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生时》第四章 安于时光 2
寻而不得2018-09-12 10:076,263

  2

  下了地铁,我背着沉甸甸的背包,在地铁站出口寻找安时的身影,因为考虑到要一起吃晚饭,所以在路上的时候,安时发消息说她会直接到地铁站等我。

  “你从哪里搞来的这身行头,差点没认出来。”安时不知道什么时候从我身后冒了出来。

  “我就不能买身新衣服穿穿吗?”来之前,我直接到商场去换了身衣服,旧的体恤和短裤直接丢在了更衣间,怎么说我现在也算是有钱人了。

  “你现在穿这身就是浪费,什么时候把头上的绷带拆了还算有些模样。”

  “废话真多,货带来了吗?”我故意环顾四周,然后压低了声音说到。

  “哈哈哈哈,你真应该照照镜子,知道你现在的样子有多好笑吗?”

  “放严肃点,货到底有没有带来?你不会放我鸽子吧?”我继续无聊地演着。

  “钱呢?”看我不依不饶,安时也配合我演了起来,她抬起下巴扮凶的模样,让我差点笑场。

  我左右看了一下,把她拉到一个无人的角落,然后拍了拍身后的背包:“都在这里了。”

  “好了,一手交钱一手交货。”说完,把剧本往我手里一塞。

  看着我准备取下背包,她赶忙说到:“别别别,背包太重,我一个弱女子可提不动,你先帮我提着。”

  “你不验验真伪?”我把背包放在了地上,一只手搭在拉链上,等她的指示准备随时打开。

  “验,行了吧。”她直接给了我一个白眼。

  打开背包,看着安时一脸的惊讶,我心里竟然冒出了小小的满足感。

  安时往下扒拉了几下,发现真的是一满包钱时,满脸疑惑地问我:“你从哪里搞这么多钱?”

  “不是你说要100万的吗?”

  “你脑袋不是真撞糊涂了吧?”

  “好了,不开玩笑了,你不是让我和你一起做手表吗?这些钱就当我入伙了,我们把生意做大。”

  听着我的话,安时脸上不知作何表情,似乎有些开心,但是又充满着疑惑,忽然她一脸严肃地问我:“告诉我钱从哪里来的,不要开玩笑。”

  我拉上拉链,重新背起背包,然后把之前公司还有楼斓的事情和她简单说了一遍,说的过程中,她的脸色就开始慢慢变化,直到说完时,她已经面沉入水。

  安时的反应和我设想得完全不一样,这让我有点措手不及,我心里有点后悔,也许玩笑开的有点过火了。不过对于我来说,并不是刻意的恶作剧,虽然只是一时间冒出的想法,但是我是真的希望能够帮到安时,或者说不仅仅是帮她,能够走进她的世界,和她一起做一件事情,的确是我现在所渴望的。

  吃饭的过程,也让我无比的抓狂,没有了轻松的对话,没有了俏皮的笑容,之前的阴郁又回到了安时的脸上。一阵沉默后,我实在忍不住了。

  “安时,我不是故意要开玩笑的,我真的没想到会让你不开心。”

  安时没有搭我的话,只是盯着我,似乎在思考些什么?

  “我是真的想帮你,你不是也让我来帮你做设计吗?这些钱,如果你……”

  “我不准备再做手表的生意了。”安时打断了我的话,看着我惊愕的表情,她继续说到:“做完日本客户委托的这一单母贝系列,我就会离开上海。”

  “这回轮到你开玩笑了吧,好吧,我们扯平了。”

  “我没有开玩笑。”

  “不做就不做,那也不用离开上海吧。”看着安时的表情,我开始心慌起来,这时我反而希望安时的话是个恶作剧,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心里竟然隐隐地笃定她是认真的。

  “我有我自己的规划。”

  “那,那离开上海后你去哪里?”

  “我没法告诉你。”过了一会儿,她继续说道:“因为我也不知道。”

  我不知道该继续说些什么,脑中一片乱,头上的绷带里又开始隐隐作痛。很长一段无语后,安时打破了沉默。

  “还记得,你说过会带我去东海看母贝市场吗?”

  我点点头。

  “我们明天就出发吧,顺便看看你长大的地方。”说完,她往后靠在了椅背上,眼中似乎充满回忆一样看向了半空中:“我已经好久没看见过海了。”

  看着她脸上阴郁渐渐消失,我的心也稍稍恢复了平静,那就先回趟东海吧,就当是陪她散散心,也许看看大海,她那些稀奇古怪的想法就会烟消云散。

  吃完饭,安时催我直接坐地铁回市区,但是我以天色太晚,一个女孩子不安全为由执意要求送她回家。最后实在拗不过我,安时便带着我叫了辆计程车。

  司机借口小区里的路太乱,容易绕迷路,死活不答应开进小区,不过这个小区的确是又大,路又乱。最后没有办法,为了少走些路,我们让司机把我们送到了侧门。

  小区很偏,这个时间点,马路上已经基本上看不到行人。

  “你要送我进去吗?”

  “你不想让我送你进去吗?”

  “刚刚你就不该下车,等会儿很难打到车的。”

  “没事,我有叫车软件。”我摇了摇手里的手机,笑着说到:“你不是说明天要去东海吗?怎么安排?”

  安时没有立刻回答我,她低下头似乎在思考着明天的行程。

  这时,忽然感到身后一阵强光忽然亮起,我本能地扭过了头,一辆看不清模样的车打开了远光朝我们冲来,车的速度非常的快,以至于我脑中闪起危险念头想要转身护住安时的时候,车头已经到了我面前。

  “完了!”我扬起手,准备推开安时,而这一刻,我却被一股力量朝侧面推开。

  我一头撞到了身边人行道的花坛里,而几乎同时我听到了一声尖叫,来不及半点思考,我站起朝安时的方向奔去。

  那辆车撞在了十几米远处马路和非机动车道间的护栏上,而安时则倒在了地上。我惊恐地跪在地上半抱起安时,虽然没有明显的伤势和血迹,但是此刻她却是昏迷不醒。

  “安时!”我焦急地呼唤着她。还没来得及做出下一步动作,一阵发动机的轰鸣声又响起,我循声看过去,那辆车开始倒车,而且是加满了油门的倒车。

  我使劲了全身力气,抱起了安时,朝人行道扑去,电光火石间,我能感觉到车身就在我背后划过。我努力地控制着平衡,但是由于惯性还是摔倒了,倒地的一瞬间,我本能的后倾上身,两膝着地,一阵剧痛从膝盖处传来,但是我却庆幸着安时还在我怀里。

  我一边看着那辆银色的别克商务车,一边忍着膝痛挣扎着站起来,车上的车窗已经摇开,里面坐着几个戴墨镜的黑衣人,而那些黑衣人已经打开了车门,准备下车。正在这时,一辆黑色的小货车忽然出现,然后撞在了别克车的车尾,撞击的速度非常快,以至于别克车被撞开了数米,车上的黑衣人也有一个被撞击振落出了车门。

  我没有半点思考,抱起安时朝小区门口跑去,而这时一个穿着黑色卫衣套着卫帽戴着口罩的人,从后面那辆货车的驾驶位跑了出来,拿着两根扳手一样的东西拦在了我的身前,我正准备绕过他,只听他沙哑地说到:“回小区危险,跟我上车。”

  我回头看了下被撞飞的别克车,车上的黑衣人已经重新推开车门朝我们冲来。

  “快上车。”说完,口罩男把手里的扳手向黑衣人扔了过去,随着嘭的一声闷响,最前面的黑衣人被砸倒在地。

  来不及犹豫,我抱着安时上了货车,然后关上门按下锁窗钮死死地拉住了把手,口罩男也飞快地冲进驾驶座。发动机打响的同时,那些黑衣人已经冲到了火车的侧身,他们用力地捶打着车窗,而一个人则使劲地拽着车门把手,隔着车窗我能看到他们狰狞的面孔。

  车子发动起来,先是后倒,然后一脚油门飞的窜出了非机动车道,一个急弯朝着马路逆行开去。拽着车门把手的那个黑衣人被甩飞了几米远。我顺着后车窗看去,看到了别克车的浙C牌照,但是车速太快,后面的数字没来的急看清。因为是逆行,所以等那些黑衣人上车,再倒车追我们已经很难了。开了几分钟,我看到没有车追上来,心里稍稍平静下来。

  我对前座说了声谢谢了,但是没有回声。

  “你是……”

  “朋友。”口罩男用沙哑的声音打断了我的问话。而接下来不论我问他什么,他都没有再发出一声。

  车子开的飞快,车身偶有颠簸,我小心的护着安时,尽量不让她有晃动。借着路灯,我检查着安时的伤势,头上有少量的血迹,应该是倒地时撞伤的,昏迷也应该是这个原因,身体其他部位倒没有明显的伤势。看着安时带着痛苦的脸庞,我的心里一阵感动,当时安时面对来车,应该比我提前发现,如果不是为了推开我,她完全可以闪开。而如果不是她推开我,现在的我估计已经不省人事了吧。想到这些,我又仔细的检查了一遍安时,心里祈祷着千万不要出事。

  车子继续开着,车速倒是慢慢降了下来,看着窗外还是在城区,我的心里稍稍安定,但是也不免泛起了嘀咕,医院有这么远吗?我没有问他,因为要回答,他早就吱声了。

  我开始思考着今晚的事情,那辆别克车和黑衣人明显就是冲着要致我们于死地来的,凶狠而没有半点余地。可是我完全没有任何头绪,自己曾经与什么人结仇或者牵扯进什么利益关系。难道是那天KTV的那些败类?我脑海里浮现出那个“陈少”让人作呕的脸,不对,我就打了他一拳,犯不上要我命吧,而且就算要我命,那天晚上就不会放过我。

  忽然,脑子里出现了刚刚看到的“浙C”的拍照,浙江的车,难道?我脑海里浮现出楼斓父亲的面孔。

  一个为儿子复仇的房地产大亨,要杀人倒不难理解,重要的是他为什么会认定我就是复仇的对象呢?我努力地思索着,慢慢的似乎抓住一些头绪。

  一个刚毕业的无名学生,无缘无故地受到他儿子的重视负责重大项目,而且在给我打完电话后他儿子就死在了酒店,这些对于一个因丧子而失去理智的父亲来说,不,应该说对于任何一个正常人来说都是疑点,至少应该成为重要的嫌疑对象。我一开始就把自己置身度外,只不过是立场和角度的问题罢了,如果站在楼斓父亲的角度来看整件事情呢?

  我脑中飞快的运转着,试图用楼斓父亲的角度来审视整个事件的前前后后,接着一个个让人后怕的细节和脑洞在我脑子冒出,然后再穿插成线,让我呆坐在车上,身后惊出一身冷汗。

  “楼斓作为他的儿子,虽然违背了自己的意愿放弃了家族产业,但是仍然是自己的骄傲,特别是儿子的勇气和果断,让他想起了自己的过去。

  从日本回国后,楼斓创立了一家动漫公司,虽然不懂,但是整个中国的动漫产业浪潮特别是杭州动漫的快速发展他还是清楚的,这一次虽然没有明说,但是他一直在暗地里支持着儿子。当然,他没有忘记安插暗线,一是以防万一,二是楼澜从不和他交流,他的控制欲望不容动摇。

  日子慢慢过去,楼斓的事业也渐渐有了起色,他打心底为楼斓感到开心,但是同时,他和儿子之间也为一件事情产生了矛盾。楼斓拒绝了他安排的牵扯到重大利益关系的家族联姻,甚至为此和他大吵了一架,这让他恼羞成怒,于是他加大了对儿子的调查力度,而随着调查的深入,他发现了楼斓拒绝联姻是因为身边的一个女人,这个女人是一个作家,楼斓邀请她作为编剧来制作公司一部动漫,而在过程中,他们相爱了,他不知道这个女人到底有着什么样的魔力,竟然在这么短的时间偷走了儿子的心,而且他们竟然已经私订了婚约。

  更让他感到困惑的是,这个女人极其的神秘,不论他如何调查,都无法得到这个女人更多的信息,甚至连长相都不清楚。这让他感到了惶恐,甚至觉得这个女人接近自己儿子的动机不纯。接下来的事情让他开始慢慢坚信自己的分析,首先就是一笔笔的资金投到这个项目中,但是项目却毫无进展;再接着楼斓竟然安排了一个刚毕业的大学生来负责这个动漫项目,而这个大学生与楼斓之前并没有任何交集,这在他这种商场老手眼里简直不能接受;再接下来就是儿子在松江酒店中毒身亡的噩耗,他在接到警察通知的第一时间感到了松江,儿子惨死的照片让他差点晕倒,但是他坚持住了,他的第一个想法就是儿子是被害的,他一定要为儿子复仇。

  他从警察手里拿到了儿子的日记本和那个女人写的剧本。从日记本中,他看到了儿子近乎绝望的笔迹,这让他将复仇的目标锁定为那个差点成为他儿媳的女人,但是他手里没有那个女人的任何线索,完全无处下手。

  这时候,他想到了那个突然冒出来的大学生。哪有那么巧合的事情,这个大学生和那个女人一定有着不可告人的关系。一定是那个女人蛊惑儿子,如果不是这样的裙带关系,一向沉稳的儿子怎么会选用一个毫无经验的大学生来负责这么大的项目。

  当然,不能仅凭怀疑,他必须找到证据,然后再顺藤摸瓜找出背后那个女人。第二天,他在办公室见到了那个大学生,大学生叫林思辰,看起来普普通通,而且对话中也没有发现什么蹊跷。但是他不甘心,他派人暗地里跟踪起这个林思辰,甚至进了他的家,但是除了一个破损女人的肖像,并没有其他的发现,而且这个林思辰身边也几乎没有来往的女性,唯一一个经常联系的女性是他的姐姐,而且是一个陪酒女,这让他不禁大失所望。

  而接下来不久,事情却马上迎来了转机,一个个关键的线索浮出了水面。首先是这个林思辰尽然狮子大开口地给自己写信要钱来继续做那个动漫;再接着,一个女人非常神秘地突然出现在这个林思辰身边,而且就是房间肖像上的那个女人。

  他决定将计就计,同意了林思辰骗钱的建议,而且为了能够引出那个神秘的女人,同时不让他们生疑,他甚至真的打了200万到林思辰的账户,不要说200万,如果能找到杀害儿子的凶手,2个亿他都愿意。而接下来让他意外的是,这个林思辰竟然如此心急,在收到钱的第一时间便取了出来去见那个叫安时的女人,这让他排除了所有的顾虑,一心认定这个安时就是那个神秘的女人,而正是她与这个林思辰合谋谋财害死了自己的儿子。真相的出现,让他的愤怒达到了顶点,因为担心这对狗男女携款跑路,他当机立断地安排了对他们的复仇,接下来就是今晚的黑衣人事件。”

  虽然增加了想象的情节和成分,但是当我站在楼斓父亲的角度来复盘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时,我自己都觉得这一连串的分析是如此的顺理成章,越思越惊恐,越想越后怕。

  看着依然昏迷的安时,我心里的自责已经无以复加。这是安时第二次因为我而受伤,如果她有什么三长两短,我真不知道该如何去面对。

  正在我无比哀悔的时候,车子慢慢停了下来。口罩男跳出了驾驶室,打开了后车门:“下来吧。”

  “为什么不去医院?”我抱着安时,拒绝下车。

  “她没事,车没撞到她,她只是躲避时在栏杆上撞到了头部而已。你现在去医院,只会被被刚才那群人换个地方抓住。”口罩男一直侧对着我,而且天色昏黑,完全看不到他的长相,但是他的话不无道理。

  我抱着安时下了车,环顾了四周,看到了路牌,依然实在松江市区:“你刚才开车绕了个圈?”

  他没有回答我,只是径直往一栋路边的2层独立小楼走去,我抱着安时吃力的跟了上去。

  他打开了大门,让我们进屋,我警觉的站在门口问到他:“这是哪里?”

  “安全的地方,现在除了这个地方,没有其他地方是安全的。”瞥了我一眼他接着说到:“你就带她在这里养伤,其他地方都不要去,包括你的租屋。”

  他的声音不知道是故意憋的还是天生如此,是一种怪异的沙哑,而且饱含着一种拒人千里之外的冰冷。刚刚看我和我说话时,我看到了他的眼睛,透露的也是一股深深的冷漠和寒意,但是我却觉得这双眼睛分外的熟悉,似乎在哪里见过,却又说不出来。

  看着我还是呆在原地不进门,他又说到:“她的伤不严重,二楼卧室床头柜有医药箱,等她醒了,记住我的话,千万不能到处乱跑。当然,最好你们能离开上海,但是千万不能坐飞机或者火车。还有,最重要的是,不要和她说我的事情,就当我没有出现过。”顿了顿,他又问我:“会开车吗?”

  我点了点头:“但是没上过路。”

  他看了我一眼,把手里的钥匙丢在了我脚下,指了指停在路边的黑色货车,然后转身走到货车边,卸下了套在车头和车尾的车牌,露出了原来的车牌,接着回望了我一眼,就以极快的速度消失在黑夜里。

  他的话和行为让我极度的诧异,而更让我诧异的是,刚刚他在我面前转身的一刻,借着月光我看到了他颈部一片触目惊心的伤疤,一片大面积的烧伤。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死亡连载——爱生时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死亡连载——爱生时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