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不寻常
英明华2018-09-14 21:153,273

  小程面临着要在福利院里待最少一年半以上的时间,因为她的母亲刘湘要一年半后才刑满释放。临行前,我跟雪儿答应了小程,会不定期去福利院探望她,雪儿甚至买了两大包生活用品给小程,生怕她吃不饱穿不好。而我却没多大的担心,毕竟福利院的生活环境绝对比小程的家好,起码里面不会再有人欺负她。

  至于寻找那个打人者就不是我的责任了,毕竟我现在已经不是警察。但为警方保留证据我还是能做到的,而且这事我一早就做了,我把便利店里的所有监控录像,当晚由小程出现到昌警官送她去医院这段视频保存了起来。我心里明白,对于这种连小孩都能下手的混蛋,他是迟早会被抓住的。作为第一发现人的我的证人口供,和第一发现现场的录像,是有必要保存的。这些简单的办案手段我还是记得的。

  似乎平静的日子又回来了,我照常的坐在便利店里看铺子。我喜欢这种平静的日子,没有争斗也没有烦人的各种纠纷,更没有令人头大的案件。纵然有时候我也会想起以前办案的经历,但说实在的,我这个人还是比较适合平静的生活。

  不过这种平静的生活还没过三天,就被命运无情的打破了……

  离小程被送到福利院已经过去三天,这天下午雪儿工作的F市大学研究所刚好休息,因此她就带着女儿一同去福利院看望小程,顺便给她带点生活用品。而我因为要看着便利店,就没跟着去了。

  下午三点不到。当我在便利店的椅子上犯困时,手机响了,来电的是雪儿。一接通电话,雪儿用有点不安的语气对我说:“文辉,福利院的工作人员说小程今天早上被她爸爸带走了。”

  我顿时一愣:小程的爸爸?小程住我家时从来都没有提起过她的爸爸,而且我也听昌警官说过,他曾经查询过小程的家庭成员,户籍上只有母亲刘芳,是单亲家庭。小程初来我家暂住时当雪儿问起她爸爸情况,小程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厌恶与害怕。现在居然冒出了一个小程爸爸的人,还把她接走了……

  但转念一想:福利院里是有规定的,要接走孩子除非是直系亲属或者是警方,不然福利院是不会随便让陌生人接走孩子的。况且就算是直系亲属来接人,也得出示户口本等相关的证明。

  想到这,我的心里稍安了一些,也同时将这个情况告诉了雪儿。雪儿那边立即就询问了福利院工作人员,也如我所说,自称小程爸爸的男人的确留下了户口本和身份证复印件。此刻雪儿说话的语气才没那么紧张。

  挂断电话后,我又躺回了椅子上。但刚咪上眼,我忽然就一个激灵跳了起来。差点我就狠狠的抽自己耳光!绝对是我离开侦查办案的日子太久了,平静安逸的生活磨灭了我的警觉性与直觉判断力!靠!那个自称小程爸爸男人用的很可能是假的户口本与身份证!因为昌警官早就说过小程是单亲家庭,那么这个带走小程的人绝对不怀好意!

  我手忙脚乱的拨通了昌警官的手机,迅速的向他询问这两天是否有人到过警局了解小程的去向,或者有没有小程的亲属去了解情况。

  得到的答案是没有!这两天根本就没有任何人去警局询问关于小程的事!

  那么那个自称是小程爸爸的人为什么会知道小程在福利院?这只能说明这个人一直都知道小程的去向。又为什么当小程在派出所或者我家时,他不来接走小程。因为他怕警察发现他的身份!目前就只能有这么个解释!

  我边关了店门,边以最快的速度跳上车。在赶往福利院的路上,我在电话里要求雪儿立即回到福利院里,向福利院里的工作人员说明我的猜测,让他们立即重新核实那个人留下的信息,还有就是马上报警。

  当我赶到福利院时,警察已经到了,雪儿此时正跟一个中年警察谈话。雪儿看到我来了,焦急的对我说:“这位警察先生已经核实过了,带走小程的那个人所留下的所有资料都是假的!连电话号码也是空号。”

  中年警察这时走过来向我点头示意后问道:“请问你是?”

  我:“哦,我叫张文辉,小程曾经在我那里暂住过……”

  中年警察听到我的名字后,立即神情肃穆起来,他向我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这一举动吓了我一跳,我连忙回礼,还没等我说话中年警察就说道:“原来是张警官,久仰大名,我姓胡……”

  我一阵无语,简略的解释一下后我就立即询问起这次的事情。

  意识到这件事的不寻常后,我马上就问胡警官:有看过当时的监控录像吗?

  胡警官一拍脑门子立即二话不说就带着我跟雪儿走进了福利院里,并且要求马上看监控录像。

  只见早上九点一刻时,一个戴着鸭舌帽的男人走进了福利院,这个家伙就是带走小程的人。从几个监控设备看,这个男人很小心,他一直没有脱下头上的鸭舌帽。因此由于监控安装的角度问题,全程没能看到过他的脸。只见这个穿着一身淡蓝色普通工作服的家伙,进到福利院后办完手续,就直接拉着小程离开了。期间小程没有半点反抗,当他拉着小程走过走廊的时候,小程还抬头看了一下摄像头。画面里可以看到小程那满是恐惧的神色!

  这几段视频大概就二十多分钟,我以前的职业直觉告诉我,这是原始案发视频,非常重要!这里是小程被带走的原地,因此这里的视频就是整个案子的原点,要找到小程这些视频资料就是关键中的关键!挣得胡警官的同意后,我直接将这些视频拷贝在了我的手机上。

  我的心里暗暗焦急:根据以往的经验,这很可能是一起绑架案!整个过程从小程没有反抗来看,这个带走小程的男人应该是非常熟悉小程的,还有他一定对小程进行了语言上或者别的什么精神上的要挟和恐吓。

  抱着女儿一直站在我身边的雪儿也已经看出了问题的严重性,她急急的问道:“文辉,现在怎么办?小程会不会有危险。”

  我皱着眉头回道:“放心,有我在,我一定会找回小程的,她不会有事。”

  招呼着雪儿先带女儿回家,我一刻没有停留,立即就和胡警官两人跑到福利院旁边的马路上,开始寻找起最近的公共监控设备。

  胡警官对这事也很焦急,他立即就联系了警局里的值班领导向上级汇报情况。

  寻找小程的案件立即开始了。可现实是,这福利院地处偏僻,附近最接近福利院的监控竟然在三四公里外。由于过往的车辆与人流很多,一时间要马上找到那个带走小程的人几乎是不可能的任务。

  但有一点可以确定,公共监控显示,在小程被带出福利院后两个小时内,经过马路东西两边都没有行人出现。要快速离开这个范围,就只能坐车。这也许是唯一的线索,但要从数不清数量的过往车辆中分辨出小程所乘坐的车,谈何容易!

  更难的一点就是,我们根本不知道那个男人带走小程后,什么时间内上车离开。要是他就在附近停留一段时间再走,那么他到底停留了多久!要知道这条马路每分钟的车流量可是上百的数字……

  换句话说,现在我们的线索基本算是断了一半。现在只能等图侦科那边,将几个小时内所有的车辆进行排查,希望能尽快发现小程的踪迹。可是,要排查这么大量的信息,时间肯定非常长,可是现在我最缺的就是时间,天知道那个人会对小程干什么,多耽误一分钟小程就多一份危险!

  我现在心里一阵阵莫名的焦躁:这个人作案的手法并不怎么高明,可以说只要是做过侦查的警员一眼就能看穿他的小手段。但是偏偏这里附近没有任何监控设备,难道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吗?

  那种莫名的焦躁感越来越强烈,我用力的拍了拍自己的脸好让自己稍稍冷静一下。对了!冷静!冷静!冷静!如果是三个副人格会怎样做?如果是蔡子房他又会怎么做?如果是蔡子房……

  我立马掏出手机给局长老大打电话,现在就是搬救兵的时候。

  “你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靠!我差点就将手机摔了出去,关键时刻这个老滑头居然关机!转念一想,我又拨通了老炮的电话,这回总算打通了。快速的给老炮说明一下情况,老炮却抱歉道,他正在南京出差。一听到这,我掐死他的心都有了。不过老炮很快就说,不要紧他马上联系另外一位兄弟跟我沟通。

  挂了电话后,几分钟内老炮给我发了条微信,里面有一个电话号码,下面写着:CAT小队的指挥官麦老板……

  看到这条信息后,我顿了顿:CAT小队?这是什么情况,警局什么时候组建了这样一支小队?虽然我离开警局几年了,但跟这些老伙计还是时常有来往的,从来就没听说过什么CAT小队。还有就是老炮的信息里明确写着指挥官三个字,而不是警队常用的队长名称。难道这CAT小队是军队编制?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非正常人二遗产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非正常人二遗产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