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序幕,平安夜的镇魂歌(4)
怪松鼠2018-09-11 23:093,629

  老多格手里拿着表格,他猛地把表格摔在了桌子上,“今晚参加的年轻贵族为什么埃文斯家里一个都没有来,额,除了你这个家伙。”

  “没来就没来吧,没什么区别的,现在的年轻人多半都喜欢在家里,战争刚结束不久,他们或许害怕。”

  “埃尔诺,你又在做梦了?”身边的老多格一脸嫌弃,他与埃尔诺一样,一脸大白胡子,如果穿上圣诞老人的装扮估计没有人会说那是假的,然后说一句,‘我叫圣尼古拉斯。’

  留声机里的音乐循序而进,声音浑厚的女声在唱诵美丽的上帝,坐在边角里沙发上的一个白胡子老人将最后一口红酒吞下,他手在空中比划着什么,好像眼前就是一场盛世的音乐会,自己便是那个赋予整个会场灵魂与思想的指挥家一样,他闭上眼睛聆听美妙的巴赫b小调传进耳朵里,一声声赞颂上帝的歌声如同春日里的鸟儿的欢叫。

  “我没有做梦啊,我正在感受天地万物。”埃尔诺睁开眼睛,然后他一本正经的说,“今晚是个业火之夜,神国里的眼睛将盯着我们!我们做出的决定将是一切的开始。”

  “什么玩意,你在给我搞笑,说话就说明白点,别跟文艺复兴的‘诗人’一样装文化,我这辈子最看不惯你的样子。”老多格的烟斗里没有了烟草,他将烟斗放下,“明日就将那本日记送去世界家族的文献管理局,放在我们这里总觉的不安全。”

  “估计送不回去了!”埃尔诺说着,“一场灾难的平安夜,要不要一起欢呼。”

  “混蛋,如果‘坎卜斯’真的存在,真该让他把你送去地狱乐园!”

  “我会在地狱乐园里欢快的唱诵‘圣诞快乐’!”埃尔诺笑嘻嘻的说着,他拿起一根烤肠含在嘴里,“说实话,今天的晚餐真不错,那个新雇请的私家厨师应该有十几年的经验了。”

  “够了,真有你的!”老多格一脸生无可恋。

  “额,给你。”埃尔诺拿起手边的红酒,“庆祝最后的晚餐!”

  “你跟我说话,能不能着调一些,真不知道为什么今晚是你跟我在一起,难道你在家的时候与伊丽莎白也是如此说话!”老多格问道。

  “不,她会打我,我不敢!”埃尔诺说着,他听到自家老婆的名字不由得浑身一颤,额,那个母老虎为什么还不死,活的风生水起,埃尔诺记得自己的老婆比自己还要大两岁,今年已经107岁了,不仅如此,伊丽莎白的面貌也只有五十岁那么多。

  “为什么你不跟着她一起来。”

  “我需要一些私人空间。”

  “你这年龄难道还想有歪心思,身体承受得了吗?”

  “额,那些贵妇们的身段我倒是喜欢,但是还是更喜欢年轻点的。”埃尔诺一本正经的说。

  “老不正经的。”老多格说着,“额,说个正事‘黑柏神社’找到了!”

  “这我知道!”埃尔诺看着老多格不接着红酒杯子,便自己喝了两口。

  “你知道,还有闲心在这里给我胡闹,日本的樱庭家在翻译那些从里面找到的文献。我听说那个黑柏神社里只拿了一本文献,剩下的都消失了!”

  “‘神社’里有幽灵,他们是管理者,如果里面的文献都拿走了他们便没有存在的意义了。”埃尔诺说着,他顿了顿,“或许当那本书都阅读完了之后,那些文献还会回归原处。”

  “什么呀?怎么可能,一本书,他能自己跑掉!真扯淡!额,对了,诺斯兰家族正在与樱庭家合作!”

  “这事是二十年前的了,从那场屠杀之后他们就一直在合作。”埃尔诺一点也不惊讶,“你的家族也附庸了诺斯兰家把?你与我说这事什么意思,难道要我也跟你们一样,算了你的心思,我还是中立的好,至少能让我们家族活的长远一点!”

  “别忘了,你只是个小家族。”老多格像是在威胁埃尔诺。

  “小家族怎么了,我们还是拥有独立的生存能力的,至少我们家族航海业在整个欧洲地下,占了半个地图。”埃尔诺好像发现了什么,“你也想找到圣路?”

  “拥有圣血的人哪个不想找到圣路,除了那些傻子,有力量却不去争抢,这是为什么。”老多格说,“永生,永光。至少知道当年的一切。”

  “追逐真相的人,往往都是死人!”

  “有时候,我一直怀疑,你是不是知道什么?”埃尔诺说着,他思索着,“你的话虽然不中听,但是总是很有道理。”

  “额,我说过什么。”埃尔诺一愣,“我什么都没说过啊!”

  “算了,只是现在最首要的东西就是吧那本日记送回去,为什么要在这里做中转站!”

  “因为那本日记在等着一个人!”

  “等谁?”

  “我也不知道啊!”埃尔诺说着,然后又端起手里的酒杯,“这杯酒你不喝,我就替你喝了。”

  “混蛋,我以为你又想说什么奇怪话。”老多格接过酒杯一饮而尽,“我不跟你瞎扯淡了,我要去档案室!那边只有一个守卫不安全!”

  “去吧,去吧,我的工作你就帮忙做了,我今天喝的有点多!”

  “倒霉!”他转身要走,他推开门。

  “上帝的血液也不知道会不会保住你的性命。”这句话埃尔诺没有大声说出来,而是小声的嘟囔着,望着老多格转身离开的身影,“老朋友,估计要给你说再见了。”

  “你说什么?”老多格突然回头。

  “不,我没说什么!”埃尔诺胡子一抖吓了一跳。

  李敬成从那个向下延伸的楼梯出来,外面是一条很长的长廊,长廊侧边的墙壁上全部都是一扇又一扇的门,每扇门上都雕刻着天使像的浮雕,长廊的墙壁每隔几米就挂在一盏很粗的白蜡烛,内部略有些阴暗,好在长廊顶部还有那些吊坠的浮空琉璃灯。

  蓝色的眼睛让他能够看透墙壁内的东西,一边是摇曳的贵族们正在跳舞,另一边是盛放东西或者休息的房屋,音符震动透过墙壁传进来,李敬成并没有想要与所有贵族为敌,他可不想引起什么大的骚动,他路过一个房间,他看到房间内部是服务生的更衣间,里面没有一个人,他来回看了看四周,什么人都没有,估计这会儿所有人都在大堂里吃饭,那些服务生应该也在厨房,李敬成打开门走进去,换了身服务生的衣服,他冲着镜子扎好黑色的蝴蝶结,带上白色的手套,将两把手枪重新插在腰带里,然后用西服掩盖住。

  猛然的一阵感觉,李敬成湛蓝的眼瞳有些恍惚,那是一种指引的感觉,日记就在附近,很近,他不在犹豫,而是走出房间,朝着那个感觉的来源前进,他不紧不慢,像是一个正经的服务生,他左臂上挂着一块白布,右手拿着一个托盘,长廊里静的出奇。

  突然的脚步声让他先是一愣,一个白胡子的老人从自己面前的房子里走出来,李敬成看着老人的穿着,心想那应该是个贵族,像他这种年纪的贵族多半是在家族拥有地位的人,李敬成迎着老人鞠了鞠,然后继续朝前走。

  老多格并没有发现什么,只是那身抹不掉的香水味让老多格多看了李敬成两眼,他们走着同样的方向,他一边走一边犹豫的向前望了望,老多格不记得在服务生里有怎么一个人,这里的所有服务生大多都是老多格亲自清点的。

  “嗨!站住!”老多格站在原地,然后说道,只是猛然的注视,让他想起一个人,他浑身一哆嗦。

  “请问你需要什么帮助吗?”李敬成低着头,他弯着腰一种很谦卑的样子。

  “你叫什么?”老多格问道,他皱着眉头。

  “马布里。”李敬成心里砰砰的跳,他心想尽量不要出什么叉子,他不想有什么多余的战斗,“先生!”

  “你到底是谁?”老多格朝着李敬成走过来,他的眼睛眯着,“服务生里没有马布里这个人!”

  “额,我是新来的!”李敬成说着,他抬起头。

  当李敬成抬起头的那一刻,老多格吓了一跳,惊呼,“李乔!”。

  不仅仅背影像是那个家伙,就连这张脸也几乎一模一样。

  李敬成也没有想到眼前的老头竟然叫出了自己父亲的名字,或许是印象太深刻了,在那场阴谋屠杀中一个人覆灭了半个军队的东方人,让老多格不得已的想起来就会害怕,他可是亲眼看到诺斯兰家的‘暗刀’杀死了那个东方人。为什么这张脸还会出现,老多格永远忘不掉,

  躲在静室里的埃尔诺却依旧将手在空中比划着音符,他默念着,“圣诞业火,复仇快乐。”他闭着眼睛,平静的脑海里只有歌声,他好像早就期待着那些事情的出现了。

  老多格后退了两步,或许是看错了,只是隐隐约约闪动的蓝色眼睛,却让他更加肯定眼前的服务生与那个死去的‘李乔’有关系。

  “天使眼?世袭的天使眼!”老多格说着,他周身一股力量在波动,“你到底是谁。”

  李敬成还没说话,身体便像是脱了线的风筝直接倒退到长廊的远处。

  “埃尔诺,埃尔诺!!”老多格在叫唤屋内的埃尔诺,他总觉的自己无法应付眼前的李敬成。

  埃尔诺却依旧在喝着红酒,他把另一根香肠含在嘴里,还一脸欣然的独自说着,“今夜的饭菜真不错。”

  “该死的东西!这隔音的墙壁!他竟然听不到!”老多格不管不顾,趁着李敬成还没有反应过来,他冲上去。

  李敬成手里的托盘早就扔得老远,他忍着刚才那一下攻击的剧痛,迅速从腰带间拔出手枪,两发子弹打出让正在朝着李敬成猛冲的老多格略微停顿了一下。

  “你知道我父亲?”李敬成问道,他从地上爬起来,蓝光的天使眼盯着老多格。

  “不可能,全部都死了,怎么可能还留一个?”老多格说着。

  “当年的事情,你也有份吧?”李敬成突然问道,眼神变得有些愤怒,他原本不想要那无畏的战斗,可是此刻他认为杀掉眼前的老头才是最重要的。

继续阅读:第五章,序幕,平安夜的镇魂歌(5)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圣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