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生时》第八章 轮回 3
寻而不得2018-09-12 10:064,670

  3

  接下来,在这个岛上,我就成了一个完全多余的人,除了每天的两顿饭,我几乎无所事事。我想到了用画画来打发时间,可是每次拿起画笔,我的脑中就一片空白,无从下手,我感觉到自己正在慢慢地退化。

  我每天送两次饭,楼上两次,楼下两次。给思月送饭的时候,她倒没有再表现的像上次一样过激,不过依然对我充满了戒备,每次都是收起本子盯着我,直到我离开花房。

  安时也没有再歇斯底里的哀声求我,她又恢复了往日的冷静,似乎已经接受了被我软禁的事实,只是在默默地等待我对她最后的处置。

  不过最近两天,我开始发现了她的一丝异样,那就是她不再像前些天一般生无可恋的躺在床上,在我打开门后,她都会匆忙地躲到角落的窗帘处背对着我,好像在躲避一个面目狰狞的恶魔一样。

  “咚咚咚。”我像往常一样敲了三下门给安时提示,然后过了几秒再用钥匙打开了门。屋里没有开灯,窗帘也拉的紧紧的,窗外的夕阳被死死地挡在了屋外。我打开墙上的开关,灯光瞬间照亮房间,而此刻,安时已经背对着我躲在了墙角。

  看着她消瘦的背影,我的心里一阵难过。我之前对她的确太过冷酷,太过残忍了,以至于她现在对于我的出现,竟然害怕到这样的程度。我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端着餐盘走到了窗边,桌上摆放的是早上的饭菜,几乎一口没动。

  “你不能这样连饭都不吃。”我尽量把声音压低,免得刺激到她。

  “你放那里就好,我会吃的。”她的声音沙哑,好像哭过一样。

  “你在哭?”我一边问她,一边朝她走过去,我想这时候,我也许应该改变态度安慰一下她。

  “你不要过来。”她的哭腔更明显了。

  我能感觉到她在发抖,而当我靠近的时候,她身体也抖动的越来越厉害。我犹豫了一下,然后用手抚上了她的肩膀。当我的手接触到她的一瞬间,她的身体忽然一震,然后整个人就瘫了下去,而这时,她还不忘用双手紧紧地抱住头部,好像只有这样才能稍稍减轻她对我的恐惧。

  “你不是曾经还准备杀我吗?怎么现在却害怕起我来了。话说回来,应该是我怕你才对,不是吗?”我一边蹲下身,一边对她说到。

  她没有丝毫回应,只是靠着墙贴的更紧了,整个人几乎缩成了一团。忽然她猛的一发力,想要逃出我的身边,可是因为双手抱头没有支撑,不仅没有站起来,整个身体反而向侧面倒去。我赶忙伸手扶住了她,而这时她整个人都躺到了我怀里。

  “啊!”安时发出了一声尖叫,然后挣脱了我,跑到了窗边,整个人藏到了窗帘里。

  我没有再阻止她,因为我已经僵在原地,刚刚的一瞬间,我看到了她,确切的说,我看到了另一个安时。

  瞬时间,我想起了吴华最早给我看的那张照片,照片上的女人几乎和安时一摸一样,眼睛,神态,还有左眼的泪痣都似乎一个模子刻出,只是皮肤暗黄,眼角生纹,看上去似乎有四十岁的年龄。而刚刚倒在我怀里的安时,却是显得更加的苍老,皱纹更细更密,松弛的皮肤,暗沉的眼袋,深深的法令纹……

  我根本无法相信这是事实,我甚至认为是自己产生了幻觉,快速地逃出了房间,直到关上门的那一刻,我依然不敢再去看安时一眼。

  站在门外,我大声的喘着气,而无论我怎样调整呼吸,都无法让自己平静下来。我闭上眼睛,幻想着刚刚的事情都没有发生过,幻想着如果我重新打开门,一切又会是另一个模样,但是我的手握在把手上,只是在不停的颤抖,却没有勇气再拧动分毫。

  第二天,我没有做饭,也没有上下送饭,甚至连楼梯都不愿踏上,我把自己锁在了房间,锁在了黑暗里。不是因为惧怕安时,我只是不愿再一次去确定这个事实。终于,我们三个都被禁闭在了自己的空间,整个小楼,整个岛屿,整个世界都完全没有了生气。

  我开始回想过去的事情,反复地回忆每一个细节,我想知道为什么,从什么时候开始,所有的细节之间又有什么样的联系。我在拼了命地思考,思考我,安时还有思月的结局。

  “我和你们不一样,对于自己的每一段命运,我都了如指掌,不论我如何努力,最终都不会有任何结果。”我想起了在KTV,安时说这些话时的落寞。

  我想起了那晚在面对追杀和死神面前,她推开我的爱意和决绝。

  “如果我真的老了,你还会爱我吗?”我想起了和她夜间相拥时,她的留恋和不甘。

  “不要走,你不能就这样丢下我,你还没有回答我。我杀了人,我伤害了思月,我还想杀你,你不是要报仇吗?你杀了我吧,求求你杀了我,杀了我,你也就安全了。不,不,你不会杀人,要不你把我丢到海上,让我自生自灭,就算我死了也与你无关,可以吗?求求你!”我想起了她在我的冷酷之下,一心求死的绝望和恐惧。

  是啊,安时是爱我的,她早就知道了自己会快速地衰老,她也知道如何去避免自己悲剧的命运,她知道自己可以获得新生,可是她却选择了放弃,她离开了我,躲避着我,到最后都隐瞒着我,甚至一心求死。这一切不正是因为我吗?

  不,我不允许这样,我一定可以挽回,一定有办法救她,我必须去试试。

  我从床上惊起,打开灯,看了看床头的日历,10月10日,还有时间,我得赶快。我从包里翻出怀表项链,重新戴在颈上,然后打开门,飞快地奔下了楼。

  楼下的客厅依然是空空荡荡,小楼的大门却是打开的,这让我心生了怀疑,而当我转向里廊准备去客房时,却发现思月孤零零地站在客房的门口,她直勾勾地看着我,两眼又恢复了之前的空洞,但是从她的神态,我却看到了些许悲伤,然后还有一丝解脱。看着她身侧客房门微微掩着的一条门缝,还有手中拿着的一串钥匙,我顿时明白发生了什么。

  我转身冲出了大门,朝树林里追了上去。从大门到树林,有一段很明显的痕迹,所以不难确认安时逃走的方向,但是这条痕迹也很是让我不解,很宽而且很重,类似爬行或者拖行留下的。

  进了树林,地上的痕迹就开始断断续续,我猜想,安时应该是顺着石板路逃去了,她的目的地应该是海滩。想着她之前的一心求死,我的心中一阵焦急,脚下不由地加紧了步伐。

  到了石板小路的尾段,石板开始减少,地上多是些泥土夹杂着石子,渐渐地,我开始发现地上的淡淡血迹,而随着我越来越靠近沙滩,地上的血迹也越来越多。安时为什么要费这么大力气去海滩呢?如果她只是要求死,在小楼里就有无数种方法可以结束生命。而且,我能感觉到她不单单只是在衰老,她的生命力也在以可见的速度流失。她想离开这座岛,就算死,她也要离开我,很明显,她肯定是不想牵连我。我猜想肯定有一种神秘的力量连接着我和她,如果她在我身边死去,我肯定也会被牵涉其中。没想到,在生命的末端,她依然在保护着我。

  想到这里,她带着血迹虚弱爬行的身影便开始在我脑中浮现,而每当她艰难地往前挪动一步,我的心中就像留下了一道血痕,几公里的路,安时一次次绝望地爬行,无数的血迹几乎布满了我的心,让我几近窒息,痛不欲生。

  捂着积痛的胸口,踉跄地来到了海滩,我终于发现了安时的身影。此刻,那艘充气小艇正漂浮在海上,而安时现在却已经无力划桨,她只是虚弱地伏在艇上,仅仅靠着海水的退潮带动着,一点点向渔船靠近。

  看着小艇马上就要靠近渔船,我心急如焚,顾不得退潮的危险,飞快地跑过了沙滩,然后一头钻进了海里。我一边游一边观察着安时的动向,当我看见她佝偻的身体吃力地爬上渔船时,我的心紧绷到了极致,来不及了。

  不行,我不能放弃,再给我多一点时间,再给我多一点时间。我拼了命地游着,不惜体力地呼喊着,可是巨大的落潮声却盖过了我的声音,咸涩的海水也灌进了我的口鼻,我强忍着难受,继续用力划水,但是渐渐地我却开始控制不了自己的手脚,我知道自己是脱力了。

  昨晚无眠而且今天一整天都没有饮水进食,再加上之前的过度发力,让我现在在海上陷入了绝望的境地。没想到,到最后,不仅没有追上安时,我自己也有可能要葬身在这海底。

  我只能凭着最后一点力气维持平衡,靠着海浪带着我漂浮,企图稍稍恢复一下体力。这时我又看了一眼渔船,却发现根本就没有起锚的迹象,我的心中顿时狂喜,还有时间,还有时间。

  渔船离我越来越近,这让我心中又燃起了希望,我慢慢地控制方向朝渔船侧面飘了过去,然后抓住了船舷,靠着刚刚恢复的一点点体力,起身翻上了船。

  此刻,安时正倒在起锚机的旁边,看来她整个人已经虚弱到连起锚机按钮都无法按下的地步。我吃力地爬了过去,将她微微地抬起,靠在身上。她的身体轻的吓人,身型似乎小了一圈,整个人气若游丝,若不是心口极其微小而不规律的起伏,我甚至怀疑她已经死去。

  看着怀里的安时,我已无法描述她此刻的苍老,更无法描述我此刻的心情。只有眼前的景象和脑中的回忆相互盘绕,交织成刃,刺绞我心。曾经如玉如脂的脸庞如今布满深深沟壑,曾经似星似月的眼睛现在已黯然无光,昨天尚还乌黑的长发现在却一夜成霜……我现在已经不再去想是什么让她变成了这样,我也不再想去过问她过去的种种对错,我只知道这一切都是因为我。

  我将她轻轻地放平在甲板上,然后站起身朝船舱走去,一边走一边在脑中回想当时给她画像的场景。我记得她的一颦一笑,我刻画过她的每个细节,现在我一定可以重新把她变回最美的模样,想到这里,我弯下身,拿起了工具箱中的剪刀。

  重新回到安时的身旁,我慢慢地坐定,呼吸沉重却平静。我不知道我的判断是否正确,我也不知道最终的结果是否会如我所想,但我必须做出尝试,哪怕几率微乎其微,哪怕最终万劫不复。我再次调整了呼吸,然后握紧了剪刀,而这时,安时的手却搭上了我另一只手。

  安时的身体忽然一阵起伏,然后竟然睁开了眼睛。我知道这只是她的回光返照,但是还是立刻收起了悲容,微笑着对她说:“没想到吧,最后我还是追上了你。”

  “我……我现在……是不是……丑死了……”安时拼了命地发出了声音,但是却无法再挤出笑容。

  “不,你美着呢,记得我说过的吗?我已经把你最美的样子刻在了这里。”我握着她的手,然后靠上了我的胸口。

  “我从……一开始……就没……就没想过要……伤害你……你信吗?”

  “我不信,你从一开始就伤透了我的心,以后你可要好好补充我。”

  “让我……走吧……时间……不多了……求……”安时的声音越来越小,到最后话还没说完,就只剩了喘息。

  是啊,时间不多了,我没有再继续和她说话,松开了她的手,重新戴上了那条怀表项链,然后用一只手遮住了她的眼睛。

  举起剪刀的手没有颤抖,没有麻木,也没有迟疑,我低头看了看胸前,将刀尖准确地对准了心脏的位置。呵呵,没想到刀尖抵住胸口的时候,心跳的声音是如此的清晰,而且还如此的动听。

  深吸了一口气,屏住呼吸,远远地看了东离岛最后一眼,然后用尽全身力气,把剪刀插进了胸膛。

  痛,真的很痛,然后是无边的冷,贯穿心扉的冷,原来心真正的受伤是这样的滋味,我忍着剧痛面对着安时侧卧着躺下,却看见安时绝望又无力地看着我,而眼角已经留下了长长的泪水。

  我能看到远方的夕阳已经落下,我能看到安时的眼中亮起了灯塔,但我却已无力朝它靠近,我只能触到安时的指尖,而她指端的方寸之间却让我感受到炙热的温度。

  “咚……咚……咚……咚……滴答……滴答……滴答……”我能感觉到心脏的跳动越来越弱,越来越轻,而到最后已经完全被怀表的声音盖过,我低头看了看,怀表竟然又开始走动了起来,而且,是逆时。当我再看回安时的时候,她的头发在一丝丝地变回黑色,她的皱纹也在一寸寸地消失,她的眼睛也重新闪烁起了光芒。

  片刻之间,安时已经恢复光彩,仿若初来,就像那日那时,她在夕阳下端坐着一动不动,微笑着给我最美的姿势。

  真美啊!我能感觉到一行热泪从我眼角划出,而我最后的一丝意识也随着眼泪,离开了我的身体。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死亡连载——爱生时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死亡连载——爱生时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