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叶一 —— 死了的活人
柯德莉夏萍2018-10-21 10:303,349

  把王鑫鑫从滨海旧码头附近的集装箱房屋救出来时,他几乎断气。幸好早就安排医护人员同行,即时救过来。

  医护人员把王鑫鑫抬上救护车,看着救护车消失在视线里,似乎这起案件也应该告终。虽然整个案件还有一些疑问,但这也只能随陈福贵带入坟墓。

  “可恶!陈福贵那个畜生,死一百次都不为过!”海波看着那个脏乱不堪,恶臭熏天的集装箱,情绪十分激动,他低着头躬着身体,双手撑在集装箱的门壁上,我看到底下有几滴泪水滴落。他是为陈福贵的冷血行径感到愤然。也是在责怪自己对王鑫鑫的忽略。

  我理解他的心情,早在我看到绿岛别墅那个2岁小孩的尸体时,我心中就出现无数种制裁那个人渣的方式。但我明白我是执法者,法律必须大于一切,无论是谁,不管他做了什么,只能交给法律制裁!

  电话响起,一个我最不希望看到的号码,每次它的出现就意味着有紧急的事发生。

  “林队!”

  “你那边情况怎样?”

  “找到王鑫鑫了,已经安排他去医院。”

  “你带海波马上去月牙岛和我汇合,那边发现尸块!”

  每经历一起案件,我总希望这是篇章的终结,可画上一个句号时,总会伴随下一段的开启。

  月牙岛是临海市月亮列岛最大的岛屿,岛因呈月牙形而得名。这个岛位于南海的最南端,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是军事重地,岛上遗留了不少营房和军事通道。5年前,一个地产集团把整个岛承包下来重新发展,现在它已是临海旅游的标志性景点。

  我讨厌坐船,面对一望无际的大海,无从选择,只能顺应风浪。

  船靠岸时,林队已经在码头等候,他面容放松,似乎不是什么重大事件。

  “法医初步检验,应该是意外坠海,遇到了鲨鱼。那边叫鲨鱼湾,时不时会有鲨鱼出没。”

  “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吧!”我心里突然放松,听到尸块时,我还很担心又多一个像陈福贵这样的“神经病”。

  “海波,你去让派出所的人先去附近排查,看是否是本地居民,再让他们去对比下登岛游客,看能不能发现他的身份。”

  “不用了,我想我知道他是谁!”法医明叔拖他胖乎乎的身体跑了过来,他手上拿着一个透明的证物袋,里面是一个玉手镯。

  “你认识她?”林队十分疑惑。

  明叔叹了一口气,举起手中的证物袋:“应该没有人会不认得她吧!”

  海波接过证物袋,仔细端详里面的手镯。

  “这手镯——是安琪宝贝?!她不是三年前就怀疑被杀害了吗?”

  “应该是她!不会错的,晚点回去对比她的DNA就可以确定。”

  我接过海波递过来的证物袋,手镯的款式很特别,白色的玉镯上镶嵌着一颗红宝石:“明叔,你怎么那么肯定是她?”

  海波似乎是这个明星的粉丝,还没等明叔回答,他就抢着说:“这手镯是安琪宝贝的标志!据说当年她还没出生,他爸爸就花了300万为她定制的,她出生后就一直带着,从没摘下来过。前几年她接了一个首饰的代言,结果因为这个手镯的问题,只能毁约,还赔了不少钱!”

  “我怎么一直没发现你这么八卦。”林队似笑非笑的看着海波,海波立刻低下头。

  “明叔,既然这个手镯这么出名,又是明星的物品,没可能是仿制的吗?”

  “你当我这个玉石专家的名号是瞎编的,这玉一上手就是真货,而且几年前我还有幸看过真品,这绝对是我见过的那个!”

  “你认识安琪宝贝?”

  “也不算认识,她失踪的半年前,在滨海广场出席商业活动,说是遇到一个疯狂粉丝,在后台强行吻她,挣扎下她受了伤,我当时负责给她验伤,就顺便欣赏了一下这个传说中的百万手镯。”

  “她的死有什么可疑的地方吗?”林队提高音量,把跑题的八卦拉回正规。

  “尸体被鲨鱼咬过,许多部分残缺,需要进一步检验。水警那边也派出打捞队,希望能发现更多的线索!”

  “还以为是普通的意外事件,看来另有内情啊。海波你带一队人去附近居民大厅下有没有人见过安琪。”林队拍了拍海波的肩膀。

  “林队,我现在去趟羊城,这案子估计没那么简单。”我看了下表,已经是下午5点,不过现在打电话过去,让他们准备所有资料,我今晚应该是可以连夜赶回来。

  “不要太拼命,你忘了还有一个人在队里等你啊?”

  “对,把夏萍给忘了!”

  “我已经让她先回去了,夏萍老师只是协助我们,不是你的手下,你以后要注意点!”林队又用那种渗人的眼神看着我,看来夏萍找到了一个坚实的靠山。

  “是,我以后会注意——我现在联系羊城刑警队!”迫于林队的威慑,我不得不点点头,迅速拿出手机,缓解这种莫名的尴尬。

  安琪宝贝,虽然我平日除了新闻几乎不看电视,但也听过她的大名是听过的,前几年她非常火,无论电视台还是网络,她都是绝对的屏霸。可是三年前,她在羊城的别墅失踪,根据当时现场环境,怀疑她是被杀害,可是一直没找到尸体,对当时的嫌疑人也无法做出控诉,就成了一个悬案。

  安琪宝贝失踪前是在她羊城近郊的一座别墅里,按照她经纪人姜虎的说法是她接了一个新剧,那段时间都在别墅熟悉剧本为进组做准备。通过对比别墅区的监控,她在失踪前一天的7点与丈夫一起归来。第二天早上8点30分左右,他丈夫开着一辆路虎离开,就在中午10点左右,安琪宝贝在网上点了一份外卖,可是送外卖的小哥送到后叫了很久,都没有人答应,多番联系也联系不上,于是只好把外卖放在门外,可是正当他准备离开时候,门打开,安琪宝贝探头出来把外卖拿走,可以看上去她衣衫不整,而且她时不时往回看屋里,似乎里面还有其他人。晚上8点,安琪宝贝的丈夫回家后,发现安琪宝贝不在,电话也联系不上,于是报警。

  一开始大家都只当成是失踪人口,他们的别墅车库是连通整个小区的地下车库,而由于这是新楼盘,车库所有监控都没有装好。对车库门进行检查,也没发现被撬过的痕迹,因此不排除安琪宝贝独自从车库离开。不过可以肯定的是,她并没有开车,她那辆特斯拉依然停在家里的车库内。

  她失踪3天后,她的经纪人姜虎公司专车的车尾箱发现了一件染血的衣服,于是报警,通过DNA对比,血是属于安琪宝贝的,不过衣服上并没有任何损坏,羊城法医对这件染血衣服的说法很奇怪,这件衣服染血的时候应该不是穿在被害人身上。

  当年的嫌疑人有2个,一个是安琪宝贝的丈夫,一个是他的经纪人。安琪宝贝在失踪前一周买了一份将近1亿的保险,受益人就是她的丈夫张易轩,张易轩与安琪宝贝都是演员,只是张易轩不怎么出名,他主要是拍摄电视广告,平日似乎也被身边的许多人瞧不起。据邻居反映,他们俩在安琪宝贝失踪前一天发生过的争执。失踪当天,张易轩从早上9点到下午4点的时候都在拍广告,可是4点以后,他就再也没有时间证人,一开始他只说自己到处开车闲逛。可通过调查公司大门监控,我们发现他回了一趟公司,不过当天许多演员都在外工作,而且正值周日,所以公司并没有人,根据他后来交代是和安琪宝贝吵架不想那么早回家,就先去公司上网,但是当时浏览的网站涉及不雅内容,他怕传出去影响不好,所以才撒谎。羊城科技组的同时也调查过当时的网站浏览记录,在张易轩的电脑里,确实查找到色情网站的流量记录。

  另一个则是经纪人姜虎,他在安琪宝贝失踪的当天,一天都行踪不明,怎么审问,他都说自己是在家里睡觉。而且据安琪宝贝经纪公司的同事反应,安琪宝贝似乎想与姜虎解约,两人曾因赔偿问题在公司多次争吵。

  可惜安琪宝贝的尸体一直没有被发现,最终只能当成失踪人口处理。虽然没有证据能坐实谁是凶手,可是民众似乎有自己的判定标准,对于偶像的失踪,疯狂的粉丝总会坐不住的。

  尤其关于染血衣服的信息传出去后,一群所谓的粉丝陪审团开始对姜虎进行审判,一开始只是网络的各种言语攻击,后来发展到对他的电话骚扰,接着他还受到所谓的死亡恐吓,一时间这个曾经的金牌经纪人,沦为了过街老鼠。

  相比之下,张易轩幸运得多,他在安琪宝贝失踪一周后就开始大肆刊登寻人启事,而且网上悬赏求关于安琪宝贝行踪的所有线索,而且还宣称无论发生什么事情,都会等她回来,俨然一副痴情丈夫的样子。

  如果不是翻查资料,我发现他已经向法庭申请宣告死亡,并向保险公司索取那1亿的保险金,或许我也会相信他的痴情。不过我无暇去鄙视他的虚伪,现在一堆疑问放在我的面前。

  安琪宝贝失踪3年究竟去了哪里,她的死究竟是意外还是另有内情,她为什么会出现在月亮岛?另外3年前那件染血的衣服也很让我纠结。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染血的记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染血的记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