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话 私会
艾斯S2018-09-17 09:176,063

  自从和芊慧定下了见面之约,每天都盼着演唱会快点结束。奈何全国巡回演唱会定了十个地点,每到一个城市就是三天到四天的时长。

  夹杂每站间的休息时间和中间穿插返回北京进行综艺、新闻节目录制之类的固定工作,整个演唱会行程从12月上旬一直要进行到2月初。

  生日、圣诞、元旦、羽赫的生日,全部要在演唱会中间度过。作为孤家寡人也无所谓,却闷坏了羽赫。

  尤其是羽赫生日的当天,由于芊慧仍处于禁闭期,只能和她打了个短暂的视频电话庆祝。

  这家伙也不避讳,在休息室里趁只有我们五个的时候,就当着我们的面和芊慧撒娇,完全不像我们认识的羽赫。

  他恋爱后,感觉好像打开了一个笼子,放出了一头占有欲很强、爱黏糊的小怪兽。他们的感情里,仿佛男女拿反了剧本。

  羽赫一改以往的大方知性,变成了芊慧的忠实粉丝。对她只剩下了赞美和追逐,外加浓到化不开的甜腻。

  那个把所有休息时间都用excel来统计分配的激进的羽赫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满脑子只有芊慧的小迷糊。

  而芊慧好像也不是刚认识他时候那个激动到流泪的小粉丝了。总是被羽赫的甜,逗了个脸红,然后再温柔和包容地回应着,满是宠溺。

  羽赫期待已久的生日礼物也由于被关在训练基地无法准备,说要延后补给。羽赫失落委屈的小表情,让芊慧笑了好久。

  他应该比我更期待演唱会结束能够和芊慧见面的日子早点到来吧。

  看到这样甜甜蜜蜜,又带着青涩的她们。我感到对于和芊慧秘密见面充满幻想和期待的自己无比卑鄙。

  尤其他们的恋情是在这么艰难的情况下生存。除了不能被外人发现,不能发社交媒体秀恩爱,现在更多了彩佳这重障碍。

  好在,不知是因为招数用尽,还是已经放下执着,总之在造谣芊慧滥交被辟谣后,没有进一步的事态发生了。

  一切都平静了下来,好像在往好的方向发展。

  而我,自从上次打了视频电话,和芊慧恢复了联系之后,现在时常会互通下消息。

  可能是因为一聊到风暴,芊慧的话匣子就会大开,止不住的夸奖和建议。说去洗澡、睡觉、训练等等之后,总会回来继续滔滔不绝。所以聊天就断断续续地保持了下去。

  我们的任何细节,她都能放大去赞美:秦司穿上围裙做饭的样子非常迷人;羽赫戴表的手戳中她的点;萧然吃东西的样子让她可以看着下饭;阿彦的猫唇茶瞳妙不可言;连我扶个耳麦的动作都被她称为苏上了天……

  是芊慧第一次让我深入地体会一个粉丝的爱是怎样的无私和投入。她的关注不知不觉间让我进一步提高了对自己的要求和对工作的积极性。拼命想做一个在镜头前时刻闪亮的偶像。

  只是我从不提起这变化是来自芊慧的动力,我怕羽赫知道后会有不愉快的感受。

  更可能是因为,芊慧经常大方地说着一些让我脸红的粉丝术语。她是在理智现实与偶像幻境中自由出入,而我听了那些话却只能充满私心幻想,让整件事变得见不得人。

  比如她买了新一期的杂志后,她说我照片上的深V领毛衣,让她看了想要钻领口。当然,她也说了羽赫微露的人鱼线,让她几乎要喷鼻血。但我在听到“钻领口”之后,除了痴痴的笑,什么内容都没再进到脑子里。

  我无法进入她粉丝视角的情绪里,把她对我的赞美理智地接受。她所有坦率地表白,我都无法抑制地会和男女之情混为一谈。在我眼里,她不是粉丝,她就是她——我越来越喜欢着的女人。

  曾经努力过着与芊慧封闭隔绝的生活,觉得那样才能平静。现在却发现,事实上,因为与羽赫的关系,我无法回避芊慧。刻意的回避除了让自己更痛苦,还很容易令人起疑。

  所以我选择一面自我警醒和克制,一面佯装正常地和芊慧相处。做她梦里的偶像和身边的朋友。

  那样,也许时常会有刺心的时刻,但更多的时间里,我反而变得更快乐。芊慧即使不属于我,也丝毫无碍于她是照亮我生活的阳光。

  她总说:能和我交上朋友真的好幸福,成为了粉丝里的人生赢家,能和偶像直接地诉说喜爱之情。而我又没有偶像架子,任她说到心满意足。

  真是傻瓜,能遇到懂自己、连缺点都欣赏的粉丝,是我们的幸福。而且来自她的赞美之词,我怎么会听腻?如果可能的话,我想听一辈子。

  可惜,如果她和羽赫生活在一起,就不能把时间分给我了吧。

  当然,我也同意她是人生赢家。和羽赫一样,他们都和自己心爱的偶像在一起了。既是情人,也是迷妹,所以他们在一起的时候,她才那么容易脸红吧。这样的幸福,才不是随便都能拥有的。

  在慢慢适应了这样的生活后,演唱会也随之圆满落幕,终于我们回到北京,享受一个为期四天的长假。

  羽赫说芊慧的集训还没有结束,他正好和家人去一出短途旅游。

  原来芊慧是这样和羽赫说的吗?到底私下约我见面是有什么内容,后来我一直也没机会细问。回到北京安顿后,我给芊慧发了消息,告诉她时间安排,这在期间内随时可以找我。

  “好的,我已经在北京租了房子住下了。随时都可以去找你了。是我去你家方便,还是你来我家?”芊慧的回复信息量太大,我简直不知道应该先对哪个部发出疑问。

  来我家?我?家?人物和地点都选的是合适的吗?确定不是发错了人?还是他对我?

  不可能,不可能,应该还是发错了。那么她租房子住下又是什么情况?

  “芊慧,你确定没有发错人吗?”在我们熟悉了之后,我们之间的对话,也开始没有那么多客套,变得轻松了起来。

  “(─。─||||

  当然!本来就是要瞒着羽赫的,这要是发错了,我不就死定了么?是你,是你,是直念你没错!”

  “那到我家来?这样真的合适吗?”

  “虽然我也不太熟悉你们超级偶像的生活,但是我觉得,我们应该不能约在咖啡厅、餐厅见面吧。比起去酒店,应该还是去家里更安全吧?”

  酒店?什么情况?什么情况?到底什么情况?

  她背着羽赫单独约我,虽然不能去公共场合是真的,但是又是酒店,又是家里……不,我不能再猜了,我的心脏都要漏拍了。

  “你约我到底什么事情,需要酒店、家里的?”我发出消息的时候,手指都在颤抖。

  “我不是错过了羽赫的生日了嘛,想补送一个我亲手做的礼物给他,但是有些内容需要人帮助。

  岚鹅,这件事我不能到外面请专业人士教我,因为我和羽赫的关系不能外露啊。

  所以想来想去只有找你了。”信息的最后,一个她惯用的风暴表情包里我摊手的无奈表情。

  呵呵,我真是想太多了,居然怀疑她对我有什么企图。闹了半天,还是为了羽赫。

  “哦,是这样,那你要选酒店干嘛……”

  “你们偶像艺人连和工作人员谈剧本都要去酒店,酒店难道不是一个常用选项吗?”

  “呃……好吧,那确实还是家里合适一点。”

  “是啊,我需要最好是有类似画室的地方,你家应该有吧?

  我也不知道你家里有多少人住,是不是方便,但是因为我家还没进家具,所以暂时可能还是你家更方便吧?

  如果不行,那就只能麻烦你过来一趟,我尽快弄个临时桌椅也可以。”

  “哦,那就还是来我家吧。可是你怎么想到来北京住了呢?新家还有需要帮忙的地方吗?你现在又住哪里呢?”

  “因为很快要跟着队里一起参加各项国际比赛和密集的集训了,所以与其一直往返北京,不如住下,离你们也更近。

  现在我还住酒店的,不过新家很快就要布置好了,不用帮忙的,到时候再请你们来玩。

  ╭(′▽`)╭(′▽`)╯”

  “你已经一个人做了这么多事了啊?那你还和羽赫说在集训,是打算到时候给他惊喜吗?”

  “对啊,到时候带他去我租的地方看看,告诉他以后经常可以见面了,然后顺便送礼物~怎样?这个补的生日礼物,够诚意了吧?”

  啪啪两刀戳到胸口……羽赫以后经常会到她家去了,两人独处,后面的内容,我强迫自己不要去想,否则画面感分分钟逼疯我。

  “啊,是啊,他一定会很高兴的。”真是羡慕他,当然这句是不能说的。“那你要送个什么,我要给你准备什么工具吗?”

  “有纸笔就行啦,那我下午两点过来可以吗?”

  “没问题。”然后我把地址发给了她。之后开始打扫收拾,等着她的光临。

  随便开着的电视里正在播着秦司主演的《失恋侣人》,门铃响起,是芊慧来了。

  迎进门来,她提着大包小包,还没放下,就看到了正在播的电视。

  “哇,你也在看啊,我最近超喜欢这部。秦司在里面的反差感,很让人惊喜,感觉他的演技一直都在进步。”

  又是反差感,芊慧好像非常容易被反差感迷倒。之前已经听她说过喜欢我和羽赫分别的两种反差感,这次是秦司的。

  “你是说他痴情和坏坏的两面的反差吗?”

  “是啊,失恋的时候深情的眼神,让人心疼;变坏的时候,游戏人间的坏男人的神情,哈哈,超性感。”她说着,捂住了自己的脸颊,又是标准的迷妹笑。

  “如果能和他演个对手戏,大概会被他的眼神电晕倒。”

  “你想演对手戏的人原来不止阿彦啊。”

  “是啊,最好是除了你的其他所有人都演一遍。”

  “为什么除了我?你之前难道不是说喜欢我演的戏才喜欢上风暴的吗?难道都是节目上说说的假话?”

  芊慧的脸,忽然变得认真,凝视着我的眼睛,仿佛带着深深的感情。

  “因为,看你的戏,我并不觉得那是演技,我很相信那是你的真情实感。和你演对手戏的话,我会投入在你的每句台词里,陷在剧中的人物关系里不能自拔。

  我怕自己会代入到女主角的情绪里,喜欢上眼前的你。”

  她移开了视线,说完了最后一句“如果是那样,戏结束之后,我会很难出戏去接受我们只是朋友的现实的。”

  不知道为什么,我好像感觉她的语气,有些忧伤,是我的错觉吗?

  但是她真的很敏锐,也许因为她也是那种类型的演员吧,我们是一样不靠演技靠感情在演戏的。她说的很难出戏的抑郁感我太清楚了。

  我认为这种感觉是演戏不专业的表现,所以谁都没有告诉过,一个人忍耐着演了这么多年。

  她却什么都明白了,还坦率地就这样说出了自己的感受,这样的共鸣感,也是我珍视她的一个原因吧。

  为了打破凝固的空气,我笑着问道:“那你是想演他的梦中情人呢,还是他身边的女人?”

  果然笑容立刻回到了她脸上,“当然是身边的女人啦,对手戏里亲热戏超多,简直满足所有想象,真是太美妙。”

  说着,竟然用手捂脸,闭眼偷笑。

  好吧,我不得不承认:她这样当面承认自己的“色心”,我又更喜欢她一点了。有情趣的她比过于纯洁的女人更有温度。

  我笑着打趣她:“你到底是喜欢他的演技还是吻技?我可要告诉羽赫了哦~”

  “千万别!我这些可只有和你说说,他可是醋坛子,听不得这些的。回头我还要哄好久。”

  我也真是不作不会死。本来已经听不得她YY别的男人了,再引出羽赫的话题来,就更加扎心了。

  “那就开工吧,你要我帮什么忙?”

  芊慧掏出了大包包里包装精美的一套睡衣礼盒。

  “你看,这是我给他选的礼物。我想在上面绣上自己设计的我和他的q版头像。但是我不是学漫画的,设计不好。

  我看过你画的两头身人像作品,所以我觉得你应该能教我。你只要教我画q版,后面的我会自己搞定。你看行吗?”

  哎,要画他们在一起的画像,她还真是不轻饶我。

  “可以啊,这个不难的。”

  说着我从抓特征、定比例开始,一点点教她画q版的方法。果然她是从小学画的,功底非常扎实,一学就上手。很快一个羽赫的人像基本成型,爱笑的大眼睛,性感的唇型,大长腿,栩栩如生。

  但她却对自己的造型犯了难。

  “我真是没什么特点的长相啊,而且两个人并排站着也有点死板,要怎么画才好呢?”

  说的也是,s形身材这件事也无法作为特征画上去。

  “呃……你并不是没什么特点,你只是特点不容易用q版表现。”

  “就不要安慰我了。我的外表我自己知道,只不过你们都不以外表取人,那是你们的优点,也是我的运气。”

  芊慧的微笑里带着些许自卑。她是典型的美而不自知。而我们又怎么可能真的不以貌取人。别人不说,羽赫肯定是喜欢她这样类型的外表的。

  像秋天一样明朗惬意的感觉,灵动不刻板,说不出的舒服。也许她认为男人多是喜欢春天般的娇美,夏天般的艳丽,虽然这类人肯定很多,但我们刚好不是。

  “我们没你说的那么好,你也许没有很扎眼的美,但你看起来很舒服,有自己的特色。所以不要随便自卑,羽赫的眼光可是很高的哦。他那么多年第一次看上的人,肯定与众不同。”

  “是吗?我一直以为是因为合得来呢。我们在一起讨论你的时候,最有共鸣了。

  他比我还是你的头号粉丝,说起你来总是赞不绝口。对你的依赖和信任真是深刻,我其实一度以为他从来不交女朋友是因为对你……嘻嘻~”

  第一次从芊慧这里得知了他们感情初期的桥梁居然是我,不知道该喜还是悲。

  我的话题拉进了他们的距离,又是我自己鼓励羽赫,促成了他们的交往,如果当初我自己去追芊慧,看来会更顺利。

  然而与羽赫十多年的友谊深入骨髓,既然决定了成全,又怎能再背叛?

  “我们才没有什么呢,都是你脑洞太大了。我看你不如画个击剑的侧影,一剑戳中了羽赫的心,表示他对你一见钟情。”

  “哦?有道理!画个击剑的样子,又好辨识又不呆板,你果然是艺术家的思维!”

  就这样,我们合作创作了一幅芊慧的剑尖戳中羽赫心的q版漫画。每一笔的粗细、用色她都反复琢磨,无比用心。

  第一次看她画画的样子,想象着曾经她是不是也这样投入地画着我。夕阳柔柔地照着她,为她披上一抹橘色,岁月静好。

  到晚饭时分才初步定稿,就和她一起叫了顿日料外卖。她可爱的吃相,毫不造作,居然也和羽赫异曲同工。

  寿司要整只塞到嘴里,说这样才是吃寿司的正确方式,咬一口之类的都不对。把脸塞到像仓鼠一样鼓起,吃得心满意足。

  突然理解了看人的吃相能下饭的说法,如果能一直和她面对面吃饭,就好了。

  “原来你们叫外卖都让放门口的。再用个假名字和备用号码,难怪住址还可以保密。”

  “不止啊,其实要经常搬家的,否则时间久了总会被发现。所以我们几个都是常年租房子单独住的。和家人住一起会给家人造成困扰。过了这么多年所谓的偶像生活,都已经没什么家的感觉了。”

  她眼里闪过怜惜的神色,“不过好在你们再忍几年就可以不守那些约束了吧?正常的交往和结婚?我听羽赫是这样说的。”

  “嗯,到每个人三十五之后就自由了。你再低调几年就可以尽情发朋友圈秀恩爱了。”

  “哈哈,我没恋爱之前也不发朋友圈的好吗?我不喜欢和别人分享我的私事。”

  “还有你这种类型的女孩子吗?不都喜欢拍照上传吗?那你真是适合和偶像恋爱呢。”

  她沉默片刻,越过桌面认真地握上了我的手,说道:“不喜欢发的人还是有的,你相信我,不是每个人都会让你失望受伤的。千万不要受了一次伤就把心关上。”

  这突如其来的举动,震得我不知所措,手心直冒汗。她是在说我之前对她的态度吗?

  不对,不可能。

  想了几秒,才意识到她应该是看过之前我分手前后的新闻,知道我吃过女友爱发照片的亏,所以在鼓励我。

  我真是傻,她怎么可能有别的意思。想要解释我刚才并没有联想到那些回忆,芊慧的手机突然响了。

  “啊,羽赫的视频电话,啊,妈呀,怎么办,在这里可怎么接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星の执念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星の执念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