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生时》第三章 迷 网 4
寻而不得2018-09-12 09:135,679

  4

  5天昏天黑地地赶工,这最初看起来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最终竟然被我们搞定了,而且还是提前完工。丢下画笔的那一刻,我和童生再也没有一丝意念的支撑,倒在了临时寝室的沙发床上昏睡过去。

  直到黄昏时刻,菲菲把我们叫醒,我们才知道这两位女将在我们睡觉的时候,打包了全部产品去交了货,这让我和童生感叹她们干劲的同时,也深深地自嘲起我们所谓的男性尊严。

  “离交货不是还有几天吗?”我问到安时。

  “好不容易提前完工,为什么不交货呢?这样对方会对我们的能力和信誉更加的放心,未来继续合作的机会也就更大。”安时说话的样子,一时间竟然让我联想到第一次见楼斓时的感觉,睿智而干练,充满了人格魅力。似乎越来越成熟了呢,一边感叹着,一边回想着第一次给她画画时,她所表现出来的少女模样。

  “接下来呢?”童生接着问到。

  “接下来啊,当然是收拾收拾去吃饭了,庆功宴!动作快点,我可是饿的不行了。”菲菲变回答为催促。

  我看了一眼安时,她对我点了点头,好像她和菲菲已经提前商量好了。

  “庆功宴啊,那要不要电话叫一下陈师傅他们?”童生问到。

  “你傻啊,老师傅们都是有家有口的,那会像我们这样自由。等一会还要……”似乎意识到说错话,菲菲立刻补充到:“今天主要是感谢你们了,师傅那边以后我们会再聚的。”

  小区位置太偏,附近没有什么吃饭的地方,我们四人打车到了松江大学城地铁站附近找了一家小龙虾馆。我和童生带上了我们的随行物品,准备吃完饭顺便就直接搭地铁回家。

  因为有童生和菲菲,吃饭的过程也都还有说有笑,这几天里童生和菲菲算是打的火热,照这势头发展下去,我看他们两个说不定有戏。

  饭吃的差不多了,安时站了起来说是去买单,走到门口时回头看了我一眼,好像是让我和她一起,我瞟了一眼童生和菲菲,他们两个依然在说笑打闹,我也顾不上是不是猜对了安时的意思,直接起了身跟着她出了门。

  安时一直走出了饭馆,站在门外的街道旁,看到我跟了出来,她微笑地递给了我一张银行卡:“里面有5万,之前说好的。”

  “有这么多吗?”女生发我钱,我还是第一次遇到,这让我多少有点不自在,而且我是真没想到会有这么多。

  “不是说好了利润的三分之一吗,我们产品溢价还是可以的,可惜是贸易订单,要是零售的话会更多。”安时一边说,一边直接把卡塞进了我的手里:“你们俩看着分吧。”

  说实话,我从来没有一次性赚过这么多钱,而且最近的确很需要钱,朝她点了点头,我把卡揣进了兜里。

  “这次真的很感谢你,没你的帮忙,结果还不知道会怎么样呢?”

  “其实,也没帮什么。话说更要感谢你呢,让我们变成了有钱人。”我开玩笑地拍了拍装着银行卡的口袋。

  我的话逗乐了安时,她捂着嘴咯咯地笑着,看我也同样笑着盯着她,她皱着眉毛给我了一个鬼脸。这个鬼脸让我回想起了第一次见她的时的初印象,青春活泼,烂漫无暇,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后来再遇到她时,总是觉得她成熟了不少,其实成熟还不够准确,应该说是透露着一股阴郁的气息,好像随时随地都有心事一样。

  “我们还会见面吗?”安时冷不丁冒出了这么一句。

  “会,会吧。”我心里扑通扑通地跳着,不知道她问这句话的意思,但是我竟然非常期待她接下来会说些什么。

  “可是你马上就要回老家了。”

  “你,听到了?”我回想起那天早上和思月打电话的场景。

  “嗯。”安时低下了头,我看不到她的表情。

  “是啊,应该会再见面。”还不等我说话,安时又微笑着抬起头对我说:“听说东海盛产母贝吧,这次的日本客人非常满意,他们委托我接下来做一批母贝系列手表的设计,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跑去东海了呢,到时候你不会不认识我了吧?”

  “怎么会,你要是去东海,我带你逛母贝市场。”

  “一言为定哦。”

  “一言为定。”

  回到包间时,菲菲正在和童生小声说着什么,看到我们进来,菲菲停了下来,一脸坏笑地看着我。

  “差不多要回家了,你们两个等会儿直接打车到小区里面吧,两个女生晚上不安全。”我没有落座直接对安时和菲菲说到。

  “这就结束了啊,感觉还没聊够啊,接下来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见面呢?”菲菲一脸不悦地说到。

  “是啊,是啊。换个地方继续聊。”童生也在一旁搭着腔。

  “你们不累……’’

  “要不我们去唱k吧?”还没等我说完,安时插上话。

  “好啊好啊,好久没唱了呢,我来叫车。”菲菲一边兴奋地说着,一边打开手机叫车。

  安时的提议让我有点摸不着头脑,倒不是别的,只是在我印象里很难将她和ktv、迪厅之类的场所挂上钩,不过看着安时看向我的眼神,我还是点了点头。

  不一会儿,菲菲叫的车到了,我抢着坐到了前面的副驾驶座,然后对着后排问:“到哪里?”

  “浦东大道欢迪。”安时说到。

  “浦东?怎么跑这么远。”

  “松江这边我们也不是很熟,欢迪之前我去过,还不错的,等会儿在市区你们回家也方便。”安时解释到。

  “浦东离我们住的地方也不近啊。”心里虽然这样想,但是我也没反驳什么。

  晚上还好,高架上没有堵车,不过还是花了近一个小时才到目的地。

  “谢谢师傅了。”我掏出手机准备付钱。

  “已经付过了。”菲菲在后面摇了摇手机笑着说到。

  “欢迪”霓虹闪烁,周边也是热闹非凡,我还从未真正地进过ktv,心里一阵忐忑,故意放慢了脚步跟在了他们后面。

  “欢迎光临。”门口两排身着制服的迎宾小姐整齐地鞠躬迎客。

  “您好,贵宾,请问几位?”一个服务生同时迎向了我们。

  “刚刚电话订过包间了。”菲菲向服务生报上了姓名和手机号。

  “哦,217号包间,4位是吗?请跟我上楼。”服务生查了下讯息,带着我们上楼。

  一路上唱歌的客人没见到几个,身着性感服装的伴唱公主们倒是如蝶穿梭,我把背包取了下来提在了手里,这样的场合背着个学生背包总觉得不伦不类。

  不一会儿,我们到了包间,包间不大,但是对我们四个人来说已经绰绰有余了。菲菲一进包间就奔向了点唱机,同时还不忘和服务生交待到:“我们自己点歌。”

  我把包放在了沙发上,坐在靠里的位置,安时在一旁点着果盘和小食。

  “要喝点酒吗?”安时忽然问我,同时递给了我酒水单。

  “你也喝酒?”我好奇地问到。对于女生喝酒我倒不在意,东海喝酒的场合数不胜数,什么祭海酒,赴水酒,渔民基本都伴酒为生,不论男女都是从小就喝,我和思月小时候就着干鱼都能喝上一瓶。只是觉得安时身体柔弱,平时和酒应该沾不上边。

  “为什么我不能喝?”安时笑着对我说:“有时候酒是个好东西,特别是对于女生,不过喝酒也是要看场合啦。”

  “那你就点吧,我都可以。”

  安时先点了一打科罗娜,她和服务生说笑的样子,看起来对这里的确很熟。不知道为什么,想着她有可能经常出入这种场合,我的心里有着一种说不出的不自在。

  “我大学时候偶尔会和同学出来唱歌,不过创业后就很难有机会了,最近也是生意需要才在这里办了卡。”安时好像知道我所想一样,轻描淡写地和我解释到:“你应该很少来这种地方吧?”

  我对她点点头。

  “看你平时闷闷的样子就知道。”数落完我,安时就跑到菲菲身边一起点歌。

  在这灯光氛围皆迷离的包间,喝着啤酒,看着美女,听着歌,对于我来说的确是一种难以言喻的全新体验,这种氛围让我甚至产生了一种游离于现实的不真实感。

  座下的沙发,手中的酒杯,身边的男女,还有好听的歌声……所有的一切都如同在梦中一样重叠着,摇晃着,闪烁着,但又比梦境更确定,更真实,更有细节。就像这好听的歌声,好熟悉的歌声,我甚至能听到句与句之间的呼吸声。

  “你眉头开了,所以我笑了。 你眼睛红了,我的天灰了……”现在已经很少有人唱王菲的老歌了,这首《你快乐所以我快乐》是姐姐那时的最爱,而现在由安时唱起,竟瞬间勾起我的回忆。纤细的身影在透亮的大屏幕前忽明忽暗,一时间让我难以分辨。

  一曲唱罢,安时坐回了我身边,我拿起酒瓶准备给她倒酒,而她却用手盖住了酒杯,然后直接拿起一瓶和我碰在了一起:“好久没有这么畅快了,看来人生的弦还是不能一直绷太紧,偶尔还是要出来放松下。”说完就开心地喝了一大口。

  “你平时压力很大吗?”我跟着她小抿了一口。

  她愣了一下,然后微笑着对我说:“你是说我一个人,平时应该很轻松是吧?”

  “不是,我的意思是女生还是应该洒脱一些,不用把自己搞的这么辛苦。”

  “你又不了解我。”

  “我最近看你都挺拼的。”

  “你看到的都只是表面,有时候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忙什么。”说完,她又默默地喝上一口。忽然,她转向我问到:“怎么?心疼我了?”

  突然这么一句,让我顿时尴尬语塞,和她在一起经常会让我陷入接不上话的境地。

  我的窘态引起了安时一阵笑声:“逗你的了”,接着她又一脸严肃地看着我:“问你个问题。”

  “嗯,你说。”

  “你有爱的人吗?”

  我看着她,她的眼神直直地盯着我,不像是继续在开我玩笑。

  我点了点头。

  “那你会为她付出一切吗?”

  “那是自然。”这时我想起了思月。

  “那如果付出一切后,没有任何结果呢?”

  安时的问题让我陷入尴尬,我竟然找不到任何话语来回答。她好像知道我的心思一般,现在的我,就像她的问题一样,对于思月,我当然愿意付出一切,可是到最后呢?就如安时所说,不会有任何结果。

  “不努力付出,怎么会知道没结果呢?”我想了半天,只憋出了这样违心的答案。

  “是啊,每个人都不知道未来的命运是如何,其实这反而是件幸运的事情,至少是结局来的时候,才会痛苦。”安时的话让我不明其意,还不等我回答,安时又接着说到:“我和你们不一样,对于自己的每一段命运,我都了如指掌,不论我如何努力,最终都不会有任何结果。”

  说完,她放下酒瓶,缓缓地靠在沙发上,两眼闪烁迷离,那一直伴随她的犹豫的表情又重新浮现,而她眼角小小的泪痣此刻却好像在放大着她的情绪。我不知道她经历过什么,才会说出这样的话,我不了解她,不知道她的故事,但是此刻,看着她,我似乎能够真真切切感受到她的无奈和痛苦。

  “在聊什么呢?思辰,下一首轮到你唱了啊。”菲菲和童生在对唱,这时正赶上过门伴奏,菲菲扭过身对我说到。

  我一脸为难地朝他们摆摆手,唱歌对于我来说是一件难以跨过的坎,我得赶快逃,正好这时刚喝的啤酒也开始在肚子里作怪,我站起身,对安时致歉到:“我去趟洗手间。”

  “出门左转,走到底,219旁边。”安时对我说到,脸上挂着似有似无的微笑。

  这里的卫生间装潢的甚是浮夸,但是让我接受不了的是,这卫生间的灯光也打的暗暗的,让人莫名的不爽。一个穿戴精致的男人正在洗手台的镜子前整理着发型,下巴抬起,盛气凌人,这种人一看就是经常混迹夜场的公子哥,而这也是安时提议来ktv时我心里抗拒的原因之一,我反感甚至讨厌这种人,而夜场就是这种蛀虫的聚集地。

  我故意绕开他,走到了卫生间的最里间,而这时一个似乎是他同伴的男青年也走进了卫生间。

  “陈少,我说你费那么多事干吗?想要搞上那妞,方法不要太多,看着我都累。”

  “你知道个屁,我缺女人吗?这叫体验过程,模拟人生懂不懂?养成游戏玩过没?情趣就是这么来的。”

  “你这次情趣倒是特殊,我看你关注那妞有些日子了吧,长得是没话说,但是年纪是不是有些大了?”

  “这个年纪的女人才有风情,你体验过就知道了。”

  “我可体验不来,这妞太不识趣了,不过你要加把劲了,听值班经理说,这妞马上就要不干了。”

  “这个我早知道了,都已经安排好了,AB两套计划。”说完,那个陈少发出一阵让人反感的阴笑。

  他们的对话让人作呕,我心里盘算着赶快结束,离开这个不该我呆的是非之地。

  那两人走在我前面,然后大摇大摆地推开了219包间的门走了进去,完全不顾手里端着大果盘正准备进门的服务生,眼看回落的门就要碰到果盘,我赶忙走上前帮服务生撑开了门。

  “谢谢先生。”服务生一边点头向我致谢,一边小心地护着果盘背身走进包间。

  而当我顺着他无意看向包间里时,我的手却迟迟不能放下,我的心也像忽然关掉所有阀门一样,被真空挤压的生痛。

  我看到了熟悉的身影,熟悉的面容,但却穿着陌生的服装,以陌生的表情坐在那里,坐在那群蛀虫堆里。黑色的抹胸短裙包裹着我视为生命的身体,而这让我愿意用一切呵护的身体,现在正毫无保留地坦露在这群垃圾的眼中。

  我的意识全无,我的心在绝望的哽咽,我一步一步走进了包间,像一具没有了灵魂的僵尸一样站在了他们的面前,直到所有人都看向我,包括思月。

  “啊……”思月惊恐地看着我。

  “小子,别没事找事啊?”旁边的蛀虫朝我吼到。

  “先生,你走错包间了吧,不介意的话坐下交个朋友喝一杯,不要吓着美女。”那个陈少假惺惺地止住了身边的跟班,同时伸手轻搂住了思月,在她耳边小声地说:“别怕,有我在。”而思月依然失了魂一样呆在那里,任他轻薄。

  想着在洗手间里,那个陈少嘴里说的“情趣”,“风情”,我心里的怒火再也关不住,我直接踩在茶几上,朝他扑了过去,一拳打在了他的下巴上,当我准备挥出第二拳的时候,我的衣领被人从后面拽住,然后一股巨大的力量把我朝后掀翻。

  一股巨响在我脑中回荡,我的后脑重重的磕在地上,而此刻的我却没有任何痛觉,我所想的只有冲上去,把无尽的愤怒发泄在那丑恶的嘴脸上。突然一阵啤酒瓶碎裂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接着我就没有任何一丝力气爬起了,一冷一热两股液体在我脸上流过然后汇合,冷的是冰凉的啤酒,热的是猩红的鲜血。

  “你们不要……小辰……”我的耳边传来了思月的哭泣声。

  “真他妈的扫兴。给我往死了打。”

  “不要打了,求求你,不要打了……”思月乞求的声音已经变形。

  接下来,又是一脚踹在了我的左眼上,顿时我的脑中一片漆黑,在最后的知觉消失前, 我感觉到了思月扑挡在我身上,那发抖的身体和我贴的是那样的近,可是那肌肤,那气息,那温度,已经不再是我所熟悉的,它们离我越来越远,越来越远……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死亡连载——爱生时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死亡连载——爱生时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