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悔药》
夜断愁2018-09-18 14:523,688

  当杨白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居然重生了。

  这是2006年的冬天,已有好多年没下过大雪了的南国,在这一年的冬天,天空又飘起了鹅毛般的大雪。

  杨白匪夷所思看着眼前一切,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重生。

  美丽而又轻盈地雪花一片一片飘落在杨白的身上,但他一点感觉也没有。

  忽然,他想了起来,重生前,自己好像做了一个梦。

  是的,做了一个梦,他梦见一个美丽的仙女,手里提着花篮,轻飘飘降临在他眼前。

  仙女先是对他嫣然一笑,然后问他为什么总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是不是有什么心事?

  “有。”杨白轻轻点头。

  “你有什么心事?”

  “我在后悔。”杨白怅然若失地回道。

  “你在后悔什么?”仙女笑道。

  “我在后悔十一年前的一个女孩,可当时,我要是不急着去广。州就好了。”杨白痛苦摇头,一副十几年前的画面,宛如秋天的浮云一般,冉冉浮现在他脑海。

  那是一个很美丽的女孩,她很喜欢雪。

  当然,她也像雪花一样纯洁而又美丽。

  往事历历在目,十一年前的2006年,女孩的父亲在杨白的村里开了一个木材厂。

  那一年,杨白从广。州回家,他在木材厂找同村一个朋友的时候,无意认识了她。

  杨白很喜欢这个雪一样的女孩。

  他也深深感觉到,这个女孩也很喜欢自己。

  每次一见到自己的时候,她总是那么的开心,她会将最好吃的东西留给杨白一起分享,她要杨白教她画画,在雪地里,她会叫杨白一起堆雪人、打雪仗。

  在杨白南下广。州的那天下午,她发信息约杨白出来,时间是晚上21点。

  但就在这天下午,由于工作和车票的原因,杨白急急南下了。

  而在这天傍晚,他的手机偏偏在火车上丢失了。

  从此,他跟这个女孩没有了任何联系。

  这么多年了,杨白一直在后悔。

  要是自己当时不急着去广。州,那么,自己跟这个最心爱的女孩,一定会有一段缱绻的故事。

  也许,他们会永远的生活在一起。

  “我很揪心,每次回忆她的时候,我会很揪心。”杨白黯然地道。

  “她是哪里的?”仙女问。

  “浙。江的。”

  “她叫什么名字?”

  “陈琴琴。”杨白说。

  “陈琴琴,这个名字很好听。”仙女轻轻一笑,她伸出芊芊玉手,优雅地从花篮中拿出一颗红色的药丸出来。

  “给。”

  “这是什么?”

  “后悔药。”

  “后悔药?”

  “嗯,吃了它,你将获得一次后悔的机会。”仙女笑道。

  然后,轻飘飘地飞走了。

  一定跟这个梦有关。杨白这样琢磨着。

  ……

  雪越下越大了,那漫天飞舞的雪花,就像一朵朵洁白无暇的小精灵似的,将辽阔的大地铺得白茫茫的一片。

  看着大地一片皑皑的景色、杨白情不自禁地阖上双目。

  忽然,一些雪花又被风吹在了他脸上。

  “好凉。”

  将冰凉的雪花从脸上摸去后,杨白打着伞,踩着厚厚的积雪,往木材厂走去。

  木材厂在村里的上头,以前是针头厂,属于国营企业,也是这个乡为数不多的几个国营企业之一,后来由于严重亏损,不得不倒闭。

  在针头厂倒闭之后,不断有新的厂家搬来,在陈琴琴的父亲他们的木材厂搬来之前,这个厂区先后搬来过刷子厂、服装厂、养鸡场。

  只不过,这些厂家,后来都以倒闭告终。正因为如此,杨白的村里人都说这是一块倒霉地,谁开厂谁死。

  到木材厂后,正如重生前的那个2006年一样,杨白的同村朋友‘鸭子’在里面干活,专门叠木材,在重生前的那个2006年,杨白就是来找‘鸭子’玩,而认识了陈琴琴。

  看着眼前这久违的画面,杨白又是激动,又是不安。

  但是,心情再如何不安,他也不会再像重生前的那个2006年一样,将这个心爱的女孩错过了。

  是的,不会,他再也不会了,竟然上天给了自己后悔的机会,自己就应该要好好珍惜,好好把握。

  “鸭子。”一看到鸭子,杨白赶紧打招呼。

  “杨白,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正在干活的鸭子,一看到杨白,有些意外。

  “今天上午。”杨白说。

  “回来干什么?”

  “相亲。”杨白道,一边下意识的往周围看了看。

  因为,在重生前的那个2006年,陈琴琴很快就要出现了。

  他清楚记得,当时,陈琴琴拿着记录本,在认真的记着木材的数量。

  “相什么亲呢?外面大把,随随便便找一个就是了。”鸭子说。

  “难啊。”杨白道,继续注视着周围。

  果然,正如重生前的那个2006年一样,陈琴琴拿着记录本,出现在他眼前。

  看着这个漂亮而又清纯的女孩,杨白的心里就像被汹涌的海潮狠狠拍击似的,久久无法平静,他差点将陈琴琴的名字喊了出来。

  还好,他赶紧住口了,否则,人家根本就不认识你,但你却知道人家的名字,不奇怪死才怪。

  正如重生前的那个2006年一样,将黑色长发扎成马尾的陈琴琴,刚开始并没注意到杨白,而是认真的记着一堆一堆的木材数量,等记完了之后,才抬头看着杨白。

  而等她看着杨白之后,便马上顿住了,然后,深情的凝视着。

  “你好!”杨白笑道,因为,在重生之前的那个2006年,他也是这样打招呼的。

  “你也好!”陈琴琴回道,然后,一副羞赧的样子,低着头离开了。

  杨白激动的凝着陈琴琴的背影,因为,按照重生前那个2006年的情景,他很快就会跟她相识了。

  事实确实如此,在第二天,杨白又到木材厂找鸭子玩的时候,陈琴琴又出现在车间里,就像重生前的那个2006年一样,杨白帮着她一起数木材的数量,数完之后,看着西装革履的杨白,陈琴琴羞怯的问;“我在以前怎么没见过你啊!”

  “我是从广州回来的,昨天才回来。”

  “哦,难怪了,对了,你在广州做什么工作?”

  “美工。”

  “美工?是不是画画的?”

  “是的。”

  “……我也喜欢画画,但我画不好。”陈琴琴幽幽的道。

  “要多学,多练,理论加实践。”

  “……大哥,你可不可以帮我画两幅画?”

  “没问题。”杨白笑道。

  同时,他心里颇为惊讶,因为,在重生前的那个2006年,事情也是这样发展的。

  就像重生前的2006年一样,杨白画了两幅画送给陈琴琴,两幅都是素描,一副是雪景,另一副是陈琴琴的肖像。

  “真的很美。”陈琴琴红着脸说。

  “你想不想学?我教你。”

  “嗯,好。”陈琴琴高兴的看着温文尔雅的杨白。

  就像重生前的那个2006年一样,从这天开始,杨白教陈琴琴画画,空闲的时候,便跟陈琴琴一起堆雪人,打雪仗。

  很快,短暂的十天假期过去了,按照重生前的那个2006年,他必须要南下广。州了,因为,他只请了十天的假。

  但与此同时,他也像重生前的那个2006年一样,没有告诉陈琴琴,自己只请了十天的假。

  当然,陈琴琴也问过,但不知道为什么,他只跟陈琴琴说回家玩一段时间,并没有具体说是多少天。

  而在这次,他也按照重生前的那个2006年一样,没有具体告诉陈琴琴在家里只呆十天。

  而就像重生前的那个2006年一样,在第十天的上午,他们一起很开心的堆了一个大雪人后,在下午,陈琴琴发信息给他,要他在晚上出来。

  ‘好,没问题。’杨白激动的答复。

  十一年了,整整十一年了,让自己后悔了这么多年的往事,现在,终于可以弥补了。

  ‘21点,不见不散。’陈琴琴发信息道。

  ‘好,不见不散。’杨白赶紧回复。

  这天,杨白没有像重生前的那个2006年的这一天一样为了工作急着南下广。州,而是等着晚上那个神圣时刻的来临。

  是啊,自己已经后悔了这么多年了,再也不能后悔第二次了,哪怕是工作不要了,自己也要好好把握这个机会。

  等待是漫长的,仿佛是一种煎熬。

  经过漫长的等待后,杨白终于等到了晚上21点钟。

  待会该说什么该做什么好呢?

  从来没有真正谈过恋爱的杨白很忐忑的搓着手,一时间,他发现自己,心里竟然有一种心虚的感觉,就仿佛是在做贼似的。

  不过,当杨白做好心理准备后,陈琴琴并没有来赴约。

  而且左等右等,也没见陈琴琴来。

  一直到两个小时之后,陈琴琴还是没来。

  直到第二天,杨白跑到木材厂去找她的时候,才知道,她在昨晚,已经跟着父亲回浙。江了。

  “她这么急着回去干什么?”杨白问。

  “我也不清楚,听说是回去订婚了。”鸭子告诉杨白。

  回去订婚?

  那她怎么会约自己在晚上出来?

  杨白疑惑重重。

  这天中午,杨白的手机上突然出现一条陈琴琴发来的信息。

  ‘大哥!不好意思,昨晚让你久等了,真的很抱歉,手机被我爸拿走了,所以现在才告诉你,实在对不起。

  大哥,我现在已经回到浙。江了,明天就会订婚,男友也是我们这里的,他比我大一岁,家里条件很不错,也是开厂的。昨晚,我男友想跟你视频,他想看教我画画的师父有多帅,呵呵!

  大哥,谢谢你在前些日子教我画画,真的很谢谢你,我以后可能不会再来你们那里了,但能够认识你真的很高兴,中午快乐!再见!……’

  ……

  看完这条信息后,杨白苦笑了一声。

  但同时,他也释然了……

  【完,谨以此文,致一个叫陈琴琴的浙。江女孩。东莞长安夏岗社区,2017年9月2号。】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和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和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