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第安人的葬礼》
夜断愁2018-09-21 11:592,494

  1633年秋天,在秘鲁境内的一个小部落中,一场葬礼正在举行。

  葬礼充满了凄凉的气氛,可没谁哭泣,只有麻木和绝望。

  除了祭师嘴里发出叽里呱啦的声音之外,葬礼很安静。

  请大家注意,这不是在给死人举行葬礼,而是在给活人举行葬礼。

  自从哥伦布发现这片大陆之后,大陆上高达千万的土著居民,便惨遭灭顶之灾,他/她们被大肆屠戮,被惨无人道的奴役在环境极为恶劣极为危险的地方为西班牙人卖命,他/她们用无数白骨,为冷血残忍而又十分贪婪的西班牙人获取了大量财富。

  这次,这个仅仅只剩下了百余人的部落,又有二十多名男女被带走。

  他/她们将被残忍的西班牙殖民者带到附近一个金矿去开采黄金。

  大家都知道,去那里的印第安人都是有去无回,因为那里的环境太恶劣了,工作强度也非常大,伙食极差,并且连足够的睡眠时间都没有,稍有怠慢,迎接他/她们的、便是无情的皮鞭和刀枪。

  但没有谁敢不去,因为,不去的话,会马上死得更惨。

  ……

  安鲁耶也被选中了,他15岁,还没成年。

  跟千千万万惨死的印第安人一样,安鲁耶的父亲和哥哥姐姐们都死在西班牙人手里。

  父亲是在金矿累死的,当时累得不成人形,已经吐血了,但西班牙人仍然凶巴巴的催促他快点,虽然父亲倒在地上痛苦的呻呤着,可他们没有丝毫怜悯,他们手中的皮鞭、就像一条条凶残而又冷血的毒蛇,无情的在父亲身上抽打着,一直抽到他摇摇晃晃起来继续干活为止。

  大哥是摔死的,八年前,西班牙人逼很多人去悬崖采草药,大哥也在这些人中间,他/她们下山崖之后,都摔死在万丈深渊。

  二哥是被冻死的,当时,是寒冷的冬天,一个西班牙人头目想吃新鲜的活鱼,于是,用锋利的砍。刀和乌黑的火枪。口、逼着印第安人下水潭捉鱼,在二哥下水潭之前,西班牙人已经处决了11个不愿意下去水潭的印第安人。

  在西班牙人的威胁下,二哥哆哆嗦嗦的跳到深潭之中,跟之前8个印第安人一样,二哥再也没有上来。

  姐姐死得更惨,在怀胎半年的时候,几个西班牙人突然抓了姐姐,他们将姐姐强按在地上,用刀破开了姐姐的肚子。

  原来,这几个西班牙人在打赌,他们有的怀疑姐姐肚子里怀的是男孩,有的怀疑姐姐肚子里怀的是女孩,为了证明谁输谁赢,就破开了姐姐的肚子。

  现在,安鲁耶家里,就只剩下年老的母亲和一个不到十岁的侄子。

  可他和母亲都明白,最多再过几年,等可爱的侄子再长高长大一些,也会惨死在西班牙人手里。

  可有什么办法呢?这是他们印第安人的宿命。

  大家已经绝望了,都绝望了。

  曾经,印第安人企盼天神出现,他/她们相信,天神会拯救自己。

  可这么多年过去了,天神一直没有出现。

  他/她们早已绝望,他/她们甚至认为,就连法力强大的天神,也害怕这些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白人恶魔。

  “快点!”

  在奸细的带领下,一队全副武装的西班牙人闯进部落,他们凶巴巴的命令被选中的印第安人快上路。

  安静的气氛一下被打破,有人哭了,有人开始嚎啕大哭。

  是啊,这是一场生离死别,虽然早已绝望早已麻木,但在这一刻,谁还能控制得住被压抑在心底最深处的情感呢?

  “快点,再不快点,你们这群愚蠢的猪马上去死!”

  西班牙人的头目用刀指着大家,他穿着干净的鲜艳衣服,趾高气昂。

  “好了好了,快快快!”

  奸细也跟着狐假虎威,这个奸细是别的印第安部落的人,在西班牙人面前,他是一条狗,但在印第安同胞面前,他成了一匹狼。

  “妈妈,再见!”

  小小年纪的安鲁耶心里很害怕,可为了不让母亲伤心,他努力装出一副微笑的样子。

  “……”母亲没有出声,但她紧紧抿着嘴,悲伤欲绝的看着安鲁耶,悲伤欲绝的看着自己这个最聪明最懂事的孩子。

  这个饱经磨难的女人知道,此时,如果再不多看几眼,以后就再也没有机会了。

  “快,快快!”

  在西班牙人的催促声中和威胁之下,被选中的这些活死人,开始上路了。

  安鲁耶害怕极了,他多么想反抗,可他不敢,因为,反抗之后会是什么结果,他想都不用想。

  他一边颤抖着,一边随着队伍往前走。

  走了几十米远之后,他情不自禁的返脸看慈祥的母亲和活泼可爱的侄子。

  当他返脸之后,发现母亲也正好在看他。

  当然,母亲其实一直在目送着他。

  “孩子,孩子!”

  母亲突然喊出声来。

  然后,母亲歇斯底里的冲了上来。

  “求求您们,求求您们,不要带走我的孩子,不要啊,求求您们。”

  母亲跪在地上,泪流满面,不停的给西班牙人磕头。

  “愚蠢的老母猪,滚开!”

  西班牙人厌恶的看着安鲁耶的母亲,一脚将她踢开。

  “不要带走我的孩子,求求您们,不要,不要啊!”

  被踹得两眼发黑的母亲,又声嘶力竭的跪在地上祈求。

  “去死吧!该死的老母猪!”

  一个西班牙人不厌其烦的将刀刺进了这个老妇人的心窝,再一脚将她踹开。

  “妈妈,妈妈!”

  安鲁耶见状大哭。

  “快走,不然连你也杀了,劣等猪。”

  西班牙人轻蔑的咒骂,一边拿出鞭子,准备抽打安鲁耶,在他们西班牙人眼里,这条缠满铁刺的皮鞭,比什么都管用。

  “我跟你们拼啦!~”

  安鲁耶满眼迸射着怒火,他突然冲到刚才用刀刺死自己母亲的西班牙人面前,紧紧抱着他,一口咬住他的喉咙。

  “啊!救我,快救我。”

  这个在刚才穷凶恶极的西班牙人,忽然就像一只胆小的企鹅似的,一边慌忙呼救,手和脚一边在用力挣扎。

  西班牙人一下大乱阵脚,几个西班牙人想将安鲁耶扳开。

  可是,这个身材瘦小的印第安少年,这一下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他居然将这个西班牙人抱得死死的,怎么也扳不开。

  扳了一会后,一个西班牙人,将手里的长剑,朝安鲁耶的身子,狠狠刺了进去。

  安鲁耶眉头一皱,瘦弱的身躯在痛苦地痉挛着。

  当冰凉的长剑离开他身体的时候,鲜血就像喷泉一样在空中飞溅。

  可是,安鲁耶依然死死抱着杀死自己母亲的这个西班牙人,死死抱着,死活不肯松开。

  而他嘴里的牙齿、也将这个白人恶魔的喉咙、咬得更紧、更深……

  【完,东莞长安夏岗社区,2017年10月29号】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和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和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