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
小东书2018-09-15 23:258,953

  梧桐路

  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叫做这个名字,只因为街道两边栽满了梧桐树。

  秋天树叶红了,黄了,堆在地上厚厚的一层。

  冬天死了,枯了,好像迟暮的老人即将入土。

  春天它又焕发新生…。。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永远没有变化,就好像地球转了一圈,回头发现自己面对的还是太阳。

  11月的隆冬

  咖啡店门口,男人踌躇地站着,胡子拉碴的脸上,眼睛留着疲劳过度的通红。之前干净的西装外套变得破破烂烂,冬天寒冷的北风吹得他瑟瑟发抖。

  犹豫再三之后,男人终于下定决心推开咖啡店的玻璃门。一进门,暖气扑面而来。

  咖啡台里面,一个女生用纤细玉葱般的手指握着白色的毛巾,擦拭着杯子里的水渍。她的背后有一张黑色的布帘遮挡着。

  女生有着瀑布一样柔顺的秀发,清秀的脸庞下神情专注。浅白色的毛衣加上一条深黑色的牛仔裤显得有点高冷。

  走着铺陈着木板的地面,明亮的灯光照着男人的颓废,他脚步尽量放轻,放缓。

  第一张桌子很干净,洁白的桌布,黑色的沙发。一个花瓶放置在桌子的角落,里面装饰着几朵不知名的野花。临近落地玻璃窗,外面的夜景一览无余。

  男人想:我要是能在这里坐上一分钟也好啊,再来杯热牛奶。

  第二张有点凌乱,依然是洁白的桌布但上面多了几点咖啡渍,藤条编制的椅子。报纸随意摊放,咖啡只喝了一半,还有一半冒着丝丝热气。看来是刚走不久。

  男人摇摇头。

  咖啡台,男人和女生对视着。

  “先生,需要点什么?”女生开口,如四月的风铃一般。

  男人咕嘟一声,喉结上下滚动。开着嘶哑的嗓子说道:“我,我要一杯…。。。

  还没说完,懊恼地想起自己空空如也的口袋,改口说道:“我有点事情想和你聊一聊。”

  毛巾铺好放回洗手台上的柜子,杯子齐整摆在面前的货架上。女生做完这些之后,才回过神来看着眼前这个胡子拉碴的男人说道:“你找个位置坐下,我忙完就来找你。”

  说完,只留给男人一个忙碌的背影。

  噢!男子失望地应了一声,找到刚刚第一张桌子坐下。他使劲拉一下皮带。看向窗外车来车往还有面无表情地行人发呆。

  过一会儿,外面进来一对情侣,手牵着手,头却各自扭向一边。直接走的柜台向女生点点头,然后俩人钻进那个黑色的布帘里面。

  紧接着是一个瞎了眼睛的老人爬进布帘后面,招呼都没打。

  然后就是,缺了腿的小男孩,头发拖地邋遢的小女生,一直傻笑的乞丐…。等等这些带着一些缺陷的人。

  男人从一开始的震惊,到疑惑,最后到好奇布帘后面的世界怎么能容纳那么多人,进去也没出来过。

  一杯热牛奶打断男人的思考,浓浓的奶香差点让男人把腰带崩断。

  “这是给你的,还有这些面包。不好意思,让你久等啦。”女生来到男人对面坐下,带着一丝若有若无的笑容。

  男人颤巍巍地接过牛奶,眼泪差点流出来。喝到嘴里,一股暖流带着细腻绵长划过舌头,进入胃道。

  男人再也忍受不了,直接一只手捉起面包,另一只手喝着牛奶,拼命往嘴里塞。嘟嘟囊囊地嚼着。

  女生抚摸着自己的秀发,手托着腮,动人的双眸看着男人的丑态和粗鲁带着一丝温柔。

  没过一会,男人心满意足地打了一个饱嗝。忽然一阵幽香闯进鼻息,男人发现女生伸手捡开粘在他脸上的面包屑。

  事情有点突然,男人根本就不知道是拒绝还是躲避,呆呆地看着女生帮他捻开嘴边的面包屑。

  直到女生做完这一切的时候,男人才低着头脸红说了声:“谢谢。”

  “不用。”女生笑着说道。

  女生看起来约莫十七八岁,但眉宇神色之间对他的关心,以及举手投足间散发出来的气质。让他有种熟悉的感觉,仿佛他们不是第一次见面的陌生人而是一对相濡以沫的情侣。

  “先生,你刚才不是有话要与我说吗?”女生端起自己面前的咖啡,细细品茗一口,抬起头注视着他的双眸,温温的说道。

  白洁圆润的咖啡杯,手托着碟子的动作很是优雅。

  沉默!

  男人低下头思考着什么,有些迟疑,眼神中流露出来的是迷茫、焦虑、盼望……等各种情绪。。他懊恼的抓了抓乱糟糟的头发,半响,却仍然没有说出一个字。

  女生没有厌烦,也没有催促。视线看向窗外的灯红酒绿,安静地等待着。

  “我……。”男人张了张嘴,那几个字就堵在唇齿之间,怎么也说不出口,难受的很。

  女生依旧是浅浅的笑着,表情波澜不惊,轻轻地说道:“没事,想清楚再说。时间还有很多,我等你。”

  男人颓废地背靠沙发,内心极力鄙视着自己的胆怯和懦弱。

  “你知道吗?我以前是短发呢。”女生调皮的笑了笑,露出一排白皙的牙齿,用手比划道:“就是刚遮住后脑勺这样的长度。”

  男人被女生的笑容失了心神,半响,才有些错愕的说道:“短发?”

  随即,男人想了想说道:“你现在很漂亮,长发很美,我也喜欢长发。真的。”原以为自己说出这句话,女生会欣然接受。

  可是,女生只淡淡的哦了一声。

  男人以为自己得罪了她,连忙说:“不过我想,你的短发肯定也很漂亮。我想说,你的恋人肯定也喜欢你的短发。”

  “呵呵……是吗?”女生托着腮笑着看向男人。

  男人也笑着,点点头。

  忽然,女生眼里闪过一丝遗憾,但是稍纵即逝。

  男人抬头扫了一圈店内,指着其中一幅画,说道:“你这里装饰的画还真有品位,特别是这幅梵高的向日葵,我之前在博物馆看过一次,我觉得这幅画,就很真实。”

  “自己画的,当然真实。”女生回道,指尖轻轻的敲打着桌面,饶有趣味地看向男人。

  男人以为女生是在和他开玩笑,梵高的画怎么可能在这里,而且看起来是那么的崭新。

  女生看向头顶的钟,忽然起身。

  男人也连忙起身询问道:“怎么了,有什么事吗?”

  “要打烊了!”说完,女生就走到柜台,从里面拿起一件大衣走了过来。

  黑色的大衣!

  看起来很新很干净,穿起来肯定很暖和,她应该是送去给她的男朋友吧。这样冷的天,有一个如此体贴的女朋友,该是有多幸福。

  男人心中感慨,虽然舍不得这里温暖,还是裹了裹自己身上单薄的外套勉强笑笑说:“不好意思,刚才打扰你这么久。既然你要打烊了,我明天再来吧!还有……谢谢你的招待。”

  男人叹口气,其实自己根本没有地方可以去,外面这么冷,熬不熬得过今晚还是个问题。

  不过,他还是转身打算离开。

  女生笑着,没有回答。

  男人心中那一点点的希望都破灭,她和自己非亲非故的,甚至连对方的名字都不知道,如此还免费的招待了自己,他有什么资格让女生挽留自己?

  女生的沉默也是意料之中。

  犹豫再三,男人最终还是推开了咖啡店的门,手掌贴在玻璃门上,冰凉冰凉的。

  “你没打算陪我出去走走吗?这么着急要去哪?”女生叫住准备推门离开的男人。

  刺骨的寒风使得男人打了个哆嗦。

  男人愣愣神,呆呆地看着女生。

  “走吧!”女生笑着说。

  当暖暖的大衣披到男人身上的时候,他还没有反应过来。大衣里残留着淡淡的薰衣草的香气,干净的昵子,衣领也很挺立,穿在身上很暖和。

  等到女生把咖啡店的灯关了,锁上闸门。

  男人依然没有回过神来,感觉自己像是在做梦,想不明白为什么女生对自己如此体贴。

  梧桐路上很安静,依稀有些发黄的路灯照在路面上,偶尔有行人耷拉着脑袋匆匆忙忙的走过,过往的车辆也很少。

  下雪了

  雪花透明和晶莹,目及的世界,白茫茫的一片

  女生伸出手接下一片雪花

  融了。

  “呼,好美!”女生讲着话的时候,呼出的气息冒着白气,笑着看向外面。

  正打算迈步走到雪的世界里的时候,头顶的天空忽然一黑。

  “刚刚我在门边看见一把伞,顺手拿过来先借用一下。下雪不打伞会感冒的。”男人撑着伞,站在女生旁边说道。

  女生楞了一下看向男人。

  有点煞风景吧,毕竟她刚刚那么期待。男人心里想着。

  男人忽然觉得自己好像有点不尽人情,她方才那么兴奋,自己一把伞便打断了她的雅兴

  “你还是和以前一样。”女生说完,忽然无谓的笑笑。

  “以前?”男人有点迷糊,以为自己听错了。

  女生已经慢慢的沿着石头砌成的小路走着,没有给男人留下思考的时间。

  “等一下。”

  男人慌忙的跑到女生旁边,地面很滑,险些摔倒。

  男人在女生旁边打着伞,伞不大,无法遮住并排走的两人,他脑子一热,突然想搂住她的肩,然后借口说是为了不让两人淋湿。这个想法一冒出来遍一发不可收拾,他几次抬了抬手,却始终没有勇气。

  不多时,路面上已经积了薄薄一层积雪,走过之地,留下一个个清晰的脚印。

  路灯下,俩人的影子越拉越长,像恋人的缠绵。

  女生很喜欢这种烂漫,有时候会闭上眼睛享受。

  两边很安静,静的可怕

  男人觉得有些尴尬,清咳一声道:“我们是要去哪里呢?”

  “吃点东西吧。我饿了。”女生停下脚步说道。

  男人看了看前方。

  安静的街上,黑的有些可怕

  “这么晚了,还会有人开门做生意吗?”男人随口说道。

  女生没有说话,停下了脚步,细长睫毛下的双眸看向前方,长发遮住女生的侧脸,他看不清她脸上的表情。

  生气了么?!男人后悔自己刚刚不经过大脑就说出来的话。

  揉搓着自己的手,再哈一口热气。跺跺脚祛除寒凉,男人笑着说道:“我们继续走吧。肯定还会有人做生意的……走吧!我陪你。”说完,男人拍了拍身上的积雪,手中的伞继续往女生那边靠。

  “这么晚,不会有人了吧!”女生抬起头说道,眼神很平和,没有遗憾也没有生气。

  “没事的,有我陪你。如果是安全问题,放心,来十个我都搞得定!。”男人拍拍胸膛信誓旦旦地说道。

  女生扑哧一笑,笑得很漂亮。

  看到这里,男人心中忽然涌现一种异样的感觉,随即摇摇头苦笑一下。

  “走吧,我想吃甜心西点的面包。不知道还开不开门。”女生说道。

  “好,就去甜心西点。你带路,我就跟着你!”男人说道。

  女生转过头看着男人,眼睛里带着一丝遗憾。

  这次,男人看得很清楚,他不明白眼前这个女生心中到底在想什么?那种眼神就好像认识好久,很熟悉的人一样。

  可是,男人确信自己是第一次遇见女生。

  男人张了张嘴,想说出刚刚没说出来的东西。

  但是,他沉默了。

  女生没有询问,皮靴踩在积雪的街道上,再次留下一串串脚印。轻声说道:“其实,以前你比我还熟悉。”

  又是以前?!

  男人愣了楞神,难道这是女生的口头禅吗?努力回想一下,确信自己不认识女生,甚至连面都没见过。

  公园里很安静,树叶在风中拍打着手掌,女生坐在秋千上面轻轻摇晃着。

  男人原地跺跺脚,哈口气往动得通红的手吹了吹,说道:“走吧,雪越下越大啦。”

  嗯。

  女生点点头,两人走过马路,往甜心西饼店里走去。

  甜心西点牌匾下

  明亮的灯光透出玻璃窗,洒在地上。

  “没想到这么晚还开门做生意。”男人表情有点惊讶。

  女生看着眼前的店,眼神之中有些许迷茫,仿佛在想着些什么。

  男人把视线转回身后,黑蒙蒙的一片,看不清其他的景色。手贴在玻璃门上可以感受到里面的温暖和外面严寒的分界。

  哈----!好暖和。

  和外面的寒冷相比,店里面就如同春天一样,让人满满的幸福感。

  店里面很干净,餐具和刀叉泛着灯光,地板打过蜡洁净得一尘不染。橱窗里琳琅满目的糕点,看起来十分的诱人。

  “好像店员有事情不在,你要吃什么。”男人望了一眼空荡荡的收银台然后看着女生说道。

  一个角落旁的橱窗前,女生站在旁边一直发呆,橱窗很特别,是木制的边框,玻璃也不透亮,暗黄暗黄的,材质很差。

  男人走到女生身边,随着她的视线看向橱窗里面的糕点。

  提子蛋糕?!很普通啊。男人心里想到。

  “有什么特别的吗?”男人打断女生的思路,问道。

  女生想东西想的出神,被男人忽然一问,楞了下说道:“没什么……只是想起点东西。”

  男人没有说话,因为女生刚刚的眼神特别的温柔,就好似情人之间的含情脉脉。

  “你喜欢吃提子蛋糕?”男人有点饶有趣味地问道。

  女生摇摇头,笑着说道:“一般吧。”

  “是吗?”男人又看了一眼橱窗里面的蛋糕问道。

  嗯。

  女生点点头,随即走到柜台前面按了一下提示铃。

  叮铃—————!

  清脆悦耳的铃声飘荡开来。

  不一会儿,一位女士围着围裙从后面的厨房走了出来。

  女士长得很普通,以至于普通到男人后来都没想起这位围着围裙的女士的样子。

  “我没想到这么晚还有客人,招待不周。”女士先很有礼貌地道歉。然后拿起盘子和夹子说道:“不知道你们要吃点什么?”

  女生拢了拢后面的长发,指着一旁的酥酥饼说道:“刚做出来的吗?”

  “三个小时前吧,不是很久。”女士已经来到酥酥饼的橱窗,橱窗内,熏黄的灯光照在酥酥饼上面,看得很有食欲。

  “你要吗?”

  女生微笑地看着男人说道。

  男人没有回答,看了一眼旁边的提子蛋糕,随后又看一眼身前的漂亮女生。

  半响,开口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然而

  女生却静静地看着男人,没有回答。

  男人心里想到:可能太唐突了吧。

  “不好意思,我就是想知道一下你的名字而已。”男人手搭在自己的后脑勺上,讪讪地笑着说道。

  “问女生名字之前,是不是先说自己名字呢?”女孩笑着说道,露出一排洁白的牙齿。

  听到这里,男人表情有点迟疑,搓着手不好意思说道:“其实,我都不知道我叫什么名字。”说完,把头埋低躲避女生的目光。

  “白依雪。”女生说道。

  “依雪……白。”男人若有所思的表情,口中重复一遍,随后眼睛一亮说道:“好名字。”

  白依雪扑哧一笑,捂着嘴巴看着男人。

  第二次!

  男人看着眼前的白依雪,深深地被吸引住。内心的感情慢慢地升温,让男人有点口干舌燥。

  “这个多少钱。”男人指着提子蛋糕那个橱窗说道。

  “先生,你确定要买这个吗?”女士疑惑地走到那个装满提子蛋糕的橱窗边问道。

  男人点点头,视线转向白依雪。

  然而,白依雪只是看着外面的大雪,眼神有点迷离。

  女士费劲地拉开橱窗的门,夹出一块问道:“先生,你真的确定吗?”

  男人有点疑惑,看着盘子里的提子蛋糕问道:“这蛋糕有什么问题吗?”说完,凑近仔细再观察起来。

  蛋糕外表看起来蓬松柔软,色泽明亮,几粒提子洒落在上面。白色的奶油。

  “没问题啊!”男人开口说道。

  “问题在于,这是十几年前的蛋糕。”女士平静地看着男人,缓缓开口说道。

  男人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

  十几年前!?

  男人以为她是在开玩笑,可看到女士平静又肯定的眼神时候。男人有点恼怒地说道:“十几年前的蛋糕,还能吃吗?”

  女士指着橱窗里的所有西点说道:“既然摆出来,就都能吃。”

  “笑话,我都没听过有东西能保质十几年不坏的,何况你这个蛋糕。”男人语气有点不屑,他觉得眼前这个女人是在故弄玄虚。

  看向白依雪的时候,她仍然看着外面的雪景,口中轻轻地叹一口气,转过身看着男人说道:“有的,确实有东西能保证十几年不坏,而且现在还新鲜依旧。”

  男人表情十分诧异,稍微停顿一下说道:“是什么?”

  爱情!

  女生很平静地说出这俩个字,表情没有太多的变化,仿佛这俩个字已经深入骨髓,痛彻心扉,脑海里深深的烙刻着。

  男人费劲地咽下一口口水,思维跳跃太快,让他一时半会有点没理清楚。但还是拿起那块提子蛋糕说道:“这东西能和爱情相提并论吗?完全不可能。”

  或许,在这一刻男人没有一丝触动。

  但下一刻,心脏突然轻微地悸动,男人眼睛呆呆地看着手中的提子蛋糕。

  脑海的意识!渐渐模糊……眼前的人和物变得那么的不真实。

  不知道过了多久……

  街上,男人躺在地上慢慢地睁开眼睛,一道阳光刺入他的瞳孔。

  嘶!

  男人捂着眼睛坐起来适应周围的环境。

  很陌生,却又很熟悉。

  这是,白天的甜心西点。

  大街上热闹非凡,熙熙攘攘的人群,身后的公园传来小孩子们嬉戏打闹的声音。

  “这里是?甜心西点?”男人抬起头看着头顶的牌匾非常疑惑。

  木质的门框中间镶嵌着少许的玻璃,模模糊糊反着光。混凝土的墙壁上面漆着白灰,十分粗糙。

  让人感觉仿佛回到八十年代,那种很热情似火的青春年华。

  男人脑海里面好比电影倒带的感觉。

  画面,声音……等等如同幻灯片一样闪烁。

  最后记忆停顿下来。

  他的记忆,回到了八十年代。

  男人一步步靠近甜心西点的门,准备打开的时候,手停了下来。

  只见玻璃倒影出的模样青涩,年轻稚嫩,还带着阳光般的笑容。

  这是我吗?男人讶异道,难以置信地抚摸自己的脸庞。

  “今天是依雪生日,好不容易凑够钱,得给他买一个蛋糕。”一道陌生的声音忽然在男人耳朵响起。

  谁!?

  男人警惕地看向周围,可除了波光粼粼的树叶拍打着以及小鸟发出铃啼声之外,其余的地方都静悄悄的,仿佛在演一场无声的话剧。

  “进去吧,不知道钱够不够。”

  “可是我买了蛋糕,她会要吗?”

  “还是走吧,我这样子算什么?恋人还是同学还是朋友?”

  “走的话,可能会后悔一辈子,真的要走吗?”

  ……

  男人脑海里不停的响起陌生的声音,耳膜嗡嗡作响。

  啪嗒---!

  豆大的雨点洒落下来,街上人群渐渐变得朦朦胧胧,雨将男人身体隐藏在里面。

  抬起手,推开门,一股黑暗的漩涡把男人吸进去,男人分离出男生的身体,以一个旁观者看着男生的一言一行。

  西点店里,男生表情很尬尴,反手摸着后脑勺。似乎和店主商量着什么,最后店主往旁边的提子蛋糕一指,男生脸庞变得通红,小心翼翼地掏出自己口袋里面的钱,数了一遍又一遍,才慎重地交给店主。

  手里拿着包装好之后的提子蛋糕,男生站在西点店的门口叹了一口气,看着远方眼神有些迷茫,最后悻悻地离开。

  不知道为什么,男人知道男生心中一直在重复着一个词语:可笑,可笑……。随后,一幕幕场景浮现在男人眼中。

  第一天

  女生生日,那天很多同学都来了。因为女生的父亲是政府人员,所以女生有不少身世显赫的朋友,出手的礼物直接让男生转头就离开,招呼都没有打。不过他还是回忆起那天女生弹奏的钢琴真的很美,很动听。

  第二天

  男生和女生照常一起回家,蛋糕放置在背包后面。只是女生一直跟他聊的是新开的咖啡店是多么多么的漂亮和干净,眼睛里闪烁着期待。男生犹豫了,依然没有拿出来。只是觉得女生那天很漂亮,特别是笑得时候。

  第三天

  女生生病了,男生站在她家的楼底下看了一眼就离开。不过他这次没有带蛋糕来,因为蛋糕已经坏了。

  ……

  第二十七天

  今天,男生背着女生行走在河堤上,夕阳下的金黄色把他们变成一幅很温馨的油画,安静和安逸。今天女生和男生谈了很多自己的心事。

  ……

  第一百零五天

  男生今天表白……

  轰隆隆------!

  一下子,男人所处的世界开始坍塌,一片片分离,如同刀锋一般锐利的回忆也渐渐消失。

  他回来了。

  雪地里,他躺在地上看着秋千上的女生欢快的唱着歌谣,咿咿--呀呀……

  他发现,白依雪长得很像那个女生,除了头发。男人吃力地爬起来,边拍自己身上的雪边走向白依雪。

  白依雪微笑地看着男人,大腿上还放着刚买的酥酥饼。

  “我睡了多久?”男人问道。

  白依雪站起来帮他把领子弄好,然后说道:“一百零五天。”

  “是吗?”男人自嘲地笑了笑,随后说道:“那这真是一个漫长的梦。”白依雪递给男人一块酥酥饼,男人接过后用牙齿咬了一口说道:“好吃。”

  随后,就是死寂一样的沉默。

  雪越下越大,纷纷扰扰如同鹅毛一样。男人抬起头望向漆黑的夜空赞叹道:“好美。”

  白依雪抿着嘴唇偷笑,手指反扣一下男人的头说道:“榆木脑袋也会开窍啦。”这时,男人忽然转过头,视线对视着白依雪的眼睛,说道:“我能不能不醒过来?”

  白依雪背过手,转身往后面走去。

  白依雪突然脱掉身上的大衣,里面是一条高领的针织裙,她转过头乐呵呵的冲男人笑笑,“你看过我跳舞吗?”

  那样的笑容,看的他堵住了齿间正准备呵责她为什么要脱掉大衣的话语。

  那般的不真实,男人突然觉得白依雪是不真实的,仿佛一个影子,在逐渐离他远去。

  白依雪忽然跑到他跟前,踮起脚尖,两手托着他的脸颊,柔声道:“柯瑾铭,我很想你。”然后在他的唇上轻啄了一下。

  站定

  拉起他的手笑着,一步一步的往后退,然后放开了他的手

  她开始转圈,边笑着。

  离他越来越远

  “白依雪——!”

  一辆飞快行驶的车辆撞到了她,她绝美的笑着,“柯瑾铭,你可算想起我了……”

  然后是男人撕心裂肺的呼喊:“白依雪——!”

  …………

  死亡,恐惧……

  弥漫着整个世界,芳草萋萋的坟堆,布满荆棘的小路,红中带白的彼岸花散发出妖娆的姿态……

  河中散发着腐败的恶臭,柯瑾铭浑身都是伤痕,深可见骨。嘴巴一直念叨着:她肯定还在,我一定能见到她。”

  然而,不知道经过多少的岁月,男人终于一跃,跳下悬崖。

  ……

  梧桐街上的一棵梧桐树下,他看着树下的她。

  她穿着单薄的秋裙,围着绿色格子的围巾,凌散的短发飘舞着,她回过头来,笑冕如花。

  白皙的脸颊,轻快的笑声。

  “柯瑾铭,我是白依雪。白是白雪的白,依是依恋的依,雪是白雪的雪。你可要记住了。”她在他的手心一笔一划的写着她的名字。

  柯瑾铭抬起满是鲜血的手抚摸着白依雪的脸颊,笑着说道:“我能抱抱你吗?那天还没抱到呢?”

  “可以!”女生笑着说道,然后展开自己的双手。

  这时,一辆货车如同死神一样向白依雪冲了过来。柯瑾铭颤抖的回忆起这一幕。

  不,它不能再夺走她!柯瑾铭心中怒吼。

  这一刻,即使遍体鳞伤,无法站立的他,用爬行的方式冲向货车。

  这一刻,世界停止了。

  时间也停止了。

  白依雪和柯瑾铭紧紧地相拥在一起,互相感受对方的温度和心跳。

  直到最后货车吞没两人。

  那年夏天,男生鼓起勇气跟女生说:“我喜欢你!”女生温柔的点点头,手牵向男生。

  这是他们认识的第二个夏天。

  晨光撞进了病房打碎了一地的灿烂,风轻轻摸着洁白的窗帘。柯瑾铭缓缓睁开双眼。

  梦醒了。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南柯一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