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头发》
夜断愁2018-09-21 11:557,599

  (1)

  2017年,我在天水市公安局灵异科做灵异顾问,这年五月份,天水市突然暴死了十五个人。

  十五个遇害者的死相都很惨,心脏全被挖走,脸皮也全被剥了下来。

  由于没有脸皮,因此,看上去十分恐怖。

  这么大的惨案,不仅国家和省委领导人都高度关注,在全世界也引起了极大反响。

  因此,天水市的市w书记、市长、政法委书记、政法副市长兼公安局长,每一个都压力山大。

  在相关领导的强大压力下,公安人员很努力很认真的寻找线索,一点蛛丝马迹也不放过。

  可是,除了发现遇害者都姓‘武’之外,案情貌似没有取得任何进展。

  而且,就在公安机关的眼皮子底下,凶手又杀害了一名男子。

  跟之前的受害者一样,这名男子也姓武。

  他的心脏也被挖走,脸皮也全被剥了下来。

  凶手到底是什么人?

  为什么会如此残忍?

  为什么偏要对姓武的人下毒手?

  作为在公安机关上班的灵异顾问,再加上猎奇心一直很强,我自然也在关注案情的进展。

  可我不是刑警,只是一名灵异顾问,我的身份充其量是个临时工罢了,连事业编制都算不上。

  因此,我只能操空心,但插不上手。

  只是,我总觉得这连环惨案不简单,极有可能有不干净的东西在作怪。

  否则,天水市的公安机关发费了这么大的精力,怎么还会如此焦头烂额、束手无策。

  要知道,天水市这支公安队伍的办案效率,在全国是出了名的。

  ……

  (2)

  这天,我在科里跟一个外号叫‘胖子’的灵异警察在研究棋道,我们研究得正过瘾的时候,来了一个报案的女子。

  这个女子二十七八岁左右,极为美丽,也极有气质。

  尤其是她的头发,就像仙女的长发一样漂亮,又黑又亮又飘逸。

  但是,她神情幽伤,显得心情沉重。

  “警察,我要报案!”女子幽幽道。

  “你好,请说。”

  “嗯,谢谢。”

  女子颌首。

  然后,从皮包缓缓拿一张照片出来,让我们过目。

  照片上也是个女子,容貌较好,年龄二十七八岁的样子。

  “这张脸,其实才是真正的我。”女子指着照片对大家说。

  “不会吧?”大家愕然。

  “是的,其实这张脸,其实才是我的真实面貌。”

  “这才是你的真实面貌?那你现在这张脸?”

  “这张脸不是我的。”女子幽幽地指着自己的脸对大家说。

  “怎么会这样?”

  “我也不明白。”女子神情复杂的说。

  “请问你叫什么?在哪里工作?”

  “我叫西门燕,是一名护士。”

  “你变脸的事情,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是在半年前的一天早上,我醒来的时候,忽然发现自己变成了另外一个人。我也不知道怎么会这样,但是,由于我的脸变了,大家都不认识我了,就连我的父母也不认识我了,现在,我的工作掉了,男友也分手了,家里也不接受我。”

  “一觉醒来就变脸了?”

  “是的。”

  “真是不可思议。”

  “我没骗你们,否则我不会来报案了,谁都知道,报假案,是要负刑事责任的。”女子道。

  “我相信。”我说。

  是的,我相信这个名叫西门燕的女子的话。

  只是,好好的一张脸,为什么会变成另外一张脸呢?

  其中一定有原因。

  我要西门燕好好想一想,看在变脸之前,有没有什么邪门的事情发生过。

  “没有!”回忆了一会儿,西门燕摇头。

  “一定会有。”我说;“等你想起来的时候,再告诉我们吧!”

  说完后,我将一张名片递给她,我告诉她,上面有我的电话号码,什么时候都可以联系到我。

  “好的,谢谢。”

  道完谢后,西门燕心事重重的离开了灵异科。

  ……

  (3)

  几天过去了,西门燕一直没有打电话找我。

  而我呢?也将这事慢慢淡忘了。

  那个礼拜的周末,胖子约我去KTV嗨歌,问我去不去?

  我说没问题,正好我也想放松放松。

  就在这天晚上,我正想跟胖子一起去KTV放松的时候,又有一个姓武的人遇害了。

  这个遇害者是个小女孩,还不到十岁。

  跟以前的遇害者一样,她也是惨不忍睹,心脏被挖走,脸皮全被剥掉。

  一个不到十岁的小女孩遇害了,这次,省委领导和省公安厅领导都急红眼了。

  他们严厉命令天水市全部的公安系统、在案情没有被破之前、礼拜六和礼拜天也照常上班,在平时,没有特殊情况,也不得请假。

  上面的领导急红了眼,下面的领导自然更是心急如焚。

  参加完市委会议后,局长连夜召开会议,宣布对全市所有姓武的人进行保护,在他们居住的所有地方,都安装监控器。

  除此之外,一直不相信迷信的局长大人,也终于命令我们灵异科正式加入到破案小组中去。

  就这样,作为灵异顾问的我,也终于可以正式参加这起连环惨案的破获工作了。

  为什么凶手会专挑姓武的人下毒手?

  凶手跟姓武的人到底有什么深仇大恨?

  一定有深仇大恨。

  我首先在这方面做重点调查。

  而且,我也试图将这方面作为突破口。

  沮丧的是,整整一个礼拜,我一无所获。

  我还是没灰心,于是,我从古代入手。

  我想,也许古代有什么人跟武族有什么深仇大恨,现在,终于有机会报仇了。

  问题是,我查遍了所有的历史资料,都没有发现。

  当然,倒有两个姓武的名人,得罪了不少人。

  而且,这两个人是亲兄弟,一个叫武大郎,一个叫武松。

  他们最先得罪的是西门庆和潘金莲,因为武大郎的婆娘潘金莲跟西门庆乱搞男女关系,后来,奸夫淫妇谋杀了亲夫,再后来,武松将这对奸夫淫妇给咔嚓了。

  得罪了西门庆和潘金莲之后,武松又得罪了蒋门神,活生生将人家打死。

  后来,武松又得罪了飞天蜈蚣王道人。

  跟宋江一起归顺朝廷之后,武松又得罪了很多方腊那边的好汉。

  对了,在景阳冈,武松还得罪了一只老虎。

  武松和武大郎兄弟的事,在华夏是家喻户晓。

  问题是,他们都是小说中虚构出来的。

  而他们得罪的那些人,也全部是小说中虚构出来的。

  因此,我无法将他们和案情联系在一起。

  在巨大的压力之下,我感到很头痛。

  就在这个时候,西门燕突然打电话给我。

  “您好,请问您是杨警官吗?”

  “我不是警官,只是个小小的顾问,对了,请问你是谁?找我有什么事吗?”

  “哦,我是西门燕——就是上次来报案的那个西门燕。”

  “西门小姐!原来是你,你好你好,幸会幸会。对了,这么晚了,你打电话给我,是不是想起什么来了?”

  “是的!”

  “想起了什么?”我忙问。

  “在变脸之前,我买过假发。”

  “西门小姐,请详细告诉我。”

  “是这样的,由于一年前病了一次,我的发质很差,半年前,头发差不多全部掉光了,所以,我只好买了一个假发,可戴在头上不到三天,脸就变了。”

  “太好了,对了,你怎么会突然想到这件事情上呢?”

  “因为我戴的这个假发,再也取不下来了。”

  “你的意思是,假发已经变成了真发长在你肉里面了?”我惊道。

  “是的。”西门燕痛苦的道。

  “那你还记得是在哪里买的吗?”

  “记得。”

  “好,现在,算了,明天,明天你赶紧带我去。”

  “嗯。”

  挂了电话后,我感到诡异,但也有些小激动。

  ……

  第二天,我早早约出西门燕,然后,一起往她买假发的那家假发店赶去。

  但当我们风火急急的赶到那里后,万万没想到,这家假发店的老板,竟然在昨夜出事了。

  而且,他的死法,跟之前那些姓武的受害者纯属一样,心脏被挖走,脸皮全被剥了下来。

  “西门小姐,除了我之外,你还有没有再跟别的人说我们今天要来找他?”我问。

  “没有。”西门燕道。

  “这就奇怪了。”我感到费解。

  警察很快赶来了,他们迅速将现场保护了起来,然后开始寻找线索。

  虽然我的身份只是灵异顾问,但毕竟也是在公安机关上班的。

  因此,我向他们了解情况比较方便。

  “请问,受害者姓什么?”

  “姓张,叫张大华。”警察很客气的告诉我。

  “谢谢!”

  死者姓张,而不是姓武。

  但是,他们的死亡特征,却又一模一样。

  问题是,我跟西门燕要在今天来找他的事,除了我俩知道之外,没有任何人知道了。

  一目了然,这是在杀人灭口。

  而且,西门燕头上的假发,跟凶手也有千丝万缕的联系。

  竟然这个假发店的老板死了,那么,我只好顺藤摸瓜了。

  于是,我开始在暗中调查,这个假发店的老板生前进的货,都是从哪里进来的?

  这个问题很关键,我要慢慢的抽丝剥茧,将真相一点一点的剥出来。

  ……

  通过暗中调查,我得知,死者生前经常在一家名叫‘真美丽’的假发批发店进货。

  太好了。

  我赶紧将‘真美丽’假发批发店找到,然后,将偷拍的西门燕头上的假发从手机里面翻出来给她看。

  “老板娘,你这里有这种货吗?”

  老板娘睁大眼睛,仿佛在看一件绝世珍宝似的、惊叹不已。

  不知道看了多久,老板娘才依依不舍的收回视线,然后摇头说;“没有,没有这种货,而且我也敢说,在其他任何一家假发批发店,都没有这种货。”

  “谢谢。”我说。

  然后,立即打道回府。

  而此时,通过努力,警察们也了解到一个对我来说很有价值的消息。

  是这样的,假发店的张老板生前跟盗墓贼走得很近。

  盗墓贼?

  武姓受害者?

  西门燕?

  武?

  西门?

  武大郎、武松?

  西门庆?

  我难以置信的将他/她们联系在一起。

  因为,这些闻名遐迩的古代人物,可都是被小说家虚构出来的啊。

  但我又不得不相信。

  因为,在没有更好的解释时,这又是最合理的解释。

  当然,我没有怀疑西门燕。

  但却不得不怀疑她头上的假发。

  ……

  (4)

  从这天开始,我埋伏在西门燕周围,监视着她的一举一动。

  为了确定自己的判断有没有失误,有时我会故意将西门燕邀请出来,然后故意当着她的面数落西门庆和潘金莲的不是。

  果真如此,每次我故意数落时,她都会产生一种本能的反应。

  但问题是,她自己又不知道。

  “没错,一定有关。”

  在这种情况下,我对她的监视更加严密了。

  十几天后的一个深夜里,‘西门燕’终于行动了。

  只见她突然从床上爬起来,然后,就像行尸走肉一样,先给自己化妆,再动作很机械的出门。

  我暗喜不已,悄悄跟在她身上。

  一直跟着她到郊区的一个村子里,她才僵硬的站在那里不动。

  突然,‘西门燕’狰狞的笑了起来。

  然后,伸着双手,身子一下飞在半空中,就像僵尸片里面的僵尸一样,朝一户居民家飞去。

  “不好。”

  我赶紧跟了上去。

  因为,我曾经在这个村里做过‘生意’,知道这个村里有好几户村民是姓武。

  “妖孽!”

  跟上去后,我大喝一声。

  然后,速度极快的从袋里抓出一把黄豆,就像天女散花似的朝‘西门燕’身上撒去。

  “啊!~”

  ‘西门燕’猝不及防的被我暗算,她大声惨叫,身上的白烟就像烟筒中的烟一样直冒出来。

  趁她没反应过来,我又拿着朱砂枪,连开几枪。

  “啊!啊!~”

  ‘西门燕’又是惨叫几声。

  然后,踉踉跄跄的摔在地上。

  当然,我还是不敢掉以轻心,所以,一手拿着朱砂枪,一手拿着桃木剑,很谨慎的朝她走去。

  只见‘西门燕’口吐白沫,娇躯不停的在发抖。

  我见状,赶紧又抓出一把黄豆,准备撒在她身上。

  就在这时,‘西门燕’的体内,忽然钻出一个古装女子。

  这个古装女子极为美丽,跟西门燕变脸之后的那张脸一模一样。

  尤其是她的头发,又黑又亮又十分飘逸。

  当然,她不是一个真正的人,只是一个魂魄而已。

  “你是潘金莲。”我冷冷看着她。

  “没错!”

  “这一个多月来,这么多姓武的人,都是你杀的?”

  “没错,果然后生可畏!”

  “你太没人性了。”

  “哈哈,人性?武松在杀我的时候,有人性了吗?他在杀官人的时候,有人性了吗?”

  “那是你们咎由自取,你们不但勾勾搭搭,还毒死了人家的大哥。”我义正言辞的说。

  当然,我做梦也没想到,这些被作家虚构出来的历史人物,竟然会是真实的。

  “哈哈,咎由自取?我跟官人是真心相爱!”

  潘金莲痛苦的笑着,一边无比慈爱的看着躺在地上的西门燕。

  难道西门燕是西门庆的后代来的?我吃惊的暗道。

  “真心相爱?你们这也叫真心相爱?你们这种行为,完全就是偷情,是一对不要脸的狗男女在偷情,如果你们这也叫真心相爱的话,那简直是严重玷污了‘爱’的神圣。”

  我义愤填膺,心里却暗道着,难怪这年代会这么流行渣男,其实古代也一个样啊。

  像西门庆,一个典型的人渣来的,不知道玩弄了多少女人。

  而且,像李瓶儿这种美少fu,他不但玩弄了人家,还觊觎人家的家产,最后,将人家的丈夫活活害死,这样的渣男,也配谈‘爱情’?

  与此同时,我又感到很悲哀,真的,我替潘金莲不值,更替天下所有像她这样的女性不值。

  当然,她们是心甘情愿的,所以,不管结局如何悲惨,都是在咎由自取、活该。

  “哈哈哈,偷情?你这是站着说话不腰疼,像武大郎那种丑八怪,我能忍他那么久,已经算很对得起他了。再说,像你们生活在二十一世纪的这个年代里,偷情又算得了什么,有几个女人不偷情,像去年一个电影明星,他虽然算不上帅,但长得比武大郎强多了,可又怎么样?他的妻子还不是照样跟经纪人偷情,而且,在婚内的时候,还转移他的财产……”

  潘金莲说得振振有辞,好像她跟西门庆偷情很正常似的。

  不过,确实如此,现在的爱情,叫人很无语。

  所以,在这种情况下,我语塞了。

  “哈哈,怎么样?无话可说了吧?”

  我本来语塞了,但被潘金莲这么一激,竟然又不语塞了。

  所以,我说;“你这叫强词夺理,按照你这种说法,杀人也很正常了。罢了,罢了,我也不想跟你多费口舌,你竟然害死了这么多条性命,就赶快束手就擒吧!”

  “什么?叫我束手就擒?哈哈,你说胡话吧!”

  说完后,潘金莲那种无比美艳的脸颊,忽然变得十分狰狞起来。

  然后,她张开锋利的双爪,风驰电骋的朝我袭来。

  作为灵异专家,我也没含糊,拿着桃木剑,闪电般的朝她劈去。

  就这样,我们谁也不服谁,打得眼花缭乱。

  作为一个有着千年功力的女鬼,潘金莲的身手确实很厉害。

  但作为一个出自名师的高徒,我的法力自然也不弱。

  因此,斗着斗着,潘金莲便开始支撑不住了。

  “哼,今天不与你计较,咱们后会有期。”

  潘金莲想开溜。

  但我哪里有这么容易让她溜走,于是,继续缠着她。

  只要缠到天亮,她必死无疑。

  让我万万没想到的是,她竟然不顾后人的安危,将西门燕的魂魄摄了出来,然后,充当人质,拿来威胁我。

  在这种情况下,我只好妥协,放她一条生路。

  ……

  (5)

  将西门燕的魂魄带走后,我料定潘金莲不会伤害她,于是,我开始寻找另一条线索,以便以绝后患。

  功夫不负有心人,经过日夜奋战,我终于找到了跟惨死的假发店老板关系很好的那个盗墓贼。

  找到他后,我将手机里面拍下来的假发照片给他看。

  这个盗墓贼,一看到照片里面的假发,便吓得脸色发白、嘴巴哆嗦。

  “这假发你是在哪里盗来的?”

  “……”盗墓贼不敢吭声。

  “你放心!我虽然在公安机关上班,但只是一个灵异顾问,所以,我无权抓你。而且这次,你如果肯配合的话,也算是将功抵过,到时候,警方自然会酌情而定,如果你不肯配合的话,那么,你就等着法律最严厉的制裁吧!”

  在我的恐吓和威胁之下,盗墓贼的心理防线崩溃了,终于向我全盘托出。

  “识时务者为俊杰,你还算理智。”

  表扬盗墓贼后,我立马向胖子汇报,然后,跟着几十名全副武装的灵异警察,往盗墓贼所说的那个古墓匆匆赶去。

  盗墓贼所说的这个古墓在郊外的一个山坳中,周围云雾叠嶂、阴气重重。

  问题是,到这里之后,盗墓贼竟然又忘记古墓的准确位置了。

  “我来吧。”我脸色凝重的说,因为,这里很像一处鬼巢。

  说完后,我将阴阳盘拿了出来。

  然后,开始打开阴阳盘,搜索古墓的具体位置。

  很快,古墓的位置被阴阳盘搜到了。

  “胖子,就是这。”我指着古墓的具体位置对胖子说,作为领导的重点提拔对象,这次,领导将指挥权交给了他。

  “好。”胖子激动的道。

  然后对身穿艾叶衣、手持朱砂枪的灵异警察们说;“兄弟们,请马上做好战斗准备。”

  随着胖子一声令下,全副武装的灵异警察们,迅速将周围包围起来。

  “胖子,再将怒晴鸡和金毛犬准备好。”我提醒胖子。

  作为从小就跟灵异事情打交道的我来说,深知怒晴鸡和金毛犬对鬼的杀伤力有多大,像【西游记】里面的齐天大圣,那么厉害的一只石猴,照样被二郎神的哮天犬撵得到处跑。

  “好嘞!”胖子回道。

  看着胖子将怒晴鸡和金毛犬准备好后,我又拿着高音喇叭大喊;“里面的鬼都听着,你们已经被包围了,赶快出来投降吧,否则,一切后果自负。”

  反复喊了三次后,古墓下面没有一点动静。

  这时,我准备来硬的了。

  当然,我本来就没指望古墓里面那些不干净的东西会出来投降,我这样做,纯属是先礼后兵而已。

  问题在于,我正准备硬来时,眼前突然出现了海市蜃楼一般的画面。

  只见在古墓座落的位置上面,忽然出现了一座金碧辉煌的宫殿。

  然后,几个穿着绫罗绸缎的古装女子,轻盈的从里面飘了出来。

  为首的这个古装女子不是别人,正是潘金莲。

  只是,看着她们一张张没有一点血色的脸,我心里很不舒服。

  “燕儿的魂魄,我已经让她归位了,一人做事一人当,我的事跟她们无关,你们不要为难她们。”

  “有骨气。”

  我一下联想到【水浒传】中的潘金莲、脑袋在被小叔武松砍下来之前的那种傲然表情。

  只是我想不明白的是,【水浒传】里面的潘金莲不是清河县人吗?

  但是她的鬼魂,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

  面对眼前的这种场面,胖子和其他的灵异警察们也惊呆了,他们虽然都是灵异警察,虽然都跟灵异事件打交道,但还从没见过这种场面。

  潘金莲在说‘一人做事一人当’的时候,她的这些鬼姐妹们,都忧心忡忡的看着她。

  “姐姐。”

  “姐姐。”

  “姐姐。”

  “你们放心,我没事。”潘金莲很平静的安慰她们。

  接着,对我说;“好了,把我抓走吧!”

  ……

  潘金莲被我用法器带走了。

  我们也遵守诺言,没有为难她这些鬼姐妹。

  当然,前提是她们以后别出来惹事,否则,我们绝不饶恕。

  虽然潘金莲害死了很多姓武的人,但念在是情有可原的份上,我们没有惩罚她,反而请道士将她超度了。

  将潘金莲超度后,西门燕的脸很快变回以前的样子。

  从这以后,天水市没再发生这种惨案了……

  【完。东莞长安夏岗社区,2017年8月15号】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和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和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