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结局)追文缉凶 11
寻而不得2018-09-12 00:234,667

  11

  “不行,坚决不行,这样太危险了。”冉冬听到楚易在电话中提到接下来的计划时,想都没想就拒绝了,但是他却无法去阻止楚易。楚易现在和林月在一起,如果自己贸然打扰,肯定会打草惊蛇,他知道林星现在就在某个地方监视着林月,而且肯定已经发现了楚易的存在。

  按照楚易的计划,在林星没有给出7月11日的目标之前,楚易会一直约会林月,这样至少可以吸引林星的注意力,到了7月11日如果林星一直不现身,他就会带林月远离现在的生活圈,逼迫林星现身,到时候再设下埋伏把林星一举抓获。

  在这期间,冉冬负责带领警力排查林月现在生活工作所在地附近的旅店,租屋等场所,看能否提前锁定林星。如果能提前找到林星,那就不用等到7月11日再和林星进行正面的冲突了。

  虽然自己极力反对,但是楚易已经单方面开始了行动,而且极有可能已经引起了躲在暗处的林星的注意,所以冉冬只好被迫接受。他能做就是加紧排查力度,尽可能在7月11日之前抓到林星。冉冬还同时排查了林月诊所的客人和一切与林月有过往来的人员,其中把重点放在了诊所的老板和另一名男医师身上。按照之前林星作案的手法,的确很难确定他的目标,他要的只是一个和林月有关系的替罪羊,来换取他幻想中林月的重生,而这个替罪羊则不一定是林月身边关系最密切的人。

  7月9日,离林星最后动手的时间还有2天,冉冬这边虽然把林月身边的人际关系都已经搞清楚,并安排了人员监视和保护,但是林星的下落还是没有一点头绪。想到如果万一林星在自己的眼皮下得手,或者最后楚易受到伤害,冉冬心里就一阵没来由的烦躁。

  而楚易这边,已经和林月连续约会了一周多,每天林月下班,楚易都会准时在诊所外等着她一起吃晚饭,而晚上的时候两人不是看电影就是逛公园。

  随着两人接触的增多,楚易对林月的了解也越来越深入,而越了解她,就越觉得上天对她的不公,如此优秀的女孩,却一次次成为命运的受害者,一次次地背负如此深重的苦难和悲剧。

  每想及此,楚易的心头都是一阵难受,他决定这次一定要彻底地打开林月的心结,将她从这无尽的悲剧漩涡中拯救出来,获得真正的新生。

  7月10日晚,所有人心里都长舒了一口气,林星终于更新了小说的最新章节,而他更新的内容中也非常明确地指出了这次下手的目标。与之前排查和判断的完全不一样,这次林星的目标指向了林月租住公寓的房东,按照小说中所讲,这名房东平时对林月多有关注,日常生活中对林月也是经常给予帮助,甚至已经为林月准备好了第二天的生日礼物。

  在电话中和林月确定了房东对她平日的照顾大多属实后,冉冬立即调派了警力加强了对于房东的保护,但是楚易心里却一直惶惶不安,他总觉得事情并没有这么简单,但是又说不上哪里会出问题。

  当12点的钟声敲响后,在床上一直辗转反侧的楚易终于忍不住了,他直接起床开了车到达了林月的住处,然后找到了正在街边24小时便利店吃泡面的冉冬。

  “你怎么过来了?”冉冬吃惊地问到。

  “不放心。”楚易回答到。

  “房东那边我们轮班盯着呢,出不了问题,而且按照以往的案例,林星估计也是今晚才会动手。”

  “我是不放心林月。”

  “怎么?天天约会约出感情了?”冉冬开着楚易的玩笑。

  “她昨天和我说了些关于《爱生时》的事情,我总觉得不大对劲。”

  “什么事情?”

  “我昨天送她回家时,她忽然问我《爱生时》里的安时和林思月应不应该是一个人。”

  “没什么问题啊,我看完后也认为是一个人啊?”

  “她问的不是是不是一个人,而是应不应该是一个人,你不觉得她并不是在谈她的理解,而更像是在征求意见一样吗?”楚易若有所思地说着。

  “你们文字工作者也太容易把自己绕进去了吧,我觉得就是和你谈了一下读后感而已。”冉冬笑着摇了摇头,继续吃他的泡面。

  “有可能是我多心了吧。对了,林月房间情况怎么样?”

  “哦,昨晚回房后,差不多10点多样子就熄灯了。”

  “有安排人保护她吗?”

  “这个倒没有,人手本来就不够,而且她应该是我们这些人中最安全的吧。”

  “不行,我还是不放心,跟我去看一趟。”楚易说完就出了便利店。

  “总得让我把泡面吃完再说吧。喂,等等。”

  林月住的楼里,除了顶楼房东的房间还亮着灯外,其他房间已经全黑了,楚易看了看二楼林月房间紧闭的窗户问到:“窗户怎么是关着的?”

  “这么热,关了窗户开空调吧。”

  “空调外机没转。”楚易指了指窗外挂的空调外机。“上去看看。”

  上了二楼,楚易耳朵贴在门上,没有听到屋内有任何动静,于是便伸手敲起了门:“林月,是我。”

  “这么晚了,吵醒她不好吧。”冉冬在一旁说到。

  没有理会冉冬,楚易继续敲着门。

  “不对,去找房东要备用钥匙。”继续敲了一阵还是没有回应后,楚易着急地说到。

  看着楚易一脸凝重的表情,冉冬愣了一下,赶紧上楼去找房东。

  小心地开了门,楚易一边轻声地喊着林月,一边打开了墙上的开关。房子是一个简陋的一室一厅,客厅很小但很整洁,卧室的房门敞开着,楚易怀着不好的预感走到了卧室门口,然后打开了灯。

  一张双人床上很明显有睡过的痕迹,但是房间里却一个人影也没有。

  “林月走了?看来她还是不愿意配合我们抓林星啊。”冉冬说完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这个节骨眼上却出现了这样的变故,楚易也显得有些无可奈何。这时候,窗边书柜上的一堆玩具吸引了楚易的注意,他走了过去翻看了起来。

  书柜底层整齐地摆放着一些玩具还有毛绒公仔,而上面两层摆满的全是儿童书籍,书柜旁的墙上还贴着儿童视力表和学拼音的贴纸。看着这些,楚易的心仿佛瞬间被冻住了一样,旁边的冉冬也是一脸的不可思议。

  两人又来到了窗边的书桌,桌上有一台电脑,电脑旁摆放着两个相框,一个相框里是林月和一个五六岁小女孩儿的合影,而另一个相框里则是少年时代的林星。

  “鼠标下面有个信封。”冉冬说到。

  楚易挪开鼠标拿起信封,而这时候,待机的电脑屏幕也同时亮了起来,电脑上的画面楚易再熟悉不过,正是天方论坛的用户后台,还保持着登录状态,而且左上方的ID显示的正是‘余光’。

  紧咬着牙,楚易抽出了信封里的信纸,信纸上的字迹清秀而整齐,但每一个字却都让楚易看的异常吃力:“

  楚易:

  非常感谢你这些天的陪伴,时间虽然很短,但是却让我倍感珍惜。在和我谈到你妻子的故事时,我能感受到你的良苦用心,我知道你想借此让我重拾信念,走回正轨,但是你不知道,我已经踏入了万劫不复的深渊,再也没有回头之路。

  在你向我敞开心扉的时候,我却对你隐瞒了事实,这一点希望你能原谅。就像你所说,《爱生时》连载出来,正是因为作者感受到了绝望而发出的求救信号,但是需要救赎的不是小星,而是我。

  在东离岛的第三个月,小星就已经自杀,他的精神没有任何问题,他只是希望能够以死换回我的正常生活而已。这些年,我一直在小说和幻想中延续着他的生命,因为他就是我的唯一,一天不写下他的名字我就仿佛失去了灵魂。这样看来,真正迷失自我,沉溺于幻想的应该是我才对。

  在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相信你已经找到了小月,7年前我并没有打掉她,因为我在她身上感受到了小星的心跳,我必须赌一把生下她。这些年来,我一直一个人保护着小月,没有任何人知道她的存在,而那些发现这个秘密,并试图闯进我生活的人,我已经永远彻底地拒绝了他们。希望你不会因此而觉得我残忍,残忍这个词在我的遍体鳞伤中,已经成为生存下去的本能。

  小月很乖巧,也很可怜,正是因为她,我才这样苟延残喘地活着,而你的出现,则让我看到了解脱的曙光,我知道我的罪行无可饶恕,但小月却是最无辜的,我乞求你能够给她一个正常的人生。

  还记得我问你《爱生时》中林思月和安时应不应该是一个人吗?当你回答我安时根本不存在的那一刻,我就已经得到了拯救,那一刻,我已重归完整,不再破碎。

  好了,我的时间不多了,就让这无尽而又绝望的剧情在这里结束吧。

  解脱的感觉可真好啊!

  2017年7月10日

  林 月 ”

  “快找人。”看完信,楚易马上奔出了卧室,而这时,卫生间也刚好发出一阵声响。

  楚易推开卫生间房门,点亮灯,发现一个戴眼镜的小女孩蜷缩在角落瑟瑟发抖,怀里还抱着一个布偶小熊。

  面对小孩毫无经验的楚易不知所措地蹲了下来,艰难地堆起了笑容轻声说到:“小月,不要害怕,叔叔是你妈妈的朋友。”

  “你骗人,妈妈没有朋友,你是小偷。”小月虽然害怕,但是眼中却透露出一股倔强。

  “怎么会没有朋友,你妈妈没有和你提到过楚叔叔吗?”小月的话让楚易一阵头大,但是他想到林月即然让自己照顾小月,有可能会和小月提到过自己。

  “你是丑爸爸?”小月听到楚易的问话,似乎很惊讶,而且情绪也稳定了很多。

  “是楚,不是丑,我没骗你吧,你妈妈肯定和你提过我。”小月的一声爸爸叫的楚易心里说不出的滋味。

  “可是,我要妈妈。丑爸爸,我妈妈呢?”小月点了点头问到。

  楚易愣了一愣,抬头指向窗外的星空:“看到那颗星星了吗?就是最亮的那颗,你妈妈当了宇航员,去找那颗星星了。”

  安排好了林小月,楚易开着车与冉冬一起极速地奔往东海,这是第二次去东海,而此刻,已经没有了第一次时的兴奋,楚易的心里只剩下一股说不清的悲伤。

  顾不上黑夜不佳的路况和超速的危险,楚易脚下猛踩着油门,心里却默默地计算着时间,再快一点,也许还来得及。

  楚易此刻的心中充满了自责与后悔,他自责自己的愚钝,后悔自己的后知后觉。《爱生时》自己看了无数遍,可是却忽视了许多最重要的细节,而这些细节现在看来却是那么的明显。整个小说虽然以林思辰的视角来写,但是文笔其实是很女性化的,而且在最开始的《爱生时》短篇中,就是以女性的视角在思考,而那三个神话故事就是林月心中的无奈和挣扎。

  一路上,冉冬坐在旁边也是默默不语,看完林月的信后,他也受到了同样的震惊和冲击。虽然和林月没有只言片语的沟通,但是他却依然为林月的遭遇感到叹息,他甚至不知道如果接下来能够找到林月,自己应该如何去处理。

  到了东海已经是5点多了,楚易和冉冬直接把车开到了海港,然后找船出了海。而等到快要靠近东离岛时,已经可以借着微亮的天空看到岛中间升起了燃烧过后的黑烟,那黑色的烟雾正随清晨的海风慢慢飘远而散去,就像一个向他们挥手道别,渐渐离去的灵魂。

  面对冉冬在岸上伸出的手,楚易走到了船边却无法继续挪动双腿,他知道已经晚了,经历过如此悲剧的故事,他无论如何也无法去面对这更加残忍的结局。

  “我去吧。”冉冬理解楚易此刻的心情,他转身一个人走向了岛中心。

  过了半个小时,冉冬只身返回。

  “回去吧,我会安排人来处理遗体。”说完,冉冬递给楚易一条怀表项链:“这是林月死时带在身上的。”

  看着已经被烟火熏黑的项链,楚易感觉到自己仿佛也身处火海,而每一寸皮肤似乎都粘附着灼烧的痛楚。

  楚易接过项链,用衣服擦掉了怀表上的黑渍,慢慢地打开表盖,里面装着林月和林星年轻时的照片,看着照片中姐弟两人灿烂的笑容,时间和记忆似乎永远封存在了他们青春洋溢的那一年。

  太阳慢慢升起,柔和而温暖的阳光照亮在怀表上,楚易一字字地读出金色表面上刻着的林月绝笔:

  人生

  就是一场虚惊

  当我们宣布自己无罪时

  凋谢

  已然来临

  这故事太长

  这结局太晚

  若早知如此

  那年那晚

  就该

  微笑着

  与你远行

  ……

  (全文终)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死亡连载——爱生时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死亡连载——爱生时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