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披盔甲的人》
夜断愁2018-09-20 21:4117,030

  【一;大草包】

  在跃进村,李土豆是个出了名的大草包,向来逆来顺受,任人宰割。

  由于太老实了,饱受欺凌的李土豆连老婆也娶不到,因为,没有哪个女孩会看得上这样的大草包。

  27岁这一年,李土豆在村里被欺负得实在受不了,尤其是他的恶邻,煽动一些村民沆瀣一气的欺负他,而且还颠倒黑白的将他的名声污蔑得一文不值,令他在村里稀里糊涂的成了众矢之的。

  ‘惹不起还躲不起吗?’李土豆暗忖着。

  一天夜黑风高的深夜里,李土豆背着行囊,偷偷摸摸南下珠三角地区打工了。

  整整五年,李土豆没回过家乡,除了每个月定期寄钱给辛辛苦苦抚养他成人的奶奶之外,没跟村里任何人有过任何的联系。

  李土豆的神秘蒸发,大大激发了村民们那丰富的想象力,一时间,众说纷纭,大家大胆臆测。

  “这个傻子在粤东做贼,偷别人的鸡时被逮住了,听说是被打死了。”李土豆一个叫李应干的恶邻幸灾乐祸的道,此人很喜欢欺负软蛋,又很善于造谣,为了让他人相信自己的话,往往会不择一切手段进行污蔑诽谤,一旦在自己三寸不烂之舌之下被迷惑的人越多,他就越会充满成就感。

  “你们要是不相信的话,XXX可以作证,他亲眼看到了,而且,还有还几个亲眼看到了,再说,我骗你们的话,对我又没有好处……”为了让谣言更逼真,李应干还说是被某某亲眼看见了,说的有鼻子有眼。

  这个村本来就是个人云亦云以讹传讹的地方,再加上李应干捏造得惟妙惟肖,结果,许多人都信以为真。

  “这个草包啊……”

  “这种人,跑到粤东去偷鸡,丢了我们村的脸。”

  “哎!~”

  就在大家都以为世界上再也没有了李土豆这个人的时候,五年之后,也就是在李土豆三十二岁这年,这个大草包突然又回来了。

  李土豆回来的时候很神秘,他是在深更半夜回到村里的。

  回来之后,李土豆足不出户,天天鬼鬼祟祟的呆在楼上,就连唯一的亲人奶奶,也不知道他在搞什么鬼,因为他每天都将自己反锁在房间里。

  只有李土豆自己知道在干什么。

  原来,他天天将自己反锁在家里,紧锣密鼓的在改造一副盔甲。

  这幅盔甲是他从一个戏班子那里买来的,当时,这幅盔甲正被戏班子准备当成破铜烂铁卖掉,正好李土豆撞上了,经过一番唇枪舌剑之后,他狠了狠心,咬了咬牙,最终,发了一千多块钱,将它买了下来。

  买下来后,他又买了上千块钱的材料,然后,回到家乡,迫不及待的在楼上天天改造。

  李土豆为什么要买一副盔甲呢?

  是这样的,一天,这个大草包在网吧用电脑玩游戏的时候,突然听到一首网络神曲,这首网络神曲的名字叫【盔甲】,歌词如下。

  哎呀呀!哎呀呀!!!

  我曾经是个胆小鬼

  但现在却什么都不怕

  因为我有一身盔甲

  穿上它,我要跋涉万水千山

  穿上它,我要走遍海角天涯

  来吧来吧!我很勇敢

  来吧来吧!我不害怕

  谁有种谁就放马过来吧

  我一定让你满地找牙

  因为我穿了一身盔甲

  哎呀呀!哎呀呀!!!

  我曾经是个胆小鬼

  但现在却一点都不害怕

  因为我身披盔甲

  它让我勇气大增

  来吧来吧!我很勇敢

  来吧来吧!我不害怕

  你有种就放马过来吧

  我一定让你磕头求饶

  …………

  ……

  就好像是哥伦布发现新大陆似的,听到这首网络神曲时,李土豆如同醍醐灌顶,然后,立马行动。

  …………

  …………

  【二;盔甲】

  一个月后,李土豆出现了,只见他穿着一身盔甲,激动的站在大门口,就像古代凯旋归来的大将军一样。

  这是一副闪闪发光的盔甲,有数千片鱼鳞状的不锈钢片镶嵌在一起。

  除了这数千片层层叠叠的不锈钢钢片之外,还有两个能清清楚楚映出人影的护胸镜和护肩镜,另外,还有一条金光闪闪的金属腰带。

  说真的,这幅盔甲穿在李土豆身上显得很不协调,就好像一只丑陋的癞蛤蟆身上穿着一身漂亮的西装似的,根本没有古代将军那种髭髯磔立的气势,显得不伦不类。

  但他却认为,世界上,再也没有谁比自己更配得上这副盔甲了。

  其实,对于李土豆来说,最大的意义不是帅不帅,而是穿上它之后,自己就可以脱胎换骨了。

  从此以后,以前那个任人宰割的李土豆成为历史了,新的李土豆将横空出世。

  新的李土豆,再也不会惧怕任何黑恶势力。

  来吧,有种的你们就放马过来吧。

  我不怕你们,你们休想再欺负我。

  ……

  见李土豆穿着一身盔甲,不知情的村民们都瞠目结舌。

  “傻瓜,你这身盔甲,是不是偷来的?~”外号‘一把手’的恶邻李应干也看到了,虽然很惊讶,但仍然趾高气昂,十分傲慢的斜视着李土豆。

  要是在以前的话,李土豆肯定又是忍气吞声了,可这次不同了,因为当他一看到自己身上这幅在紫外线下闪闪发光的盔甲时,勇气就突然呈几何式的暴增。

  “请你嘴巴放干净一点。”

  “什么?”李应干感到很意外,以为听错了。

  “将嘴巴放干净一点……”李土豆抖了抖身上的盔甲,毫不退缩,同时扬眉吐气。

  “再说一遍。”李应干凶巴巴的瞪着李土豆。

  “嘴、巴、干、净、一、点!!!”

  “你……”这下李应干听清楚了,他感到很惊讶,这个傻瓜今天怎么敢反抗呢?

  但是,在李土豆以及他一家霸道惯了的李应干,哪里会这么罢休啊,说真的,他打心底瞧不起这一家软蛋,于是,他挺起胸膛,一副龇牙咧嘴的凶煞样子,将嗓门拉开,大声吼道;“我要说又怎么样?”

  这一招是李应干的杀手锏,他将嗓门扯大的主要目的、就是为了在气势上压倒对方。

  如果对方也要将声音拉大怎么办?

  如果对方也将声音拉大的话,那么他就会将声音吼得更大,反正他要在气势上压倒对方,只有在气势上压倒对方了,他就赢了,然后可以继续在对方面前骄横跋扈了。

  “你嘴巴放干净一点!”一见李应干将嗓门放大,李土豆有点心虚,但一见自己身上的盔甲,勇气又立马大增。

  就这样,两人一个吼的比一个大声,李土豆的奶奶是个很怕事的老人,吓得战战兢兢,连哭带求的拉着李应干。

  他们之间的争吵引来了许多村民来围观,大家都对李土豆的突兀表现感到很意外,同时,也对他身上的盔甲感到很新奇。

  很快,李应干的儿子回来了。

  李应干的儿子叫李明,外号‘沙泥鳅’,年龄二十岁,长得又矮又瘦又黑,是个裁缝,在为人方面,深得父亲真传,经常出口伤人,在村里人和熟人面前经常一副穷凶恶极的样子,很喜欢欺凌老实人。

  “傻瓜,你想干什么?”一见平时被自己欺负惯了的李土豆跟父亲在争吵,他立即走了过去,瞪着眼睛,一副凶巴巴的样子指着李土豆。

  当然,李土豆身上穿着一副盔甲,让他感到很奇怪,不过,在这个经常被自己欺负的傻瓜面前,心理上那种极大的优越感让他充满了自信。

  “你想干什么?”李土豆反问,样子也毫不示弱。

  “妈的,我搞死你。”沙泥鳅紧握着拳头,装着一副想动手打李土豆的样子。

  “我也搞死你。”李土豆也没让步,随手操起一根木棒,准备还击。

  看到李土豆手里的木棒,沙泥鳅和李应干父子俩都吓住了,父子俩无奈的对视了一眼,然后找机会下台……

  从这天之后,李应干俩父子再也不敢欺负李土豆了。

  …………

  …………

  【三;正义之心】

  李土豆逆袭的事情、很快在村里被吵得沸沸扬扬。

  大家都感到很奇怪;像李土豆这样一个大软蛋,怎么忽然变得这么勇敢了?

  他身上为什么穿着一副盔甲?

  又不是唱花鼓戏的戏子,发神经啊。

  是不是跟他身上穿的盔甲有关?

  难道真是精神紊乱了。

  为了证明李土豆的精神是不是有问题,还真有一些村民在暗地里做了几个实验。

  不过,实验最后的结果是;这草包在精神方面没什么问题。

  ……

  本来李土豆的突兀表现,已经够让村民们吃惊了。

  但没想到,还有更让他们吃惊的剧情出现。

  因为,他不但自己变拽了很多,而且,当村里别的老实人被恶人欺负时,他还敢打抱不平。

  什么?

  打抱不平?

  不会吧???

  要知道,这家伙,曾经在跃进村、可是最草包的人啊。

  怎么可能呢?

  当然,如果是换做在以前的话,肯定是不可能的,但现在,李土豆已经今非昔比了。

  而且,他不但敢打抱不平,还敢跟村长对着干。

  要知道,跟村长作对,在这个村里人看来,简直是冒天下之大不韪啊。

  事情的起因是村长家豢养的那条大黄狗惹出来的。

  这条大黄狗很喜欢咬人,问题是,它咬了你之后,你又不能打它,因为,你要是打了它,村长会全家出动,让你吃不了兜子走。

  常言道,狗仗人势,说的就是这个道理。

  而且,仗着主子是村长,这条畜生在咬人的时候,根本就是肆无忌惮。

  并且,它在咬人的时候,还有个很奇葩的习惯。

  它不会像别的狗那样,会一边狂吠、一边张牙舞爪的来咬你。

  而是会静悄悄地、冷不防出现在你身旁。

  但在接下来,它也不会急着来咬你,而是会一边摇着尾巴,一边慢条斯理的踱着脚步,在你身上这里嗅一嗅,那里闻一闻。

  而在这个时候,你又不能跑。(因为跑也跑不过它)

  但是又不能打。(因为打狗也得看主人,打了它,后果会更严重)

  所以,只好战战兢兢的站在那里,等着它咬一口。

  (这种滋味,绝对是心理上的一种煎熬,没有亲身经历过的人,是很难想象的。)

  慢慢悠悠的转n圈后,这条畜生才会凶相毕露,露出狗牙,狠狠咬你一口。

  咬了之后,它再翻着白眼、撅起屁股,屁颠屁颠的走开。

  对了,这条畜生有个怪癖,在咬人的时候,它最喜欢朝人家的屁屁下嘴。

  简直是心理变态啊。

  因此,被它咬过的村民,无一不是屁屁开花。

  由于身后有一个很牛叉的主人,村民们都敢怒不敢言,唯一就是祈祷它早点去见阎王。

  问题在于,这条大黄狗的寿命又有很长。

  譬如说,它那些村里村外的狗妃们、还有它那些狗子狗孙们,有不少都下阴曹地府报道去了,唯独它、还活得好好的,并且精神矍铄、孔武有力,你们说奇怪不奇怪?

  闲话少叙,言归正传。

  那天,大黄狗将村里的一个叫‘全聋子’的村民咬了。

  全聋子很惨,屁屁皮开肉绽,被咬掉了很大一块肉下来。

  匪夷所思的是,就在这天,大黄狗突然不见了。

  而且,就像人间蒸发了似的,连影子都找不到。

  这下就恼火了,村长一口咬死是他的大黄是被全聋子弄死了,非要全聋子赔不可。

  而且,不但要赔,并且赔偿金高得骇人,整整三千块。

  全聋子很冤枉,真的很冤枉,因为这条狗的失踪,跟他毛关系都没有。

  再说,要他这样穷得叮当响的穷吊丝赔偿三千块,还不如直接从他身上割一块肉下来好受。

  问题是,他有嘴也没法申辩,因为村长认为是他干的,所以,就是他干的。

  当然,村长的质疑,也并非毫无道理。

  试想,咱家这宝贝狗,这天咬的就只有你全聋子,而它偏偏又是在这天失踪了,因此,不是你全聋子干的,还会是谁干的?

  问题在于,这条大黄狗,确确实实不是全聋子搞死的。

  但是,在村长的淫威面前,全聋子有理也说不清,所以,他不得不自认倒霉。

  就在村民们认定全聋子这次完蛋了的时候,一个正义的声音、忽然横空出现了。

  “村长,你家这条狗的失踪,跟全大哥无关。”

  发出这个正义声音的不是别人,正是李土豆。

  是的!正是这个曾经任人蹂。躏的大草包,只见他现在披着一副盔甲,威风凛凛的出现在大家眼里。

  “你怎么知道?”村长瞪眼喝道。

  半路杀出个程咬金,他心里很不爽。

  何况,这个程咬金,还是个大草包。

  “因为你家的狗,是被打狗队的收拾了。”李土豆不亢不卑的道。

  李土豆说得没错,村长家这条大黄狗,确实被打狗队的收拾了,而且村长当时也在场。

  问题在于,这个打狗队的队长是乡长的亲外甥,而乡长又是村长的顶头上司,村长不敢惹,想惹也惹不起,所以,只好找全聋子买单。

  ……

  【四;亮剑】

  不被欺负的感觉是很爽的。

  而被大家刮目相看的感觉是更爽的。

  李土豆终于享受到了一个男子汉大丈夫应有的‘尊严’。

  毋宁质疑,这一切、都要归功于这身闪闪发光的盔甲。

  正是它,给自己带来了无穷无尽的勇气。

  往事不堪回首。

  李土豆一边隐隐作痛的回忆着不堪的往事,一边小心小心又小心的抚摸着身上的盔甲,不胜感慨的哼着网络神曲【盔甲】;

  哎呀呀!哎呀呀!!!

  我曾经是个胆小鬼

  但现在却什么都不怕

  因为我有一身盔甲

  穿上它,我要跋涉万水千山

  穿上它,我要走遍海角天涯

  来吧来吧!我很勇敢

  来吧来吧!我不害怕~

  ……

  由于金融危机的原因,在山清水秀的村里呆了几个月后,李土豆又南下珠三角地区打工了。

  出门之前,他穿着盔甲,充满自信的踏上了南下的路程。

  一路上,李土豆的奇特打扮非常引人注目。

  当然,大多数人都认为这是一个精神病来的。

  李土豆却当作什么事都没有似的,他披着盔甲,大摇大摆的哼着网络神曲【盔甲】;

  哎呀呀!哎呀呀!!!

  我曾经是个胆小鬼

  但现在却什么都不怕

  因为我有一身盔甲

  穿上它,我要跋涉万水千山

  穿上它,我要走遍海角天涯

  来吧来吧!我很勇敢

  来吧来吧!我不害怕~

  ………

  上了火车后,拥挤的车厢里很沉闷,这对于身上披着一件沉重的盔甲的李土豆来说,肯定是很不舒服,但他坚决不脱下来。

  为什么呢?

  因为,只有在披着这身盔甲的时候,他才能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什么叫做‘男人的尊严’。

  火车轰隆隆的启动了,美好的风景线一片又一片的映入了李土豆的眼帘。

  他撑着下巴,一边欣赏着窗外那一片片稍纵即逝的旖旎风景,一边幻想着到达珠三角之后的美好前景。

  美好的时光,慢慢的往前延伸着。

  不知在什么时候,突然有人破口大骂起来。

  “草泥马的!”

  随着这一句脏话,安静的车厢里面、突然喧哗了起来。

  宛如在宁静的盛夏忽然传来一声霹雳雷响似的,也一下打破了李土豆的沉思。

  ‘神马情况?’

  李土豆感到很好奇,立马循声望去。

  原来,是一个恶徒,霸占了一个乘客的座位。

  这个乘客看上去很老实,看上去跟以前的李土豆一个熊样。

  看到他,李土豆仿佛看见了自己的过去。

  要说霸占人家的座位也就得了。

  问题是,这恶徒占了人家的座位后,还要动手打人。

  岂有此理。

  李土豆义愤填膺。

  他想,要是那几个恶徒来抢占他的位置的话,他肯定会反抗的,身上有这身盔甲保护,什么都不用害怕。

  当然,他发现自己有点异想天开。

  因为,自从有这身盔甲保护,想被欺负都难了。

  “唉!~”

  李土豆深深叹了口气。

  因为,他发现,自己现在竟然有点孤独求败的感觉了。

  …………

  …………

  恶徒霸占了老实人的座位后,又开始调。戏邻座的一个女孩。

  围观者很多,但没一个敢出手阻止。

  唯独李土豆亮剑了。

  当然,要是在以前,他肯定不敢。

  但现在身上穿着一身盔甲。

  这可是一副能够保护自己的盔甲。

  “住手!~”李土豆大声道。

  “啊……”

  “谁……”

  “……”

  路见不平一声吼啊!

  大家都颇感惊讶。

  “不会吧?”

  一见是穿着盔甲的这个神经病出手了,大家都睁大了眼睛。

  而恶徒呢,一见穿着盔甲的李土豆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也不由得愕了一下。

  在不由得一鄂的时候,他那抓着女孩手腕的手、也相应松开了一些。

  而在恶徒的手刚松开一些,女孩赶紧趁机逃开。

  然后,怯怯到李土豆身后。

  “哥们,我泡妞关你什么事?”回过神来后,恶徒凶巴巴的盯着李土豆。

  “我看不惯。”李土豆大道。

  “神经病,有本事你自己泡。”

  “同志,有你这样追女孩的吗?”

  “我怎么泡妞,那是我的事,关你屁事。”

  恶徒边大声道,边站了起来,一副准备动手的样子。

  “……”

  一看这架势,李土豆心里一紧。

  但一看身上的盔甲,李土豆的勇气又立刻大增。

  “泡妞是没错,但你不能这样强迫人家。”

  “草泥马的,关你屁事啊!”

  形势剑拔弩张,大战一触即发。

  ……

  “你们在干什么,身份证都拿出来。”

  乘警突然来了。

  原来,这个乘警是女孩打电话叫来的。

  “我……”

  事后,恶徒被带走了。

  ……

  “谢谢你,大哥。”女孩很感激的凝视着李土豆,同时,鄙视着车厢里其他的乘客。

  “不用客气,这是我们男子汉大丈夫应该做的。”李土豆骄傲的拍着护胸镜。

  通过交谈,李土豆得知,这个姿色中上的女孩叫吕燕,卫校毕业的,19岁。

  “大哥,你的QQ号码是多少?”

  “啊!~”

  李土豆受宠若惊,这么多年过去了,别说是愿意跟他交朋友,就连说话,也没有哪个女孩愿意,因此,在外面这么多年了,哪怕一个很普通很普通的女性朋友也没有,而现在呢,一下有一个这么漂亮的女孩,居然主动问他的QQ号码,真是想都不敢想。

  “2865657232。”

  斟酌了一下后,李土豆很爽快的将自己的QQ号码、给了这个叫吕燕的女孩。

  ……

  【五;黑车】

  GZ正属于珠三角地区,濒临热带,气温比李土豆老家高了不少。

  下了火车后,一阵热浪宛若海潮一般、立刻滚滚的向李土豆袭来。

  李土豆汗流浃背。

  不过,到了这种地步,他还是舍不得将身上的盔甲脱下来。

  李土豆的这种行为在别人眼里不可思议。

  但他自己最清楚,一旦将身上的盔甲脱下来的话,就会变得像以前那样懦弱,接着便是任人宰割。

  李土豆先掏出手机,跟奶奶报个平安,然后,背着行囊,大步流星往省汽车站走去。

  虽然GZ是一座很前卫的城市,但李土豆的这身打扮,却是最夺目的一个亮点,回头率极高。

  ‘有什么好奇怪的?少见多怪。’

  李土豆骄傲的抚摸着身上的盔甲,对周围那种异样的目光,他不以为然,继续昂首挺胸的往省站迈去。

  “小弟,去哪里?”

  半路中,一个六十岁左右的老妇人悄悄叫住李土豆。

  只见这个老妇人小心翼翼的左顾右盼,好像在忌惮什么似的。

  “中、山。”

  “来来来,我带你去坐车。”老妇人热心的道。

  “这个……不好意思,我还是去省站坐车吧。”

  李土豆知道,这不是什么好事,因为天上是不会白白掉馅饼的。

  这个老妇人绝非好鸟,一看就是拉客的,八成是将自己当成了傻吊丝来宰。

  “去吧。”老妇人殷情的劝道。

  “不好意思,我不去。”

  “去吧。”

  “阿姨,我真的不去,不好意思,我要去赶车了,要不麻烦了。”

  道完后,李土豆想赶紧走人,他实在不想在异地他乡惹什么麻烦出来,虽然身上穿着一身能够让自己充满勇气的盔甲,但李土豆同志还是觉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为好。

  就当李土豆正想走人的时候,老妇人突然用家乡口音问;“老乡,你是湘南宝庆的吧?”

  “……”

  “我也是宝庆的,新宝县的。”

  “不会吧……”

  李土豆傻眼了,没想到,这个老妇人竟然是老乡。

  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

  顿时,一种他乡遇老乡的亲切感,朝李土豆迎面扑来。

  人家竟然是老乡,如果不去的话,貌似也太不给面子了。

  就这样,李土豆稀里糊涂的跟着这个老妇人走了。

  经过一阵七弯八拐之后,老妇人将李土豆一处破落的围墙内。

  “到了,就在这里。”老妇人笑盈盈的指着里面。

  “这里?”

  李土豆一下皱起了眉头。

  这也是车站啊?

  这么土渣?

  眼前这画面,跟老家的汽车修理站差不多。

  只见里面停了几辆看上去快要报废的大巴车,一些带着行囊的打工仔和打工妹,就像任人宰割的鸡鸭一样,愁眉苦脸的站在那里,个个可怜兮兮、欲哭无泪。

  另外,一些样子很霸道的男子,在监视着他/她们。

  ……

  其实,李土豆在吃惊的时候,他哪里知道,大家比他更吃惊。

  “什么玩意啊?”

  一见老妇人拉进来一个披着一身盔甲的奇葩,这几个霸道男子忍俊不住的面面相觊。

  ……

  “老乡,去中山的车就是那辆。”

  老妇人指着一辆颜色斑驳的老大巴车对李土豆说。

  “哦!~”李土豆哦道。

  “好了,老乡,给钱吧!”老妇人伸手道。

  “什么钱?”

  “嘿嘿!~”老妇人嘿嘿一笑,道;“跑腿费。”

  “???”

  老乡老乡,背后一枪。

  “多少?”

  “二十。”

  “什么?要二十???”李土豆瞠目结舌。

  这也太坑爹了吧!这么一下要二十块钱,那一天得挣多少钱啊。

  不过,随着李土豆脱口而出,旁边那几个很霸气的男子,立马虎视眈眈的朝他围了过来。

  ‘传说中的黑车站,大开眼界。’李土豆赶紧进入戒备状态。

  当然,事后,李土豆还是交了这20块钱。

  ……

  一直到半下午之后,直到攒满了一车‘乘客’,黑车站的一辆开往‘中山’的大巴车、才开始发车。

  看着这一车倒霉的‘乘客’,李土豆暗暗替他/她们叫苦。

  都是苦命人啊。

  当然,到这个时候,他已经感到很疲惫了。

  李土豆是在一个偏僻的路段、被一阵吆喝声给吵醒来的。

  “快点快点,每人三十块,每人三十块,快点。”

  “什么情况?”

  李土豆揉了揉睡意朦胧的眼睛,只见三个男子,正凶神恶煞般的威胁大家,朝大家要钱。

  ‘该不会是遇到抢劫了吧?‘李土豆惊讶的暗道着。

  但接下来的事实告诉他,这不是打劫犯在打劫,而是大巴车上的‘工作人员’在打劫。

  “快交钱!”

  一个平头男凶巴巴的对李土豆道。

  “我们不是买了车票了么?”李土豆问。

  “这是过路费!”

  “过路费不是在车费里么?”

  “……少废话,快交钱。”

  “你们这样做是犯法的。”

  “快快!~”

  平头男不耐烦的道。

  李土豆本来不打算给,一想到小则不忍则乱大谋、再加上当年韩信也曾有胯下之辱——何况,三十块钱也不算很多,于是,便掏钱出来。

  ‘就当是破财消灾吧!’李土豆这样想。

  交了钱后,他将头倚在座位上,又开始闭目养神了。

  黑车就是黑车,李土豆还以为能安安心心的到达中山。

  没想到,刚阖上眼睛,传说中的‘中奖’又上演了。

  而且,‘主演’就坐在李土豆身旁。

  ‘主演’是个看上去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胖子,样子很憨厚,傻乎乎的。

  ‘中奖’的桥段是这样的,胖子在喝饮料的时候,易拉罐里面突然出现一个标注为‘一等奖’的小卡片。

  胖子高兴的大呼大叫。

  这时,二个配角赶紧来看。

  配角看了后,也跟着大呼大叫,说真的是‘一等奖’。

  然后,装出一副对‘一等奖’虎视眈眈的样子。

  胖子则吓得赶紧护住手里的‘一等奖’,生怕被抢走了。

  这时,一个看上去很像公务员的四眼妹,自称是XX公证处的工作人员,看了这个‘一等奖’的小卡片后,说价值十万。

  接着,胖子说家里的老母亲癌症了,要动手术,急着要现金,愿意三万块钱出售,问谁要不要。

  配角赶紧说只出五千,然后,还真掏出五千块钱,要将胖子手里价值十万的‘一等奖’买下来。

  这么低廉的价格,胖子自然不愿意,于是,问有没有愿意出更高的,为了癌症老母,他愿意吃这个亏。

  “大家请看,这真是一个孝顺好男儿啊!”

  四眼妹趁热打铁,然后,很热心的帮胖子一起拍卖手里的‘一等奖’。

  说实话,这是一个很低级的骗局,漏洞百出,李土豆一眼就看出端倪来了。

  问题是,还真有人中招。

  中招的是一个老实巴交的妇女,她身边带着一个小女孩,这个小女孩眼神怯怯的,穿的很朴素。

  一目了然,这对母女也都是从农村的苦水里泡出来的。

  当然,这个妇女,也并不是真的想买‘一等奖’,她只不过是接了一句岔而已。

  问题在于,就这么一句岔,这伙骗子便逼着她买。

  可怜的母女俩,吓得战战兢兢。

  尤其是那小女孩的哭声,很揪心。

  如果换上受害者是车上其他乘客的话,李土豆或许不会管这个闲事。

  虽然穿着一身盔甲,但江湖险恶这个道理,他也明白。

  出门在外,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李土豆深谙此理。

  但现在,他不得不出面了。

  因为,他不仅只有勇气,更具有一身正义。

  “你们太丧尽天良了吧。”李土豆义愤填膺的站了起来。

  半路杀出个程咬金,不法分子们很意外,寒光凛凛的目光,齐齐射向李土豆。

  “君子爱财,也要讲良心啊。”李土豆道,抖了抖身上的盔甲,随着他的身子一抖,数千片鱼鳞般的小不锈钢片立刻‘乒乒乓乓’响了起来。

  “马的,找死。”刚才还‘傻乎乎’的胖子,顿时原形毕露,张牙舞爪的朝李土豆扑去。

  说实话,人家人多势众,而且又是穷凶恶极的不法分子,李土豆不是没有一点惧意。

  但是,盔甲和正义给他带来的勇气——尤其是看着这对可怜的母女,他什么都不怕了。

  与此同时,这几个歹徒对身穿盔甲的李土豆也有所忌惮。

  他们不是忌惮别的方面,而是认为这家伙是神经病一枚。

  跟神经病作战的话,很吃亏。

  为什么呢?如果将他搞死了,要偿命。

  但他将你搞死了,大不了再关进精神病院就是。

  不过,愤怒代替了理智。

  就这样,以寡敌众的战争爆发了。

  “打死他,打死这个吊毛。”

  这几个不法分子怒道,一起向李土豆动手,而且下手都很狠。

  而在这个时候,司机跟这几个不法分子也很有默契似的,赶紧将大巴开到一个很偏僻的路段,然后再慢慢的行驶。

  李土豆这是第一次跟人打架,虽然是第一次,但挨了几拳头后,也毫不逊色的还击。

  很明显,以一对三,军事实力差距太大,李土豆很吃亏。

  可怜的母女吓得紧紧抱在一起,这时,乘客当中,不知道是哪个热血男儿,再也看不下去了,大喊一声;“打死这帮畜生。”然,后赶紧用实际行动来增援李土豆。

  经过这名热血男儿一喊,如同麻木的灵魂一下苏醒过来了似的,一下子,七八个男乘客纷纷加入战斗。

  就这样,形势一下逆转了。

  …………

  …………

  【六;鞋厂】

  经过大家的‘努力’,这几个不法分子受到了惩罚,他们都被揍得很惨,个个鼻青脸肿。

  问题是,大家正揍的过瘾的时候,不知道谁报了警。

  警察们赶来了,他们将大巴车拦住,然后,李土豆和所有参战人员都被抓进了派出所。

  经过一番详细的了解后,在警察们惊愕加不解的目光中,身披盔甲的李土豆和其他打抱不平的乘客都无罪释放。

  不过,李土豆万万没想到,自己本来是要去中山的,但现在呢,竟然是在东。莞厚街镇的一个派出所里。

  而这辆号称是开往中山的大巴车呢,开往的方向竟然是深。圳。

  真是太坑爹了。李土豆暗忖着。

  从派出所出来后,李土豆在这个人生地不熟的厚街镇先找了一家旅馆。

  这是一家很简陋的小旅馆,住宿费20块钱一天,休憩了一天后,李土豆立马开始找工作。

  厚街镇的鞋厂特别多,而且都是大型的鞋厂,基本都是台资鞋厂,除此就是大陆鞋厂。

  在制鞋方面,李土豆是个熟手,而且技术非常好,本来他还想去中山那边进鞋厂呢,没想到,歪打正着的被黑车拉到了东。莞厚街。

  不过,由于穿着一身盔甲,找工作自然没那么容易。

  “不好意思,你不适合。”

  “哦,已经招满了。”

  “等消息吧!”

  许多鞋厂的招聘人员以各种各样的理由拒绝了他,有的甚至是直接拒绝,比如说;“我们厂不招收精神患者。”。或者是;“精神不正常者免问。”

  “没关系。”李土豆知道人家为什么拒绝自己,但对于他来说,宁可多找几个地方,也不愿意将身上的这幅盔甲脱下来。

  辛辛苦苦的找半个月后,功夫不负有心人,李土豆终于进了一个鞋厂,这是一家大陆老板开的鞋厂,老板是东北人,全厂有上千号人马,李土豆在底部拉腰绑,他之所以能进这个厂,一是因为技术好,二是因为他的工资比人家低。

  但是,他宁愿工资低一些,也不愿意将身上的盔甲脱下来,因为他不敢想象,将盔甲脱下来后,会是什么处境。

  上班的第一天,李土豆的一身打扮,立刻引起了全车间的注意。

  “哇塞,加勒比海盗啊。”

  “不是,是变形金刚。”

  “我看是忍者神龟吧,神龟的力量。”

  鞋厂的女孩子多,只见这些女孩们愕得瞠目结舌,匪夷所思的看着这个穿着一身盔甲来上班的新员工。

  “呵呵,来了一个傻、逼。”

  车间的管理人员都觉得李土豆的脑袋有问题,穿一副盔甲来上班,还从来没见过这种奇怪的事情。

  对于李土豆来说,不管大家用什么样的眼光来看待他,都无所谓,他的底线是,你可以歧视我,也可以嘲笑我,但绝不能欺负我。

  问题是,他这幅打扮,怎么会不引起缺德者的目光呢。

  “你是哪里的?”一个一起拉腰绑的年青男员工一边拿着龙头钳子拉腰绑,一边问李土豆。

  “湘南。”李土豆也一边拉腰绑一边回答。

  “我也是湘南的。”这个男员工说,然后赶紧指着上面写着‘10’的腰绑对李土豆道;“哦,10号也是你的任务。”

  “……”李土豆。因为他的任务是6号腰绑。

  “额……你是湘南哪里的?”这个男员工又问。

  “宝庆。”李土豆。

  “宝庆?离我那里很近……”男员工皮笑肉不笑的道,一边露着狡黠的目光,看这个披着盔甲的神经病有没有帮他拉10号腰绑,当他看着李土豆帮他在拉10号腰绑时,阴冷一笑。

  “还有8号,也是你的。”另一个拉腰绑的见状,赶紧也道。

  “嗯。”李土豆又帮这个员工拉了几个8号腰绑。

  一会儿,李土豆自己的6号腰绑从流水线上下来了,而且越流越多,仿佛洪水猛兽似的。

  在这种情况下,李土豆自然没有帮他们拉了,因为他拉自己的6号腰绑,就已经忙不过来了。

  “喂,还有10号。”

  “8号,8号。”

  这两个员工以命令式的口吻对李土豆道。

  “不好意思,呵呵,我的6号下来了,帮不上你们了,你们自己搞定吧,呵呵。”李土豆笑道,一边忙不迭的拉着自己的6号腰绑。

  “……”

  “……”

  这两个员工面面相觊,他们发现,这个披着盔甲的新员工、并没想象中的那么好欺负……

  …………

  …………

  【七;血与汗】

  跟许多工厂一样,这个鞋厂也很黑暗,是个血汗工厂来的,员工们过着暗无天日的生活,起的比鸡早,睡的比狗晚,干的比牛累,吃的比猪差,可挣的却比驴少……

  在老板的残酷剥削下,许多员工的身体支撑不住了。

  一天,一个叫小李子的员工,在生产线上奋斗着奋斗着,眼皮子一耷拉,就趴着台位上睡着了。

  车间主管‘猪头’一见,勃然大怒。

  “***的。”‘猪头’抬起脚,猛的一脚踹了过去。

  “啊~”小李子被踹在地上,一声惨叫。

  “傻吊!~”猪头漫不经心的咒骂一声。

  狠狠瞪了小李子一眼后,‘猪头’背着手,大摇大摆的离开了。

  对于这种情景,员工们都司空见惯了。

  于是,工作气氛很快恢复到正常状态。

  可老实巴交的小李子,这次不知哪来的勇气,从地上爬起来后,他竟然‘敢’去找‘猪头’评理。

  就这样,小李子又在办公室被‘猪头’和生产经理合伙暴打了一顿,然后,叫保安们来带走,直到在保安室被保安们‘修理’到‘认错’为止。

  “岂有此理。”

  李土豆看不下去了,‘小李子’跟他关系不错,平时,俩人之间,谁忙不过来时,还会互相帮衬。

  当然,打抱不平的后果很严重,李土豆不是没有意识到这一点,除了对方相当强大的武装力量之外,还要面临‘自离’而且白干一个半月的风险。【所谓的‘自离’;就是一分钱都不给,让员工直接滚蛋。】

  但是,现在,他宁愿失去这份工作,宁愿白干这一个半月,也要替老实巴交的小李子讨回公道。

  “警察大哥,我要报案。”

  李土豆披着一身盔甲,到派出所报案。

  刚开始,派出所的治安们没鸟他,个个都翘着二郎腿,抽的抽烟,嚼的嚼槟榔,玩的玩游戏。

  “警察大哥,我要报案。”

  李土豆又道。

  “……”

  还是没谁鸟他。

  怎么回事?

  李土豆挠了挠后脑勺,又道;“各位帅哥老大,我要报案。”

  不知道是李土豆的称呼起了作用,还是其它什么原因,反正,其中一个治安懒洋洋的回了一声;“什么情况呀?”

  “是这样的……”李土豆上前,开始将事情的来龙去脉,向他们反应。

  由于李土豆的语言表达能力很搞笑,终于有治安抬头看他了。

  不过,当这些治安看了一眼李土豆之后,都呆如木鸡。

  嘎嘎,哪来的神经病啊?~

  一身盔甲,跟古代的武士一样拉风。

  可这小子,这看上去跟竹竿一样的身材,怎么看都显得不协调。

  “精神病。”一些治安禁不住的道出声来。

  “我不是精神病。”李土豆赶紧解释,心理却暗道着,你们才是精神病呢。

  不过,无论李土豆怎么解释,大多数治安始终认为李土豆的脑袋不正常。

  还好,在里面玩电脑的警察出来了。

  “怎么回事?~”警察问。

  “来了个精神病。”一个治安大声道。

  “哦~”

  警察歪头斜脑的看着李土豆。

  “我不是精神病。”李土豆赶紧解释。

  “你不是精神病?你来干什么?”警察问。

  “我来报案。”李土豆边说边摆了摆身上的盔甲,算是给自己壮胆。

  说真的,要不是因为身上这幅盔甲,他连派出所的门都不敢进来。

  不知道为什么,一看到警察,他就会有本能上的胆怯。

  “好吧,你先回去吧。”

  听李土豆一五一十的说完后,警察冷声的要李土豆先回去。

  李土豆满意的回去了。

  不过,就在他等着正义的伸张时,派出所竟然没有一点动静。

  于是,三天后,李土豆又跑到哪里去。

  “你他妈的烦不烦啊,要你等消息就好好等消息。”一个治安凶巴巴的回道。

  之后,一连几次,都是如此。

  没戏。李土豆暗道。

  见派出所不管不问之后,他又到劳动局投诉。

  在离开派出所的时候,他抖了抖身上的盔甲,义正言辞的道;“要不是因为我朋友,冲你们这种态度,我绝对要向你们领导反应,你们要记住,你们是人民的公仆,而不是人民的老爷~”

  “出去,出去,神经病,再不出去,马上将你抓起来。”一个年轻气盛的治安凶道,举起警棍要打李土豆。

  “你放心,我会出去。”李土豆道,他没有屈服治安的Y威,而是抖着身上的盔甲,阔步的迈了出去。

  看着李土豆的背影,这个治安轻蔑的道;“哼,傻比,要不是老大看这你是个神经病,早直接通知你们厂来拿人了,让你们厂的保安好好修理修理你。”

  劳动局应该会管这事。

  出了派出所的门之后,李土豆这样暗道着。因为,在他看来,劳动局的‘劳动’这两个字,很有亲和力,很明显,就是给咱们劳动人民讲话的地方。

  不过,不找不知道,一找惊一跳。

  因为,当李土豆找到劳动局之后,才发现,挂着‘劳动’二字的劳动局,竟然跟派出所一个鸟样。

  而且,工作人员的表情,比派出所还要冰冷。

  “唉。”李土豆喟叹起来。

  但是,再找不到讲理的地方,李土豆也没有找厂里的工会,因为跟其他工厂一样,这个鞋厂的工会主席,也是老板的心腹,而且还是他的亲弟弟,这种现象,工会等于又是强盗又是兵,如同虚设。

  “玛德,竟然阳的不行,就来阴的。”

  李土豆想出一个好办法,他将一包泻药,偷偷倒进‘猪头’的茶里,然后,等着看‘猪头’的好戏。

  ‘猪头’果然中招了,喝了这杯茶后,一天往厕所跑二十多次,直泻得他头重脚轻,猪头变猴头,两眼直发绿光。

  看着惨不忍睹的‘猪头’,李土豆心里真是爽歪歪。

  当然,此地不宜久留,因为到处都是监控器,于是,第三天,他偷偷摸摸的‘自离’了。

  …………

  …………

  【八;盔甲哥】

  ‘自离’后,李土豆又进了几个工厂,经过三年的奋斗,他存了一笔钱。

  35岁这一年,李土豆决定不进厂了,而是准备创业。

  在这三年里,他什么脏活累活危险活都干过,但干的再多再累,也得不到上司的赏识。

  在这三年里,他加入过十几次罢工活动,每次都是他第一个冲锋陷阵,他的勇敢,引来无数大拇指的赞扬,甚至是美眉们的异样目光。

  三年之后,他终于明白了许多道理。

  当然,创业也非同儿戏。

  虽说七十二行、行行出状元。

  但也条条蛇咬人啊。

  他思前考后,觉得卖水果很不错,一来成本低,二来利润高,实在卖不完,还可以拿来当饭吃。

  于是,李土豆决定卖水果。

  也许是奇货可居吧,身披盔甲的李土豆在摆摊卖水果的时候,竟然引起了许多人驻足围观。

  见此情景,李土豆那个美啊,他觉得自己走卖水果这条路子,算是走对了。

  看来,创业也没那么难嘛,照这样的情景发展下去,在不久的将来,自己一定能发达。

  搞不好还能成为李嘉诚,甚至是比尔盖茨。

  李土豆的奇葩打扮,着实吸引了不少围观者,也卖了一些水果出去。

  不过,几天后,城管的干涉,让他的发达梦一下破碎了。

  城管们不但要砸他的摊子,还勒令他将身上的盔甲脱下了。

  “我为什么要脱掉它。”

  “因为影响了城市形象。”

  经过无力的抗争之后,李土豆发现,在这些城管大爷们面前,自己的力量很渺小,真的很渺小,渺小得就像一只蝼蚁一般。

  他一边脱盔甲,一边高歌;

  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民

  把我们的血肉,筑成我们新的长城

  小商,小贩,到了,最危急的时候~

  …………

  ………

  ……

  其实呢,对于李土豆同志来说,这不过是在城管们面前一次强烈的抗争而已。

  但他万万没有料到,他的英勇形象竟然被发在了网络上,在网络上,而且,还被冠名为‘盔甲哥’。

  “这是真英雄。”

  “哇塞,好帅啊。”

  “太酷了,比前段时间很流行的犀利哥还酷毙。”

  一时间,‘盔甲哥’在网络上疯传,只要是关于‘盔甲哥’的微博,转发率就至少有好几十万,有的微博的转发率甚至高达上百万次。

  李土豆的形象,引起了社会的广泛关注,同时,也引起了一个叫吕燕的漂亮女孩的密切关注。

  同时,也引起了有关部门的关注。

  …………

  …………

  【九;大结局】

  李土豆一下出名了,这种突如其来的幸福,令他猝不及防。

  一时间,他的微博疯狂圈粉,短短一个月,粉丝数量高达上百万。

  在这种情况下,广告商们一个个的接踵而来,他微博的广告费从上千、上万、一路涨到了上十万。

  甚至,臭名昭著的狗仔队,也将镜头对准了他。

  “盔甲哥,请问你下一步有什么发展?”

  “盔甲哥,你没有往娱乐圈发展的想法。”

  “盔甲哥,你结婚了木有?”

  “盔甲哥,你心目中的白雪公主是什么样子?”

  “盔甲哥,你多大了?”

  “盔甲哥,请问你对中东局势的看法是什么?”

  “盔甲哥,请问你对朝鲜半岛的看法是什么?”

  “……”

  “……”

  一个个问题,就像炮弹似的轰了过来,令李土豆喘不过气来,看来,名人也累啊……

  …………

  …………

  但是,人怕出名猪怕状,盔甲也不例外。

  由于李土豆一下成了网络红人,他身上的盔甲自然也水涨船高,在一个月后的一天夜里,他的盔甲不见了。

  “我滴个乖乖!!!”

  李土豆顿时感到天昏地暗,就好像世界末日要来临了似的,同时,一种巨大的恐惧感出现在他心里。

  这可如何是好啊,没有了盔甲,就意味着,以后又要被欺负了。

  一想到以前那种草包生活,李土豆就不寒而栗。

  李土豆想打造一副新的盔甲,真的,如果失去了盔甲,他毫不怀疑自己是否又会沦落到以前那种水深火热的生活之中。

  于是,在网络上,在很多街道旁边的电线杆上、墙壁上,到处贴着一张面积不算小的纸,上面打印着。

  ‘寻物启事;本人丢失盔甲一副,如有知情者,请速联系,当面重谢。电话;XXXXXXX。’

  对,这就是李土豆的寻物启事。

  在到处寻找这幅盔甲的同时,李土豆也做好了另外一种准备,他想,如果实在找不回来的话,干脆再打造一副新的盔甲。

  当然,他还是希望能找回之前的盔甲,毕竟,跟了自己这么久,他已经对这幅盔甲产生感情了。

  由于没有了盔甲,李土豆无发现,自己又胆怯了,又回到以前那种草包时代了。

  在外面,他又变得忍气吞声,不敢与人争执,更不敢打抱不平。

  回到村里,他又像以前一样逆来顺受,不敢与人理论,更不敢拔刀相助。

  可是,他惊讶的发现,虽然他的盔甲没有了,但不管是在村里还是在外面,没谁敢来欺负他了。

  ‘怎么会这样?~’李土豆感到匪夷所思。

  更让他难以置信的是,曾经在火车上被他拔刀相助的那个吕燕,竟然费尽周折的来找他。

  找到他之后,非要做他女朋友不可。

  天上掉下个林妹妹,李土豆自然接受了。

  只是,成为李土豆的女友后,吕燕在村里听到了许多关于李土豆以前的消息。

  众口铄金,吕燕慢慢质疑起来。

  一个草包得不能再草包了的男人,在火车上为了一个素不相识的女孩,竟然敢跟穷凶恶极的歹徒对着干,要知道,当时,火车上那么多男人,都成了缩头乌龟,只有他,敢挺身而出,一个草包,迸发出这么大的胆量,究竟是什么原因?

  当然,也有英雄救美的心理。

  但一定是吗?

  为了搞清楚,一次,吕燕找了个机会,对李土豆进行旁敲侧击。

  “我见你第一眼,就喜欢上你了。”

  “是吗。”

  “……但是,最大的原因,是那幅盔甲给了我巨大的勇气……”

  吱吱唔唔一阵后,李土豆将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包括现在的情况,一五一十都告诉了心爱的女友。

  他是想装比,但更不想欺骗她。

  因为,他要做一个负责任的男人,一个温暖的男人,而不是那种渣男、败类。

  “原来是这样~”吕燕听了后,很吃惊,她觉得很荒诞,简直跟卡夫卡的《变形记》一样荒诞了。

  若有所思一会后,吕燕终于醍醐灌顶;“我懂了——但作为你的女友,我要郑重提醒你,其实,人生最大的敌人,不是别人,而是自己,要想战胜敌人,就要先战胜自己,当你面对恐惧的时候,恐惧也会面对着你,以前,你太胆小了,所以才会经常被欺负,而现在,你不再恐惧了,所以就没谁敢欺负了,但真正让你不受欺负的原因,并不是你以前那副盔甲保护了你,而是因为它给你带来了勇气,勇气消除了恐惧,这才是真正的盔甲,只不过,这是一副看不见的盔甲而已~”

  【完。2015.12.2。东莞长安~】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和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和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