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柳召
如也执挽2018-09-18 15:371,358

  “吴姨娘,本卿听闻你院中有颗长青柏树。可是真的?”温子居走近吴姨娘身旁,轻声问道。

  “确有此树,我入秦府时便有了,温大人怎忽的问起这个?”吴姨娘有些不解的问。

  “无事,只是家母喜欢柏树。”

  “原来如此。”

  “姨娘早些回府吧,快入夜了。”白青韶在一旁说道。

  “可我家老爷……”吴姨娘不禁担忧道。

  “五卿阁自会帮姨娘解决。姨娘先回府安歇吧。”温子居轻笑道。

  “那便劳烦你们了。”

  几人看着吴姨娘走后,皆是忧心忡忡。

  “宋寄漓。你把顾倾落找来,一炷香后,我与青韶在凤亭等你们。”温子居对着宋寄漓说罢,带着白青韶便进了茶间,只剩宋寄漓一人傻愣在外头,“为何又是我去!?”

  午夜三更。

  几人鬼鬼祟祟的来到秦府的后墙头,一个接着一个翻入。

  当然,宋神医是在墙头上挣扎最久的那位。

  “子居,快,拉我一把!”宋寄漓悄声道。

  “原地跳下便是,有何可拉的。”温子居无奈的看着墙头上的人。

  “可是本神医害怕。”

  “噗。”一旁的顾倾落不禁笑出声。

  然宋寄漓一个死亡眼神,顾倾落便又把笑硬生生给憋了回去。

  好不容易,几人才把宋寄漓给拽了下来。

  “当初要知晓这般丢脸,我才不会跟你们一同前来。”

  “前面便是吴姨娘的院子了,倾落你和青韶在此守着。”温子居说罢,一把拽过怨气十足的宋寄漓。

  “子居,咱来此可是要刨出那柳召的尸首?”

  “不是我们。”温子居看向宋寄漓,“是你。”

  顿时宋寄漓的脸便僵硬了几分。

  秦啸回到秦府已是第三日清晨。

  他躲着的这些日子倒也做了件善事。

  进了府,他便径直走向大堂。

  但今日的秦府倒是稀奇古怪得很,门口不见仆役,就连吴姨娘也不在堂中。

  “秦尚书,近来身子可安好?”

  就在这时,秦啸的身后响起了温子居的声音。

  “温大人?有失远迎。来我秦某人的府邸有何贵干?”秦啸转过身,看见来人,笑着抱拳道。

  “来看看吴姨娘院中的常青。”

  秦啸心里“咯噔”一声,看着温子居的神情变得有些慌乱。

  “不知令郎如今可安好?”温子居望着面前之人,淡然道。

  “温大人说笑,秦某人,并未有过子嗣,何来令郎一说。”

  “哦对,秦尚书确是没有子嗣的。”温子居微微一笑,顿了几秒,又道,“可柳召,却有啊。”

  秦啸惊愕,指着温子居,“你……”

  “秦尚书,哦不对,如今该叫你一声柳召了。”温子居对着柳召身后的顾倾落点了点头,只见顾倾落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撕下了柳召脸上的人皮面具。

  白青韶与宋寄漓则带着吴姨娘从侧门走了进来。

  柳召见状,也不再装了,冷笑一声,道,“你们是何时发现的。”

  “我所认识的秦啸本是狠厉之人,可这些年的秦啸,却只做过一件坏事。”温子居摇了摇头,“怪只怪,你心太善。”

  “即便经历丧妻丧子之痛,也无法真正做到如秦啸那般的杀人不眨眼,这便是你,一个原本与世无争之人的本性。”白青韶走近柳召,她清楚望见他的双鬓已然斑白。“可告诉我们,为何杀了鲁唯物吗?”

  “五年前,他派秦啸杀了三十余人做成药人酒,却拿我儿抵罪,我杀一个秦啸,又怎够?”柳召仰天长叹,无奈的从袖口掏出一把匕首。

  “快,拦住他!”宋寄漓欲要去夺,却无奈离得太远。

  一抹鲜红,便就如此在众人面前绽放……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公主探案手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