之前画素描无聊时,我还偶尔跑去出名的“相亲角”闲逛,听着那些上海老阿姨们像逛菜场一样聊自己儿女的婚姻大事,也是挺有意思的一件事。

  不知不觉,逛到了之前经常画像的地方,那里的长凳现在空空如也,“那时便在那里给她画的像吧。”我心里默想着。正在这时候,我的眼睛扫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我的第一想法就是赶快转身躲开,但是他已经看到了我,并向我挥手打着招呼, 我也只好硬着头皮朝他走去。

  “今天又来画肖像吗?”吴华微笑着询问我。

  “哦,不是,刚刚去做兼职的地方报完到,因为离这里比较近,所以就过来瞎逛逛。”

  “我是说怎么没有看到你背画板。”

  “你呢,是在这附近工作嘛?”

  “哦,我刚好在附近办事,想到你之前和我说过是在这里画的那副肖像,所以临时想着过来转转,看能不能好运气找到点线索。没想到竟然碰到了你。”看来他还在追查之前的事情,我又回想起之前他给我看过的那张女人照片,心里不由地生起了好奇。

  “上次你给我看的那个女人,我是说和我肖像画里很像的女人,和你有什么关系吗?我看你挺关心的。”

  吴华犹豫了一下和我说到:“和你说说也无妨,话说上次在你们学校走的太仓促,连午饭都没请你吃,要不今天我们边吃边聊吧,反正也快到饭点了。”

  我们出了公园,最后在附近的商场找了个香辣牛蛙馆点了菜坐了下来。吴华端起茶壶给我们俩的茶杯倒上了清茶。

  “思月没和你说过我是警察?”

  “没有。”听到他警察的身份,我不由地大吃一惊,难道是和什么案件有关?

  “哦,我高中毕业后,就考上了警官学院,读完警校就来上海了。”吴华和我解释到。

  “那意思是,上次你给我看的那个女人,是和什么案件有关咯?”我好奇地问到。

  吴华喝了口茶,然后朝我点了点头。

  “其实那个案件已经结案了,但是后来我发现了一些奇怪的事情,所以现在我算是私自在调查。”吴华的语速一直很慢,之前我就有所发现,这和我印象中警察干练的形象有点不符。

  “事情是这样的,2个多月前,大概是4月中旬吧,我接到一个案件,一家广告公司的高管死在了办公室。死前在办公室加了通宵的班赶方案,尸体是第二天早上被同事发现的。”

  “谋杀案?”我还是第一次听人讲起案件,不由的好奇起来。

  “我们调查了现场,死者办公室是在三十几层的写字楼,而且当时发现死者时,办公室的门是从内反锁的,死者身上没有伤口,办公室也没有可疑的指纹和线索。我们现场调取了监控录像,发现整晚除了死者,办公室没有其他人员进出。”

  “那就是自杀咯?”吴华看着我,皱着眉头笑了笑,我也意识到我的反应有点幼稚。

  “你猜对了,最终的确是以自杀结案。死者生前因为饮食不规律再加上经常加班,所以患有不轻的胃病,后来法医检查出来死因是氰化物中毒,而我们也在死者的随身携带的胃药胶囊里发现了毒药。”

  “不过,你刚刚不是说发现了什么奇怪的事情吗?是不是案件有隐情?”

  “是的,最后准备以自杀结案时,死者家属和公司闹起了矛盾。而正是这场矛盾,让我发现了案件的一些疑点。”

  “自杀的判定结果,会让死者及其家属的名誉受损,这是家属们所无法接受的,所以他们提出了一些疑点,认为死者不是自杀而是被公司的人所谋害。第一,死者的父母提出,死者刚刚结交了女朋友,甚至到了谈婚论嫁的阶段。而且死亡前一周还和女友一起外出旅游,旅游回来后心情十分的好,完全没有自杀的迹象。第二,死者的父母提出死者几乎从来不在家提及工作的事情,但是死前的几个月,却经常抱怨公司的老板,他们认为是死者和公司老板之间发生了矛盾或者利益冲突,所以才被害。”

  “根据死者家属提供的线索,我们调查了公司的相关情况,结果却查出来死者利用职权之便侵吞了大量公司财产,这反而更加坐实了死者因贪污败露而自杀的动机,这也是案子为什么这么快以自杀结案的原因。”

  “这并没有什么奇怪的事情啊?”我问到。

  “不要着急,接下来就会说到。”吴华笑了笑:“我一直有几个疑点无法解释,第一个就是如果死者要自杀,直接服毒不是更方便吗?为什么非要把毒药藏在胃药里这么麻烦?第二个是死者自杀的地方和时间,为什么要选择在办公室加班的时候自杀,这个也很难解释。我唯一能想到的就是,有人故意选择在办公室毒害了死者,造成死者因为害怕贪污败露而自杀的假象。不过这都是我的推断,并没有任何线索和证据。”

  “直到死者父母与公司闹矛盾提到了死者女友时,我才发现了一些眉目。还记得我刚刚说的死者父母提到过死者女友的事情吧?”

  我点了点头。

  “疑点就在这个死者女友身上,死者遇害后,这个女人就再也没有出现过,如果按照死者父母所说,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阶段,正常的情况下,出了这么大的事情,是不可能不出现的。换个说法就是在死者死亡后,他的未婚妻就失踪了,你不觉得过于巧合吗?”

  “巧合是巧合,但是我觉得未婚妻失踪和这起案件本身不一定有什么联系,而且有可能根本就不是什么失踪,一个女人在结婚前死了未婚夫,为了逃避痛苦和麻烦,离开未婚夫所在的城市和圈子,这是完全可以理解的事情。 ”我随口说出了我的想法。

  吴华对我点了点头,同意了我的观点。

  “问题不仅仅是失踪,还有这个未婚妻的身份。除了死者的父母,死者身边的同事朋友没有一个人知道死者交了女朋友。死者的父母也只是听儿子说起过,但却从来没有见过,甚至死者的手机上都没有任何可以显示他交过女友的线索,没有照片也没有通信记录。而且后来调查出死者经济问题后,只知道死者出事前2周分几次取出了大量的现金,但是赃款却一直下落不明。”

  “照你这么说,还的确有些蹊跷。都到谈婚论嫁的阶段了,身边却没一个人知道,这保密工作做的也的确是到位。会不会根本就没有这个未婚妻,只是死者父母为了翻案故意捏造出来的呢?”我问到。

  “不是捏造,我相信这个女人的确存在。我在死者的遗物中找到一本随身携带的圣经,里面夹着一张女人的拍立得照片,就是之前给你看过的那张,你应该看的出来,是偷拍的。”

  “一张照片也不能证明什么啊?”回忆了下,的确好像是在照片中人不知晓的情况下偷拍的。

  “这张照片的确不能作为证据,所以我也从来没有把这张照片拿出来过。”

  “就凭这张照片,你就决定自己继续查下去?”

  “我相信自己的直觉,而且你要知道死者之前是从来不信任何宗教的,随身携带圣经本就不正常,不过这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找到那个女人。当时我抱着试一试的态度,继续追查那个女人的下落,但是却发现调查根本进行不下去,没有身份,没有关键信息。这个女人神秘的可怕,她就像气泡一样,凭空地出现,然后砰的一声,又凭空地消失。我没有任何线索,也没有一点头绪,正当准备放弃的时候,我在你的画展看到了那幅肖像画。”

  “所以后来你就约了我,想从我这里获取线索?”

  “是的,但是非常可惜,线索在你这里又断掉了,唯一有用的信息就是,你给她画肖像的时间是在4月中,和她失踪的时间是对的上的。”

  “我想你搞错了,我的确画了一副肖像,也真实地见到了肖像上的那个女孩,但是那个女孩根本就不是你要找的那个女人,你也看见了,两个人年龄相差了几乎一倍。”

  “我没有看见!”吴华盯着我的眼睛,之前我一直觉得他很随和,甚至有些憨厚,但是他此时的眼神却忽然透露出一股凌厉,似乎想从我眼里发现一丝不坚定的闪烁。

  “你现在还在怀疑我对你说了谎,隐瞒了肖像画的真实年龄?”我用同样的凌厉回给他:“不管你相不相信,我只能告诉你,我和你说的就是我所看到的,我没有必要骗你。”

  一阵沉默之后,吴华又恢复了缓慢的语速对我说:“小辰,非常抱歉,让你觉得我没有信任你,但是怀疑是我的职业赋予我的职责,而且这是我目前唯一能够着手的线索。”

  午饭不欢而散,我礼貌性的和吴华道了别后,就离开了人民广场,一路上我试图调整自己的心情,但是我知道吴华肯定不会善罢甘休,不过再怎么烦我也没用,他完全找错了人,更何况,那幅画也已经不在了。

  半个小时后,我来到了镇坪路,按照童真给我的联系方式和地址,我联系了中介草草的看了房。的确如童生所讲,20平的拥挤小单间,不过好在卫生间和厨房都有,生活设施也都还齐全。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死亡连载——爱生时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死亡连载——爱生时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