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生时》第九章 余 光
寻而不得2018-09-12 00:014,150

  我该远远地坐在你身旁

  无忧无虑、无悲无伤

  我想我的心事

  写我的故事

  面带微笑

  目视远方

  而你

  就这样

  幸福的

  在我的

  余光

  ……

  东海镇医院平时都很悠闲,东海的男人们大都常年漂在外面,镇里的人生小病也都有各家自己的土方,生了大病镇医院也治不了。有时候,秦肖真的认为自己到这家海边医院是来养老的。

  “快来看,火烧岛还没熄呢。”

  “昨天烧了一整夜呢。”

  “看来又有不好的事情要发生了。”

  医院的护士们闲的发慌,都挤到了窗户边看起了远处海边的火烧岛。

  看着这些七嘴八舌的护士们,秦肖心里一阵好笑。他老家是湖北的,医学院毕业后就来到了这海边的小镇,本来以为沿海地区会发达开明很多,但是没想到这里却反而更加的迷信。对于这海边渔民的迷信虽然多有耳闻,但秦肖却也是不以为然,他是学医的,没有人比他更了解人的生老病死。

  “秦医生,楼下有个急诊病人,快来看一看。”楼下的急诊室打来了电话。

  “好,马上下来。”秦肖挂了电话,立刻跑下了楼。

  躺在急诊室的是一个女人,衣衫褴褛,脸部被熏的发黑,整个人依然处于昏迷不醒的状态。

  “什么情况?”秦肖问着身边的急诊室护士。

  “不知道,是一个三轮车师傅送进来的,看样子是从火灾现场救出来的一样。啊,不会是从着火的东离岛上下来的吧。”说着说着,护士开始往后退。

  秦肖无奈地摇了摇头,然后上前检查起了伤者。

  ~~~~~

  东海镇医院正对面有一个简陋至极的小旅社,最近住进了一个奇怪的房客,十月的天气还很闷热,但是他却带着墨镜和围巾,而且还点名要求住在正对医院大门的房间,要知道游客一般都是爱住在朝东面能看到海的房间。已经好几天了,旅社的林老板几乎都没看到他出过房间。

  林老板也曾有过担心,他记得这个房客刚刚住进来的时候连身份证也没有,说是在海上旅游翻了船给弄丢了。本来林老板是不想惹上什么麻烦的,可是当对方拿出一沓百元大钞的时候,他还是笑眯眯地给他安排了房间。

  正对医院大门的旅社二楼房间,一个身影靠在窗边,静静地看着对面地医院。连续几天的观察,他已经非常清楚地知道医院里的情况,一楼是门诊和输液室,二楼右边是各种检验室和医生办公室,而左边则是3间大的住院病房。

  看着中间唯一亮着的病房,他心里想到,她现在应该已经安全地躺在病床上了吧。他已经分不清该叫她思月还是安时,不过不管是谁,他都清楚,守护她们就是自己现在活着的唯一使命和命运。

  他也已经忘了自己是谁,过去的那个林思辰已经不在了,他给自己取了个新名字——余光。

  ~~~~~

  看着病床上的女孩醒来,秦肖露出了欣慰的笑容。她的伤不是太重,只是脑部遭受了撞击导致的昏迷,身上没有伤口,也没有烧伤的痕迹。如果说她真是从那个火灾现场逃出来的,这点伤已经是不幸中的万幸了。如果真的是烧伤留下了疤痕,对于这个漂亮的女孩来说,应该是无论如何也无法接受的吧。

  说这个女孩漂亮,秦肖还真没有夸张。洗干净的脸上透露出江南女子的柔美和婉约,特别是她的眼睛,无比的晶莹透亮,就像东海的灯塔,总是闪烁着让人心安的光芒,还有她眼角下的泪痣,更是为她增加了一股无法言喻的魅力。

  医院是不会免费为患者提供病房和治疗的,可让秦肖感到惊讶的是,这个女孩身上尽然带着不少的现金,可能是来东海旅游时遭受了事故吧。不过秦肖心想,就算她身无分文,自己应该也不会残忍地把她拒之门外吧。

  女孩醒后一直不说话,这让秦肖一阵头大,不论如何问她,她都是默不作声。秦肖可不认为她会因为撞击头部而患了失忆症,这都是电视剧中的桥段,现实中哪有那么容易就发生。而且秦肖可以发现她的眼神中充满了回忆和悲伤,也许是想起了事故中伤心的往事吧。

  女孩已经痊愈,也再没有了继续住在医院的必要,秦肖站在办公室的窗边,看着护士把她送出了医院,心里尽有些失落感。

  整个下午,秦肖都无法集中精力,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的魂不守舍,他只知道有一双美丽的眼睛在自己的脑海里不停的闪烁。窗外的火烧岛早已经停息,落日的余晖也在海面上映出一片片粼粼的橙光,秦肖伸了个懒腰,脱下白褂,准备下班回家。可当他下了楼,却呆在了医院大厅中。

  那个女孩一直在医院门口无助地徘徊着,游走着,就像一只迷途的羔羊。

  ~~~~~

  余光在对面的旅社房间里看到安时安然无恙地走出了医院,心里稍稍舒了口气,可是当他看到她在医院门口无助徘徊的时候,他心里也彷徨了起来。是啊,连自己都不知道该去向何处,更何况孤单无助的安时了。

  在房间里纠结了一下午,余光无数次地压抑住自己下楼去找安时的冲动,他知道自己现在无论如何都不能去见他,不仅因为自己被通缉的身份,而且还因为自己现在的这个样子,看着镜中自己左脸和脖子伤的一大块伤疤,余光的心中一阵抽搐。

  这时余光又想到了安时身上那快速衰老的诅咒,不能让她见到自己,绝对不能。自己还要跟在她身边,帮助她破解身上的诅咒,一定要让她恢复正常。

  好不容易说服了自己,余光只能忍着心痛站在窗边,看着孤身一人的安时。可是让他没想到的是,那个当时救助了安时的医生来到了安时的身边,跟她不停地说着话,然后竟然带着她,来到了楼下的旅社。

  余光出了房间躲在楼道看着他们俩,直到那个医生帮安时办了住房登记,送安时住进自己旁边的房间又离开后,他紧攥着的拳头才慢慢松开。

  ~~~~~

  秦肖最近像是变了一个人,不再像以前一样总是苦闷着一张脸,甚至开始和办公室的护士们开起了玩笑。他总是不由自主地朝窗户外看去,他甚至幻想着对面窗边那双美丽的眼睛正在和自己四目对望。

  第一周,她终于开口说话了,而且告诉了自己她的名字。她的名字很美好,无忧无虑,安于时光,可是除了名字,其他的事情,她却都记不起来了。

  第二周,她开始笑了,秦肖从没想过自己原来这么有幽默细胞,但是看着她天籁般的笑容,他觉得这些天的努力都没有白费。

  第三周,他带着她走出了旅社,他们吃了路边小馆,逛了集贸市场,还去了渔港散步。她对什么都显得很感兴趣,一路上也都有说有笑,可是当她在渔港看到了海上远方的东离岛时,笑容却忽然消失,取而代之的却是一眼的迷茫与无助。

  秦肖知道她肯定是想起了什么,他心里有些矛盾,既希望她能早日恢复,可是却又怕她记起了过去。如果记起了往事,也许她会离开东海吧。

  ~~~~~

  旅社的林老板最近无比的开心,总共就只有6间房的旅社一下就住进了2个常住房客,他真希望这两个客人就这样一直住下去,那样接下来冬天的旅游淡季,自己也就不用愁了。

  说到这两个房客,那个戴墨镜的怪人,也逐渐开始正常了,至少开始出门了。而另一个女房客,哦,应该说是女神房客,却完全不一样,美丽动人,阳光大方,每次和自己打招呼时,自己都恨不得免掉她的房费。想着对面那个经常过来看她的男医生,林老板心里就一阵不爽,走了狗屎运的东西。

  余光这些天也安心了不少,自己脸上的伤处已经开始慢慢结痂,更重要的是安时住在了自己旁边的房间,这样至少自己可以更方便地监控和保护她的安全。

  白天余光总是躺在床上看着墙壁发呆,他似乎能感受到墙对面安时的一举一动。到了晚上,他就站在过道上抽着烟,倾听安时房门里的动静,就像小时候的夜里偷偷地站在姐姐的门口,可是现在却已经没有了那时候的心悸。

  余光最讨厌的是傍晚黄昏,每到这个时候,那个医生都会到旁边来敲门。他打扰了安时的清静,也打扰了自己的安宁,可是自己却没有丝毫办法,只能看着他们一起出门,然后远远地跟在他们身后。

  ~~~~~

  时间一晃就过去了2个月,这两个月里秦肖感觉自己已经离不开安时了,这不禁让他感觉到了苦恼。长时间在旅社里住着也不是回事,但是自己却无论如何也无法开口,让安时搬过来和自己一起。不管这么多了,就先这样维持着吧。

  看着窗外的树叶已经开始枯黄,秦肖看了下日历,还有一个月就要入冬了,他决定今年过年就不回老家了,他要在这里陪着安时。

  下了班,来到了旅社,秦肖敲响了安时的房门,可是不管怎么呼喊,安时都不开门,只是说自己已经休息了,让他离开。这样的情况已经持续了好几天,这让秦肖异常的沮丧。

  “那你好好休息,我明晚守夜班,不能陪你,别忘了自己吃东西。”说完就无奈地离开了。

  秦肖不知道安时不愿见他的原因,余光却是心里清楚如明镜。他每天都在数着日子,看着墙上显示着1月10日的日历,想着安时看着镜子里快速衰老的自己,他心里如钝刀剜心。

  当他听到秦肖在旁边门外说到明天要守夜班的时候,他的心里暗自默念着,“只有这一次机会,不能失败。”

  ~~~~~

  “秦医生,我到楼下急诊室看看。”

  “恩,你去吧。”

  值班护士走后,办公室就只剩下盯着电脑为安时挑着冬衣的秦肖,他怕安时嫌东海街边店的款式老旧,所以晚上就趁着加班无聊注册了淘宝账户。他一边挑,一边想着衣服穿在安时身上的样子,可是他没有注意到一个带着墨镜围着围巾的黑色身影在他身后慢慢靠近。

  黑衣人举起了一块巴掌大的石头重重地砸在秦肖的头上,秦肖瞬间就被砸晕在桌上。将石头装进了大衣口袋,黑衣人拿起了桌上的值班钥匙,然后拖着昏迷的秦肖来到了医院的麻醉室,找到钥匙串上的麻醉科钥匙打开了门。

  将昏迷的秦肖固定在麻醉床上,黑衣人在墙边的药剂柜子里找到了针管和麻醉剂,由于不知道如何使用,他便在秦肖的四肢还有颈部各注射了一大管,然后用手术刀割开了秦肖双手的动脉。当手腕的鲜血流出时,黑衣人的双手开始颤抖起来,手术刀也掉落在了地上,他马上捡了起来装进了兜里。

  最后看了一眼昏迷中的秦肖,黑衣人锁上了麻醉室的大门。

  ~~~~~

  海边的朝阳慢慢升起,新的一天就这样开始,渔港已经繁忙起来,而镇上的街道却依然安静而空荡。

  晨间的暖阳温暖而祥和,可站在窗边的余光却觉得无比刺眼,他眯着眼睛把窗帘稍稍拉起,整个人又重新躲回了窗帘后的阴暗处。

  余光已经在窗边站了一夜,他整晚都在倾听着旁边的动静。直到隔壁房间响起了窗帘和窗户打开的声音,他才收起了一直提着的心。

  听着隔壁窗外传来一声长长的轻叹,余光藏在暗处的脸上露出了会心的笑容。”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死亡连载——爱生时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死亡连载——爱生时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