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叶一 ——被迫终结的案件
柯德莉夏萍2018-10-15 09:494,524

  通过调取刑警队的监控,陈福贵的戒子去向终于有了眉目。原来陈福贵弄伤小张后,趁转入走廊的空隙,把衣袖藏的戒子丢到走廊边的垃圾箱里。可惜发现的时候已经过去两周,值得庆幸的是当时收垃圾的阿姨把戒子捡了回去。不然估计全队出动都没法从推田区找到它的踪影。

  从表面上看,这个戒子除了比一般的戒子要大一些外,没什么区别。不过按照夏萍的描述,那个戒子肯定有个问题。果然,把戒指戴上之后,会在握拳的时候压到戒子某个机关,一根极细的针会从魔鬼的嘴里伸出来,在显微镜下,看得出针是带孔的,氰化钾就是从这注射进入的。

  陈福贵做家政公司前,是做模具加工,他的加工厂在城郊的一个旧纸厂改建的工业园内。之前调查时只关注陈福贵的社会关系,对这个转让出去的地方并未做进一步搜查。

  加工厂转给了工业园里一个做模具定制的公司,这家公司的老板叫黄兴,是陈福贵的上家,靠转单赚中间的差价,后来听说陈福贵不想做了,就把整个加工厂盘了下来。

  “叶队好,怎么你们又来了?我看新闻不是说抓到陈福贵了嘛!”

  “还不欢迎我们是吧!”海波一手搭在黄兴肩上,似友非友的看着他。

  黄兴连忙摆手:“不敢、只是你们刑警队在这出出进进的、容易让人误会,影响不好嘛。我这做生意——”

  海波搭在黄兴肩上的手用力摇晃了一下,接着说道:“黄老板你是有什么不见的光的勾当,还是帮陈福贵隐瞒了什么?”

  “没—没没有!我—我怎么敢——”

  “陈福贵有没留下什么东西?是你之前没说的?”我凑到黄兴跟前,目不转睛的盯住他。

  黄兴满头是汗,双腿发抖,眼睛往一个上锁的破旧仓库瞄了一眼,迅速低下头。

  果然有问题!

  这个仓库是陈福贵转让加工厂时保留的一处。由于他额外给了一笔所谓的保管费黄兴,所以黄兴也没什么意见,陈福贵被通缉后,黄兴曾潜入里面,发现这里有一些值钱的化工原料和加工器械,于是一心把这个仓库据为己有。所以在调查的时候就隐瞒了。

  仓库门上生锈的锁被撬开,锁上有近期被偷偷开过的痕迹,应该是黄兴留下的。

  里面的面积不算大,60方左右。进门口的两侧,分区放置着不同的化工原料罐子。仓库中间放着一个4米长的木台,台子的两侧和后面都是整齐排列的铁架,铁架上井井有条的分类放着图纸、文件袋以及加工模具的各种原材料。中间木台整齐的放着一些打磨工具以及小型切割机,还有一叠手绘图。

  突然一个熟悉的图案进入我的视野,桌面上的手绘图里,有一张是魔鬼头像戒子!

  从图纸上的设计看,这个魔鬼戒子的内部结构非常精密。估计达芬奇再世也会感叹于这样的构思,况且陈福贵还做了出来。

  魔鬼戒子分为三个部分,魔鬼头的两个角以及魔鬼头像前额整一块是储存毒物用的,从魔鬼头像的后脑勺到戒子环部分是启动机关的机械部分,魔鬼头像的嘴巴部分是隐藏一个伸缩针孔的机关。

  启动机关的指环是依靠握力而启动,当手部的握力到达一定的力度,伸缩针孔就会从魔鬼对嘴巴伸出,继续握紧,针孔就会像注射器一样,从储存的结构中抽出毒液。如此精密的感应系统,要坐在这么小的戒子上,还是出自一个精神人之手,搁谁都不会相信!

  “叶一!你快过来—”海波在最里面的一排铁架里向我招呼。

  我穿过一排排铁架,仓库最里面是一堵墙,墙壁之前被一块暗红色的布挡住,现在已经被海波扯下来。墙上是由于各种照片、便签纸以及一些打印的资料组成的计划构思图。

  指着墙壁正中与几张照片叠在一起的一张纸:“这是绿岛花园那两户的的资料,还有这里华颐轩那户的资料也在上面!”

  海波沿着计划导图的一端仔细查看,“可恶,陈福贵这是蓄谋已久啊!精神病人怎么可能心思如此细密!”

  “海波你看,这个图纸是什么?”一叠绿岛别墅周边环境的照片,照片都有一个共同点,无论什么角度,都可以看到一个排水井井盖。照片旁附有一些类似建筑规划图纸复印件。

  海波翻开几张反复查看,然后指向上面的一个印章:“这个……这个应该是市政那边的,你看这里有印章。”

  图纸看似整个绿岛花园的规划图,不过重点在标识纵横交错的线路,这些路线联通外部,的一些重点标注的线路,结合那些照片,我似乎知道那那些交错的线路是什么东西。

  “原来是这样!让其他人继续在着搜索,海波,我们马上去一趟绿岛花园和华颐轩确认一下!”

  墙上除了绿岛花园、华颐轩被劫杀那三户的详细资料,还有同小区的另外两户。他们我是有印象的,因为他们家也是王娇负责保洁,他们也是在陈福贵的目标,不过似乎他遇到了什么事,按照计划实施。

  回到案发现场,果然不出我所料,三处案发地的后花园除了都没有监控外,都有一个共同点,剩下就是那两户安然无恙的目标了,只要他们的后花园也出现合理的情况,那陈福贵的犯案过程就成立了!

  我和海波来到其中一户查看,户主是一对50岁左右的夫妇,儿子在国外读大学。他们的后花园是苏式园林,有许多假山和自己挖的水景,一番查看,并没有发现。

  “奇怪,他们这里没有,难道我们的推测不对?”

  “如果他们没有,之前应该不可能被划为目标,难道后来陈福贵发现搞错了?”

  “不像,你看他的计划导图,细致到监控的型号,不可能犯这种错误。”

  “你们在找什么吗?”女户主满是疑惑的看着我们。

  “排水井。”

  “你们找那个东西啊,我们这里是有的,不过太影响美观了,所以我们让做园林的人在排水井上设计了一个假山,需要检修,是可以把假山移开,再打开井盖检查的。”

  果然,男户主走到一处假山后,用力扳动一个拉杆,整个假山就顺着底下装的滑轮轨道移开。井盖露出。

  这下就说得通了,陈福贵一开始看上这家,因为再他做标记得时候,这家是重点。可惜这家做了一个假山,要从里面移开,才可以把井盖打开,难怪王娇只做了一星期就换人。

  另外一家的情况也差不多,他们在排水井盖上放了一个很大的花架,如果硬要从内外打开井盖,会把花架整个弄到,这样达不到潜入的效果。

  仔细推测陈福贵的作案过程,我感到胸口发闷,有种窒息的感觉。逻辑思维太清晰了!整个犯案过程都十分缜密,该隐藏痕迹的一丝不苟,该扰乱侦查的,没有一处遗漏。

  陈福贵一定是在装病!

  回到队里我第一时间去申请对陈福贵的精神病做重新评估,同时把所有的证据递交。

  陈福贵被关在临海精神病院,被诊断为人格分裂,且分裂的人格暴力,嗜血。因此他被安置在独立病房中。我等不及上级的批示,想提前来揭穿陈福贵的真面目。

  海波在登记处办理手续,我来回踱步,不知为何心里总觉得哪有问题。

  按照陈福贵作案的手法看,他对犯罪痕迹的处理应该是小心翼翼的,为何我们那么容易就找到他的计划构思图,距离案发已经3个多月,按道理就算是再粗枝大叶的罪犯,都会把这些销毁才对,难道他还要留来欣赏?不对!他的作案手法看似变态,但所有行为都是思维清晰,计划周详,他不可能会留下一仓库的罪证!

  在我反复思考间,二楼传来一阵骚动,一个护士慌乱的从楼梯上滚了下来。

  “救命啊!有病人自杀了!”

  “坏了,海波走!快过去!”我本能的掏出枪,跑上楼梯,海波紧跟我身后。

  一个接一个穿着蓝白色条纹的病患冲下楼梯,有的疯疯癫癫的大笑,有的嚎啕大哭,也有的躺在楼梯一动不动,更有一些成群结伴的跳舞,他们身后跟着几个护工,督促他们尽快下楼。

  二楼走廊尽头的一个房间门外,坐在一个被吓呆的护士。我快速跑过去,越接近越感到心跳加速。我反复默念:千万不要是陈福贵!

  “你还好吧?”海波跑到护士跟前,护士呆呆的看着房间内,浑身发抖,举起一只手指向门内。

  病房内,陈福贵坐在房间的角落,一只圆珠笔的笔筒插入他脖子,应该是插穿了动脉,鲜血不断的从笔筒喷出,他脸色发白,面容放松,嘴角微微上扬,就像是得到了解放一样。

  我迅速的脱下外衣,冲到他跟前,让他躺下,用双手拇指按压伤口的上下两端,希望能暂时帮他止血,可陈福贵已经晕厥过去。

  “可恶!你不能死!快叫医生!”

  我白色的衬衫上染满了那个恶魔的血,就他的罪行而言,我比谁都想他死,可现在我却比谁都希望他活着!

  所有涉案人员都已死亡,陈福贵那个缜密的计划构思图就像讽刺的存在。即便真相揭开,我们也无动于衷。陈福贵到最后也没有受到法律的制裁,这一切要居然以他的自杀画上句号。

  通过审问黄兴,又解了一些高小鑫与陈福贵的事。现在,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基本成型。

  6年前高小鑫与王娇分开后,怀孕的王娇回到乡下产子,2年后她来临海打工、第一份工作就是在陈福贵的模具加工厂做仓管。

  陈福贵看上王娇,可王娇好像一直不领情。直到有次王娇儿子得了肺炎,急需住院不得不向陈福贵预支工资。

  黄兴并不清楚细节,只知道那件事后,王娇就成了陈福贵的女人。

  2年前,高小鑫所在的单位需要做一个自动清窗的喷水装置,于是找到黄兴的公司,想弄一个样板,陈福贵是黄兴下家,自然高小鑫与他就有了交集。让陈福贵没想到的是高小鑫居然与王娇是旧相好,还是孩子的亲生父亲。

  高小鑫重遇王娇后一直纠缠孩子的事,王娇对高小鑫似乎也余情未了。陈福贵发现两人私下有联系,于是暴打了高小鑫一顿,不过很奇怪,高小鑫并没有告陈福贵,反而对他唯命是从,似乎他有什么软肋在陈福贵的手上。

  黄兴这个人说话不着边际,总喜欢添油加醋。“陈福贵出手狠毒啊,他把高小鑫修理得那叫一个惨,眼眶仲得像拳头那么大,你看看,和我拳头差不多!”

  “好好说话!说重点!”

  “高小鑫那手——呃,反正他被打得很伤,但事后高小鑫不但没告陈福贵,还对他唯命是从。你说奇不奇怪?而且夜里他还经常去到陈福贵的仓库,每次去都带了许多文件,神神秘秘的!”

  “你怎么知道他夜里去陈福贵的仓库”

  “我们公司就在陈福贵的加工厂对面。我的办公室窗户正对着陈福贵的仓库门口!”

  “继续!讲重点啊!”

  “重点,是讲重点!我一开始以为陈福贵是想甩开我直接对接客户,要这样我肯定不干嘛!当我黄兴吃素的!然后,我趁陈福贵不在,在他仓库里偷偷装了一个摄像头。”

  “摄像头?还真有你的!你这是罪加一等啊!”

  “哎呀,经常警察同志,我就在他那放了一夜!你不知道,那陈福贵就是个变态!我那还敢继续拍他,要被他发现,指不定怎么整我!你要那拍的内容,我随时上交!”

  “你先说,你拍到了什么?”

  “我拍到高小鑫给他送了一叠设计图纸,后来两人不知道争执什么,然后陈福贵又开始打高小鑫,王娇当时在场,她想制止陈福贵,结果没想被陈福贵一把打了过去,还把她摁在台上,当着高小鑫的面强暴她。”

  “高小鑫没制止吗?”

  “高小鑫一开始想啊,可是陈福贵冲他说了一句话,王娇好像也对高小鑫说了什么。高小鑫就坐在一旁,默默的落泪。你说这个陈福贵是不是变态!”

  “我看是你有点变态吧,你记得那么清楚,这录像你看了很多遍吧”

  “没——没——我就像看下能不能看到他们说什么,多看了几次而已,我当时那个摄像头没装好,不知道怎么没声音。”

  根据黄兴的供述,高小鑫和王娇应该是被迫协助作案,那么后来王娇和高小鑫被杀也就说得通了。只是陈福贵究竟有什么东西,能让他们两个心甘情愿的被挟持。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染血的记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染血的记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