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生时》第五章 安时之迷 4
寻而不得2018-09-12 09:483,807

  4

  到达松江时,已经是下午4点多,我把车停在了路边,带着吴华朝那栋小楼走去。是的,就是被追杀的那天晚上,那个神秘人带我和安时避险的房子。

  来的路上,吴华追问我这辆黑色小货车的来历,我就干脆把那晚楼斓父亲追杀的事情,还有之前在楼斓公司的经历,如何在田子坊碰到的安时,包括那个救我们的神秘人等等都和他讲了一遍。听完之后,吴华两眼闪烁不定,许久没有说话,过了很久他才说到:“看来比我之前想象的要复杂更多,而且安时不是一个人。”

  拿出钥匙打开门,吴华抢在我身前走了进去。

  “找到人是不用想了,分头看看是不是能找到些线索。”

  我对他点点头,同时示意我上二楼。

  整个房子在上次我和安时离开后,应该没有人来过,地上和家具上有些许积灰,客厅的两张小白桌之前被我搬到了楼上卧室,现在的位置也是空在那里。

  吴华在客厅的书架上搜寻着,应该是想去找一些文字资料的蛛丝马迹。我一个人则径直上了2楼,2楼只有2个房间,一间紧闭,另一间就是上次我和安时住过的,此刻正房门大开着,应该是上次我们走的急,忘了关。

  走进房间,屋内一片混乱,枕头和薄被都散落在床上,没有急着去找什么线索,站在门口的我脑海中却浮现出安时站在床上,跳着朝我扔枕头的画面。回想着她头缠绷带,恼羞成怒的样子,我的心里一阵好笑。这时,我才发现,经历过这么多事情之后,此情此景之下,我竟对安时生不起一丝恨意。我苦笑自嘲,感觉自己就像一个心甘情愿赴死的傻傻的祭品。

  这时,楼梯上传来了吴华上楼的声音,我赶忙走进房内,把狼藉一片的床上简单收拾了一番。

  “有什么发现吗?”吴华站在门口朝房内简单看了几眼,并没有表现出什么异样。

  “没有,楼下呢?”

  “也没发现什么,装修很简单,基本上没有什么可以找的。隔壁的房间呢?”

  “还没看呢。”

  “那赶紧找找吧,找完我们就回,不能让思月一个人呆太久。”看来他似乎已经不抱什么希望了。

  跟着吴华走出房门,却发现他站在隔壁紧闭的门口使劲的摇着把手。

  “锁着的。”

  我掏出钥匙串翻了翻,对他摇着头说到:“只有大门和车钥匙。”

  吴华扭头,用眼神询问着我是否可以破门而入,我想了想对他点点头,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感觉这扇门后有东西在吸引着我。

  没有费多少功夫,吴华踹开了紧闭的房门,房内一片阴暗,窗户关着,窗帘也拉的严严实实。打开灯,才发现,这间房也是简单到了极致,除了一张床和床头的一个画架,就只剩下一个灰色的保险箱孤零零地立在墙角。

  我和吴华双双走到保险箱前,很显然,这保险箱是我们最后的希望。

  十多分钟后,我和吴华绝望地瘫坐在保险柜前,我们已经尝试过了无数的密码组合,包括安时的电话号码,资料中楼斓的生日,电话等,但是密码锁却毫无反应。

  “那神秘人和安时什么关系?”

  “不清楚,不过就当时情况来看,安时应该并不知道这个神秘人的存在。”我回答到。

  “都不好说,到现在我是一点都不敢再低估安时了。你仔细想想还有没有其他的细节线索。”

  灰冷的密码锁上倒映着我模糊而又扭曲的脸,像是在嘲笑着我的无能。看着可笑的自己,脑中忽然一个念头闪过,我在这些复杂而又不清的事件中处于什么样的角色呢?一切都是偶然吗?不是,绝对不是,我忽然觉得所有事情仿佛都与我有关,所有事情都是冲着我来的,我就像曝露在所有猎人枪口下的那只毫无反抗的猎物。

  “941011”我的手指颤抖着一个个数字的按下。

  随着“咔”的一声,吴华欢呼了起来,而我的心却沉到了谷底,看来我是无论如何也逃不掉了。

  没有质疑这保险箱为什么会用我的生日作为密码,吴华已经迫不及待地打开了箱门。

  箱子里分成了2层,上面一层放着一个深蓝色的日记本,而下面一层则放着一个古朴的木质箱子。我小心地拿出了本子,吴华则对那个箱子更感兴趣。

  打开本子,扉页上出现了我非常熟悉的名字《爱生时》和我同样熟悉的字迹,看来这就是《爱生时》的原本手稿了,同时我也开始重新审视起安时和那神秘人的关系,为什么安时的手稿会出现在这个地方。

  “你看。”吴华打断了我的思绪,他已经打开了那个箱子,也许是已经放在保险箱的缘故,这个古朴的箱子并没有再上锁。

  箱子里并排躺着三块一摸一样的怀表,看着这三块熟悉的怀表,我的心已经开始颤抖。

  吴华把三块怀表一个个打开,等到最后一块打开后,他扭头看着我,眼神里透着震惊和不可思议。

  我从脖子上取下了之前安时送我的那块怀表项链,然后打开放进了箱子。

  4块表一字排开,每块表左边都是一个男人的照片,而右边则是安时的照片,靠近我的两块表上,一个是楼斓,另一个就是我,而另外两块则是两个陌生的面孔。

  “这个男人就是4月11日死掉的那个未婚夫。”吴华向我解释到。

  其实不用他解释,我也猜到了。

  “看来和我之前的猜测没什么出入,一个很有仪式感的连环杀人案,这些表很精致啊,都是手工定制的吧。”吴华拿起我的那块怀表项链递还给我:“接下来,就算找不到安时也无所谓了,只要保护好你,到时候,她自然会现身的。”

  听着他的话,我没有说什么,只是觉得他说的连环杀人案有些刺耳,想了想,我把怀表又重新戴回了身上。

  “不过我还有件事情想不通。”吴华从鼓鼓的手提包里拿出了几张照片自言自语到:“为什么4月11日那起案子里,安时照片中的年龄与现实中差别这么大。难道有什么原因让她故意化妆易了容?”

  我瞟了一眼他手里的照片,是之前他给我看过的那些,正因为如此,他还怀疑过我故意对他隐瞒了画像中安时的年龄。

  “不过不重要了,接下来我会更多的在你和思月身边,我会保护你们的安全,直到安时再次出现。”吴华一边说一边把《爱生时》手稿放进木箱,我本想把手稿要过来留在我身边,但是看他紧紧抱住箱子的样子,想想还是算了,以后再说。

  得到了关键的线索,我们就没有再继续寻找,准备乘天黑之前赶回家,希望思月一个人在家不会害怕。

  “今天回去后,我会去调查怀表里另一个人的信息,看能不能找到一些新线索,你和思月短期就不要回东海了,直到这个案件结束。”吴华似乎对于今天的结果很满意,边下楼梯边对我交代着。不过对于他说了什么我倒不是太在意,我现在心里总觉得这间房子肯定还有什么事情没有搞清楚,特别是那神秘人与安时的关系,还有为什么保险箱会用我的生日信息来做密码。

  “等等。”我忽然想起了楼上床头边上的画架,那并不是简单的装饰品,而是专业油画的画架,最重要的是它是反着放的,只不过当时我们所有的注意力都花在了保险柜上,所以并没有关注。不知道为什么,我特别想看看画架的正面有着什么。

  “怎么了。”吴华夹着箱子转身问我。

  “我落了东西在楼上。”不确定的情况下,我并没有和他说出我的真实意图。

  “哦,那钥匙给我,我先把东西放车上。”他伸手对我说。

  我把钥匙递给了他,然后转身上了楼梯。

  推开门,打开灯,油画架就反立在床头,这时候看,的确有些不伦不类。我走上前,把它正了过来,当看到画架正面的时候,我顿时呆在了原地。

  此刻,放在画架上的正是我在画展丢掉的安时肖像,看来之前在画展上盗走画像的就是那神秘人,这是我如何也想不到的,难道这神秘人之前就盯上我了?当时的情况下,他盗走肖像是为了什么呢?

  不对,下面还有东西。我拿开安时的肖像,下面竟然还有一幅画,一幅风景画,一座白色的2层小洋楼,一片郁郁葱葱的小树林,光从左上角照下,温馨祥和。

  我正准备凑近了仔细看,忽然一声爆炸的巨响从屋外传来,接着是窗户玻璃破碎的声音,整个房间都感觉震动了起来。一阵不详的预感在我心里蔓延开来,我赶忙跑到窗边拉开窗帘。

  停在路边的小货车此刻已经成了一个火球,熊熊的火焰带着黑烟,几乎已经看不清车的轮廓。我的头皮一阵发麻,这时,我想到了吴华。

  疯狂的奔下楼,跑出屋子,这时候马路边上已经聚集了一些人,但是热浪将所有的人都逼在了十几米开外,没有人能够靠近,而我也只能远远地看着无情的火焰肆掠。

  整个车身被烧的只剩一个框架,而车前座上依稀可以辨认出一具焦黑的人形,我大口地喘着气,心脏极速地跳动,豆大的汗珠渗入了眼睛,眼前的景物慢慢开始模糊不清。巨大的恐惧支配着我,我感到周围的所有人就像围绕篝火等待食物的野兽,他们现在都露着獠牙盯着我,而我就是他们下一个猎物。

  我能做的就是逃离,拼尽全力的逃离,直到过了很久,我仿佛依然能感受到身后火辣的热浪。

  对于刚才的爆炸,我当然知道发生了什么,上次追杀未果后,楼斓父亲肯定不会放弃,找不到安时的情况下,我自然成为了他们唯一可以下手的目标。而我却被思月突然的事故牵扯了精力,放松了警惕,最终导致连累了吴华,想到这里我心里一阵后悔和自责。

  稍稍恢复了理智,我开始慢慢意识到现在处境的复杂和危险。不仅楼斓父亲要置我于死地,吴华的突然遇害也让我陷入非常不利的境地,他是警察,最近又和我来往甚密,最晚不过明天,警方一定会找到我。

  短短时间内,我身边的楼斓、思月和吴华都遭遇了不测,基本上算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就算我自执一词,配合调查,按照现在的情况,除非安时出现,否则基本上没有任何翻案的可能,那时候思月怎么办?

  想到思月,我的脑中一阵激灵,既然楼斓父亲可以跟踪我们,炸掉货车,那么思月会不会也。我不敢往下想,只能继续加快了步伐。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死亡连载——爱生时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死亡连载——爱生时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