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生时》第四章 安于时光 1
寻而不得2018-09-12 09:153,077

  我愿做你的陌生人

  如偶落的雨

  如恰闻的歌

  这样

  你或许会记起我

  在不期的某刻

  ……

  1

  如果仔细说来,我应该算是一个幸运的人,在我每次就要跌落谷底的时候,都有人默默地出现将我拯救,而这次却是安时。

  事后回想起来,我真的非常感谢安时,不知道那晚她是如何找到的我,但是她的出现对于当时的我无疑是一根最后的救命稻草,一剂让我起死回生的灵丹妙药。

  她出现在我理智尚存的最后一刻,没有唠叨也没有呵斥,没有怪我瞒她,也没有问我原因,只是陪我默默地坐着,默默地醉着。

  她仿佛能够看到我的悲伤,而她的眼中似乎也藏着类似的痛楚,我能感受到我们之间的共振。这让我想起来ktv那晚,她和我说的:“我和你们不一样,对于自己的每一段命运,我都了如指掌,不论我如何努力,最终都不会有任何结果。”

  那一晚,看着月光下她如水的脸庞,我选择了释怀。

  事后的几天,我开始安心养伤,同时又捡起了画笔,这让我十分的受益,不仅能够打发漫长的静养时光,而且还能够让我静下心来免遭那些稀奇古怪思绪的困扰。

  安时也偶有过来看我,但是比较过分的是,别人看病人都是带花带水果,她却给我带来一张张的图纸。她邀请我和她一起来设计新系列的手表,说是邀请倒不如说是命令。我微笑地看着她那假装起来一板一眼的表情,心中一片满足,我知道她是故意地来烦我,我懂的她费尽心思地想帮我跳脱,而最重要的是,她开始邀请我真正地进入她的生活。

  说起幸运,另一件事情也开始有了眉目,楼斓的父亲给我来了电话,他告诉我收到了我的信,也非常认可和感谢我的想法。他说最近他在上海,希望能够约我见面。

  在我赶到幸福码头的时候,公司里已经物是人非,原来交情或深或浅的同事们都已不见了踪影,只有几个工人模样的人在零零散散地搬着东西。不知道这间办公室是会重新租出还是另有他用,看着一件件饱含着楼斓心思的物件被搬出,我的心里一阵惋惜和唏嘘。

  我在原来的总经理办公室见到了楼斓的父亲,短短的时日,他似乎比上次见到时更显苍老了。的确,老来丧子,哪怕对于他这种征战商场多年,心智坚毅的人来讲,也是难以承受的。

  “看来,你最近也经历了不少。”他看着我头上的绷带和左眼的伤说到。

  “哦,遇到点意外,不过不影响工作。”

  “感情的事吧?”他微笑着看着我,眉目间仿佛能把我看穿。

  我对着他摇了摇头,一笑带过,我可不想和这样的老爷子谈论男女感情。

  “好了,谈正经事,你提的200万预算不多,我已经安排打给你了,现在应该已经到账,用的是你原来在公司的工资卡。”

  他的话让我震惊不已,身经百战的商场强人都是这么雷厉风行的吗?这执行力也太强了。当然,我更吃惊的是他那毫不犹豫的信任,这让我顿时感受到了一股压力,我立马身体前倾,稍稍调整了坐姿。

  “当然”,不等我回答,他继续说到:“我有2个要求。”

  我正襟危坐,点头倾听。

  “第一,必须修改剧本;第二,必须找到剧本的女作者。”他的话铿锵有力,不容质疑。

  他的要求并没有什么不妥,修改剧本的可能我信中也有提到过,而关系到版权,自然是必须得到原作者的授权。只是这个作者甚是神秘,和楼斓什么关系,有没有签署什么合同,之前都没有听楼斓说起过,这让我无从下手,面露难色。

  “之前楼总有没有和您提到过和这个作者有关的信息?比如说签订版权合同之类的。”我尝试地问到。

  他摇了摇头。

  “涉及到版权,的确要找到原作者,但是似乎没有一点线索啊。对了,您刚说是女作者,这个您确定吗?还是说只是猜测?”我接着问到。

  他看着我没有立即回答,良久,他掏出一张纸递给了我。这似乎是笔记本上的一页,旁边还有细微撕下的痕迹,纸上是楼斓的笔迹,这让我想起了上次发现的楼斓遗物笔记本上被撕掉的扉页。

  扉页上写着“6月1日,儿童节,她像一个孩子一样和我讲述着她的《爱生时》,我从她的眼里看到了从未见过的闪光,这一刻我决定要完成她的梦想,当然也是我的梦想,我要在婚礼上给她一个最大的惊喜。”在末尾还画着一个笑脸符号,从字迹上我能够感受到当时楼斓幸福的情绪。

  “这是当时从小斓的笔记本上发现的,我觉得或许有用,就私自撕了下来。”

  “知道了,我尽量想办法吧。还有,我之前提过的楼总其他项目,有的都已经快收尾了。”

  “这些不重要,重要的是先找到那位差点成为我儿媳妇的女作者。”他的语气让我想起楼斓死后第二天,他对死因的质疑以及楼斓提到的那个“她”的恨意。我甚至觉得,他对于作品不作品的根本不在意,他要的只是找出这个女作者,然后查出他想要的真相。而且我能感觉到,他肯定还有我所不知道的线索和隐情。

  突然,我感到了隐隐的不安,甚至产生了退出的念头,但是我还是在心里强压了下来。他要的只是真相,而且他完全有权利知道真相,这些都与我无关,与我有关的只是作品。我之前规划的,他是认可的,这肯定也是他想要的,这本就是两件不冲突的事情。

  “好了,今天就到这里,我还有事情,你有任何进度,第一时间告诉我。”

  我站起身,点头告辞,在我正要走出办公室时,身后又传来他的声音。

  “女人是可爱的,但有时候也是可怕的,永远要小心你身边的女人,说不定哪一天,她会让你痛不欲生。”

  回到了家,我一直想着和楼斓父亲的对话,说起来我倒有点可怜他,不仅仅是因为他经历了丧子之痛,更多的则是我能够感觉到在遭受到打击之后,他正在一点点丧失该有的理智和认知,也许这就是所谓的被愤怒冲昏了头脑吧。

  想着他提的要求,这点着实让我为难,因为完全没有半点线索,这时我才发觉自己似乎掉进了一个坑,我不是该投入精力在作品上面吗?怎么感觉反倒在做着私家侦探的活呢?他为什么会找我做这些呢?

  我的脑壳还在隐隐作痛,实在理不清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我决定不理这些,先从剧本开始。说起剧本,我倒有些惭愧,这么久了,一直丢在背包里,连一页都没有仔细地看过。

  我开始不紧不慢地拿过背包翻找剧本,找着找着我的脊背就开始发凉,哪里有半点剧本的影子。这可是独一份,关系到200万啊。我呆坐在床上,看来真得去找那位女作者了。

  我思来想去,努力地在大脑中整理着顺序和线索,之前从楼斓父亲手里拿到剧本后就一直装在背包里,平时外出也都没有背包的习惯,对了,后来我只有背包外出过一次,就是去松江帮安时。那么就只有可能落在安时那里或者ktv,如果是丢在了ktv估计是如何也找不回了,带着唯一一丝希望,我拨通了安时的电话。

  刚好安时正在松江的工作室,我和安时描述了剧本的名字和样子,让她帮我寻找。安时听完愣了许久,似乎没有反应过来,不过马上她就不慌不忙地劝我不要着急,当然还不忘数落我一番丢三落四。

  不一会儿,安时给了我回电。

  “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先听哪个?”

  “好俗套的伎俩,先说好的吧。”

  “好消息是你的失物找到了。”

  “那说坏的吧。”

  “坏消息是需要失主缴纳100万元感谢费方可领取。”

  “好啊,现金还是转账?”听着安时的笑声,我心里一阵温暖,她连打电话都在想方设法地逗我开心。

  “现金吧,下午饭点必须送到,过了时间我可就撕票了。”

  挂了电话,我长长地舒了口气,看着屋外的阳光,心情难得的舒畅,最近接二连三的事情发生,让我胸闷气结,感觉整个人都像包了一层泥浆一样,正常的呼吸都困难。我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是时候重新见见阳光了。

  这时我又想到了下午和安时的约定,忽然脑中闪过一个大胆的念头,我盘算着,傻笑着,然后腾空了身边的背包。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死亡连载——爱生时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死亡连载——爱生时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