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姮娥和月族的故事(十二)
阳光狮王2018-10-05 21:181,792

  听到云印的惊叹,我向她望着的方向瞧去。原来云印手里拿着一串金晶石项链,那是玉宛送我的见面礼,奇怪的是这项链比几日前显得更加晶莹透、亮光彩夺目。

  云印叹道:“这晶石真是上品啊,越放久了光华越亮,我还从未见过如此神奇的宝石。”

  我看着这串项链心下对玉宛的愧疚愈深,她真是个待人诚恳之人。

  突然云印手中的链子被人夺了去,这人是侍剑。

  “哎呀,想不到你也对女人家的首饰也感兴趣!”云印娇笑着道。

  侍剑并不理会云印,躬身对我请求:“夫人,恕侍剑失礼进入您的寝房。刚才在下从窗外听到一阵喧闹声,害怕夫人有什么闪失便赶了过来。方才在门外看到夫人无恙时,正要离开,但走之前,在下可否借夫人的项链一用?”

  我不解道:“你用来做什么?”

  侍剑回答:“金晶石是一种稳定的矿物,再好的品级也不会因为放置的时间越久光泽越亮,侍剑觉得此事有蹊跷。”

  云印翻了翻白眼道:“侍剑大人,您也太谨小慎微了,一串链子能把夫人怎样?”

  侍剑道:“现在是多事之秋,夫人身边有任何异状在下都要检视,这串项链要送去刑检司仔细查验,无任何问题后再归还夫人。”

  我欣然同意,毕竟侍剑一向行事谨慎。他虽嘴上不说,但他对我出事时没有察觉,一定耿耿于怀,所以才请坤月增派护卫,自己一有闲暇就去查访凶手。

  我这几日趁侍剑忙碌,腾出机会问云印即将出世孩子的安排。云印道:“夫人请放心,事情已安排妥当。我们在月宫地下出口的暗道旁藏匿了一个可以回到地球的小飞行舱,云印已会操纵飞行。我们的人会在玉宛郡主出嫁那天,制造一些意外。我再想办法把侍剑支开,你我就可以趁乱进入小舱离开月宫回到昆泰基地,在那里保证天幕之主和坤月皆找寻不到。”

  这么快?玉宛下月就要出嫁,我到那时就要和坤月分离了。这次瞒着他藏匿起来,不知何年何月才能与他再度相见。回想我们分隔了近百年,团聚在一起还没有几个月,就又要长远的分开了。他对我的出逃会谅解吗?如果这一走此生是否再难相见?一想到这里,我心里如刀割般的痛。可为了我孩子的活命,我也只能牺牲自己的幸福了。

  不过昆泰人的生活又是怎样?我一无所知,坤伯也从未向我提及。坤伯现在到底是如何了?我还能再见到他么?

  云印似乎对自己的安排胸有成竹,但事情真的会进展得如此顺利吗?

  相对于这些事来讲,那晚到底是谁要杀我这件事对我来说反而不是那么重要了。现在我的头脑中总是在一遍一遍演习着和云印商量出的出逃细节,一定要确保万无一失!

  自此以后,每当见到坤月,我都无比珍惜和他在一起的每一分、每一秒,每次他转身离开时,我都感到仿佛是诀别,总有冲动想追上去紧紧地抱住他,把这一刻当作此生最珍贵的回忆。但我必须强制自己忍住泪水,还要在他的面前假装轻松快乐,以防他有所察觉。

  今日,坤月临走前痴痴地望着我道:“近日我在忙玉宛出嫁的事情时,总是幻想着咱们的大婚。等这件事一忙完,我会立即筹备你的封妃大典。我要让你成为这天上人间之中最幸福的新娘。”他的话让我的心如同被人紧紧攥住一般痛楚不堪,摆在眼前的幸福离我如此之近,但又是那样的遥不可及。就似一场美丽的幻梦,如果可能真的不想醒来。

  我只好附和着说:“好呀,我等着那一天。我也盼了许久。只是玉宛为我们做出了很大的牺牲,你要专心好好把她先风风光光嫁出去,让她成为一个幸福的新娘。”

  坤月点头道:“阿姮说得极是。那来迎亲的特使倒是很有诚意,他说醍醐国的王子得知玉宛肯下嫁十分开心,向月宫不断送来礼品,只为了讨她欢心。醍醐国王只有王子一个继承人,而且醍醐国的王后权利非常之大,可以拥有一半的王权。也就是说玉宛嫁过去后,将来就可以拥有自己的半壁江山,尊同女王。连你这个月宫王妃都不能比呐!”

  我听罢很替玉宛郡主开心,回答道:“她若真能过得幸福,我的心里就能更加坦荡一些。”

  坤月笑道:“你有什么不坦荡的?你别多想了,好好休息吧!”

  我也微笑地挽起坤月的手,点了点头。可心里不禁想,我和坤月这般谈笑,也不知能有几回了。

  随着玉宛出行日子的临近,奇怪的是,日子云印也开始闷闷不乐了起来,我问她道:“怎么了,是不是舍不得月宫和月妃了?”

  云印随口应付道:“是呀。”可她的眼光却总是飘向远处。也不知这丫头有什么不可说的心事。正想借机再逗逗她。突然,这丫头黯淡的目光突然明亮了起来,顺着这目光我回首一望,侍剑走了进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太古传说集之姮娥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太古传说集之姮娥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