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天和阿珠》
夜断愁2018-09-20 21:5011,693

  我和夏天是关系很铁的小学同学。

  长大后,我们爱上了同一个女孩。

  问题是,我们爱上的这个女孩早已自杀了。

  她到底是人还是鬼?

  接下来,又会发生什么?

  ————

  ————

  ————

  【一;夏天】

  我跟夏天是在念小学五年级时认识的,那天放学,三个王八蛋把我挡在校门口,要我请他们吃冰棍,否则,就要揍我。

  我奋勇反抗,无奈寡不敌众,就在这时,夏天出现了,他在旁边的小商店买了三个大雪糕,帮我解了围。

  ……

  跟夏天认识后,我得知他是从市里转学来的,父母都是市人民医院的主刀医生,目前,他住在乡下的外婆家里,在我们学校念完五年级之后,他又要重新返回市里去念书。

  说来也巧,我跟夏天是同年同月同日生,只是,我是中午出生的,他是晚上出生的,所以算起来,他要叫我哥,因为我大了他几个小时。

  成了好哥们后,我们一起下河洗澡,一起打乒乓球,一起上山摘野果,一起打架,还有,一起逃学。

  每天晚上,我们也是形影不离,不是在他外婆家里睡,就是在我家里睡。

  虽然我的性格比较孤僻,但跟夏天在一起,总有聊不完的话题。

  而且,我们的共同兴趣也不少,我们都喜欢看古龙的武侠小说,都喜欢听黄家驹的音乐,都喜欢看香港古惑仔题材的电影。

  还有,我们都喜欢学校最漂亮的那个音乐老师‘曹细妹’。

  一次夜里,我们学大人的样子在一起抽烟,夏天忽然问我;秋风,长大后,我们如果喜欢上了同一个女孩,怎么办?

  我说;怎么可能。

  夏天说;我是说假如。

  我想了想,这个问题还真不好回答。

  思索片刻后,我说;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到时候,咱们就抽签,谁抽中了,就归谁,怎么样?

  夏天猛吸了一口烟,狠狠说;好,就这样决定了。

  不过夏天又说,这种事情,在我们之间,是不大会发生,概率几乎为零。

  我想差不多,这种事情确实不可能会发生在我和夏天之间,我们是两个世界的人,再说,夏天念完五年级后,就要重新回到城里去念书了,到时候,我们连联系恐怕也难了。

  猛抽了几口烟后,夏天又问我;秋风,你的梦想是什么?

  我说;成为画家。

  然后,我问夏天;你呢?

  他呵呵笑道;我长大后想成为明星。

  祝你梦想成真。我对夏天翘起大拇指。

  也祝你梦想成真。夏天也对我翘着大拇指。

  十年后,夏天确实成为了明星,但是我却未能成为画家。

  ……

  【二;十多年后】

  再次见到夏天的时候,已经是十几年后的事情了。

  当时,我在东莞一家鞋厂打工。

  而他呢,是一个著名的电影演员。

  那个周末,我没出去,专心致志宅在租房练习油画。

  就在我画得最投入的时候,一个陌生的电话号码打到了我手机上。

  “请问你是谁?”

  “你是不是秋风?”

  “我是秋风。”

  “我是夏天。”

  “夏天?”我惊道。

  人情冷暖、世态炎凉,我做梦也没想到,已经成了大明星的夏天,居然还记得我,而且还主动打电话给我。

  我还以为他早就把我给忘了。

  “怎么了风哥?”

  “哦,没怎么。”

  聊了一阵后,夏天问我;“风哥,这些年,你在哪里?”

  ‘我?’我不知该如何回答。

  因为我也想不起来、自己在这些年到底在哪里?

  就像法国作家莫迪亚诺的【暗店街】第一句;我的过去,一片朦胧。

  我的过去也是一片朦胧。

  我一直在颠沛流离。

  所以,我对过去感到很朦胧,不清楚自己的过去到底在哪里。

  ……

  夏天见我没回答,笑了一声,然后道;“时间真快,一下就十几年过去了。”

  “是啊!时间真快!~”我叹道。

  “风哥,你目前是不是在东莞?”

  “是的。”

  “将你详细的地址发来。”

  “你来找我?有什么事吗?”

  “就想来找你?”

  “不,你太忙了,还是不必要了。”

  “没关系,风哥,正好我最近有一场东莞的粉丝见面会。”

  “那——好吧。”

  我将详细地址发了过去。

  我以为夏天是客套我,没想到,他真来找我了。

  那是一个多云的深秋,夏天开着一辆深红色的兰博基尼,来到了那个小镇。

  说实话,在见面之前,我心里有些忐忑,我们以前虽然是同学,但现在,之间的身份是天壤之别了。

  但见了面之后,我才发现自己多虑了,因为,夏天没有一点架子。

  “风哥,你还是老样子。”这是夏天跟我说的第一句话。

  “老了。”我揶揄自己。

  “呵呵,哪里老,成熟了一些而已。”夏天笑了笑,然后问我;“风哥,你结婚了没有?”

  “没有。”我莞尔一笑,接着,我说;“你好像也没有结婚。”

  夏天确实没有结婚,作为社会上的公众人物,结婚这种大事,是包不住的。

  “是的。”

  “但你有很多女朋友。”

  “没有。”

  “鬼才相信。”

  我自然不会相信,夏天是明星,不知道有多少大美女投怀送抱,何况,媒体经常报道他的绯闻。

  “是真的没有。”夏天看着我,他用勺子搅了搅杯中的奶茶:“是真的,唉,找不到,媒体方面经常报道我的绯闻,其实都是捕风捉影、子虚乌有。”

  “好吧,我相信,可你说自己会找不到女朋友?这太离谱了。”

  “真的找不到。”夏天苦涩的笑了笑;“没一个好女人,都是爱慕虚荣的残花败柳,我不喜欢这样的女人,所以,宁缺毋滥。”

  夏天说得很激动,他还告诉我,他之所以没有找女朋友,也一直没结婚,就是因为这个原因。

  “说真的秋风,不是我不想结婚,而是找不到心目中想要的那种女孩,有时候,我总是在担心,我会孤单一辈子,因为我心目中的女孩子,在现实中可能根本没有,或者就算有,也是鳞毛凤角,太稀罕了,我遇不到。”

  说完后,夏天变得沮丧了起来,他仰起脸,将杯中的奶茶一饮而光。

  看着夏天沮丧的样子,我很惊讶,没想到,一个风光无限的、令无数男人羡慕嫉妒恨的大明星,竟然会有这样的苦恼。

  不过,我不赞成夏天的观点,他说世界上没一个好女人,我不这么认为。

  世界上怎么会没有好女人呢?我就亲眼见过。

  在我印象中,最深刻的一个好女孩,是一个叫谭明珠的女孩,好多年以前,她和家人曾经在我们村住过。

  这个女孩的姿色在许多人眼里也许称不上有多漂亮,但在我眼里,却是天底下最美的。

  她很单纯,很善良。

  只可惜红颜薄命,考上了湘雅医科大学后,她因为扔了一块发霉的腊肉,被瘫痪在床的父亲知道后,对她破口大骂,于是,这个可怜的女孩喝农药自杀了。

  一个多好的女孩啊,真的好惋惜。

  当然,逼死她的最主要原因,并不是那块发霉的腊肉,而是近乎赤贫的家庭条件,由于家里太穷了,在快开学的时候,她还经常为了学费以泪洗面,但无论如何,她的死,都让我感到很震撼、很揪心、很惋惜。

  “夏天,你对好女人的定位是什么?”我问夏天。

  因为我忽然觉得,也许每个男人对于好女人的定义会不一样,就像谭明珠、在我心目中是最好的女孩,但在夏天心里却不一定是。

  “保密吧。”夏天思索了一下之后这样回答我。

  当然,我也没有去追问他,我只是说;“好吧,老同学,尊重你的意见,不过我相信你,你一定会找到心目中那种好女孩,一定会的。”

  “谢谢你秋风,如果我真找到了这样的好女孩,一定要请你来喝我们的喜酒。”

  ……

  这天晚上,夏天没回莞城,而是在小镇上一家最豪华的宾馆开了一间房,然后,就像小时候一样,要我陪他睡,陪他一起扯蛋。

  我也像小时候一样,跟他扯了很多话题,一直扯到深更半夜,我们都没舍得入睡。

  第二天,夏天离开了小镇。

  临走前,夏天拍着我的肩膀,要我一定坚持自己的梦想。

  夏天说,努力不一定会成功,但不努力就一定不会成功。

  我会努力坚持的。我说。

  是啊!夏天说得没错,努力虽然不一定会成功,但不努力的话,肯定就不会成功,除非天上会掉馅饼,可天上会掉馅饼吗?

  看着夏天的影子渐渐消失在视线中之后,我忽然感到心里空荡荡的,不知道我们下次会在什么时候见面。

  ……

  【三;阿珠】

  一年后,我在省城开了家画室。

  这家画室倾注了我全部的心血,里面的每一个地方,甚至每一缕空气,仿佛都是我生命中的一部分。

  夏天没拍戏的时候,也会在省城里住些日子。

  在省城住的时候,他会经常跑到我画室来玩。

  夏天在记者们的闪光灯下虽然十分风光,但在我面前,他还是像小时候那样,很随意,无话不谈。

  ……

  那天下午的太阳很大,我在工作室赶着画一副客户预订的素描,在快完成的时候,夏天忽然打电话过来,然后告诉我,他已经找到心目中的好女孩了。

  “太好了。”我说。

  真的,我很替夏天高兴。

  “羡慕吗?”

  “羡慕。”

  “呵呵,晚上别做饭,我请客。”

  “好。”

  我很想目睹一下、这个被无数绯闻缠身的大明星、心目中的好女孩到底是什么样子?

  是倾国倾城?还是冰清玉洁?

  或者是性感妖娆、魅力四射?

  我真的很好奇。

  出门之前,我刻意将自己打扮了一番,然后才拉上卷闸门。

  夜幕如漆,灯光璀璨。

  仿佛经过了漫长的时光隧道似的,我打的出租车好不容易才到达夏天告诉我的那家酒店。

  付了车费后,我迫不及待走了进去。

  只不过,当我看到夏天身旁的女孩时,一下石化了。

  “谭明珠?”

  我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没错,这个女孩就是谭明珠。

  可她不是死了好几年了吗?

  怎么又复活了?

  我万分惊讶。

  但很快,我怀疑这个女孩不是谭明珠,可能是一个跟谭明珠长得一模一样的女孩子。

  于是,我佯装若无其事的样子,跟夏天聊了起来。

  “风哥,今晚,咱们兄弟不醉不归。”

  “好,我今晚也舍命陪君子。”

  我准备在这天晚上跟夏天一醉方休。

  只是,当夏天给我们互相做了介绍之后,我便再也沉不住气了。

  因为,她真的是谭明珠。

  我震惊不已,不知道过了多久,才缓缓回过神来。

  但在回过神来之后,我又感到非常惊喜。

  因为,这个一直在我心里挥之不去的好女孩,现在又重新出现在这个乌烟瘴气的世界了。

  ……

  这晚我喝了很多,但没有大醉。

  回到画室后,我仔细回想,然后又感到疑惑重重。

  我怎么也无法将一个死去的女孩、跟这晚看到的谭明珠联系在一起。

  除非这个世界上真的会发生重生这种事情。

  但作为一名唯物主义者,我会相信这个世界上有重生这种荒诞之事吗?

  于是,我开始在家乡的微信群和qq群里打听。

  打听之后,大家的反应让我惊愕不已。

  因为,大家都说谭明珠没有死,她活得好好的。

  反而,他/她们认为我的神经出问题了,因为我怎么老是喜欢打听一个活人死了没有?

  包括我母亲,也以为我神经有问题了。

  一种莫名的恐慌向我笼罩。

  问题是,这个善良而又纯洁的女孩在前几年确确实实死了,当时,好多人都捐了款,就连我那个吝啬的母亲,也捐了20元。

  而且,她的死,当时不仅在我们家乡引起了很大的轰动,还引发了社会的广泛关注,甚至连香港的【在人间】栏目,也对她的死因进行了报道,标题是【在人间;一个女大学生之死】,我现在还记得清清楚楚。

  对了,我干嘛不在网页上搜索呢?

  想到这里,我赶紧在网页上搜索起来。

  可匪夷所思的是,在网页上搜查了之后,香港的【在人间】栏目对于她当时的死一点信息也没有了,就像被抹布抹过了一样,干干净净。

  而且,不仅是香港的【在人间】栏目,其它网上所有关于她死因的信息,都被抹得一干二净,就好像世界上根本没发生过这件悲剧一样。

  在这种情况下,我越来越匪夷所思了。

  当然,这是出于好奇的心理,其实对于我来说,更多的还是惊喜,因为,一个这么好的女孩,忽然又‘复活’了,就好像突然复活的火山一样,令我猝不及防,让我对爱情的神往也跟着一起复活了。

  我说过,我不害怕单身,但是我害怕自己的这颗心找不到地方安放,当一个人连爱的对象都找不到时,那才叫真正的悲哀。

  所以,从这天开始,我开始关注谭明珠,有时还会偷偷跟踪她。

  由于太关注了,渐渐地,我连自己的画室也给冷落了。

  说真的,关注一个好兄弟的女友,是一件很不道德的行为,何况夏天帮了我这么多,要不是夏天在暗中帮助,我一定还在工厂的生产线上苦苦挣扎,根本开不了画室。

  但我就是控制不住自己的行为,就是控制不住。

  通过关注,我意外发现,谭明珠确确实实在湘雅医大上学。

  还有,她虽然号称是夏天的女友,但其实一直保持距离,可能连手都没有牵过。

  不过虽然如此,但我发现夏天对谭明珠还是非常体贴,真的,他很体贴,对谭明珠无微不至的照顾,对她的家人,夏天也非常好,尽其所能的帮助。

  由于夏天的关心和体贴,谭明珠的父母的身体都好了很多,她的弟弟和妹妹也都可以安心的念书了,再也不要因为学费的事情而苦恼。

  真没想到,玩世不恭的大明星,竟然有如此君子的一面。

  我对夏天开始刮目相看了,只是,我心里会常常涌出一种莫名其妙的失落感。

  尤其是当我们三个在一起吃饭或者出去搞娱乐活动的时候,谭明珠对我所保持出来的距离和礼貌,令我会隐隐作疼。

  真是很奇怪?难道我真的很喜欢她?我喜欢上了兄弟的女友?

  我不敢往下想,那样会让我心理产生罪恶感,于是,我下定决心,不再去关注她。

  朋友妻、不可欺,对一个好兄弟的女友如此关注,于心何安。

  ……

  除了努力控制之外,为了让自己不再关注谭明珠,我也想了一些办法,比如每次想关注她的时候,我会赶紧将注意力转移到绘画的工作上,或者去冲凉水澡,或者去爬山、跑步。

  总之,我会想法设法地不让她的影子出现在自己心里。

  经过努力,效果终于呈现了。

  慢慢的,我的生活恢复了以往的平静。

  问题是,我虽然不想再去关注谭明珠,但天意弄人。

  那天深夜,我关上店门,去外面跑步。

  跑到猫山公园的时候,我忽然听到了有人喊救命的声音。

  是个女的,声音很耳熟。

  我拔腿跑过去一看。

  原来是谭明珠。

  她正被几个小流氓在非礼。

  “住手!”我怒不可遏,冲了过去。

  趁这几个小流氓愣神的须臾,我抓起谭明珠的手就跑。

  “草尼玛的。”小流氓们回过神来后朝我大骂。

  很快,他们追了上来。

  我让谭明珠先走,然后,我捡起一跟废铁,跟那几个小流氓殴在了一起。

  几个小流氓被我打跑了,但是我也受伤了,手上被刮开一条大口子,鲜血直流。

  谭明珠并没有走,她叫来了警察,见我受伤,他们立马将我送到了附近的医院。

  缝完针后,我问谭明珠;“你怎么这么晚还跑出来?”

  她愧疚的说;“我白天要在学校听课,晚上要做钟点工,只有在这个时候,才有空出来锻炼。”

  “你不知道最近很乱吗?好几个在晚上出来锻炼的女孩子,都失踪了。”

  “我知道。”谭明珠就像做错了事的小孩似的,沉默不语。

  后来我才知道,原来,谭明珠就是冲着这事才这么晚出来跑步的,因为她想知道,那几个女孩子为什么会失踪?是不是有流氓在周围作案?

  还真被她猜对了,只是,当那些小流氓出现后,跟她合作的几个大学生被吓跑了,导致计划失败。

  ……

  因为我的见义勇为,谭明珠对我的态度明显跟以前不同,从这天晚上开始,我们互相加了对方的微信。

  当然,在加她微信的时候,我有所顾忌,因为她是夏天的女友。

  谭明珠说,没事,大家是朋友。

  于是,我终于加了。

  但我还是担心会引起夏天的误会,于是将这些告诉了他。

  没想到,夏天不但没有提防我,反而表示感谢。

  夏天还托付我,由于他工作很忙,要我有空的时候多替他照顾谭明珠,将来,等他们有爱情结晶了,不管是男是女,都要认我做干爹。

  我说,好啊,我等着。

  ……

  【四;绑匪】

  没多久,夏天向谭明珠求婚了,在夏天那精心准备了很久的法国式求婚下,谭明珠终于应允了,不过她要等大学毕业后才会结婚。

  “好,为了你,我愿意等!”夏天诚恳的道。

  “嗯,谢谢!”谭明珠心情复杂的道。

  确实,夏天很爱谭明珠,他在坚持。

  目睹着夏天的真情真意,谭明珠也感动了。

  岁月如歌,在漫长的煎熬中,幸福的时光越来越临近了。

  可人生的旅程是注定不会一帆风顺的,就在谭明珠毕业的前一年,又发生了波折。

  一次拍完戏后,夏天突然失踪了。

  三天后,他母亲接到一个神秘的电话,说夏天已经被绑架了,要她准备一亿的赎金,三天之内一手交钱,一手交人。

  不能报警,否则,立刻撕票。

  由于夏天的父亲已经过世了,家里没有主心骨,因此,夏天的母亲吓得不知所措,找我商量怎么办?别看夏天是个明星,日进斗金,但他挥霍得也很厉害。

  也就是说,连豪宅卖了,也凑不出一个亿的赎金。

  我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我问夏天的母亲,最多能凑多少钱出来?

  七千万,包括银行能贷出最大限度的数目。夏阿姨忧心忡忡的告诉我。

  我说,我来跟他们谈判一下。

  然后,我要夏天的母亲将绑匪的电话号码给我。

  夏阿姨犹豫一下后,将绑匪的电话号码告诉了我。

  夏天出这么大的事情,我自然不敢告诉谭明珠,怕她担心,虽然我感到他们俩之间的关系怪怪的,但毕竟,她是夏天的公认女友,而且,在这件事上,她自己也亲口承认的。

  可不知道为什么,她知道了夏天被绑架的事情。

  “怎么办?”谭明珠问我。

  我说,办是好办,问题是,绑匪开出的赎金是一亿,但我们目前能凑到的,只有七千万。

  谭明珠担心的看着我;“还有没有其它办法?”

  我说,办法是有,但不知道行不行。

  什么办法?

  “这个办法就是我拿这七千万以及我自己将夏天换出来,再让夏天去凑另外三千万。”

  “这样行吗?”

  我说;这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不行也要行。

  谭明珠忧心忡忡的点头,没办法,也只有先这样了。

  当然,这个办法,必须要绑匪答应才行得通,所以,我们要先试探一下绑匪的态度。

  将绑匪的电话打通后,我说我是夏天的朋友。

  绑匪不相信,怀疑我是不是条子。

  “我真是夏天的朋友。”我一再表明自己的身份,并且要他们在网上搜查我的画室和我的工作网,他们这才相信了。

  我说,我们现在最多只能凑到七千万,达不到你们要求的一个亿,但有一个折中的办法,将夏天放了,然后将我关起来,这样,凭他的身价,才好到银行里面去凑另外三千万。

  刚开始,绑匪不相信,因为他们无论如何也不相信,像夏天这样的大明星,竟然会拿不出一个亿来。

  我说,不相信你们可以去查。

  好,要是查到了你在耍我,我们会让你们死得很难看。

  绑匪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段,还真查出夏天凑不出一个亿的资金出来。

  查到后,绑匪威胁我;“好吧,我相信你,但你如果要敢耍花招的话,我会让你五马分尸。”

  我说;“我是在用自己的性命做担保,如果耍了什么花招,你们可以马上将我五马分尸。”

  绑匪说;“好,那你马上等消息。”

  绑匪的反侦查能力很强,没有傻乎乎让我直接到哪里去跟他们一手交钱一手交人,而是先让我在预订好的地点,等他们的人,然后,他们将我带到车上,将我双眼蒙住,又七拐八拐的不知道拐了多少个弯道,才最终到达他们绑架夏天的地方。

  夏天被绑匪们绑架在一个废弃的屋子里面,具体是什么位置,我在当时也说不上来,就知道那是一个鸟不拉屎的地方。

  经过几天的恐慌和折磨,夏天蓬头垢面,衣衫凌乱,完全失去了昔日那种偶像巨星的风采。

  夏天一看见我,既是意外,又是激动。

  我不该说什么好。

  我将装着七千万的皮箱交给绑匪,让他们立刻放夏天走。

  绑匪们贪婪的看着这么多钱,确定数目无错后,对我说;“行。”

  然后,还真放夏天走人。

  “记住,回去后,再准备三千万,否则,你这兄弟的性命就没有了,知道么。”绑匪警告夏天。

  “嗯,好。”夏天点头。

  然后,怔怔看着我,仿佛要哽咽了似的。

  我淡然一笑,说;“夏天,我们是兄弟,别有什么心理负担。”

  夏天咬着嘴唇说;“好,兄弟,我知道。”

  夏天走也跟我来一样,被绑匪们押到一辆半新半旧的面包车上,然后再蒙上双眼,这时,面包车才轰的一声开走了。

  真是一波三折,夏天从银行贷三千万款出来的时候,突然遇上劫匪,将这三千万劫走了。

  这可是我的救命钱啊,于是,夏天不要命的去追,但是,在大街上,由于不要命的追,因此出了车祸。

  夏天当场晕迷,当他苏醒的时候,已经超过期限了,一急之下,夏天报了警。

  这时,我还不知道夏天因为追被劫匪抢走的那三千万而出了车祸,但我知道肯定出了什么事,否则,夏天绝不会置我于不顾。

  由于超过期限了,绑匪准备对我撕票,我知道自己大难临头,但到了此刻,再着急也没有用,唯一的办法就是让自己先镇定下来,然后商量对策。

  我对绑匪说;可不可以再多等一天。

  绑匪头子斟酌后,说行。

  这个晚上,我整整一个晚上没睡,想找机会逃走。

  但要逃走谈何容易,我被关在一间狭小的屋子里,手脚都被铁枷锁着,时刻有人看着。

  我跟看押我的绑匪沟通,但他们根本不理我。

  也许是命不该绝吧,我认出了一个绑匪,这个绑匪是一个二十三四岁的大胖子,很像是我一个初中同学的弟弟,于是,我拐弯抹角的说起了他哥哥。

  没想到,这个大胖子还真是我那个同学的弟弟。

  我跟他说好话,要他放我出去透下风,因为,这间小房子里面,又脏又臭,真的很受罪。

  大胖子想答应,但又不敢答应,如果万一出漏子的话,他难逃毒手。

  第二天,夏天还是没来,这时,绑匪嗅到了危险的气息,准备对我下毒手了。

  正好匪首要大胖子对我下毒手,但我跟他哥哥是初中同学,初中的时候,也见过他很多次,所以大胖子迟迟下不了手。

  大胖子在平时,可是个心狠手辣的角色啊,所以,匪首颇感纳闷。

  “你是不是吃错药了?”

  匪首生气的骂大胖子,决定自己动手,然后好赶紧走人。

  正是大胖子的迟疑,帮我争取了宝贵的时间,正当匪首想对我下毒手的时候,警察们正好赶到了,将他们一举拿下。

  为了报答大胖子,我在警察面前说了他不少好话,使得他是全体绑匪中唯一没有被判死刑的一个。

  这件事情过了之后,夏天对我产生了愧疚心理,对我比亲兄弟还好。

  ……

  【五;他们的婚礼】

  第二年夏天,谭明珠从湘雅医大毕业了,按照原定的计划,这年的秋天,她跟夏天结婚。

  随着他俩结婚的日期愈加逼近,我的心情也是愈发的失落。

  而随着他们结婚的日期愈加濒临,谭明珠对我也越来越保持着距离。

  我很心酸,但仍然用最真诚的心祝福他们,是啊,一个是我兄弟,一个是世界上最纯洁最善良的好女孩,他们幸福,我也很开心。

  在结婚的时候,夏天的伴郎,铁定是我,至于谭明珠的伴娘,好像是她一些女同学。

  在他们结婚的前一夜,我的心情特别空虚,我买了很多啤酒,一个人跑到河边,准备喝到烂醉如泥为止。

  就在我一个人带着麻木不仁的情绪喝闷酒的时候,谭明珠忽然打电话给我,她说她有话想跟我说。

  她明天就要跟夏天结婚了,这个时候听她说心里话,我觉得对不起夏天。

  所以,我准备拒绝。

  “你一定要听,你必须要听完,否则,我会比死还痛苦。”谭明珠近乎哀求。

  我于心不忍,再加上猎奇心也很强,于是问她;“你想说什么?”

  谭明珠犹豫一下,问我;“秋风,你是不是喜欢我?”

  我一怔,犹豫一下后回答;“没有。”

  “你在骗我。”

  “是真的没有。”

  “是吗?你以为我不知道吗?你其实一直在关注我,还跟踪过我。”

  “……”我语塞了。

  “被我说中了是不是?”

  “……”我继续语塞。

  “没错,我明天就要嫁给夏天了,所以现在跟他朋友说这样的话,是非常不适合,但我必须说出来,说出来之后,我明天可以安安心心跟夏天举行婚礼。”

  “是什么话?”我说。

  “其实,我喜欢你,这辈子,你是我唯一喜欢过的男人,你知道吗秋风?其实,在你们村里住的时候,我就在关注你。”

  “你喜欢我?”谭明珠的话让我颇感惊讶,我有些不知所措了。

  与此同时,往事一下浮现出来,十几年前的一天夜里,家乡突然山洪爆发,谭明珠的家也被洪水冲走了,不幸中的万幸是,她们一家都活了下来。

  房子被洪水冲毁了后,谭明珠一家搬到了我村里,在针头厂住了几年。

  那时,我很年青,才二十岁左右,谭明珠的母亲经常跟我做媒,于是,我在她家里认识了她。她的纯朴,她的善良,她的文静,她的勤快,一下吸引了我,以至于后来,她的一举一动,都让我记忆尤深。

  万万没想到,她也在悄悄喜欢我。

  “但是夏天他对我有恩,要不是因为他,我的父亲现在还在床上瘫痪,我的母亲也很可能会瘫痪,我的弟弟妹妹也会面临辍学,我也无法念完大学。”

  “你是用自己的身体在报答他。”

  “也算是吧!”谭明珠幽幽叹了口气;“但他确实喜欢我,他是真心喜欢我,是真心对我好。”

  ……

  谭明珠说完这些话之后,我沉默了很久,直到她挂了电话之后,我还在沉默之中。

  作为明星,夏天的婚礼引起了媒体的大关注,来参加他婚礼的嘉宾很多,大都是演艺圈的艺人,除此之外,商人也不少。

  夏天很高兴,他终于找到了自己想要的女孩。

  但我发现,谭明珠始终在强装欢颜。

  那天晚上,夏天没让我这个伴郎回去,而是陪着他喝酒,我们一边喝酒,一边像小时候一样扯蛋,喝着喝着,谭明珠也跟着一起喝了起来。

  我们三个喝得酩酊大醉,直到第二天上午才醒来。

  不过,当我们醒来的时候,全都吓得面如土色。

  因为,我们都睡到了床上,而且,我们都是一S不挂。

  更严重的是,谭明珠的大腿根部,流着殷虹的鲜血。

  我和夏天面面相觊,而谭明珠赶紧拉过被子盖住自己的身子,然后放声哭了起来。

  “玛德。”

  夏天气得脸色成为猪肝色,一拳头将我砸在地上。

  我没有还手,因为,我整个人已经石化了。

  没过多久,谭明珠出现了怀孕的征兆。

  当然,我们三个在这个时候都意识到,这个孩子不知道是谁的,因为我们当时都喝醉了,而且醒来的时候,我们都是一S不挂。

  也就是说,只有等孩子出生之后,做完亲子鉴定,才知道,这个孩子到底是夏天的还是我的。

  由于不知道孩子是谁的,或者说,由于我和夏天都认为这个孩子很可能会是自己的,所以,我们都对谭明珠服侍得跟女皇一样。

  而且,还百般的讨好她的父母和家人。

  我们也为她肚子里的孩子取了名字,夏天取了两个,我也取了两个,分别是男孩和女孩的名字。

  当然,到底是男孩还是女孩?到底这个孩子是我的还是夏天的?只有等她分娩之后,我们才知道答案。

  ……

  【六;最终的决定】

  谭明珠很享受我们对她的好,十个月之后,她分娩了,生的是一个大胖小子。

  我们都很喜欢这个小孩,但与此同时,心情也更加凝重,因为我和夏天都担心这个小孩不是自己的。

  问题是,当亲自鉴定结果出来后,我和夏天以及谭明珠都傻眼了,因为这个鉴定结果是;这个小孩体内的血液,不但有我的,也有夏天的。

  也就是说,这个小家伙竟然有两个亲生父亲。

  而我跟夏天,都是他的亲生父亲。

  “太匪夷所思了。”

  这样的鉴定结果,让医生们都傻眼了,包括从湘雅医科大学毕业的谭明珠在内,因为,这样的事情,在全世界,还属首例。

  但是,按照法律,这个小孩,只能有一个亲生父亲。

  “怎么办?”

  我跟夏天都问对方怎么办。

  斟酌了一阵之后,夏天忽然问我;“秋风,你还记得咱们小时候、有一次,咱们晚上睡在一起的时候、说过的一件事吗?”

  “什么事?”我纳闷。

  “当时我问,假如有一天,咱们同时喜欢上一个女孩,而这个女孩又同时喜欢咱俩的话怎么办?”

  “……”看着夏天,我仔细回忆起来。

  很快我想起,当时,夏天是这样问过我,后来他说,假如真发生了这样的情况,我们抽签决定。

  “记得。”我点头。

  “好吧,按照咱们小时候的约定,我们来抽签,如果谁抽到‘是’,谁就是小宝贝的法定父亲,谁抽的是‘不是’,谁就退出。”

  “没问题。”我说。

  为了公平起见,由谭明珠来制作纸签。

  谭明珠好像很紧张,将纸签做好后,放在玻璃瓶子里,然后,紧张地看着我和夏天。

  我看着玻璃瓶子,有些担心,祈祷自己能够好运。

  可是,当我看到阿珠和她怀里的小胖子后,忽然做出了一个极不愿意、但又不得不做的决定。

  “我先来吧。”我说。

  “……”夏天不知道我是什么企图,警惕性地盯着我。

  我伸手从瓶里拿出一个纸签,然后,慢慢打开。

  看了里面的内容后,我点了点头,对夏天说;“兄弟,你赢了,记住,以后好好待她们母子,祝福你们,永远祝福你们。”

  然后,我捏着纸团,头也不回地走了出去,直到自己的背影消失在漫长的地平线上~

  【完,2017年5月17号,东莞长安】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和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和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