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话 分别
艾斯S2018-09-13 17:056,348

  彩佳真是有自来熟的天赋,这就和我们一样叫上“芊慧”了,却自然地让人无法拒绝。但真和我们认识那么多年后,也不过只是嘴上亲近,除了对羽赫,与其他人并无私交。

  “我们就不杵着了,明天见咯,彩佳、芊慧,我们先走了,你们也早点回去休息。”阿彦说着推秦司和萧然就要走了。

  萧然忙回头道:“芊慧下次再来北京,记得提前通知我们,咱们腾好档期给你接风哦!

  挥手告别后,羽赫朝我道:“你也早点送芊慧回酒店吧,到了给我个消息。我们也走了。”

  “哦,好。那明天见。”别过羽赫和彩佳,我领着芊慧走到车前,助理小朱忙下车给我们开门。

  “啊,谢谢!”对助理彬彬有礼的芊慧,让我又增了三分好感。

  “我们先送芊慧到国际酒店再回去。”

  “真是麻烦你们啦,这么晚还耽误你们休息。”芊慧眼里满是歉意。

  “哪里的话,有机会载一程冠军是我们和我家直念的荣幸,今天知念多亏你照顾了。”小朱那么会来事,大概是公司专门选了帮衬我的不足的。

  “不敢当,今天我才受风暴各种照顾了。”话音刚落,芊慧打了个呵欠。“啊,真失礼,实在不好意思,我前两天连续四十几个小时没睡了,这会精神一放松,忍不住了。”

  “那么辛苦身体会吃不消的,你赶紧眯一会吧,到了我们叫你。”我忍不住关切地催促。

  “不用,第一次有机会搭直念的车,我怎么睡得着!更何况明天另一档节目录完我就要离开北京了,下次见面不知道是啥时候,我还想再看看直念真人!”

  如果不是车里做足避光,实在太暗,一定会被大家发现我羞红的脸。

  “啊,太黑了,根本看不清呢。”芊慧的声音里充满孩子气的沮丧。

  “那要不来点粉丝福利,借你摸一摸吧?”小朱突然插嘴道。

  我还来不及怪他乱说话,芊慧竟接口到:“真的可以吗?偶像也能随便摸吗?”

  “别人当然不行,可是芊慧小姐不一样的,是世界级的粉丝,而且反正没人会说出去,我可是直念的自己人,否则就不会叫我兼任司机了。你放心摸吧!”

  “小朱!你!”我急得一时语塞,芊慧已经感激道:“小朱你真是太好了!你的大恩大德我一定这辈子就报。直念,你介意吗?我保证就摸一下下。”

  这样软萌的央求语气下,我还能说什么呢?“那,呃,好吧。”

  “直念最好了!”说着只听她起身朝我的位置走来。忽然一个急转弯,我连忙伸手想去扶她,却和跌过来的她抱了个满怀。

  惊呼过后,一瞬间仿佛时间都静止了,芊慧热热的鼻息在我耳边呼出,淡淡的发香异常好闻,发丝撩得我脸颊有些痒。谁都没有率先松开彼此,直到小朱急切地回头问道:“怎么了,撞到哪里了吗?”

  “啊,我没事。直念你有没有哪里伤到?”芊慧一面关切地问着,一面在我身边座位坐下。

  “没有,我记着安全带呢。小朱,你刚刚开那么快太危险了,路再空也不能这样。”

  “好,我一定注意。芊慧不好意思哈,你继续摸,别被刚刚影响。”

  芊慧噗嗤一笑,“当然啊,这种千载难逢的福利,我可不能放弃。”

  说着真的伸出了手,轻柔地摸到了我的眉毛。柔滑的指腹刮过我的鼻梁,慢慢沿着嘴唇滑动,我紧张地丝毫无法动弹,只能凝视着她黑暗中灿若星辰的眸子。

  我感觉到自己的脸滚烫,呼吸也在加重。赶紧闭上了眼睛,生怕多看一秒就会忍不住犯下大错。

  忽然间,她的手倏地抽回了,轻轻地说了声:“谢谢你,这样包容我的任性举动,我摸好了,比我想象的还精致五百倍,你的样子我现在能做出塑像来了。”

  总觉得她轻缓的语气里,掺入了刚刚没有的冷静,就像竖起了一道屏障,刻意拉开了和我之间的距离。是我做了什么令她失望的举动吗?

  “我只是没有被摸脸的经验,并不是觉得你这样有什么不妥。你不要多心。”我也不知道我在解释什么,有没有解开她心里的疙瘩。对女孩子的心思,我真的是全然摸不到边。

  “不会,我知道是自己鲁莽了。对我来说,你是我喜欢了五年又分别在即的偶像,对你而言,我是今天才认识的陌生人,距离感根本不对等。

  我应该早点意识到这个问题,慢慢和你接触的。却做出了这样类似私生饭的行径,实在对不起!我只希望你现在不会太讨厌我。”

  看来她是把我忽然紧紧闭眼的动作误会成了厌恶她,可是我又要如何解释刚刚的真实原因,真是急人。

  “我真的不是这个意思,我是……呃……我……”

  “芊慧,我跟你保证直念不可能是反对你摸他,你喜欢他这么久,应该知道他是佛系的面团性格,节目里什么出格的要求他没配合过?怎么会因为这样就生气?”小朱替我辩白了一番,听起来依然苍白无力。

  “我就是因为心疼过他太多的忍耐配合,才不愿意勉强他一丝一毫。即便不生气,我也不想在工作以外的事上让他为难,何况是因为我。

  直念,我会支持你的每个决定,只有你发自内心高兴,我作为粉丝才会快乐。”

  听到她这样这样全心顾及我的肺腑之言,忽然觉得我更加解释不出口了。和她对我的心意来比,我对她实在太肤浅和丑陋了。等我们的感情能够对等的时候,再来表白也不迟吧。

  芊慧恢复了欢笑,滔滔不绝地聊着最喜欢我们的那几首歌,车一会儿就开到了酒店附近。

  “那么,下次有机会再见咯。”芊慧挥着手目送车子离开。我舍不得转头,仿佛这一分别,就成了永恒。

  “差不多看不到了吧?”小朱的语气带着戏谑。

  “你也真是够了,刚刚这都是怎么回事啊?被红姐知道,还不窝心脚给你肠子都踹出来。”

  我们五个共同的经纪人红姐,对我们的私生活要求极为严格。但凡私下交往或传出绯闻不慎被娱记曝光的,对我们和助理的惩罚手段严厉到令人畏惧。

  除了从来不越界的羽赫和秦司,其他人都多少发生过被狠罚的情况。

  “我这样的神助攻,你不舍得交给红姐的。说真的,跟了你那么多年,你喜欢人的眼神,我还看不明白吗?但就你那慢吞吞又不会说话的性格,我不推你一把,芊慧小姐早晚落到别人手里。到时候你不后悔?”

  “我交不交出去有什么用,你如果生事被红姐逮住,别说保不住你,我也会被你害死,整个团的人气受到牵连,我怎么对得起拼命努力的他们四个。

  之前的事,你还不记教训吗?”

  “此一时彼一时,你现在离红姐定下能公开交往的35岁之期只剩2年,而且芊慧小姐也不是她,肯定懂得分寸,不会招摇。能藏住这两年,不就没事了吗?粉丝难道能盼望你一辈子单身吗?”

  “你知道我还要熬两年现在就给我消停点吧。芊慧确实不是她,芊慧身边只会有更多等着挖新闻的记者。”

  想到这些,我也慢慢从喜欢和恋爱的美梦中惊醒:“更何况,我和芊慧也只是第一次见,她对我,只是喜欢偶像的心情,我对生活中的她也并没有更多的了解。

  就算没有偶像身份的限制,是否真的会从喜欢发展成交往,也是八字没有一撇的事情。你别光凭台上那些综艺效果,就自己乱猜测。”

  烦闷的情绪涌上心来,不禁又想起了之前那次失败的恋情。

  那时已经出道整整十一年,遇到了同样热爱绘画的圈外的她,像男孩子一样爽朗明快的性格,单纯地让我忘记一切烦恼。

  就这样陷了进去的我,鼓足勇气开始了交往,本以为只要低调行事就能瞒天过海。

  结果当娱记在路上堵着我们拍照和追问的时候,我才知道,他们按照她背着我持续发布的微博图文,拼凑细节,已经跟踪了我们多时。

  我始终难以忘记,她哭着和我说:以为没人会关注她的微博,并认出照片中我的背影和家中陈设时候,求我原谅的神情;也无法忘记,演唱会上粉丝们群情激奋地叫骂声,和那段低迷期对他们四个无尽的愧疚折磨。

  而比我更惨的,还有阿彦被曝光交往时,除了被红姐逼迫分手,更暂停了他整整三年的接拍电视剧的工作。

  每一次的沉痛代价都在警醒着我:交往总有被曝光的那天,以及等待我们的只有急剧脱粉和惩罚带来的整个团队人气下滑。一朝犯错,造成的将是五个人经年累月的努力付诸东流。

  车上的空气沉闷了许久,小朱才又开口打断了我的思绪:“可是,你确定所有人都和你的想法一致吗?如果团里有其他人想要和她交往呢?你担心的所谓后果,不还是照样会发生吗?”

  我的心,突地一惊,“你是发现了什么吗?”

  “彦哥和秦司哥向来善于隐藏感情,还不好说;但是你和萧然哥两个天然派的脸色也太好看懂了。

  而且,这一次甚至连赫哥看芊慧的神情也异于往常,我觉得十之八九赫哥也有动心。

  当然,他们会有多少顾虑,怎么处理自己的情感问题,我就说不准了。毕竟他俩一个是出道后从没交往过,另一个恋爱被捉也是十几岁时候的事情了。”

  小朱一直在台下旁观,看得比我更清楚,他说的我也隐隐有所察觉,所以应该不会错。可惜我刚刚才有机会冷静下来,意识到得太晚了。

  “如果是这样,不仅以后,连刚才我也不该对芊慧有所妄想。犯错的机会,轮也该轮到他们了。更何况,他们喜欢的人,我一定不会染指。”说完我闭上了眼睛,想着刚才的道别可能真的是最后一次那么亲近了。

  “这算什么话?感情的事,既不是发扬风格能解决的,也不是你替大家做了决定就行的。芊慧小姐的想法你不考虑吗?”

  “芊慧的想法现在谁也不了解,可是我的想法却很明确。我不希望团内因为这种事有隔阂。

  我们的感情是十几年荣辱与共,彼此扶持积累起来的。只要他们介意,我就不会对芊慧有任何行动。你别劝了,我已经决定了。”

  “那么假设他们不介意公平竞争呢?”

  “哪来那么多假设?我没力气想这些有的没的,明天还要早起录mv呢。我先上去休息了,你也早点歇着吧。”正好车开到了,我闷闷不乐地和小朱告别下了车。

  临睡前,看了一眼手机,有一条微信消息。是芊慧发来感谢今天的各种关照和道晚安的短信。

  啊,这才想起答应了羽赫的消息还没发。

  立马编辑了一条:安全送到,放心。

  “这么晚?路上没事吧?”羽赫秒回。

  “没事,是我刚想起来要发你。”

  “哦,那你早点睡,明天也要加油哦。”

  羽赫真不愧被戏称“团妈”,总是这样关心和鼓励着每个人,事事周到。

  等到洗漱完躺到床上,依然想不到该用什么心情回复芊慧。捧着手机,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第二天是被小朱拍门叫起来的,紧赶慢赶整理洗漱,坐上车后掏出手机,划亮屏幕,依然停留在芊慧的对话框里,依然打不出任何字样。

  算了,何苦非要回复,如果每条消息都要回复,这样的关系也太过辛苦。不然如顺其自然,看看芊慧是怎样的个性。如果生气、不满,那我们就真的不合适吧。

  假设那样,反倒没有烦恼了。

  打定主意后,反而轻松了起来。到达摄影棚后,大家已经都在了。阿彦、萧然在做造型;羽赫已经妆服完整,对着手机播放的视频演练等下要录的舞蹈;秦司笃定地吃着丰盛的早饭。

  “直念,你迟到哦。我们已经调整了造型的顺序,你等下和我一组,先来吃点东西吧。”秦司掌控着和歌舞有关的大部分工作的流程,得心应手。

  一切如常,我暗暗想着,是不是我自己多心了。大家都是为了团队忘我工作的人,哪会这么容易就都把注意力放到同一个女性身上。

  安心不过三秒,萧然就打破了我的臆想。

  “芊慧是今天回上海吗?几点的飞机,你们谁问过?”

  “没有,直念昨天送她回去的,说不定有聊到。”秦司说着目光向我投来。

  我强作镇定,“没有聊到,我不清楚。”

  “哇,你果然冷淡,连这些都不关心一下。她又没人陪同,一个人到处赶。辛苦又不安全,也不问问有什么能帮忙的。我要是她,就不要粉你了。”萧然噘嘴埋怨我。

  “嗯,我是不太会关心那些。”可是我们的身份,就是既不能接送也不能陪同,嘴上关心又有何用。

  大概是每个人喜欢人的方式都不同。又或者是其实我真的不懂如何喜欢一个人吧。总之,我总是什么都不会表达。

  “直念一直都这样啊,他会问这些才有鬼了。”阿彦顿了一下,眼神朝萧然示意了一下造型师的存在,接着说:“今天录制结束后我们开个小会吧,讨论下之后的方向。”

  漫长的一整天工作结束后,告别了所有的工作人员,休息室里只剩下了我们。

  “阿彦,你想聊什么?”

  “首先我想确认一点,如果遇上真心想要交往的人,我们都会彼此支持的吧?能瞒就帮着瞒,真被曝光了,后果也一同承担,绝不埋怨,对吗?”阿彦严肃的提问,得到了大家一致的郑重认可。

  “那么,我们彼此间是否应该坦诚,把心意说出来,避免误会?”

  “当然。”

  “既然如此,我想问问,对芊慧想要出手的,到底有几个人?”

  阿彦这么单刀直入的问题,让大家都瞬间沉默。

  “没人承认吗?那么如果遇到问题,就别怪兄弟几个不帮衬了。”

  “我知道你们都认为是我,我也不否认,芊慧是我的理想型。我喜欢她坚强独立,撒娇的时候也很可爱。但我并不大算出手,因为我知道她不会喜欢我。”

  迎着大家疑惑的眼光,萧然露出了少有的深沉,“其实我虽然平时嘻嘻哈哈,可是我对感情很敏感。从她送的礼物里,我就能看出区别了。

  给我和秦司的,都是我们本人喜欢的。送你们三个的,都是她想送的东西。这里面的意思还不清楚吗?”

  “你是说,她对他们怀着更深一个层次的感情?”秦司若有所思地问。

  “不止啊,对他们是已经超越了普通的喜欢,他们是她的信仰和男神。我们应该还是只是喜欢的男艺人吧。”

  “可这也不表示会想和他们中的一个交往啊。”

  “如果你喜欢的女神说想和你交往,你会拒绝吗?”

  “所以你们三个有要和她交往吗?”秦司转向了我们?

  “放心地说吧,我只会支持。与其她和别人在一起,我宁可是你们,因为我知道,如果和你们中的一个交往了,至少你们谁也不会负她。”萧然的语气听起来已经释然。

  “我先声明我没有这个意思。芊慧和我的性格很像,应该能成为很好的朋友,但不是恋人。”阿彦率先开口撇清。

  一直未做声的羽赫,这时凝视着我,开口道:“哥,你怎么说?”

  一时间我无法接通判断羽赫的心意,只得模棱两可地说:“我,不知道。”

  “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我对她还不了解,所以谈不上喜欢还是不喜欢。”我感觉能听见自己怦怦的心跳声。暗暗希望羽赫接下来会说他也并没什么感觉。

  不对,就算他无所谓,我依然没有勇气再尝试一次向恋情的发展了。

  可是,为什么,我依然无法平静。只得避过大家的眼神,佯做划开手机。

  “那么,我就说了。”

  听到羽赫这句开场白,我心咯噔一下,知道我的小悸动要就此完结了。

  “我喜欢她,喜欢她的全部。

  那些可见的优点,都被她的性格反衬地变得暗淡。

  其实录节目当天早上,我已经遇到过她了,在生鲜市场。为了挑螃蟹,被扎伤了手也毫不在乎,流着血买了一大堆。

  买好后,脸上满足的笑容,比任何的甜品都让人惬意。在人群中,仿佛发着光一样的存在。

  当时我就想,如果能吃到她准备的食物,该有多幸福;如果能在方便打招呼的环境再遇到她,该有多好。

  昨天晚上的节目,我感觉好像是所有的愿望都实现了。一切来得太美好太突然。”

  呵,一切都是命中注定的吧,我岂止是情感上慢了一拍,我从一开始就晚了一步。

  “节目中的种种更让我坚定了对她的感觉,我甚至觉得,就算她切开是黑的,我也依然会喜欢。“

  萧然感慨到:“我就知道我的猜测是对的,所以你放心,我对你们只有祝福。”

  羽赫脸上闪着幸福的光彩,“本来,我没打算那么快和你们说出来。因为她的心意,我还没来得及确认过,我不想吓到她。

  另外,我也不清楚你们会怎么看待我明知故犯地想要追她,尤其是萧然的态度。”

  那么说,羽赫没有发现我的真心,那样,就好。那就,一直隐瞒下去,直到我真的放下她吧。

  “所以,我很感谢阿彦召开了这个私会,这样我就能放心地去表白了。你们会支持我的吧?”羽赫的脸上满是难掩的喜悦。

  “虽然我是很想祝福你的,但我多嘴问一句。彩佳你打算怎么办?”阿彦的眼神里充满担忧。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星の执念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星の执念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