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大山之死》
夜断愁2018-09-21 12:0610,860

  【一】

  张大山偷偷摸摸隐藏在一个黑暗的野草丛里,不远处是一条坑坑洼洼的道路。

  这条道路不算短,也不算长,它从附近一个民居区、通往前面一个不到一千米的工业园的后门。

  在这条道路的周围、除了一棵棵高大的树木和一蓬蓬野草丛之外,没有一处人烟。

  也就是说,这是一个很偏僻的地方。

  由于位置很偏僻,再加上这段道路又曾经发生过一些抢劫之类的事情,所以,每天晚上到了十点钟之后,行人便寥寥无几。

  但这就是张大山想要的效果。

  为什么?

  答;他要作案。

  作什么案?

  往下面看就明白了。

  ……

  为了给自己压压惊,张大山从口袋掏出一根烟来。

  这已经是他今晚在这里抽的第七根烟了。

  说实话,他实在不想干这种事情,真的。

  一旦出事,不但要掉脑袋,还会身败名裂。

  到时候,不光自己会遗臭万年,家里的老父亲也会一辈子在村里抬不起头来。

  一想到老父亲,张大山就不免一阵心酸。

  可是,他又不得不冒这个险。

  因为,他已经整整四年没有碰过女人了。

  整整四年了。

  多么漫长的时光啊。

  四年前还好,镇上有站街女。

  可自从那年冬天刮起了一阵大风暴之后,站街女们便都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这场大风暴声势浩大,而且反反复复在刮。

  在这种强大的、持久的力度之下,站街女们就像一片片落叶似的,早已被肆虐得干干净净了。

  每每一想到这里,张大山就不免苦涩一笑。

  其实,他也不想去碰那些站街女,又肮脏,又危险。

  一旦倒霉了,说不定就染上什么病了。

  所以,他不想去碰。

  可是,他不碰不行。

  因为,他是个光棍。

  虽然站街女很肮脏,就像茅厕一样,可是,当你要大便却又找不到别的地方解决时,它的重要性就凸显出来了。

  ……

  【二】

  言归正传。

  四十出头的张大山,何尝不想找个老婆。

  哪怕再丑也无所谓。

  是个二货也行。

  总之;有,总比没有要好。

  问题是,就连这种质量的女人,张大山也找不到。

  为什么?

  是这样的;张大山是个民工。

  或者直接说他是个吊丝男好了。

  作为一个吊丝男,张大山一没学历,二没技术,三没家庭背景,嘴巴又很笨拙,心眼又太正直。

  总而言之,在这个男女比例严重失衡的时代,他张大山这号货色,就是一个铁定的剩男。

  关于这点,其实张大山自己心里也很清楚。

  他努力过,奋斗过。

  曾经,为了能够摆脱单身狗的标签,他吃了很多苦,受了很多累。

  可是,他失败了,彻底的失败了。

  因为,没有一个女人愿意跟他这样的男人在一起过日子。

  直到这个时候,张大山才发现,这个年代,女同志们嘴里虽然个个说‘要找个老实的男人好好过日子’,但实际上,越老实的男人,她们就越看不上。

  张大山醒悟得太晚了。

  真的,他醒悟得太晚了。

  四十二岁的他,再领悟这些道理也没用了。

  在这个男女比例严重失衡的年代,像他这种老吊丝,就是典型的齐天大剩,永远也翻不了身了。

  就连一条咸鱼,也比他有希望。

  除非是有奇迹发生;重生,或者、中大奖。

  问题是,这样的奇迹会发生么?

  唉!还是不想为好,越想越痛苦。

  张大山重重叹了口气,然后,将打火机从口袋里面掏了出来,准备将叼在嘴里的烟点燃。

  月淡星稀,树影婆娑。

  就在张大山准备将烟点燃时,忽然,他听到了一阵脚步声。

  ‘来了……’

  张大山的心弦攸地紧绷了一下。

  他迅速将打火机放回口袋,也迅速将嘴上的烟放回了烟盒。

  然后,再迅速将早就备好的一块黑布、蒙在自己的脸上。

  一个蒙面色狼,就这样横空出世了。

  ……

  脚步声越来越近,张大山的心脏也越缩越紧。

  说实话,第一次干这种缺德的事情,张大山很紧张,紧张得要命。

  他甚至感觉自己额头表皮下面的冷汗、已经冒到了一根根毛孔的顶端。

  而这个时候,他那个部位,也开始反应了。

  真是不可思议。

  ……

  在张大山的注视下,一个窈窕的身影、在朦胧的夜色中出现了。

  张大山擦了擦冷飕飕的额头,此时,他心跳的频率越来越快,血液的温度也越升越高,循环的速度也在不断地加快。

  ‘菩萨保佑,但愿别出事。’

  张大山捂着汹涌澎湃的胸口,默默地祈祷着。

  他很希望夜色中的这个女的、柔弱得像一只绵羊,当遇到凶狠的饿狼的时候,除了乖乖地束手就擒之外,什么表示都没有。

  当然,最好是一个哑巴,这样,在做完案之后,他就可以高枕无忧。

  对了,在这个时候,张大山发现自己无意之间又多了一个愿望。

  这个愿望就是希望这个女的别那么丑,或者别那么老。

  至于美女吧?张大山摇了摇头。

  他没这个奢望。

  因为,从这里经过的,基本都是前面那个工业区里面的打工女。

  这个工业区里面以服装厂为主,里面的打工女能看得过去就差不多了,不像城市里面的女孩子,又漂亮,又有气质。

  ……

  在昏暗的月光下,张大山宛如一条饥饿很久了的饿狼似的,十分谨慎地向猎物逼近。

  这条饿狼是那么的小心翼翼,生怕一个疏忽,就会导致好不容易才等到眼前的猎物被吓跑了。

  深夜的空气是清新的,风也是清凉的。

  一阵夜风轻轻拂了过来。

  ‘我这是在干什么?’

  在夜风的拂掠下,张大山的身子忽然颤了一下。

  他的脑袋也清醒了一些。

  但就在这个时候,一阵馨香的香水味、也被冰凉的夜风带了过来。

  最终,欲望战胜了理智。

  问题是,就在张大山准备朝猎物扑过去的时候,忽然,猎物的身后、又出现了一个身影。

  “婷婷,你走得这么快干嘛?”猎物身后的身影大声道。

  ‘男的。’张大山大惊失色。

  然后,他就像一只动作矫健的野兔,迅速返回到自己那个安全而又舒适的窟窿里面。

  ‘好险啊。’张大山捂着狂跳不已的胸口。

  是啊!太性急了,竟然没注意到她身后还跟了一个男人。

  这个男人是她什么人呢?

  对了,张大山忽然发现,这个男子的声音很耳熟。

  好像是……

  ……

  【三】

  “婷婷,你走得这么快干嘛?”

  “我不用你管!~”

  “你今天又怎么啦?”

  “骗子!杜厚明,你这个大骗子!”

  “婷婷,我哪里骗了你了?我知道,我最近疏忽了你,因为我很忙,没办法,你也知道,我又新开了一家公司,可是,我敢发誓,除了你之外,我没有任何女人,如果我有半句假话,那么我杜厚明就不得好死……”

  “我不信。”

  “婷婷,我杜厚明这辈子永远只爱你一个,我敢发誓,如若违背誓言,我就遭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厚明……”

  在这个叫杜厚明的男子的毒誓之下,这个叫婷婷的女孩,终于溃败了,她感动得热泪盈眶,一下扑到了杜厚明的怀里,然后,两人狠狠亲吻了起来,亲吻了好一会儿,才相拥离去。

  而躲藏在野草丛里面的张大山,则是连肺都气炸了,因为,这个叫杜厚明的男子不是别人,就是跟他在一个工地做事的家伙。

  这个混蛋,他说自己是开公司的,其实,他是骗人的,因为他根本就是个建筑工人。

  他说他没有别的女人,这也是骗人的,其实,他小孩都打酱油了。

  而且,除了家里有老婆之外,这个其貌不扬的家伙,在外面还有很多所谓的‘女朋友’。

  没开工的时候,他经常会带着不同的‘战利品’到工地上来炫耀。

  张大山心里很痛,他的心真的很痛。

  他恨杜厚明的无耻,也恨这些女人们的愚昧和放荡。

  但有什么办法呢?在别人眼里,杜厚明的无耻不是叫无耻,而是叫‘本事’。

  也就是说,人家能泡到妞,那是他的本事,用他自己的话来说,是叫‘魅力’。

  是啊,这年头,不管是用什么手段,只要能抓到老鼠的,就是好猫。

  问题在于,杜厚明的泡妞手段,张大山永远也学不会。

  即便学会了,他也不忍心去使用,因为他的心眼太正直太善良了。

  唉!

  张大山又沉重地叹了口气,点燃一支烟,然后,将手机拿了出来。

  最近,张大山很关注一个新闻,这个新闻发生在岛国。

  新闻内容是华夏一个叫江歌的女留学生,为了给一个叫刘星的女闺蜜出头,结果,被这个女闺蜜的前男友给活活刺死了。

  问题是,这个女闺蜜,不但不为‘为了自己而失去性命的闺蜜江歌’说公道话,反而极力做伪证,给自己的前男友开脱。

  而这个丧尽天良的前男友,也没有一点忏悔之心,不但极力歪曲事实给自己辩解,对受害者的母亲,也没有任何赔偿。

  当张大山打开手机搜索判决结果的时候,他义愤填膺,因为,这个残忍的杀人凶手,竟然只判了二十年。

  唉!

  张大山苦笑几声,摇了摇头,要不是很理智地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绪,他刚才一定会气得将手机砸烂。

  有什么办法呢,杀人案发生在岛国,人家有优先审判权。

  摇了摇头后,张大山将烟屁股掐熄,然后,又继续等待猎物的出现。

  很快,来了几个身影,这几个身影都是男孩,都是工业园里面的打工仔,他们边说边笑,话题好像都是泡妞方面。

  这几个男孩经过的时候,自然,张大山惊得赶紧将脖子缩了回去,他紧紧抱着自己的大腿,生怕被发现了。

  待这几个男孩子走远之后,他才小心翼翼探头探脑地伸出身子,然后东张西望。

  ……

  大约二十分钟之后,机会终于出现了。

  一个女孩不知道是在聊QQ还是在聊微信,反正声音很大,张大山大老远就听到她说;“人丑一点没关系,骚一点没关系,矮一点也没关系,重点是看他有没有车?有没有房?家里条件怎么样?”

  接下来,对方可能回答了‘有’之类的话,于是,只听见这个女孩又说;“好好好,我这两天几请假过来你那看一下,不过珍姐,你千万别跟他说我是在车间里做事的,你就骗他说、我是文员,或者是前台也行,反正千万别跟他说我是服装厂的普工。”

  沉默了一下后,对方可能又说了‘行’之类的话,于是,只听见这个女孩忙说;“好好好,那谢谢你了珍姐,过来我请你们吃肯德基。”

  说真的,这女孩的声音很甜美,甜美得会让你产生她还会有一对酒窝想遐想。

  但是,她说出来的话,让张大山心里很不爽,很明显,刚才是有人在帮她介绍对象。

  可她说什么要房要车,还要人家替她隐瞒自己的真实工作,这样的女孩子,也够渣的,谁娶回去肯定也安份不了。

  当然,是不是渣女?对于眼下的张大山来说,并不重要。

  重要的是她身后有没有别的人。

  说实话,这个女孩刚才跟手机里面那个叫什么珍姐所说的话,虽然让张大山心里很不爽,但同时却更增加了他想下手的决心。

  而且像这样的女孩,在‘事’后,张大山连一点犯罪感也不会有。

  他就当是替天行道。

  暗骂了人家一声‘拜金女’后,张大山又悄悄将黑布蒙在脸上。

  然后,他像一只野猫似的,悄悄伸直了腰,蓄势待发。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让张大山感到很意外的一幕发生了。

  因为,在朦胧的夜色中,随着这个女孩子越走越近,她的身影也显得越来越高大。

  当她走近之前,她的身影看上去起码有一米七五以上,而且,她的身材也很丰满。

  怎么说呢?这个女孩子就像科尔沁草原的蒙古妹妹一样。

  这一下,张大山傻眼了,因为他连一米七都没有,身材又单薄,现在,他要去对一个比自己高大的猎物下手,能成功吗?

  要是人家反抗怎么办?

  虽然他也带了匕首,可这匕首,就像大国之间的原子弹一样,也只是威慑作用。

  他可不想因为作这种案,而又背一条人命在身上。

  当然,这个女孩的诱惑力,对于张大山来说,也是很大的。

  虽然她打开的手机上的手电筒光线是照在前面,但在朦胧的夜色中,他依稀可以看到她长发飘飘、身材的线条很优美。

  更重要的是,她穿着一条齐膝的短裙,这样,很适合他作案。

  张大山的内心做着剧烈的斗争,最终,在欲望的支配下,他决定对这个女孩下手。

  就这样,张大山一边咽着口水,一边握着匕首,在再一次确定没有其它的危险因素之后,悄悄地跟了上去。

  渐渐地,他离这个女孩的距离越来越近了。

  他的肾上腺素也在不断地往上飙升着。

  他甚至已经可以嗅到她身上所散发出来的那种雌性特有的气味。

  他的眼神越来越迷离。

  就在他逼近女孩身后的时候,忽然,耳畔传来一阵警报声音。

  这冗长而又刺耳的警报声音、宛如一声声晴天霹雳,将他一下从幻觉中拉醒过来。

  张大山的身子不由得狠狠一颤,他就像魑魅似的,迅速返回原点。

  “谁?”女孩急忙返过娇躯。

  直到这时,她才发现身后不对劲。

  不过,返身之后,女孩什么都没看到。

  但她还是迅速地离去了。

  唉!功亏一篑啊。

  返回野草丛里面的张大山,紧紧捂着胸口。

  他不敢吸烟,因为,此时此刻,他就像一只刚受了惊吓的小鸟。

  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之后,张大山抬头望了望夜空。

  星星若隐若现,镰刀般的月亮在黑暗的云层下面缓缓穿梭着。

  又是一阵夜风轻轻拂来,将身边的野草拂得左右摇曳。

  他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已经快零点了。

  唉!~张大山又叹了口气,心里一阵悲凉。他小心探出脑袋,朝外面看了看,再等半个小时,如果还是没有收获,他就打道回府,明天还要干活,而且,零点之后,在这个偏僻的路段上,出现猎物的概率越来越低。

  在蹲下来的时候,他又禁不住朝外面探头探脑了一番,然后,他才蹲下来,一边用手遮挡着,一边将手机打开。

  这个一个VIVO手机,Y33款的,已经用了两年多了,还是好用,当然,这跟他平时的保养工作也是密不可分的,他不但给手机贴了钢化保护膜,在充电的时候,他也尽量不使用,另外,在这两年多以来,这部手机从来没有因为他的不小心而掉落到地上过一次。

  张大山满意的笑了笑,用手擦了擦手机屏幕上面的小污点,然后,将‘天天快报’频道打开。

  打开后,一条新闻赫然映入他眼帘。

  这是一条新上传的新闻,内容是某某地方的J察,又扫除了一个S情点。

  而在新闻下面的网民留言区域,则有很多网民在留了言。

  点赞最高的一条留言是反对扫黄,这条留言下面也有不少回复,有的是支持,有的是抨击。

  支持的理由是男女比例严重失衡,而且资源分配又极不均衡,因此,反对用这种力度扫H。

  抨击的理由则是S情有损社会风气,或者是会导致病毒泛滥,或者是‘娶不到老婆的男人,是没能力的废物’。

  看了这些留言之后,张大山苦涩一笑,摇了摇头,这些支持扫H的留言,无疑折射出了一种人性的冷漠,毋宁质疑,这个群体肯定都是身边有女人的,所以才会反对。他想,如果他有女人甚至哪怕有十个女人,也不会是这种立场,因为,人不仅需要为自己考虑,也要为别人考虑,这是最基本的良知。

  同时,那些身边有女人的男人,不一定都很优秀,有许多甚至一无是处,除了在女人面前会甜言蜜语之外,什么都不会。

  但往往这种男人有多又是非常薄情寡义的,就像今晚从这里路过的杜厚明,纯粹是工地上的一名普通建筑民工而已,而且还其貌不扬,可就因为在女人面前会哄会骗,会玩诡计,结果,女人被玩弄了一个又一个,而且有的女人的工资都被他骗得精光。

  还有,村里有一个男子,也是一无技术二无学历,平时也好吃懒做,长相也不咋样,特别是嘴唇,厚得很像非洲土著,但人家就是会花言巧语,结果,许多女孩都上了他的贼船,有的被骗得死去活来,有的被骗到各种S情场所去出卖肉体为他赚钱。

  这样的男人有很多,例子数不胜数,他们被女人称之为‘渣男’。

  问题是,女人偏偏又喜欢接近这样的男人,因此,也算了周瑜打黄盖、一个越打一个越挨。

  只是,这些女人在事后往往会说‘天下的男人没一个好东西’,这让张大山心里很不舒服。

  ……

  【四】

  看了这条新闻之后,张大山又继续浏览其它的新闻,浏览着浏览着,他忽然感觉双脚有些发麻,于是,他看了看时间,这才发现,半个小时竟然快要过去了。

  就在这时,他又隐隐听到了脚步声。

  张大山赶紧严阵以待。

  不过,他失望了,因为,这次走过去的行人,是一个男子。

  唉!~

  张大山叹了口气。

  看了看夜空,他重新将身子缩到野草丛。

  再等十五分钟,要是还没有猎物出现,那么就回去算了,反正以后还有机会。

  于是,他又从烟盒掏了一根烟出来点燃,不过他发现这已经是最后一根烟了,看来,再等十几分钟,如果还没有猎物,就真的要回去了。

  镰刀似的月亮就像一艘小小的帆船似的,慢慢在天空中游弋着,香喷喷的烟雾从鼻孔一股一股的氤氲出来,张大山贪婪地吸着每一口,凝望着袅袅升起的烟雾,他仿佛看见了他的老父亲。

  是啊,老父亲也是个老烟虫,烟不离手,不过,他老人家吸的都是自己家里种的烟草,那种烟草,卖出去虽然便宜,但口味却足以顶得上二十几块钱一包的‘芙蓉王’。

  记得在家里的时候,他跟父亲经常一起卷纸烟抽,父亲从来不反对他抽烟,但不赞成他多抽,也就是说,可以抽烟,但要尽量少抽。

  为什么老父亲不反对他抽烟?以前他不知道,后来才知道,烟这个东西虽然伤身,但可以减轻压力,作为男人,可以适当的抽一些。

  张大山觉得老父亲哪里都好,就是有一点让他无法接受,因为老父亲很尊崇曾国藩。

  张大山虽然书念得少,但对历史也略知一二,他很不喜欢曾国藩这个人,在他眼里,这是一个为了荣华富贵而可以残杀无数同胞的刽子手,要不是因为这条走狗,残暴的异族统治也许可以提前结束。

  但愿老父亲身体健康、长命百岁。

  贪婪地吸完最后一口烟之后,张大山依依不舍的将烟头碾熄扔掉,然后,又小心翼翼探出身子。

  没有一个人影。

  看来,这么晚了,是不会有谁经过了。

  再等几分钟吧!

  张大山自言自语的说道,然后,又将手机拿了出来。

  还好,手机的电量依然充足,至少还能用两个小时。

  此时,张大山不免又佩服起VIVO手机的质量了,又不贵,质量又好,他决定,这台手机用不了了之后,下一台手机继续用VIVO的。

  这次,张大山打开的是娱乐频道,看一看有没有什么关于明星的新鲜八卦。

  当他打开这个频道之后,一个曾经被全国人民痛骂的女人又出现了。

  张大山也很讨厌这个女人,跟丈夫的经纪人出轨也就得了,还暗中转移财产,他想,要是在古代的话,这种女人,一定会干出那种奸夫淫妇谋害亲夫的勾当出来。

  看到这个女人的脸,张大山的心里、条件反射地涌出一种强烈的厌恶感,于是,他赶紧将屏幕拉到下面的评论部分,他想看大家对她是如何口诛笔伐的。

  就在这时,忽然一阵哭泣声传到张大山的耳朵里。

  哭泣声很微弱,是一个女性的哭泣声音。

  她在哭什么呢?

  张大山可管不了那么多。

  就像一条发情的公狗忽然听到母狗的叫春声似的,张大山兴奋得迅速将黑布蒙在脸上,然后,小心翼翼站了起来,往野草丛外面探去。

  很快,他看见一个娇小婀娜的身影走了过来,由于她穿着白色的连衣裙,因此,在朦胧的夜色中,显得格外明显。

  看着这个倩影边哭边慢慢走过来,张大山也激动得整个身躯都颤抖了起来。他就像一匹经验丰富的、但捕猎又已经很吃力了的老狼,慢慢朝女子的后面逼近。

  他的呼吸越来越重,脚步也越来越沉,就在靠近女子的刹那,他伸出手,一把捂住了人家的嘴巴。

  ……

  “唔唔唔……”

  女子惊恐得睁大眼睛,她奋力挣扎,但叫不出声来,因为,她的嘴巴被死死捂住了。

  如果张大山能够好好端详的话,一定会发现,她是一位很漂亮的女子,而且也十分年青,才二十多岁。

  而此时此刻的张大山,哪里有这样的心情来欣赏人家的脸蛋,要知道,这是他第一次干这种龌龊事,虽然在上战场之前,他将自己想象得临危不乱,真的上了战场时,心里是又慌又怕,只想早点解决,然后好赶紧走人。

  “别出声。”

  张大山发出警告,他甚至来不及嗅人家身上的香水味,就将另外一只手,急不可待地朝人家胸前摸去。

  顿时,一种满足的叹息,从他喉咙里发了出来。

  狠狠揉了两把之后,他又发颤地将人家的裙子撩开,然后,粗鲁地将手伸了进去。

  不知道是太害怕了还是太紧张了,他死死捂住人家的嘴巴,生怕她叫出声来,另外一只手,将人家裙子里面那条小裤衩退下来之后,他熟练将自己的拉链拉开。

  可怜的女子不停的挣扎着,泪水从她眼里大颗大颗的滚了下来。

  “对不起,我也是憋得没办法了。”

  张大山说了这么一句,连他自己都不知道是怎么说出来的。

  说完后,他立马将作案的工具,很粗鲁地顶了上去。

  但是,就在刚顶上去的须臾,他感到那里一热,然后,就像一只斗败了的公鸡似的,无力地耷拉了下去。

  张大山感到无比的满足,那种感觉,仿佛是积压了很多年的火山、忽然得到了喷发似的,无比的痛快。

  但就在这个时候,张大山忽然感到自己的手背上有一颗颗发烫的液体在轻轻滑落……

  ……

  【五】

  “不好意思。”

  张大山一边拉裤口的拉链,一边对女子道歉。

  “……”

  女子什么话都没说,她只是幽幽地呼吸着掺杂着腥味的空气,静静看着黯淡的夜空。

  至于身后的这个男人,她连看都不想看上一眼。

  当然,张大山也不敢久留,拉好拉链之后,迅速逃离作案现场。

  直到逃离作案现场半里路之后,他才敢回味刚才的感觉。

  做贼心虚的他,自然不敢走大道,所以,专门挑偏僻的地方走。

  可能是走了一里路吧!忽然,周围警报声大作。

  警报声有很多,既有警用摩托,也有警车。

  这一阵阵抑扬顿挫的警报声音,仿佛一把把达斯克利之剑似的,将它们的剑光,狠狠刺向寂静的夜空。

  难道她报警了?

  张大山一阵后怕,他赶紧找地方,想躲藏起来。

  要知道,在华夏,强干可是大罪,足以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可躲起来都没用,因为,很多警察和治安正下车朝他这个方向奔来。

  躲这里太危险了,不能坐以待毙。

  于是,张大山迅速逃离了这面废楼的旮旯,朝不远处那片芦荟丛生的荒草地跑去。

  张大山跑啊跑啊,没命的跑啊,手机掉了,他也顾及不上,因为,保命要紧。

  终于,他成功跑到了荒草地的边缘。

  跑到荒草地的边缘之后,他就像一只被残忍的猎人们围堵的野兽,嗖的一下钻了进去。

  钻进去之后,他还是不敢逗留,继续往荒草地深处奔跑。

  长长的野草划伤了他的脸、他的手。

  但他都顾及不上,因为,他一心只想找一个安全的地方躲起来。

  说也奇怪,那些警察和治安们好像也知道他的行踪似的,没多久赶到了。

  赶到之后,他们使用大量的手电筒,训练有素地进行搜索。

  许许多多手电筒的光线交织在一起,就像编织出来的巨大法网,正有条不紊朝张大山逼过来。

  在空旷凄凉的荒草地中,张大山宛如一只卑微的老鼠,在许许多多猫族的围剿下,他吓得瑟瑟发抖。

  眼看他们越来越近了,张大山也变得越来越惶恐,他努力控制自己的身体,尽量别发抖。

  但哪里有那么好控制呢?反而,控制的效果适得其反。

  张大山战战兢兢,他睁大眼珠子,紧紧捂住自己的嘴巴。

  此时此刻,他是多么的害怕,真的。

  他的脑海里、甚至浮现出自己被逮捕之后的种种画面;被逮捕之后,他肯定会受到人们的耻笑,这点毋宁质疑,但他最放不下心的是他那皱纹满面的老父亲,自己出了这事以后,老父亲在村里再也抬不起头来,他时时刻刻要面对大量的嘲讽,直到最后在无尽的羞辱中郁郁而死……

  张大山心里一直酸涩,擦了擦开始湿润的眼睛之后,他的脑子里又浮现出自己戴着沉重的镣铐被押往刑场的画面。

  甚至,他能幻想出自己在巨大的恐惧之中,被正义的子弹处决的那种无比疼痛的感觉。

  太可怕了,真是太可怕了。

  不过,他不后悔,真的,他不后悔,要知道,他已经憋了四年了,整整四年了,一千几百个日日夜夜啊,即使今晚忍住了,那明晚呢?后晚呢?大后晚呢?

  他不相信,自己一辈子能够这样憋下去。

  而这一切罪恶的根源,归根结底,还是这个东西。

  还是古代的太监好啊,什么都不用想。

  对了,太监?

  一想到这里,他心里忽然涌出一种异样的感觉出来。

  这是一种解脱的感觉,一种彻底解脱的感觉,这种感觉,让他感到无比轻松。

  就在这时,一束刺眼的手电光线,忽然朝张大山躲藏的这个地方晃了一下,吓得他一个哆嗦,紧紧将脑袋埋藏在双腿之间。

  还好,这束手电光线仅仅只是晃了一下而已,就马上离开了。

  张大山捂着忐忑的胸口,长长舒了口气。

  虽然自己刚才没被警察发现,但张大山的心里,一点也轻松不起来,因为,警察们的搜索仍然在继续进行。

  看来,天网恢恢、疏而不漏,照这种形势,今晚迟早会落入法网,只是个时间问题而已。

  怎么办?

  张大山颤抖地弯着腰,以90度的姿势朝周围蠡测了一下。

  想逃跑,是痴心幻想。

  他又重新蹲了下来,就在这时,一束手电光线又朝这个地方扫了过来,隐隐之中,他还听见了‘好像在那里’这种话。

  好像在那里?

  什么意思?难道自己藏身的位置被发现了吗?

  张大山哆哆嗦嗦地擦着脸上的冷汗,他真的很害怕,尤其是被捕之后面对死刑的恐惧感,会让他生不如死。

  “怎么办?”张大山问自己。

  也许是急中生智吧!就在这时,他脑子里面忽然冒出了一个万全之策。

  随着警察和治安朝他躲藏的位置越逼越近,他终于咬了咬牙,拿着匕首,狠心的朝自己的命根子切了下去。

  就在切下去的须臾,一股剧痛蔓延他全身。

  与此同时,他也感到无比的轻松。

  为了确保万无一失,他还忍着剧痛,将切下来的命根子扔到了一旁。

  没有了作案的罪证,他再也不用担心自己接受正义的审判了。

  张大山紧紧捂着伤口,尽量少让鲜血流出来。

  随着警察们的脚步越来越近,他的意识也越来越涣散。

  不过,他永远也不知道,就当警察快要到他身边的时候,忽然,随着一声枪响,又迅速离开了。

  ……

  张大山的尸体是在第二天上午被发现的。

  他的尸体被发现后,警察们迅速赶到了现场。

  “这不是昨晚我们分局抓那个杀人犯的地方吗?难道我们在抓捕的时候,他又杀了一个人?”一个个子高挑的警察指着张大山的尸体惊道。

  “这该死的,加上这一个受害者,他已经杀了十七个人了。”旁边一个胖胖的警察恨恨地道。

  “对了,他这次杀人,怎么会从这里下手?而且,这个死者临死前还在微笑?”个子高挑的警察感到很疑惑的道。

  “不知道,回去再审问一下。”胖胖的警察道,当然,他也感到很疑惑。

  法医们也很快赶来了。

  赶来后,他们反复地检查张大山的尸体,并不时的进行拍照。

  与此同时,警察们也在周围寻找线索。

  虽然他们都很怀疑张大山的死因、跟昨天深夜围捕的那个流窜作案的杀人犯有关,但他们都疑惑不解。

  这个死者临死前到底经历了什么?

  他为什么会面带微笑?

  而且,他那微笑的表情、为什么会那么轻松?仿佛终于得到了解脱似的?

  【完,东莞长安夏岗社区,2017年12月20号】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和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和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