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生活中处处是修行
黑猫西瓜丸2019-08-08 22:023,065

  十天过去了,西门小官人觉得自己已经跟入门时是两个人。

  他觉得自己有着打娘胎出来以后从没有体会过的自信感,举手抬足之间充斥着力量,连天地间微弱的气流变化都在自己的感知之下。这是一个全新的领域,他几天前还是一个武学白丁,但现在,他觉得即跟一只老虎对打也是没有什么问题的。

  这几天他始终处于一种亢奋的状态之中,脸上常常带着莫名其妙的微笑。同宿舍的兄弟以为这位新来的小师弟有发癔症的习惯。当一个人,从一个平凡的状态进入一个全新境界的时间只需要十天,巨大的感受冲击总会体现在异常的情绪上,或者惊讶或者不安或者亢奋,西门小官人属于后者。毕竟年少天真,思考事情的方向总是充满希望,未来是美好的,初生的太阳是明朗的。

  伴随着初生的旭日,大师兄慕云轩来宿舍找西门小官人,让他修习坐功三个周天,自己则在一旁将手扶在他肩头,感受师弟的内息状况。三个周天后,大师兄首先对师弟的状态表示满意,基础已经十分牢固,剩下的二十天,就是补足不足之处的修炼。

  “师弟啊,内息的状况已经十分良好了,但是,最最基本的条件太不足了。”慕云轩看着西门峰表情认真的说道:“你的身子骨太弱了,从今天起,是时候参与到门派的生产中来了。每个新晋弟子都要劳作一段时间的。”西门峰疑惑的看着师兄,按理说门派的主要收入应该是执行历练任务,保镖活动等的分红收入,更何况慕门本身的商会和酒楼在城中都有不小的名气。虽然他不是不勤快的人,但是他一直以为门派并不为劳作所累,门派这种庞然大物怎么会缺钱,更何况你看慕门建筑的气势,不是一般财力可以造就的。看着他疑惑的表情,慕云轩笑道:“财物方面门派自然是不缺,但是你以为水会倒流回山上啊?我们每日做饭,会自动有柴火飞来吗,我说的劳作并不是出产赚钱,而是门派的日常所需。”西门峰恍然大悟,的确,玉擎峰上没见过多少下人,看来这些平时都有弟子在做,自己入门不久,因为慕天褚格外的关照,并没有面对过这些。云轩大师兄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道:“该教你的基本功你已经都熟练掌握了,以后每天自行修习就可以了,只要做完日常的活计,剩余的时间你自己支配。”接下来交代了西门小官人每天的任务。光听第一条,西门小官人就觉得头疼,从山脚下挑水,后院有很多大水缸,某两个水缸上贴着西门小官人的名字。装满这两个水缸就是第一个任务。虽然西门小官人脚程不错,但是光上山一趟,完全不休息没有负重的情况下紧赶慢赶也需要至少一个时辰多,一天光挑水就不知要用去多少时间,哪里还有修行的时间,更何况还去门派商会的伐木场带回两颗柴木树,完全做成规格统一的劈柴。这样一天的时间够不够用还两说。慕云轩留意到他脸上的难色,笑了笑,意味深长地说:“我希望你锻炼的不只是体格体力,这句话你自己慢慢领悟,你还有二十天的时间,期间跟其他师兄弟的劳作时间和路径会错开,希望你自己开悟。”说完就去带着其他师兄弟晨练去了。看到西门峰的苦瓜脸,老实的门通有点于心不忍,欲言又止,被李文献劝阻,李文献一脸我是为了你好的恶心表情,拽着赵子季和门通跟着大师兄走了。

  西门小官人并不气馁,他相信大师兄这么好的人是不会给自己小鞋穿的,于是跑到水缸处找水桶。到了一看,其他水缸上都是两人名字贴在一起,也就是说,其他入门弟子一日两人只要挑满一桶水就可以了,没办法,谁叫自己进度快,一入门就突破气海阶段了,能者多劳吧。拿起扁担一看西门小官人气的想跺脚,扁担和水桶都是铜铁打造的,这可真是货真价实的强身健体。因为心急,下山的速度有点快,途中还跌了一跤,膝盖都摔破了。上山的时候更难,每走一步都非常吃力。走的稍快一点水桶里的水就飞溅出来,上山才走了四分之一的路程,已经累的精疲力竭,肩膀也磨破了,再看水桶,一桶水也就剩下一半,照这样下去,估计水缸装满晚饭都要错过了。好在西门小官人有一股子坚毅的劲头,休息了一会,憋足了劲继续挑水。三个半时辰以后,终于回到水缸前,两个半桶水往里一倒,好么,一缸才满六分之一。西门小官人虽然气馁,但是他明白师兄是为了他好,咬咬牙挑起铁扁担又冲向山下。门通看着他跑远的背影,叹了口气对李文献说:“照这个进度,二十天,师弟达不到太师祖的期望吧。”李文献笑了笑说:“师弟刚入门的时候,你能想到他十三天就走到现在的地步吗?这个师弟悟性非凡,我跟你打个赌,这一趟他就会开始不一样。”

  来到水潭之前,西门峰洗了把脸,看着水中自己的倒影给自己打气。大话说出来了,一定要参加这次的试炼比武,太师祖为自己可谓仁至义尽,奶奶虽然只说盼望孙子平安,可谁不想子孙辈出人头地。最凶险的通筋开脉固气海都挺过来了,吃点苦怎么就让自己心态不平了。何况自己真的对自己也抱有很高的期待,这点小事都做不好,还指望通过试炼比武?单说门试,入门习武三年以上的师兄就不计其数,他们也经过了挑水劈柴这些过程,自己连这些都比不过他们,还谈什么比武。但是正常来说,体能和体格的锻炼一定会有一个过程,训练强度再高也不可能区区二十天就脱胎换骨,何况自己还要有时间修行。一定有什么挑水的门道,只是自己还没有发现。

  想道这里,西门小官人不再着急,他决定想明白其中的关节再行动,不然明天他也完成不了今日的任务。他想站起来伸个懒腰,舒展一下自己,却不想脚下的青石常年被水流冲的溜滑,一个趔趄,眼看就要摔倒。这几天的修习让他的内功在不自觉中运转起来,下意识地,一股气流将自己托起,原地转了一圈以后稳稳站住了。他突然觉得心头一亮,原来师兄说的不只是锻炼体力体格是这么回事。自己欠缺的就是行功,如果把行功代入挑水,不知是怎样的效率。他坐下凝神运气,边运气边思考,少许功夫,心中已有了回数。

  门通有点懵,因为小师弟回来了,两个水桶虽然还是只有半桶水,但是回来了。

  这回从他下山到回来,一个时辰而已,虽然呼吸略有紊乱,但相比第一趟,明显没有那么严重的疲态。两趟就自己悟出了其中的关节所在?扯淡,太特么扯淡,旁边的李文献似乎胸有成竹,看着门通笑道:“我怎么说的,这个程度都没有,咱们的师弟凭什么叫妖孽啊?”在他看来,师弟不应该只是这种程度,两个半桶水应该是他故意为之。

  西门小官人没有立刻冲出去,而是在水缸胖盘腿坐下,闭目感受刚才的心得,李文献没有想错,西门峰没有着急,故意只打了半桶水,是因为他对行功还不是太熟悉。门通这回不着急了,虽然不明觉厉,但没方才焦急,他问李文献:“师弟这是在做什么?”

  “大概是在回顾刚才的感觉。”

  “刚才的感觉?”

  李文献笑了笑道:“即使是天才,初次将气息运用在高阶技巧之上,肯定也需要确认这种感觉,师弟已经初次摸到了轻功的门槛,且看下去吧。”

  西门小官人站了起来,不慌不忙的抄起家伙事下山去了。这次,不到半个时辰,带着两桶满满的水回来了。

  午时才过,两缸水已经装满。门通又有点懵,即使他入门已经五年,气海修行已两年有余,他仍然没有这么好的效率。李文献笑着说:“我不如他,子季看如何?”赵子季凑了过来,笑道:“我要是有这个效率,四年哪里还只是个门迎弟子。”其实这几位最厉害的就是李文献,虽是大富大贵,但也许就是这种出身,让他的见识悟性远超常人,西门峰来此之前,也是门派中数得上的天才人物。他身上并没有寻常纨绔子弟身上的浮夸,却以头脑冷静和出色的分析能力赢得了门派上下的一致好评。别看他带着一副圆圆的小眼镜,一副羸弱的样子,他可是仅仅入门半年就已突破气海阶段,至今两年有余,成就已超越门通和赵子季。李文献接着说:“轻功的突破并不是什么难事,关键是劈柴,回去吧,今晚大概不必等师弟一起入眠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幻梦异闻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幻梦异闻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