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刀传奇》
夜断愁2018-09-18 23:0617,677

  (一;唐门惨案)

  话说唐伯虎在华府将秋香追到手后,俩人婚后恩恩爱爱,相敬如宾。

  一年后,秋香生了个胖小子,取名唐三少。

  唐府上下欢欣雀跃,沉浸在一片欢乐的海洋之中。

  尤其是唐老夫人,天天黏着宝贝孙儿,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里怕摔了。

  转眼间,小少爷满月了。

  这天,唐府上上下下忙得不可开交。

  唐府是大户人家,不仅在苏州颇有声望,就是在整个大明,也是有头有脸。

  因此,小少爷满月这天,前来庆贺的亲朋好友以及达官贵人络绎不绝,一整天,唐府都是门庭若市、热闹非凡。

  这天晚上,为了热情款待那些没有回去的亲朋好友,唐老夫人让下人在院子里摆十几桌美味佳肴,还请了戏班子来演出。

  就在大家觥筹交错的时候,忽然,周围出现了大量的黑衣蒙面人。

  蒙面人个个心狠手辣,进来后二话不说,便大开杀戒。

  一时之间,唐府鸡犬不宁、血流成河、惨叫迭起。

  唐伯虎虽然武功高强,但无奈单虎难敌群狼,他唯一能做的,就是死死护住母亲和妻儿,让她们快逃。

  当然,这些黑衣蒙面人虽然身手不凡,但一时之间,也奈何不了唐伯虎。

  他们唯一能做的,就是死死困住唐伯虎,让他脱身不得。

  呼!~

  呼!~

  啊!~

  啊!~

  在唐伯虎的‘霸王枪’下,凶残的黑衣蒙面人一个接着一个倒地毙命。

  渐渐的,形势好像对唐伯虎有利了。

  就在这时,一只巨大的癞蛤蟆、忽然从半空中跳了进来。

  这只懒蛤蟆十分厉害,不但武功深不可测,还会喷放毒气。

  “西毒欧阳疯。”

  唐伯虎难以置信的盯着这只巨大的癞蛤蟆。

  没错,这只巨大的懒蛤蟆,就是传说中的西毒欧阳疯。

  让唐伯虎颇感费解的是,这个传说中的老怪物,今晚竟然会出现在唐府。

  看来,有人要将唐府置于死地啊。

  唐伯虎长叹一声。

  一年前,除了在华府得罪了宁王、后来又杀了夺命书生之外,他没有再得罪过谁。

  可就算宁王要报仇,他也不敢这样明目张胆啊。

  唐伯虎倒不怕死,但他担心家人的安危。

  尤其是这个才刚刚满月的宝贝儿子。

  “还不速速束手就擒!”欧阳疯冷冷道,语气十分嚣张。

  “我于你无冤无仇,为何要灭我唐家?”

  “哼,敬酒不吃吃罚酒,竟然这样,你就去问阎王爷吧!”

  说完后,欧阳疯将腮帮子鼓起。

  然后,就像蛤蟆一样的趴在地上,撒开四肢,猛的朝唐伯虎扑来。

  ‘蛤蟆功’确实名不虚传,酣战几十个回合后,在百晓生兵器谱上位列前三甲的唐伯虎、渐渐只有了招架之功,没有了还手之力。

  “秋香,快带着娘和三儿逃命。”唐伯虎大喊。

  当然,他不知道,自己刚死,秋香和老娘就被他们残忍的杀害了。

  但匪夷所思的是,唐家唯一的血脉唐三少、却神秘的失踪了。

  ……

  (二;十六年后)

  嘉靖年间。

  1522年夏。

  这天,烈日如火,铄石流金。

  在帕米尔高原深处的一座山峰上,一个模样俊朗的小少年,正拿着一把飞刀,对着几百米外的一个靶子,嗖的射去。

  在这个俊朗的小少年身后,站着一个老者。

  老者看上去五十多岁,但英姿飒爽、神采奕奕,当年的帅气仍旧残留在他的脸颊上。

  只见他正一边喝着酒,一边微笑的注视着小少年练习飞刀。

  当然,谁都想不到,这名老者,竟是几十年前名震江湖的小李飞刀李寻欢。

  而他的实际年龄、竟早已超过了百岁。

  “嗯,不错。”李寻欢一边喝酒,一边点头。

  看着自己射出来的飞刀百发百中,小少年也很得意。

  “师父,我现在的水平,可以下山了吧?”

  “这个……可是可以,但是……”

  “但是什么啊师父?您不是答应过我,只要连中百次十环的成绩,就可以下山了么?您看,今天我连续中了一百零五环,例无虚发。”

  “小唐子,师父确实好像这样说过,但是……”

  “师父,您又想耍赖。”

  这个叫小唐子的小少年翘着可爱的小嘴,一脸很不高兴的样子。

  “好吧好吧!”

  李寻欢实在拗不过这个小徒弟,只好答应让他下山。

  “不过,你要答应师父一件事。”

  “什么事?”

  “不管在山下遇到什么事情,都要忍。”

  “那要是实在忍不住呢师父?”小唐子扰脑搔腮的看着李寻欢。

  “也要忍。”

  “唔,好!……对了师父,您可以将我的身世告诉我么?”

  “小唐子,你想在师父面前得寸进尺?”李寻欢一边喝酒,一边佯装很不高兴的样子。

  “师父,我没有得寸进尺,您不是答应过我,在我下山之前,会将我的身世告诉我么?”

  “什么时候的事?”

  “十年前你就说了,而且,今年正月初一,您又说了一次,反正加起来,您都说过好多次——师父啊,您看您长得这么帅,又还这么年青,总该不会连这个、您都忘了吧?”

  “得了吧得了吧。”李寻欢不耐烦的将手臂一甩,接着,耍赖道;“师父从来就没说过这样的话。”

  “师父,您,您还真耍赖???”

  小唐子难以置信的看着师父,然后,一副很不情愿的样子去房里收拾行李。

  将行李收拾好后,他依依不舍的看着李寻欢,说;“师父,我下山了,您要多保重。”

  “嗯。”

  “师父,那我就走了啊。”

  “走吧!”

  “师父,再见!”

  然后,小唐子怀着无限憧憬和好奇,开始往山下走去。

  ……

  “唉!”看着小唐子的背影,李寻欢叹道;“徒儿啊,不是师父不肯将你的身世告诉你,而是担心会给你惹来杀身之祸啊。”

  叹完气后,李寻欢的脑海中,立马浮现出十六年前那天晚上在苏州唐府内发生的惨绝人寰一幕。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才缓缓回过神,然后,又开始喝酒。

  当然,江湖险恶,李寻欢肯定是放心不下。

  他只是想再等一下,等小唐子再走远一点,然后,自己再偷偷跟上去,这样,才好在暗中保护他。

  不过,虽然放心不下,但对这个徒弟的武功,李寻欢还是感到很欣慰的。

  这个徒弟,绝对是一个千年难遇的奇才,他的天赋,甚至远远胜过了当年的叶开。

  更不可思议的是,在小唐子的体内,还有一股神秘的力量。

  至于这股神秘的力量从何而来,李寻欢弄不清楚。

  他就知道,这股神秘的力量十分强大,如果能够发挥出来的话,那么,将会强大到惊天地泣鬼神的恐怖地步。

  又喝了几口酒后,李寻欢缓缓站了起来。

  然后,拂了拂衣袖,有些留恋的看着周围。

  接着,准备悄悄跟上去。

  就在这时,周围忽然有声音在大道;“想不到,鼎鼎大名的小李飞刀,也成了缩头乌龟,哈哈哈!~”

  一听到这个久违的声音,李寻欢的心头、猛的一颤。

  这么多年了,这个老怪物,还是找上门来了。

  “竟然来了,就出来吧!”李寻欢傲声道,马上恢复原状。

  呼嚯~

  李寻欢话音一落,马上一阵疾风呼啸而来。

  然后,只见一只巨大的癞蛤蟆,从半空中闪电般的跳了下来。

  “欧阳疯,多年不见,你还是老样子,喜欢装神弄鬼。”李寻欢冷冷道。

  “那小子在哪里?”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哼,你会不知道?”欧阳疯冷冷看着李寻欢;“当年,王爷叫咱们两个一起将唐伯虎抄家灭族,可在关键时刻,你却突然不见了。而那孽种、也跟着不见了。在当时,除了你,还有谁有这么大的本事、能够从我西毒欧阳疯的眼皮子底下、将那孽种抱走!”

  “你在说什么?我不懂。”

  “呵呵,是吗?”

  “是又怎么样?”

  “看来,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

  说完后,欧阳疯立马鼓起腮帮子旁那两个巨大的气泡,然后,趴在地上,撒开手脚,以风驰电掣般的速度,朝李寻欢狠狠的扑了上来。

  “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多行不义必自毙。”李寻欢正气凛然的道。

  然后,将手中的飞刀朝欧阳疯那快得诡异的身影,嗖的一下射了出去。

  ……

  (三;小李飞刀之死)

  小唐子自然不知道师父正处在危急之中,他背着行李,哼着歌,昂首阔步的往山下走去。

  从来没有出过山的他,周围的一切、都是那么的新奇。

  不过,走着走着,他突然将脑袋一拍。

  糟了,我忘记告诉师父了,波波的娘亲今天早上来找过它。【注;波波是一只小松鼠,跟小唐子玩得很好。】

  这可是件大事啊!

  于是,小唐子赶紧调转身子,往回跑去。

  气喘呼呼的不知道跑了多久,小唐子终于跑到了那座熟悉的山峰上。

  但奇怪的是,周围静得出奇。

  倒是拂来拂去的山风中,有一股血腥味。

  小唐子心里一沉。

  “师父,师父!”

  逡巡着,逡巡着,突然,他看见师父李寻欢无力的倚在一棵大树下。

  只见师父捂着肚子,脸色惨白。

  “师父,您怎么啦?”小唐子吓得张口结舌,赶紧跑了过去。

  “……”

  “师父,师父,您怎么了?您别吓我啊。”

  小唐子惊恐的摇着李寻欢。

  不知道摇了多久,终于,李寻欢缓缓睁开了眼睛。

  “小唐子,你怎么又、又回来了?”李寻欢吃力的道,嘴唇没有一点血色,很显然,受伤极重。

  “呜呜呜,师父,我忘了告诉您,波波的娘亲今天早上来看它了,呜呜呜。”

  “哦,唉~”李寻欢痛苦的点了点头;“小唐子,你快走,赶快走,越远越好,永远不再回来,欧阳疯,西毒欧阳疯他……”

  “师父,西毒欧阳疯是谁?”

  “咳咳!唉,小唐子,事到如今,师父……师父也不再,不再隐瞒你了,小唐子,你父亲是江南四大才子之首唐伯虎,母亲是华太师府上的丫鬟秋香,在十六年前,你满月的那天夜里,你家惨遭,惨遭欧阳疯……西毒欧阳疯,还,还有王……王……”

  说到这里,李寻欢的嘴里忽然喷出一口鲜血,然后,脖子一歪,便遗恨而去。

  “师父!师父!!!~”小唐子吓得趴在李寻欢的尸体上,放声痛哭。

  不过,无论他怎样哭喊,师父李寻欢永远不会再醒来了。

  ……

  (四;西毒欧阳疯)

  在巨大的悲痛中,小唐子一边痛哭一边将师父埋葬好。

  盖好土后,他缓缓站了起来。

  然后,擦干眼泪,神情变得无比坚毅。

  “师父,你安心的走吧!你的仇,徒儿一定要报。”小唐子咬牙道。

  忽然,周围狂风四起、飞沙走石、数不清的树叶在狂风中‘飒飒’飞落。

  然后,只见三个肥头大耳的喇嘛,神不知鬼不觉的出现在周围。

  “哈哈哈,老大果然没说错,这小子一定会出现的。”其中一个喇嘛大笑。

  “你们是什么人?”小唐子冷冷的逼视着这三个喇嘛。

  “哈哈,送你归西的人。”

  “为什么要杀我?”

  “因为你该死!”

  道完后,这三个喇嘛,都将手中的钵子、一齐朝小唐子飞来。

  顿时,这六个锋利的钵子,就像六道交织在空中的银光,嗖嗖嗖的向小唐子铺天盖地飞去。

  小唐子虽然是第一次实战,但却不慌不忙,冷冷一笑。

  然后,他飞身而起,干净而又利落的躲过这六个钵子的袭击。

  就在同一时间内,他又扬起手,顿时,三把飞刀,就像死神一样的朝三个肥头大耳的喇嘛那里飞去。

  “啊!啊!啊!~”

  三声惨叫同时响起。

  须臾,只见这三个肥头大耳的喇嘛,都痛苦的倒在地上,他们死死捂着喉咙,那涣散的眼神中,满是不可思议。

  看着这三具像狗一样的尸体,小唐子冷冷一笑,拔出飞刀,快步离去。

  然后,带着重重疑惑和仇恨,一脚高一脚低的往山下走去。

  为了尽量不惹人耳目,聪明机灵的小唐子在下山后非常低调。

  经过努力,一个月后,他终于打探到,西毒欧阳疯曾是个西域喇嘛,此人身怀一门叫‘蛤蟆功’的绝技,生性极其邪恶。在十六年前,他带手下血洗了唐府,后来在朝廷做了国师,但是现在,不知道到哪里去了。

  ……

  (五;聂小倩)

  这天,小唐子背着行李,千里迢迢的来到了成都城。

  这是小唐子第一次来到内地的这种繁华大城市,进了城门后,他顿感眼前一亮。

  只见城内的街道宽阔得能同时通过十几辆马车,街上的人群熙熙攘攘,穿着绫罗绸缎的大户公子哥和小姐随处可见,四处市廛栉比、轻歌曼舞。

  另外,在河道上,还停靠着许许多多的画舫,每一艘画舫上,都有漂亮的年青女子在嬉笑的招呼路人。

  听师父生前说,内地的大城很气派,今日一见,果真如此。

  小唐子赞叹不已,此时,一层乌云正从天际那边滚滚压过来。

  好像要下雨了。

  还是先吃点东西吧。

  于是,他随便挑了一家面馆,大步走了进去。

  “老板,给我来一碗羊肉面。”小唐子大声喊道,一边将行李袋取了下来。

  “好嘞!”店小二媚笑道,然后抑扬顿挫的大喊;“一碗牛肉面啰!~”

  没多久,一大碗香喷喷的羊肉面,被店小二摆放到了小唐子面前。

  “多谢!”小唐子客气的道。

  然后,用筷子夹着面条、狼吞虎咽了起来。

  就在小唐子吃得正香的时候,外面突然传来救命的声音。

  然后,只见一个二八少女,跌跌撞撞的跑了进来。

  这个二八少女长得很漂亮,身上穿着丝绸衣裳,看上去很像大户人家的千金小姐。

  但是,她的秀发和衣裳都凌乱不堪。

  而在她那很漂亮的小脸蛋上,还有污垢和血渍。

  小唐子正纳闷着,几个身穿飞鱼服、手持绣春刀的锦衣卫,哈哈大笑追了进来。

  “小妹妹,你就依了咱们兄弟吧!”

  “美女,咱们玩一玩嘛,你放心,哥哥保证会让你欲仙欲死的。”

  “来啊,来啊~”

  锦衣卫们就像不知羞耻的流氓一样,一脸YD的调戏着这个漂亮的少女。

  “救命啊,救命啊!”

  “来吧,来吧,哈哈~”

  “救命啊,救命啊,求求你们,放过我吧!”

  少女一边躲闪,一边痛哭求饶,同时,那双美丽而又无助的眸神、不时看向周围,期待着奇迹出现。

  但是,一看到这种情况,大家都纷纷低着头,生怕惹火烧身了似的。

  就连外面的官兵,也赶紧避开,唯恐避之不及。

  怎么会这样?

  这几个锦衣卫怎么会如此嚣张?

  难道内地没有王法吗?

  当然,小唐子肯定知道内地有王法。

  可问题是,虽然有王法,但没谁去管。

  就连官兵也不管。

  因为他们都是锦衣卫。

  在锦衣卫的Y笑声中和少女的痛哭中,小唐子实在看不下去了。

  虽然师父生前一再告诉自己,行走江湖,该忍则忍。

  虽然在下山后,路见过很多次不平之事,但最后他都是忍到暗中才出手。

  可这次,他实在无法再忍下去了。

  “住手!”

  “谁胆大包天,竟敢……”

  这个倒霉的锦衣卫,话还没说完,便被小唐子一脚踹在地上。

  然后,小唐子又是一阵拳脚,噼噼啪啪的将这几个如狼似虎的锦衣卫打倒在地。

  接着,拉着小少女的手;“快跑。”

  ……

  一口气不知道跑了多远,小唐子将小少女从背上放下来。

  “姑娘,他们都是什么人?怎么会这么嚣张?”小唐子喘着粗气问道。

  “他们都是锦衣卫。”小少女表情忧伤的道。

  “真的是锦衣卫?”小唐子惊道。

  “嗯。”小少女幽幽颌首。

  “呃……”顿了顿神后,小唐子问;“对了,姑娘,你是什么人?怎么会得罪锦衣卫?”

  “我叫聂小倩。”这个叫聂小倩的小少女很悲伤的凝视着小唐子,道;“我父亲是成都知府,为官清廉,但在前些日子,不小心得罪了锦衣卫的一个百户大人,于是,我父亲被诬陷为贪官叛贼,惨死狱中,接着,我家便被抄家灭族,呜呜呜……”

  “岂有此理。”小唐子怒道。

  接着,他又听聂小倩说了很多锦衣卫为非作歹的事,更是义愤填膺。

  “那你接下来怎么办?”

  “我也不知道,呜呜呜~”

  “这样吧……”小唐子同情的看着聂小倩;“我先将你安置到一个安全的地方,等我报了仇之后,再回来接你,你看怎么样?”

  聂小倩思索了一下后,点了点头;“嗯。”

  “你有什么仇要报?”聂小倩又问。

  “唉,一言难尽……”小唐子叹道。

  然后,将自己身上的故事,都一五一十的告诉了聂小倩。

  “想不到,你爹原来是闻名遐迩的江南四大才子之首唐伯虎,你师父也是几十年前名震江湖的小李飞刀。”聂小倩吃惊的看着小唐子。

  “你找得到那个老怪物吗?”聂小倩又道。

  “我不知道,但是,就算找到天涯海角,也要将他找出来。”

  “找到之后,你打得过他吗?”

  “不知道,但是,打不过也要打,哪怕玉石俱焚。”

  “能理解你的心情。”聂小倩若有所思。

  突然,她一下想到了什么似的;“对了,我介绍一个人给你认识,不知道她能不能帮到你。”

  “谁?”

  “黄蓉姐。”

  “黄蓉姐?——她是什么人?”

  “她是丐帮的,她爹也是丐帮的,是里面的一个舵主。”

  “丐帮???”

  “呵呵,你可千万别小看丐帮,丐帮弟子众多,遍布在五湖四海,消息灵通得很。”

  “嗯,试试吧!”

  ……

  (六;丐帮黄蓉)

  由于全城都在搜捕聂小倩,因此,他们白天不敢行动。

  到了晚上,聂小倩才敢带着小唐子去找黄蓉。

  偷偷带到小唐子到一个很破落的院子里之后,聂小倩小心的轻喊。

  “黄蓉姐,黄蓉姐。”

  很快,一个黄毛丫头走了出来。

  这个黄毛丫头也是十六七岁的样子,虽然衣衫褴褛,但脸蛋却很清秀。

  “小倩妹妹,你吓死姐姐了,对了,你的事情我都知道了,这段日子,那里都别去了,跟姐一起混,先躲过这阵风再说。”

  “嗯嗯,黄蓉姐。”聂小倩点头,声音哽咽。

  “好了,没事没事。”黄蓉拍着聂小倩的后背安慰她。

  拍着拍着,她突然指着小唐子,充满警惕的道;“他是谁?”

  “我朋友。”

  “你朋友?”

  “嗯。”

  接着,聂小倩将今天所发生之事,详细跟黄蓉的说了一下。

  “哇噻!”黄蓉吃惊的打量着小唐子;“你就是那个写了什么什么的【桃花庵】的那个诗人的儿子?”

  “嗯。”

  “你是师父就是那个什么什么的小李飞刀?”

  “嗯。”

  “你要找那个什么什么的西毒欧阳疯报仇?”

  “嗯,是!”

  “太牛了……好吧,竟然这样,那我就看在小倩妹妹的份上,答应帮你这次忙——不过,你也要答应我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

  “等你报了仇之后,也要帮我小倩妹妹报仇。”

  “只要小倩她爹是被冤死的,肯定没问题。”

  “好,那就这样了,一言为定。”

  ……

  丐帮不愧是天下第一大帮,打听消息的能力超强,比美国联邦调查局还要厉害。

  不到两天的功夫,西毒欧阳疯在什么地方,具体在哪个位置,都被他们打听到了。

  根据丐帮的消息,西毒欧阳疯目前正在苏州的寒山寺。

  至于在寒山寺做什么,就不清楚了。

  “太好了。”

  一听到这个消息,小唐子马上要往苏州赶去。

  “别着急。”黄蓉一把拉住小唐子;“我还有一个更重要的消息要透露给你。”

  “什么消息?”

  “我们丐帮也打算除掉这个老贼。”

  “为什么?”

  “这是我们丐帮帮主洪十二公的意思——其实,早在南宋时期,我们丐帮就跟这老贼结下怨仇了。听我爹说,当时,我们丐帮的帮主是洪七公,当时蛤蟆功的传人也叫欧阳峰,不过不是疯疯癫癫的疯,而是山峰的峰,他是这个疯疯癫癫的疯的欧阳疯的老祖宗。这个山峰的峰的欧阳锋,跟我们丐帮祖宗洪七公之间水火不容,为了害我们丐帮,他不择手段,什么坏事都干得出来。只是,由于忌惮我们老祖宗洪七公的降龙十八掌和打狗棒法,所以,才不敢明目张胆的放肆。但现在不同了,由于我们丐帮的打狗棒法早已失传,降龙十八掌也少了最后一掌,变得残缺不全,因此,这个老怪物咄咄逼人,像我们在西域那些丐帮弟子,早已被他杀得干干净净,而内地的传统势力,在他的压迫下,也小了很多,大不如前。”

  “没想到,你们丐帮,也深受这个老怪物的荼害。”小唐子叹道。

  “是啊!我以前都不知道,是这两天才知道的。哦,对了,我还要告诉你,这个老怪物的蛤蟆功,听说现在已经突破了第十层,威力已经是非常恐怖,所以,最好我们一起联手,将他铲除。”黄蓉边说,边用嫩掌做着‘劈’的动作。

  “这个老怪物,我真想亲手刃了他,他杀害了我家人,又杀害了我师父,只有亲手刃了他,才解我心头之恨!”小唐子双眼迸射着怒火。

  “好吧,竟然你这么固执,那我们也没办法,不过,姐还是要提醒你,凡事小心为妙。”

  “嗯,我知道,黄蓉姐,谢谢你的提醒。”

  道完后,小唐子背起行李,翻身上马,然后迫不及待往苏州城驰去。

  这是小唐子在昨天发大价钱买来的一匹宝驹,买宝驹的这些银票,都是师父李寻欢在生前给自己的,不过,买下这匹宝驹之后,小唐子身上的银子,也是所剩无几了。

  当然,物有所值,就像这匹宝驹,不但能够翻山越岭,还能日行千里,耐力非常强。

  三天后,骑着宝驹的小唐子,出现在苏州城门口。

  ……

  (七;夺命飞刀)

  俗话说;上有天堂,下有苏杭。

  苏州城确实非常繁华,宛若人间天堂。

  可小唐子根本没心思暇及这些旖旎的美景,到苏州城后,立马打听寒山寺的位置。

  打听到之后,马上往寒山寺赶去。

  不过,当他风风急急赶到寒山寺后,眼前的情景是触目惊心。

  只见寒山寺的内外,到处都是和尚的尸体,还有一些西域喇嘛的尸体。

  小唐子用手指探了探,这些尸体上的血液还是新鲜的,余温也没有褪尽。

  看来,惨案刚发生。

  小唐子赶紧拔腿往大殿走去。

  里面还在打打杀杀,几十个西域喇嘛,正穷凶恶极的围攻几个方丈和主持。

  对方人多势众,眼看这几个方丈和主持支撑不住了。

  “太嚣张了。”

  小唐子冷冷一笑,立刻拔出十把飞刀,朝西域喇嘛们的脑袋上射去。

  在一片惨叫声中,小唐子又拿出十把飞刀,往这些西域喇嘛们的脑袋上射去。

  啊啊啊!!!~~~

  又是一片惨叫声。

  很快,这些西域喇嘛们被消灭得干干净净。

  没想到自己还能够活命的寒山寺主持和方丈们,如同劫后余生似的,充满感激的朝小唐子簇来。

  只是,当他们见刚才使出飞刀绝技的小唐子、才只是个十五六岁的小少年时,不禁面面相觊,尽是疑惑。

  就在此时,一声令人毛骨悚然的吼叫声传来。

  然后,随着一股呼啸而来的劲风,只见一只巨大的懒蛤蟆,从半空中跳了下来。

  “西毒欧阳疯!”小唐子冷冷的看着这只巨大的癞蛤蟆。

  虽然他很震惊‘蛤蟆功’的强大,但心里在此时更多的却是火焰,是熊熊的火焰,是报仇的火焰。

  父母、亲人、师父、都死在了这老怪物的手里。

  现在,报仇的时候,也终于到了。

  当然,欧阳疯也同样略感吃惊。

  他盯着小唐子,似乎想到了什么。

  “你这小孽种,我正到处找你,没想到自己送死来了。”欧阳疯一边说道,一边吐着让人恶心的蛤蟆舌头。

  “是你杀了我全家!?”

  “是又如何?”

  “是你杀了我师父!?”

  “是又如何?”

  “我要你替他们偿命!!!~”

  小唐子怒道后,一把飞刀马上飞了过去。

  没想到的是,这把飞刀,竟然被欧阳疯随随便便用内功甩在了地上。

  “啊!”

  小唐子吃惊的看着欧阳疯,运足内力,又是一把飞刀射了过去。

  砰!

  这把飞刀,又被欧阳疯用内功震到一旁。

  “啊!”

  小唐子又是一惊,同时,一种前所未有的挫败感,延到心头。

  奶奶。

  父亲。

  母亲。

  师父。

  还有那么多惨死的唐家亲朋好友。

  难道都这样白死了吗?

  不!不!!!

  “哈哈哈!”

  此时的欧阳疯也得意忘形的大笑了起来。

  “哈哈哈,小孽种,刀法不错,不比你师父逊色,但内力却远不如他,我虽然杀了你师父,但他却能让我受伤,而你的内功,却连我皮毛都伤不到,哈哈哈,从此以后,天下再无唐家,也再无小李飞刀,哈哈哈。”

  大声的狞笑完后,只见欧阳疯趴在地上,鼓着气,然后,吼的一声朝小唐子扑来。

  “去死吧!”

  小唐子大叫一声。

  然后,十把飞刀,就像十条玄龙一般,嗖的朝欧阳疯那巨大的蛤蟆身子上飞去。

  轰!!!

  欧阳疯重重的摔在地上。

  然后,他那巨大的癞蛤蟆身子,忽然就像泄气的皮球一样,迅速泄了下去。

  “怎么会这样?”欧阳疯难以置信的看着小唐子。

  冷冷的看着欧阳疯迅速泄下去的身子,小唐子也有些不敢相信。

  因为,刚才,欧阳疯的狞笑和蔑视,在深深刺痛了他的心的同时,体内也忽然出现了一股神秘的力量。

  这股神秘的力量十分巨大,仿佛是无穷无尽似的。

  在以前,这股神秘的力量,也曾经出现过。

  但很快又消失了。

  可是这次,它不仅没有消失,反而越来越凶猛,越来越膨胀。

  “你为什么要杀我全家?为什么要杀我师父?”

  看着欧阳疯迅速萎缩了的蛤蟆身子,小唐子仍然充满了怒气。

  要不是这个老怪物,自己怎么会是一个孤儿。

  本来还有个家,可唯一的师父,也被他杀了。

  “呵呵,你很想知道吗?”欧阳疯痛苦的道。

  “说!!!”

  “呵呵,告诉你,真正想杀你父母的人,不会是我。但是,你知道了也没用,因为,你赢不了他,永远也赢不了他。”欧阳疯很吃力的说,他的神情显得越来越痛苦。

  “谁?”

  “我不会说的。”

  “是不是宁王?”

  “……我不知道,但是,我奉劝你,最好别去送死了~”

  人之将死、其言也善。

  痛苦的惨笑一声后,一个堪称殿堂级的高手,脑袋无力的往一边一歪,然后,便结束了他那充满了传奇色彩的罪恶一生。

  小唐子无语了。

  虽然杀了欧阳疯,但他却没有那种报仇雪恨后的快意。

  因为,还有一个幕后黑手——宁王。

  这可是皇族。

  难道他真的很恐怖?

  关于父亲跟这个王爷是如何结下仇怨的,小唐子已有耳闻。

  唐伯虎点秋香。

  这是一个在民间传的沸沸扬扬的故事。

  可父亲在华太师的府上,虽然点到了母亲这样一个绝世佳人。

  却引来了一场灭门之祸。

  世事无常、一切悲喜、皆在风云中。

  就在小唐子一片伤感中时,寒山寺的主持过来了。

  “小施主,多谢搭救之恩。”

  “大师客气了。”

  “请问小施主,小李飞刀李寻欢李大侠、是你什么人?”

  “是我师父。”

  “果然名师出高徒,长江后浪推前浪、青出于蓝胜于蓝。”

  “大师太过奖了。”小唐子抱拳道,接着又道;“对了大师,为何寒山寺会惨遭横祸?”

  “唉~”主持悲叹一声,痛苦的道;“还不是被奸人所害。”

  “???”

  “我寒山寺,本为名门正派之地,从未做过与国与民之恶事,可欧阳疯这个老怪物,蛊惑宁王,说我寺乃叛逆之地,跟建文党有瓜葛,宁王又将此事禀告皇上,结果,皇上大怒,下旨要将我寒山寺斩尽杀绝。”

  “原来如此。”小唐子道,他替寒山寺的未来感到很担忧,因为,如果是皇上的旨意,那么,寒山寺难逃一劫,天下虽大,莫非王土。

  “请问大师,宁王现在何处?”

  “你要找他?”

  “他是我不共戴天的仇人。”

  说完后,小唐子将十六年前发生在唐府的那起血案,告诉了主持。

  “原来你是唐伯虎的儿子。”主持惊道;“这事老衲也有耳闻,十六年前,这个老贼,带人血洗了你们唐府,不过后来,到处传言唐府刚刚满月的儿子神秘失踪了,没想到,原来就是小施主你。”

  “是的……”

  “听说那次惨案,跟宁王有关,但具体是什么,老衲也不清楚。而且,宁王这逆贼,为了篡位,在练一门天下无敌的神功,所以,就算你去找他,也奈何不了啊。”

  “大师,宁王老贼在练什么神功?”

  “斗破苍穹。”

  “斗破苍穹?”

  “嗯,斗破苍穹,据说是在千年前,一位天外来客带到我们这个世界上的一门神功,一旦练成、便可天下无敌。”

  “这么厉害?”

  “是。”主持忧心忡忡的叹道;“实际上,这是一门魔功,传言,此功一旦练成,骨骼会硬如玄铁,肌肤会硬如金盾,体内会有洪荒之力、斗天之气,而且,快如闪电,还可遁形。身高能达千百丈”

  “那他练成了没有?”

  “这个老衲不清楚,但这个逆贼,已经练了很多年了,因此,就算没有练成,但也很快了。但老衲听说,欲练此功,必先自宫。”

  “欲练此功,必先自宫?”

  “嗯,所以,只要一练这门神功,就会变得不男不女,不阴不阳,不伦不类。”

  “太龌蹉了。”

  “嗯!我佛慈悲~”

  “多谢大师提醒,弟子先告辞了。”

  作揖道别,小唐子翻身上马,立刻往宁王府赶去。

  ……

  驾!驾!

  小唐子策马奔腾。

  不过,刚进城门,前面忽然出现了很多官兵和锦衣卫。

  “杀了这个反贼,大人重重有赏。”

  锦衣卫的首领一见小唐子便大声命令。

  顿时,数不清的官兵和锦衣卫,立刻像潮水般的涌了上来。

  杀!

  杀!

  ……

  面对这突如其来的一幕,小唐子有些猝不及防。

  他调转马头,想往回走。

  倒也不是惧怕这些官兵和锦衣卫们,而是不想跟他们做纠缠。

  但调转马头后,后面也有许多官兵和锦衣卫。

  事已至此,没有办法,小唐子只好大开杀戒了。

  嗖嗖嗖~

  随着一道道银光在空中来回穿梭,惨叫声不绝于耳。

  问题是,倒下一匹,会涌上来更多的官兵。

  好像怎么杀也杀不完似的。

  小唐子感到很头疼。

  这时,不远处,忽然又出现了打杀声。

  只见很多丐帮弟子,跟官兵们杀在一起。

  什么情况?

  就在小唐子纳闷的时候,忽然,一个长相很滑稽的老乞丐、屁颠屁颠的跑来。

  “你是小唐子吧?”老乞丐一边问,一边从怀里拿出图纸跟小唐子对照。

  “请问您是?”

  “别废话了,赶快跟我走。”

  老乞丐不由分说,拉着小唐子就走。

  一直走到一个很偏僻的小巷子里,才停了下来。

  东张西望一会儿后,老乞丐才道;“小兄弟,我叫张卫建,外号老顽童,是洪老帮主命令我保护你的。”

  说完后,一副贼眉鼠眼的样子东窥西探,然后,从怀里掏出一个又肥有大的鸡腿,吧嗒吧嗒的啃了起来。

  “你怎么找到我的?”小唐子咽了咽口水。

  “废话,我们丐帮是天下第一大帮,要找一个人,就跟啃这个鸡腿一样容易。”

  道完后,又是朝鸡腿猛啃起来。

  啃完后,老顽童将手上的油渍又用嘴津津有味的吸允一番,之后,才依依不舍的在衣服上擦了擦。

  “不好意思,我没看见你,下次有鸡腿,一定叫你,嘻嘻嘻。”

  “没事,我肚子不饿。”

  “嘻嘻,那就好。对了,听说你想杀宁王?”

  “是!”

  “你杀得了他吗?”

  “我不知道……”

  “实话告诉你,据最新消息,他已经练成了绝世神功;斗破苍穹。”

  “……”

  “你听说过这门神功吗?”

  “听说过,欲练此功,必先自宫。”

  “嗯,没错!不过,有我老顽童助你一臂之力,就不一定了,嘻嘻嘻。”

  “……那咱们什么时候动手?”

  “不着急,先好好玩两天再说。”

  “好,您不去,我一个人去。”

  “去也没有,你找不到他的。”

  “……”

  “想要报仇,就不要鲁莽行事。”

  ……

  (八;日月山)

  这两天,小唐子听从了老顽童张卫建的建议,没去找宁王,而是趁这个机会,到唐府的旧址去了一趟。

  看见唐府的旧址,小唐子一阵心酸,要知道,这里原本是自己的家啊。

  两天之后,小唐子再也按捺不住了。

  张卫建倒是很惬意,一直睡到太阳晒屁股的时候才起来。

  伸了伸懒腰后,他说;“好了,小兄弟,我们今天可以去找宁王那老贼的麻烦了。”

  “多谢!”小唐子激动的站了起来。

  老顽童张卫建骑着毛驴,这只毛驴又瘦又矮,但驮着老顽童,好像一点也不吃力。

  老顽童呢,一边啃鸡腿,一边哼着扬花小调,那吊儿郎当的样子,仿佛根本不是去杀人,而是去赶集。

  几个时辰后,骑在宝驹上的小唐子,往周围看了看,只见已是城外的山野,他感到好生奇怪,问道;“老顽童爷爷,我们不是去找宁王吗?”

  “是啊,我们是去找宁王呀。”

  “那你怎么带我往山上走。”

  “嘻嘻!”老顽童张卫建一边啃鸡腿,一边嬉笑的说;“因为他今天会在山上啊,再说,我们如果直接去宁王府找他,跟造反又有什么区别,要清楚,他是皇族,我们又无凭无据……”

  道完后,张卫建见小唐子悒悒不岳,又道;“宁王会定期在日月山的登天崖练斗破苍穹,只有他在练功的时候,才是实力最弱的时候,这个时候下手,咱们的压力会大大减轻。”

  “原来如此。”小唐子茅塞顿开。

  ……

  日月山,位于古苏州西南方,海拔10888米,为当时世界最高峰。

  如月山的山腰常年云雾缭绕,山顶常年白雪飘飘。

  这么高的山,爬上去的难度,自然非同小可。

  神奇的是,老顽童的毛驴座骑,耐力十分好,能够跟小唐子的宝驹相媲美。

  只是,越往上爬,风力就越大。

  而且,越是往上爬,空气也越稀薄。

  但是,在巨大的仇恨中,小唐子一点也不觉得累。

  爬到海拔2000米的时候,忽然闪出来四个穿着银色盔甲的将军。

  “你们是什么人?”

  “嘻嘻,都是自己人。”张卫建嘻笑道。

  “放肆!”

  “嘻嘻,你们有所不知……”

  老顽童翻身下驴,在他们耳畔嘀咕几句。

  “嗯。”

  一个将军听后点了点头,示意让他们通过。

  通过后,往山上爬了一会儿。

  小唐子颇感奇怪,问;“老顽童爷爷,你刚才跟他们说了什么?”

  “嘻嘻,我跟他们说,我是宁王的叔叔。”

  “不会吧?他们也相信?”

  “肯定相信,这些大兵傻乎乎的,很好骗,嘻嘻!”

  “真的吗?”

  小唐子感到不对劲。

  不过,只要能找到宁王,什么危险,他都不怕。

  ……

  爬着爬着,到了海拔4000米的山腰上了。

  这个时候,又忽然闪出来四个穿着金色盔甲的将军。

  “你们是什么人?”

  “嘻嘻,都是自己人。”

  “老东西,你敢捉弄我们。”

  “嘻嘻,误会,误会。”

  老顽童翻身下驴,往他们耳畔嘀咕几句。

  只见这四个穿着金色盔甲的将军,听了后,互相交了一下眼色,然后点了点头,道;“好吧!”

  就这样,老顽童和小唐子又过去了。

  ……

  在爬到海拔8000米的时候,前面忽然闪出四个手持佛尘的老太监。

  当然,这次,还是被老顽童以同样的方式忽悠过关。

  ……

  最后,在快到斗天崖的时候,忽然从空中飞出来四个宫女。

  只见这四个宫女,个个年轻貌美,柔荑分别缠着四种颜色的绸带,立在那里,宛如仙子一般动人。

  宫女们冷冰冰的凝睇着老顽童和小唐子。

  “大胆,你们是什么人,竟然敢闯入圣地?”其中一个宫女娇声喝道。

  “呵呵,都是自己人。”

  “岂有此理,看招。”

  “慢,慢。”

  老顽童嬉皮笑脸,赶紧翻身下驴,想跑过去到她们面前解释。

  “有什么话这样说就行了。”

  “好好好,对不起,对不起,各位美女。”老顽童弓了弓腰,道;“我是宁王的叔叔。”

  “放肆!”宫女们。

  “哦,不,宁王是我的叔叔。”

  “你!”宫女们。

  “哦,不,宁王是他的叔叔。”

  老顽童见情况不妙,赶紧指着小唐子。

  “什么?”小唐子瞠目结舌。

  纳闷的是,四个宫女们看了看小唐子后,互相点了点头,然后,示意通行。

  ……

  (九;真相)

  日月山顶的斗天崖上,雪花飘飘,寒风呼啸。

  如其说斗天崖是一个绝壁山崖,倒不如说是一块巨大的冰川更为恰当一些。

  因为,这个巨大的山崖,就是一块巨大的万年冰川形成的。

  匪夷所思的是,在这个巨大的冰川下,有一个很大的山洞。

  而在这个山洞里面,则是别有一番天地。

  山洞外面寒风刺骨、一片荒凉,俨然是一副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的凄凉情景。

  但在山洞里面,却是鸟语花香、春意盎然,别有一番洞天。

  老顽童和小唐子小心翼翼到了洞口旁。

  立刻,一股无比温暖的气体朝他们扑来。

  “怎么回事?”

  “看这里面!”

  小唐子颇感惊讶,不可思议的凝睇着这个洞口和洞里面。

  老顽童却是见怪不怪的对小唐子说;“这个山洞,叫神仙洞,宁王就经常在这个洞里面练斗破苍穹,好了,我们别磨蹭了,进去找他决一死战吧!”

  “好!”小唐子咬牙点头。

  一想到这个灭了自己全家的幕后凶手,他什么都顾不上,就是恨不得一刀宰了他。

  哪怕杀不了他,就是咬,也要咬他一口。

  山洞里面跟外面完全是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

  而且,越是往里面走,就越是变得宽阔起来。

  小唐子跟着老顽童,顺着山洞往里面走。

  不知道走了多久,前面赫然出现一块巨大的平地。

  而平地上,竟然座落着一座金碧辉煌的宫殿。

  当然,这座宫殿安静得瘮人,仿佛地狱中的一座冥殿。

  “宁王就在这里面。”老顽童轻声道。

  然后对宫殿大道;“王爷,有客人来了!”

  老顽童刚喊完,宫殿的殿门突然大开,然后,里面飞出来一个六十岁左右的老者。

  只见这个老者头戴玉冠、身披龙袍,相貌奇丑无比。

  在他的身后,分别站着四个太监和四个宫女。

  “王爷,您要的人,我给你带来啦!”

  老顽童谄媚的道,然后,屁颠屁颠的跑了过去。

  “嗯。”宁王点头,面无表情的看着小唐子。

  ……

  果然有问题。

  小唐子怒视着老顽童,紧紧握着飞刀。

  只是,他不敢相信,这个看上去像个小孩一样天真无邪的老叫花子,竟然会如此卑鄙、如此的阴险。

  “你就是十六年前,唐家那个神秘失踪的孽种?”宁王冷冷问,音如洪钟。

  而且,他的声音,有一股与生俱来的气势,能让人不禁畏惧。

  不愧是大明皇族,龙子龙孙。

  但小唐子却毫不畏惧,因为,此时此刻,他完全被满腔的怒火燃烧着。

  “你是宁王老贼。”小唐子也冷冷道。

  “放肆!”宁王冷冷道;“本王就凭你这一句,可以将你千刀万剐。”

  “呵,那也要看你有没有这样的本事。”

  “果然有唐伯虎的风范,十六年了,找了你整整十六年了,没想到,你被李寻欢藏了起来,而且还教你飞刀绝技。不过,今天,竟然你自己来找死,那么本王就成全你。”

  道完后,宁王闭着眼睛,双手做着奇怪的动作。

  “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小唐子的身子在怒得颤抖,他紧紧握着飞刀。

  就在他准备将手中飞刀射出去的时候,老顽童忽然大喝一声;“降龙十八掌!”

  顿时,让小唐子脑袋冒黑线的一幕出现了。

  只见一条又一条颜色各异的龙影,从老顽童的双掌中跃出,咆哮着朝宁王袭去。

  宁王一愣,连吃三掌后,吃痛的飞开。

  “原来,你是在骗本王!”

  “嘻嘻,老子不骗你骗谁啊。”

  “你敢骗本王,本王今天就要你死无葬身之地。”

  “嘻嘻,那要看你有没有这样的本事,实话告诉你,老子这降龙十八掌,全部练成了,你就好好接招吧。”

  道完后,老顽童对小唐子大喊;“小唐子,还愣着干嘛,还不赶快动手。”

  “好!”小唐子茅塞顿开。

  刚才错怪老顽童了。

  难怪总感觉不对劲,原来如此。

  嗖!~

  小唐子手中的飞刀,就像银色的电流一般,往宁王身上射去。

  只是,这飞刀一接近宁王的身子,就像碰到了什么软绵绵的物体似的,砰的一下就往旁边弹开了。

  小唐子也不沮丧,再次运足内力,将飞刀往宁王身上射去。

  但像刚才一样,又被宁王震开了。

  而宁王的手下们,此时也纷纷出手,手持各种兵器,对老顽童和小唐子袭来。

  老顽童见状,赶紧缠住宁王的手下。

  “小唐子,快!”

  小唐子心领神会,了解一个太监和宫女后,立马将飞刀朝宁王射去。

  “哈哈哈,你们都死吧!”宁王大笑。

  然后,只见他浑身忽然发着金光。

  与此同时,一股巨大的气体,从他体内散出,仿佛巨大威力的音波一样,往四周扩散。

  接着,只见他的身体迅速膨胀。

  然后,他的脸,忽然变成了两张脸。

  一张是男人脸,一张是女人脸。

  “斗破苍穹!”老顽童惊道。

  然后,对小唐子大声道;“小唐子小心!~”

  “老叫花子,去死吧!”

  宁王的声音忽然变得阴阳怪气,他鄙夷的看了老顽童一眼,轻轻将衣袖一挥,顿时,一道刺眼的激光,朝老顽童身上劈去。

  “啊!”老顽童惨叫一声,倒在地上,不知死活。

  嗖!~

  小唐子赶紧一把飞刀射去。

  啪~

  飞刀被宁王用衣袖轻轻拂在地上。

  小唐子一惊,赶紧同时射去五把飞刀,分别从不同的角度射去。

  啪啪啪啪啪~

  宁王又是将衣袖轻轻一挥,然后,五把飞刀,同时落地。

  “哈哈,还有什么绝招,都使出了吧!”宁王狞笑。

  看着这个灭了自己全家和师父的真正仇人,小唐子双目迸火。

  就在这时,体内那股神秘的力量,又被迸发出来。

  “啊!!!”

  小唐子大叫一声,同时射出十把飞刀,分别从不同的角度,往宁王身上射去。

  砰砰砰砰砰!!!!!!!!!!

  十声巨大的爆炸声,在山洞内响起。

  顿时,天崩地裂,山洞剧烈的摇晃起来。

  “不可能?”

  宁王摸着嘴角的血,不可思议的看着小唐子,完全忘记了洞内不断下坠的冰块。

  他完全没料到,这十八飞刀的威力,竟然是如此的强大,虽然全被他打落在地,但他也被震得手臂发麻、内脏受损。

  当然,也仅仅是受了点伤而已,对他的生命,没有造成丝毫影响。

  他只是吃惊于小唐子这十把飞刀所射出来的那种巨大的力量,要知道,练成了斗破苍穹的他,任何高手,在他眼里,都如同蝼蚁一般,可以轻轻杀死,但就是这个十几岁的少年,能够让他受到伤害。

  此时此刻,小唐子也无力的塌在地上。

  刚才这一击,不但使出了他十连环的绝技,还使出了他体内全部的神秘力量。

  但即便如此,也无法杀死宁王老贼,只是让他受了轻伤而已。

  家人的仇,还有师父的仇,看来,这辈子是报不了了。

  小唐子痛苦的闭上眼睛。

  但是,刚闭上眼睛,他的奶奶、父母、还有师父,他们的影子,都出现在他面前。

  “小唐子,振作起来。”

  “小唐子,你是最棒的。”

  “小唐子,你一定行!”

  这些至亲的亲人,在不断的为他鼓舞,为他打气。

  在亲人们的鼓励下,小唐子慢慢睁开眼睛。

  宁王正步步走来,冷漠的看着他,眼神中充满了杀气。

  “为什么要杀我全家???”小唐子歇斯底里的大声道。

  “他们该死!”宁王咬牙道。

  “为什么???为什么???”小唐子歇斯底里的呐喊。

  “是皇上的旨意,因为,你母亲,是建文帝那条血脉传下来的孽种。当然,这个秘密,也是本王发现的,你母亲不叫秋香,也不是华府的丫鬟,真实身份是朱雯香,是建文帝的后代,本王正愁没有借口杀你全家,因为那个昏君对你父亲太器重了,正好这个秘密被本王发现了,所以,在你满月的那天晚上,可以冠冕堂皇的灭你全家,哈哈哈。”

  “老畜生!!!”

  巨大的愤怒和悲痛,使小唐子的双眼变成了赤红色。

  是啊!没有做过孤儿的人,没有尝过失去亲人的人,没有尝过失去家的人,没有尝过失去对自己恩重如山的师父的人,永远也体会不到这种痛苦的滋味。

  “啊!!!”

  在巨大的悲痛和仇恨中,小唐子就像发了疯似的狂吼。

  然后,他的身体,就像一把无坚不摧的飞刀,嗖的往宁王身上射去。

  哪怕是同归于尽,这个仇,也要报。

  轰!!!

  随着一声巨大的声音,只见宁王的身体上,出现了一个触目惊心的大血洞。

  须臾,宁王的脸色变得极为惨白。

  平时那双像鹰一样锐利无比的眼珠子,也变得像死鱼眼似的空洞。

  “啊,啊~”

  宁王难以置信的指着空中,嘴里发出痛苦的‘啊、啊’声音。

  终于,他那魁梧的身子,就像一堆枯朽的积木似的、一下塌陷在地上。

  ……

  (十;大结局)

  半个月后,在燕京的皇宫里,出现了一个神秘的俊朗少年。

  这个俊朗少年在皇宫中呆了约莫一个时辰,之后,面带悦色离去。

  翌日,嘉靖皇帝连续颁发三道圣旨。

  一;从今以后,赦免所有建文帝以及建文帝余党的后代。

  二;东厂提督亲自前往城都,彻查城都前任知府聂风被害一案。

  三;宁王大逆不道,意图谋反,鞭尸,革后代爵位,以敬犹效。

  ……

  【完,东莞长安夏岗社区,2017年8月20号】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和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和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