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生时》第三章 迷 网 2
寻而不得2018-09-12 09:093,537

  2

  细雨打在我身上,但我并未感受到一丝冰凉;咬破的嘴唇还在往嘴里倒灌着腥涩,但我的心里却无比的轻松。我和思月本来就是两条平行线,就算再近,却也不会有交点。她关心我,照顾我,为我撑着保护伞,可是我却愚蠢地认为,这伞是属于我们两人的。就如今晚所想,我是该做出改变了,至少我需要走出这保护伞,至少我不能拖累她的幸福。

  在计程车把我送到家时,我已经做好了接下来的打算。而当我付钱下了车,却发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安时撑着一把红色的雨伞站在楼下,隔着马路看着我,像一朵雨中盛开的花,亭亭玉立。我站在原地,淋着雨,看着她,万般思绪。就这样我们在雨中以一种奇怪的氛围隔路对望,十多秒后我缓步朝她走了过去。

  “你终于出现了。”

  “你等了一晚?”

  “你怕我吗?”

  “你找我有急事?”

  “你嘴上有血。”

  我们各自发问,互不达意,安时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她的眼神还是像大海一样平静。

  “上去说吧,小心着凉。”

  “不了,就这里说吧,我需要你帮我。”

  “帮你?”

  “对。”

  “我能帮你什么呢?”

  “我要破产了,只有你能帮我。”

  听着她的话,我大吃一惊,但我没有回答,只是用眼神询问她。

  “我接了一个日本客户的大订单,但是我手伤了,赶不上交货期的话,就得大额赔偿,想来想去只有你可以帮我。”

  “我只会画画,不懂手表。”

  “定制的是手绘表,款多量少,你帮我画就行了。”

  “就这点小事?”

  “不是小事。”

  我摇了摇头苦笑到:“我是说犯不着等我一夜。”

  “可是除了等,我没有其他办法。”

  她的话让我语塞,看着她苍白的脸庞,我甚至生出了巨大的自责和怜惜,我收起笑容朝她点了点头:“给我你的电话吧,我忙完就去找你。”

  给我留完电话,她朝我微微致谢,然后转身离开。

  回到房间,没有洗漱,没有上床,我在书桌前开始了奋笔疾书。窗外泛白的时候,我写满了几张信纸,分别塞进了3个信封。接着下楼到街边买了一份早餐后,折返上楼敲响了楼下童生的门。

  “童生,起床吃早饭了。”

  “大哥,好不容易不用上班了,能不能让我多睡会儿。”房内一阵拖鞋声音,然后童生开了门,眯着一只眼,揉着另一只眼看着我。“干嘛呢,这么早。”

  我笑着走进了门,把早点放在他桌上,然后腾出手递给他三个信封。

  “这个帮我给学校庄老师,这个帮我给公司发行部的边总,最后这个帮我给公司财务。”

  “都是些什么乱七八糟的啊。”我一阵交代,让他一时摸不着头脑。

  我放慢了语速,一字一句地对他说:“这个,交给学校庄老师,我要休学,这个帮我交给公司发行部的边总,我要赚钱,这个帮我交给公司财务,我要赚大钱,明白了吗?”

  “休学,你脑子没毛病吧。”听到我的话,童生清醒了很多。

  “童生,我是很严肃的,请你务必帮我今天送到,以后我再和你慢慢解释,我还有其他事情,我先走了。”说完我就转身出了门,留下一脸懵圈的童生坐在床上。

  回到房间,我继续在脑中盘算着我的计划。写给庄老师的那封信,一是休学的事情,我没有办法再接受姐姐再这样供我3年了,二是请庄老师帮我牵线画廊做长期收画的事情;写给财务的那封信,当然就是楼斓父亲的那个提议,我本来碍于个性和情面,准备帮着他完成《爱生时》,但是现在我决定狮子大开口,当然我做了详细的规划来证明我的价值,我告诉他我会以消费者更能接受的漫画形式来完成,并且我会竭尽全力产生最大化的收益,最后我还告诉他纪念楼斓最好的方式,就是让他之前的努力都有结果,所以之前的项目包括《爱生时》必须要发售,而不能只是一个陪葬品;第三封信,是给公司发行部的边总,在公司里我和边总还算投缘,他很欣赏我的画风,而他在动漫界也有着不错的资源,我拜托他帮我长期联系约稿,当然我承诺给他一半的分成。

  之所以选择信件的方式,第一是可以免去口舌上的麻烦,特别是庄老师那边,当着他的面,我基本上编不出什么理由;第二是安时还等着我帮忙,我还不知道她那边紧急到什么程度,而且童生今天帮我送到反而更省了时间。

  我现在能想到的就是这些,这三封信件应该可以给我带来还算稳定的收入,我没有想过未来的生活会是什么样,但是又有什么好想的呢?我只知道我不能再这样连累思月,我要赚钱,我要偿还她,我要离开她的保护伞。

  做完这些决定,我又想到安时,想到了早上她拜托我的事情,无论如何我都会去帮她,毕竟是我给她带来的麻烦。

  “发地址给我。”拨通了安时电话,还没等她说话,我就直接说到。

  “你……我发你短信。”

  “好,我过会儿就赶到。”说完我就挂了电话。

  不到一分钟,安时的短信发了过来,可是看了短信内容我就懵了圈,我马上回了她短信:“怎么在松江这么远?”

  “爱来不来。”她的回复呛了我一身水,我无奈地摇了摇头。

  安时给的地址很偏,到了松江大学城,下了地铁,我又转了一道的士才到。我顺着地址,摸到了一个小区的3楼敲响了门。

  “这么快啊!果然美女出马就是不一样。”给我开门的是菲菲,她似笑非笑的调侃着我,然后把我领进了门。

  客厅里放着3个工作台,一个堆放着一箱箱材料,另两个台前坐着两个年纪颇大的师傅,看样子应该是手工匠人,他们忙着手里的活计,并没有理我。

  这时一个里房的门打开,安时吃力的拖着一个箱子挪了出来,她看见我无比的吃惊,没等她说话我就上前帮她抱起了箱子:“放哪里?”

  “这里这里。”菲菲赶忙指着放材料工作台的下面空档。

  我一边放下箱子一边说:“也不知道找个男人。”

  刚说出口才发现说错了话,我赶忙补救:“我是说找个男工人。”

  安时还是站在那里看着我,听我说完,白了我一眼就快步走出了大门。

  我手摊向门口,然后对菲菲说:“这就生气了?”

  菲菲也白了我一眼,然后拉着我和我说起了工序和流程:“你和安时姐负责画表盘,画好后交给我做烘干,然后交给杨师傅和白师傅做组装,最后我来负责包装装箱。安时姐手伤了,所以画的比较慢,所以主要靠你了。”

  我点了点头问到:“工作量呢?”

  “总共500只手表,加上过程中的次品,估计至少要做500多一点吧,交期的话是8天后。”

  听完菲菲的话,我一阵头大,我看了看大致的表盘图样,技术含量到没什么,但是测算了一下,就算30分钟画一个,我和安时不吃饭不睡觉,加足马力也得10多天,更不用说这两个老师傅组装过程要更慢一些,这完全赶不上交期的啊。

  “你们这些女人不会算账的吗?不眠不休也赶不上交期的啊!”

  “组装不成问题,我们还有好几位师傅可以帮忙,画表盘的话,安时姐说你很厉害的,应该,应该没问题的吧。”菲菲的声音越说越小。

  我听完直接语塞。这时,大门打开,安时走了进来,她径直朝我走来,递给我一个牙刷,一条毛巾:“先把脸给洗了吧。”

  我愣了一下,然后尴尬地接过毛巾和牙刷,转身走去。

  “卫生间在这边。”菲菲急着说,我挠着头折返了回来。

  “等等。”安时叫住了我,说完掏出湿巾走到我面前,抬起手帮我擦起了嘴唇,这时我才发现嘴里还有一丝血液的腥甜。

  安时擦的很小心,我也安静的配合着她,就像几个月前她安静地配合着我给她画像。她的手指纤细,指甲发亮,瓷白的肌肤带着一股香气,让我心神慌乱。而近距离看着她疼惜的表情还有布满血丝的眼睛,又让我心生不忍。我轻叹了口气,心里的焦急和牢骚一冲而散,反而脑筋飞快地转动,开始想着帮她赶工的方法。

  我先把表盘做了分类,结构简单、大色块的分在了一起,这些总量不多,完成起来较为简单,我安排给了安时,剩下的预估了下大概占到90%的工作量,靠我一人依然是不可能完成的,于是,我打算叫童生过来帮忙,但是不能让他白忙活,所以我找安时商量。没想到她给我的答复让我倍感惊讶,她愿意把这次订单的三分之一利润让给了我们,而在我反复推托下,她一句“爱要不要”把我呛了回去。

  接下来,就是马不停蹄地赶工。我对于这种重复性工作从来就没有什么兴趣可言,不过在画表盘的过程中,我越来越觉得安时的设计有意思,特别是对于时间,有着她独特的诠释。

  比如说我正画的这款,指针在表盘上走着,可是表盘上却淡淡画着其他各种各样模糊的指针印记,每当指针走到一个特定位置的时候,和下面的指针印记就会重叠组成一种全新的指针图案,妙不可言。就像我们的人生,会遇到不同的人,然后共振出不同的结果,而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时间轨迹,或相离,或相遇。

  喜欢归喜欢,可是我的精力也在一点点消耗透支,昨天的通宵,再加上今天一连串的打鸡血,慢慢的,我的手跟不上念,念跟不上眼,最后眼睛也开始拒绝光景进入,表盘上最后一道指针印记开始在我眼中模糊,消散……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死亡连载——爱生时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死亡连载——爱生时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