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生时》第七章 禁忌之岛 5
寻而不得2018-09-12 09:563,721

  5

  第二天上午,我就没有再去海滩,只是在屋里陪着思月。床单和衣物都没有染红,看来垫纸巾还是能起到作用的。帮她重新换过一次纸巾后,我就拿着纸笔开始罗列要补充的物资。

  主食这次是要多准备一点的,还有卫生棉,纸巾,柴米油盐等等生活必需品,这些也都是不能少的,燃料其实这次不用再备,因为之前的地下室里还存了好几桶柴油,船上的备用油料我都还没有动。在列了长长一串后,想了想每天晚上讲故事的难熬时光,我又在末尾加了一行“故事书,很多的故事书”。

  睡了一觉后,思月似乎忘了昨晚的‘血色事件’,除了觉得身下鼓囊囊的有些别扭外,并没有其他不适的反应。看着我在一边儿写东西,她便又一个人跑到了楼顶的花房。

  其实思月现在的状态挺好,不像之前对我那么依赖,这也让我晚上回岸上补充物资时能够稍稍安心。

  下午,早早地和思月吃过了晚餐,又检查了一遍门窗后,我就离开小楼到海滩上做准备,等待落潮时顺水起航。

  我这次的目的地是新洲,虽然东海的路程要少上差不多一个小时,而且东海我更熟悉,更方便购买物资,但是东海熟人众多,保不准一个不小心就被认了出来。

  到达新洲的时候天还没有完全黑下来,但是隔着很远就看到了新洲渔港星星点点的船只,看来离休渔期结束应该没多久了,渔民们都开始为出海忙着做准备。

  渔港现在是不敢进的,所以我还是把船开进了上次买船的那个天然小海湾。这里也比上次来时热闹了一些,海面上停的几艘船也都亮起了灯光,为了减少不必要的麻烦,我把船停的远远的然后下了锚。

  其实停船在这里也是有不少的麻烦,这里离新洲镇还有一段距离,相当偏僻,不出意外肯定是很难搭到车的;而且现在船上连个小舢板都没有,等会儿上岸和运物资上船也都是大问题。

  正当我站在船舱外思考着怎么应对时,一艘小快艇忽然从岸边驶了出来,看着船头的方向,应该是奔着我这边来的,我赶紧进船舱拿了一顶渔夫帽带上,特意压低了帽檐,心里一阵忐忑。

  “船东!是不是要修船啊?”小艇上传来了吆喝声,听声音应该是看我傍晚突然停船在这里,以为渔船出了故障,所以来揽生意的。

  “咦!新渔003,这不是老余头的船吗?前段时间不是转让了吗?我记得还是经我手修整的。”还不等我回复,小艇上紧跟着传来了一阵熟悉的声音,听着这个声音我的心里就稍稍安定了下来。

  我靠近船舷仔细一看,小艇上的还真是当时帮我修理船的余师傅,船上还跟着一个年纪不大的小伙子,应该是他的帮手。

  “余师傅,你好,又见面了!”我脱下渔帽,朝他主动挥手打起了招呼。

  “是你啊,小伙子,怎么又把船开回来了?难道船这么快就出问题了?应该不会啊,当时我检查过,这船还结实着呢。”余师傅看到我,似乎感到很疑惑。

  “船没故障,余师傅您手里出来的船,能有什么问题?”我赶忙解释到。

  “我记得你是东海的吧,过两天就要开渔了,你不加紧准备物资,大晚上的来新洲干嘛?”

  “哦,我到新洲就是来筹备物资的。”

  余师傅听完我的话,眼睛转悠了一圈,然后拍着大腿笑着说:“我明白了,老余头这船没证照,你们东海那边查的严,所以你准备从新洲出海是不是?”

  听着他这样说,我的心里一阵好笑,本来都不知道该如何解释,结果他却自己帮我把理由给圆了。我假装做了个小声一点的姿势,就当是默认了。

  “不用担心,没多大事。有什么要帮忙的,你尽管开口。”

  麻烦就这样解决了,余师傅答应帮我采购物资,再帮我运上船,他是当地的老人物,人脉行情都熟络,有了他的帮忙,肯定可以事半功倍。为了节约时间,我把物资分成了两部分,大部分都交给了他,而小部分需要挑选的则留给了我自己。

  坐着余师傅的小货车来到了镇上的集贸市场,预付给他一笔钱,约定好时间和集合地点后,我们就各自开始分头采购。

  没有急着进集贸市场,我先在街边找了一家网吧,在网吧转了一圈后,我把目标锁定在了一个坐在角落正在吃泡面看美女主播的黄发小伙儿身上。

  “帅哥,打扰下,能不能借你电脑用10分钟?”我一边问他,一边从兜里掏出一张百元钞。

  我忽然的打扰,让他有些不耐烦,而当他看到我手里的红色钞票时,两眼便开始发亮,似乎立马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情。

  “就10分钟?”他盯着我的手问到。

  “就十分钟。”说完,我把钱放在了鼠标旁边。

  黄发小伙儿飞快地拿了钱,然后识趣地从脏腻的沙发上起了身,让出了位子。

  确定了左右没有其他人之后,我飞快地打开了之前和童生约定好的邮箱,这时草稿箱里正存着一封邮件草稿,我看了一下存档日期是9月4日,8天前。

  童生在邮件中告诉我,上海警方已经下了我的通缉令,不过暂时只是在上海辖区内发布,而且上面没有出现思月的信息。同时他还提到了楼斓的父亲找过了他,半威胁半利诱地让他帮忙调查我的行踪。

  看来大家都没准备放过我,我心里一阵苦笑,同时也为童生的安危担心起来。不过想来楼斓父亲应该只是因为童生与我交往甚密,又同时在他家打工,所以只是试探性地做了威胁,倒不会真的太为难他,总之,希望他能够没事吧。

  邮件中虽然童生提到了通缉令只是在上海辖区发布,但是现在离他发邮件又过了一周多,保不准现在已经扩大了范围。想到这里,我又重新戴上了渔夫帽,只恨身边没有墨镜了。

  删除了邮件,清空了浏览记录,重启了电脑,我长长地舒了口气。在岛上的舒适日子,让我渐渐放松,但是童生的邮件又重新让我提起了警惕,危险从来没有消失,敌人也从来没有远离,接下来我必须更加地小心谨慎了。

  2个小时后,我和余师傅在集贸市场门口准时碰了头,这时候很多店铺都已经关门了,要不是余师傅帮忙,估计今晚想赶回去是不可能了。

  除了故事书,其他所有计划的物资都已经采购到位,我一边清点,一边想着是否还有其他之前没有想到的东西要买,毕竟回来一趟不容易,而且接下来每上一次岸,就代表着都要冒更大的风险了。

  “余师傅,你能不能搞到一艘小船,多小都可以,只要能方便上岸就行。”不可能每次都赶在涨潮点靠岸,所以备一艘小船是非常有必要的。

  “这个倒不难,不过这个时间点,恐怕有点麻烦。”余师傅为难地回答到。

  “我家里有个充气的橡皮艇,是我哥带他女朋友回来玩的时候留下的,不知道你能不能用。”余师傅身边的助手在一旁问到。

  “结实吗?上岸应该没问题吧。”橡皮艇规格颇多,如果是加厚的大规格救生艇,那肯定是没问题,但是我不知道他说的是哪一种。

  “应该是没问题,充好气差不多2米多了,之前我哥就是拿这个带他女朋友登岛玩儿,没有风浪的情况下,一两个人肯定是可以的。”

  “好,那就卖给我吧,你估个价,照多了说,不要让自己吃亏。”听了他的描述,我心里有了点数。

  余师傅开车带我到助手的家里取了皮艇,然后又回到海湾,帮我把所有的物资运上了船,所有事情办妥,差不多已经快11点了。付了皮艇钱,再给了余师傅一笔合适的佣金后,我就赶忙发动了船,赶回东离岛。

  回到了东离岛,我看了看手腕上新买的电子表,已经凌晨1点了,不知道没了我的陪伴,思月会不会害怕,没了我的故事,她能不能自己安睡。

  把船停在了海面上下了锚,我开始捣鼓充气皮艇。这皮艇配套还算齐全,不仅有充气泵,铝制的船桨,牵引绳,甚至还配备了修补包。

  等气充好后,我才发现这个皮艇的好处,足够结实,空间也够大,最重要的是重量轻而且好存放,对于我来说是再合适不过了。

  整个皮艇充好气后不超过20公斤,我很轻松地就把它放下了海,想着时间已经很晚,我就只带了些方便搬运的轻质物资上了船。

  漆黑的夜里在海上划船可不是一个好差事,深不见底的大海让我心里一阵发毛,海婴的故事也不合时宜地窜进了我的脑海,不再看海面,我只能盯着海滩使劲地划桨。可是还没划到一半的距离,雨点撞击皮艇的声音就传进了耳朵,我的心里一下凉到了底。

  海上的夜雨不是什么稀奇事,麻烦就麻烦在我的大意,当时运货上船时为了赶时间,大量物资都是堆放在甲板上的,包括一包包的米面,这时候如果被淋湿了,今天一晚上可就白忙活了。我只能调转船头,往渔船划去。

  总算在雨下大之前,把物资都搬进了船舱,有惊无险。可是我自己就没那么幸运了,所有的雨水像是都倾注在了我身上,步伐也似乎重了好几倍。费劲千辛万苦逃回小楼时,整个人几乎已经完全脱力。

  2楼的灯还亮着,看来思月还在等我,想着等会儿还要拖着疲惫的身子哄她睡觉,而且说不定还得硬着头皮编故事,我的心里就一阵叫苦。

  甩了甩身上的雨水,我把鞋脱了下来,免得等会儿把地板弄脏。可是看到大门把手的时候,我的脑中剧烈地一震,门把手上的麻绳是散开的,而大门只是虚掩在那里。

  我非常确定下午出门时,我是系牢了把手,而且反复确认过之后才出发的。而此刻麻绳却从外面解开了,不可能是思月自己撞开的,之前她都没有这样的行为,而且以思月目前的状况和麻绳的牢固度,她也是做不到这些的。

  我的第一个想法就是岛上有人,而且趁我离岛的时候进了屋子。此刻二楼的灯亮着,这个人应该还在屋内,希望思月是把自己锁在了卧室里,希望我赶到的足够及时。压制着心中的焦急,我小心地打开了门,轻声地穿过了漆黑的客厅,走上了楼梯。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死亡连载——爱生时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死亡连载——爱生时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