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不一样
张翛2018-10-15 09:402,163

  杨朔沉默很久:“我的故事…其实…”

  “怎么了?”

  “我说,但是你得保密。”

  “这么多年了,你还不相信我?”

  “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因为如果这件事儿暴露了,将会惹出大事儿。”

  “你相信我。。”

  杨朔盘腿坐在床上,低着头,推了一下眼镜腿。又昂头抿着嘴唇。整个房间异常安静。“那时候,我还在一个和地球很像的星球,我们那儿的人称它为Cupid,也就是丘比特,它的音和古罗马神话中的小爱神的名字几乎相同。丘星是一颗行星,和地球的区别就是他只会公转,不会自转。和你们一样,我们也有太阳,我们称它为Kanne,也就是卡恩。我叫杰森,我生活在那个美丽的星球。

  “它真的和我们这儿一样吗?”

  杨朔侧过头看:“比这儿还美!”杨朔露出那排洁白的牙齿,“那儿也有海洋,有河流,有山峦。天空中有鸟儿,地上有猛兽,水里有鱼虾。也存在着食物链。”

  张婉茹很好奇那个杨朔以前生活的地方,她对他说:“难得这么久没见的两个人还有如此生动的话题来聊。”

  “在丘比特,也有男女之分,所以也有你们女人这种神奇的生物。”

  “那儿这么好,那你为什么会以人类的身份出现在这儿呢?”

  杨朔瞬间有些不对劲,他回忆着说:“那时候,我只是航天部门的一名后台员工,在那天的数据分析后,我的同事们发现了丘比特的公转速度比平时小了一些,本来以为是误差,但是通过一段时间的统计之后才发现原来是我们的”太阳“卡恩正在尘埃化,尽管它只有很小一部分的尘埃会落到丘比特,但是丘比特将会因为失去卡恩的引力而失去正常的轨道。”杨朔说着说着,泪珠就从他的脸颊落下来,他的睫毛也越来越湿润。

  张婉茹摘掉了他的眼镜,杨朔像个孩子一样将头埋在了张婉茹的怀里。

  “这是场毁灭性的灾害,如果任由它发展下去,整个丘比特将毁于一旦,我从小长大的地方,我的朋友,我的师傅,我的同事都将死在这场灾难里。”

  张婉茹将他搂进怀里,拍着他的背:“那你们有解决的方法?”

  “在老祖宗留下来的资料里面,隐约预言了这场灾难,也隐约记录了让卡恩重新燃烧的方法,但是只是隐约,并没有准确的给出真正的答案,我们一直在探索,每过一段时间,航天局就会准备一定的物资送飞行员去古书上记载的大致地址去探求那些碰撞之后留下的能量球。“

  “那这么多年了,找到过吗?“

  “找到过,一些小的碰撞之后留下的是很小的能量球,即便搜集了将近20个,可是他们真的是太小了,只能维持不能维持很长时间。“

  “所以你就是被派来寻找地球上的所谓的能量球?“

  “算是吧。在我来之前,已经有前辈来过了,只是来了很多的前辈,在进入太阳系的时候就会与丘比特失去联系。所以我还有一个任务就是寻找他们的下落。“

  “呃,为什么你认为地球上会有你们需要的能量球呢?”

  “因为我们那观测的史料记载,当年彗星和地球发生了大碰撞,碰撞之中,彗星将地球的一部分砸了出去,也就是现在的月球,还为地球带来了丰富的水,而这颗能量球就存在于地球的大海之中。然而不幸的却是彗星人,他们的星球因此而变了轨道,绕太阳以七十六年为周期转动,不过幸运的是,彗星人适应了这种环境。”

  张婉茹想要继续问,可被杨朔打断了:“我知道你想说什么,彗星人在彗星的一个周期里面,大部分只有微弱的阳光,他们已经习惯了,当他们靠近地球和太阳的时候,由于没办法抵挡如此强烈的辐射,他们都躲到了地下,连所有的建筑物也都隐藏了起来,所以地球人观测不到他们的踪迹。”

  “你在丘比特有家人吗?”

  “没呢。我是个孤儿,我们那也有收养孤儿的地方。”

  “所以,你们知道可能来地球会有去无回,所以才派你来?”

  “是的,还有奥克斯,他和我一样,我们都是孤儿。”

  “奥克斯?”

  杨朔的身体蜷缩着,似乎有些抽泣:“他是我的战友,可是他牺牲了!我们以超光速驾驶太空船到了太阳系边缘,我们继续前行,可是发现地球的转速越来越慢,当我们降低速度时,他就转的快一点。后来我才知道这就是穿越时间。”

  “奥克斯怎么了?”

  “我们的太空船被一段神秘的电波干扰,太空船自动的启动了攻击装置去拦截这个电波,我们破译了这个电波的一部分,却发现他里面的内容全是丘比特的语言。于是,攻击的炮弹对准的是地球,我便想改变它的方向,但是它却指向了哈雷彗星。奥克斯头也不回的驾驶分解开的小飞船前去提前引爆它,幸运的是它碰到了一颗正在向地球砸去的大陨石,被引爆了,随后,很多碎片漂向了四面八方,却有一块大的向美国砸去,奥克斯驾驶飞船,担心被地球人检测到,就躲在这颗碎片后面,欲图改变他的轨道,最终他成功了,可操纵杆却插入了他的腹部。在将他带回之后,他已经被鲜血染透了。他死了,他回不去丘比特了。”

  杨朔用拳头砸自己的头部,大喊着:“都怪我!都怪我!”

  “怎么能怪你呢,又不是你害了他”,张婉茹安慰着。

  “如果我要是不提前打开自动攻击装置就好了。”

  “这不是你的错。这事儿你也无能为力的。”

  张婉茹第一次感觉到杨朔如此的自责,她现在突然发现原来这个平时很幽默的男人背后竟然装着这么多的事儿。

  “当时奥克斯的身体已经开始发灰了,他身上已经没了绿色的气息,他已经流干了绿色的血。”

  “绿色的血?那你的血为什么不是绿色的?你们为什么不一样?”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丘比特的雪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丘比特的雪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