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温暖不止亲情
黑猫西瓜丸2019-08-08 22:023,695

  果然如赵子季所料,如果说看见水桶西门小官人只是想跺脚,看见柴刀他就真的开始骂娘了。柴刀没有开刃,而且写着擅自开刃者重罚的一张大纸就贴在柴房上面。两个时辰过去了,手上已经没有水泡了,都开始流血了,一颗树还只是破皮而已,里面的部分越砸越结实。眼看酉时已至,西门小官人想了想,丢下柴刀再不去饭堂就要错过饭点了。

  李文献看到西门小官人一语不发,回来边吃饭边若有所思,越发欣赏起他的心态。有两种人会比一般人走的更远,一种是撞了南墙也不回头直到把南墙撞塌的人,一种是不钻牛角尖的人。西门小官人只有二十天的时间把四大行彻底稳固下来,撞南墙这种事情是需要毅力和时间的,毅力他或许有,时间绝对不够。李文献思索了一下,还是没忍住,走过去坐在西门峰身边,炫耀般的给西门峰看自己手里的筷子。这是他从家里带来的一双金属筷子,坚硬无比还没有生锈的麻烦事。在这个时代有一双不锈钢工艺的筷子的确是值得炫耀的事情,但是西门峰知道李文献绝不是专门来炫耀的。他好奇的看着李文献,李文献笑着问道:“师弟,你说是我这钢筷子硬还是你手里的木筷子硬。”西门峰十分纳闷,师兄这是真的要拿自己寻开心啊?当然是钢铁硬,他毫不犹豫的回答。

  下面西门小官人明白了何为见证奇迹的时刻,李文献拿起一只木筷,运了运气,一击就把铁筷子削成两截,切口整齐如镜面。然后哈哈笑着走了,走了两步,西门小官人听到他酸溜溜的哀嚎:“不好,太兴奋了,我的铁筷子啊!”

  西门小官人彻底明白了,师兄这是在提醒他。既然能把气聚集到拳头上击碎石块,为何不能把气附加到柴刀上劈倒树木呢?顿悟的兴奋影响了他,他丢下还没吃完的半个馒头,向伐木区冲了过去。门通来到李文献身边说:“眼镜啊,虽然开始你拉我,但是我早就知道,最心软最欣赏这个师弟的就是你。我们的欣赏就是欣赏,即使去帮他,我们也只是因为好感而没有理由,而你的所作所为是理性的,这种理性的欣赏与感情无关,就提点的时机来说,对师弟提升的好处是最大的。如果他达到了你的期望,你是忍不住的,就你这书生模样,就是让你装冷酷也是装不来的。”说罢拍着李文献的肩膀安慰着他对百炼不锈钢筷子的哀思,扬言今晚要让赵子季把上次偷偷从山下带回来的美酒拿出来招待他云云。

  道理是明白了,可是实行起来才发现,聚气于拳不是很难,把气附加到物件上却绝对是难上加难。好不容易砍倒第一棵树,他疲惫的几乎都站不住了,附加术需要的集中力不是一点半点,最主要的是,他无法保持气息稳定的聚集在柴刀上,尤其是砍下去撞击过后,气就好像气球破灭一样飞速的消散着,他只好不断输出自己体内的气以维持气刃。他又开始打坐,一是为恢复气力,二是让自己进入空灵状态,集中的把所有气息运用的基础再思索一遍。过了许久,西门小官人从怀里掏出奶奶给准备的手巾,缠在磨破好几次的手掌上,再次举起了柴刀。

  回到宿舍,夜已深,大约快到子时了吧,西门小官人想着。没法掌握具体的时间是个麻烦的事情,明天他准备做点计时的小物件,以便于更有效的利用所有时间。回到房间,刚躺在被窝里,突然听到李文献问:“两棵树?”他并没有入睡,一直在等西门小官人回来。

  “嗯”

  一阵感动涌上了西门小官人的内心,鼻子酸酸的,一天的疲惫仿佛都已经不再是负累,手上膝盖上和肩膀上的伤也似乎不那么痛了。他从小被奶奶和家仆们宠爱着,佃户也同情这位小少爷的悲惨身世,再加上对他善良的性格颇有好感,所以对他十分关心,他的少年时期并不苦涩。但是这些并不能代替双亲的情感,他心里一直有一种空虚,然而他从未向任何人提起过,也不知如何提起,告诉奶奶?只会让奶奶伤心罢了。此刻,他觉得也许唯一可以填补这种空虚的,大概就是友情了吧。谁知道灯被点燃了,门通赵子季也在等他回来。赵子季从床下摸出一瓶泰康佳酿,笑着说道:“恭喜师弟突破了新的限制,欸,声音小点,这是我上次从山下偷带回来的,就当给师弟新突破的贺礼了。不过先说好,一人只能一杯啊,喝多了明天让其他同门发现,咱们可都吃不了兜着走。”

  二十天的时间,并不是一个短暂的时间,但是当你的生活变得异常充实并且有了很难实现的目标,那二十天仿佛就仅仅消失在昨夜的睡梦中而已。

  西门小官人明显比入门时壮硕了许多,身上已经略有肌肉的轮廓。

  现在他完成日常任务只需要一个上午,下午的时间,为了巩固基础,西门峰更多的进行的是身体锻炼。他给自己制定的计划是不借助行功围着城墙跑圈,缓过劲来以后进行来回100米冲刺,绕城不少于五圈,冲刺不少于二十组,直到力竭为止。俯卧撑从初期的二十个一组到逐渐加量至五十一组,就在级天前,一百个一组才能满足他的消耗需求了,俯卧撑不少于十组。还有仰卧起坐,引体向上,深蹲蛙跳,压腿拉伸,这些训练让不时来看他进度的大师兄目瞪口呆,也丰富了门内体术锻炼的基本方式。现在他做完原定计划也只是需要大半个下午而已,剩下更多的时间可以进行基础的四大行修习。

  近来门派里西门峰这个名字流传的越来越广,虽然他一直没有加入到大家的集体修行之中,但随着内容丰富多彩的锻体早课,很多人都开始注意到这个新入门的师弟,何况天才总是能引起更多的关注。流言也开始出现了,凭什么你刚入门就得到如此照顾,心里不平衡或者猎奇欲望强烈的人从不缺乏,慢慢的,竟然传出了太师祖老来换发第二春,出现了西门这个私生孙子的传闻。毕竟太师祖一百四十岁大寿都过了,这么漫长的人生,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

  这些东西全部成为了宿舍里的趣谈,就连事件主人翁西门小官人本身每天都听的笑到在床上乱打滚。他的这份豁达也让宿舍几位师兄对他又高看了一眼,大家相处的更为融洽。

  这是二十天的最后一天,西门小官人挑完水,拖着两颗树轻松回到门派的时候,大师兄已在柴房等他。看了他拿着没开刃的柴刀行云流水般的轻松动作和一刀一个的劈柴速度,大师兄表示十分满意。大师兄表示,作为他刻苦练习的奖励,今天破例教他一手劈空掌。毕竟西门小官人一直在进行基础功法的修炼,真正的武术技巧并没有接触,所以还是很兴奋的。大师兄随手抛起一个碗口粗细的树枝,空挥两掌,树枝落下的时候变成了四片劈柴。西门小官人又明白了一个道理,气的运用有无穷无尽的可能,对物品的附加只是其中一个途径,不附加一样可以凝气成器。

  大师兄将要点讲解完后道:“太爷爷今日已经出关,比预想中早了一天,他迫不及待想要见你,所以让我来叫你的。至于这套劈空掌,以后你自己慢慢研究吧,走,先去见太爷爷。”

  望着短短一个月就发生如此大蜕变的西门峰,慕天褚老怀大畅,难能可贵的是这孩子也没有放弃对基础的巩固,从气质到筋骨,都像换了个人一样。他所担心的好高骛远和浮躁冒进并没有出现在这个孩子身上,也只有这样,剩下的三个月对武学的修行才能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只是在他闭关期间,这小子又冒出来很多有趣又实用的锻体之术,问他本人,他本人还是茫然的很,自己为什么会这些,他自己还是不明白。

  又过了两个月,西门峰已经可以跟门通师兄打的不分轩轾,在别人看来,这进步的速度已经相当不要脸了,但是得知门通师兄的身手并不能在门中排进前二十,西门小官人还是没来由的一阵苦恼。更何况这只是招式上的切磋练习,跟真正的实战比武乃至性命相搏还是有着不小的差距,不说别的,门通师兄随便发动一下内功,都比西门峰浑厚太多。休息的时候,西门小官人气馁的坐在树荫下发呆。门通师兄笑了:“师弟,你入门才三个月,神行,雁荡这些轻功就不说了,劈空掌,搜穴手,无极四步腿法,寒月剑法哪一套你不是耍的有模有样,练气这种东西需要时间的积累,我都入门五年了,你对自己也不要太苛刻了。还有一个月,我看你还是有很大的提升空间的。”知道师兄这是安慰,看来这次的试炼比武,果然还是太早了吗,自己真的无论如何努力都赶不上了吗,这样的天才,即使别人承认,又怎能过得了自己心里那一关。

  不知何时,示源长老已经站在两人背后。两人发现的时候都吓了一跳,自然的就跟他们来以前示源已经站在这里一样。

  示源笑了笑,拍了拍西门峰的肩膀,只说了一句“走!”,扭头就走了。西门峰知道这是让他跟上去,难道示源长老要指点自己?西门小官人亢奋了,如果示源长老愿意指点他一两手,说不定,自己还会有转机。

  门通此刻目瞪口呆的杵在原地,赵子季凑了上来,用手在他眼前晃了晃,问道:“师兄你怎么了,发癔症啊?”

  “我都入门五年多了,我还以为示源长老不会笑呢,这是破天荒第一次啊。至于主动跟别人说话,虽然只有一个字,你知道除了太师祖和大师兄二师兄,这有多难吗?”门通虚脱般的幽怨飘了出来。谁知道示源回头对着门通说了一声“嗯!”夭寿啦,他居然承认了!赵子季也懵了,刚才,示源长老连说了两句话,虽然各只有一个字,但是这种感觉还真是尤其是最后,他居然承认了自己说话很难!示源带着西门峰远去了,留下面面相觑的二人大眼瞪小眼,看来这个小师弟真的是个另类,虽然说不出是哪里不一样,但是除了交友慎重的李文献,连示源长老如此沉闷之人都对他与旁人不同。这不仅仅是幸运或者脾气好能解释的,师弟身上确实有吸引别人的性格和气质,将来一定会走的比我们远不少吧,赵子季如是想。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幻梦异闻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幻梦异闻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