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打工日记
吃拉面2019-02-13 04:062,545

  说放弃当然容易,放弃是最不负责任的也最容易的一个选择。如果现在放弃,意味着我之前付出的一切都付诸东流,我要灰溜溜地回国,回去学校读研,亲戚朋友必然会指指点点,而父母放在我身上的无限希望戛然而止。说放弃,容易吗?

  折磨的八月终于过去了,在学校组织的一年一度的新生定向运动中,我居然和小组同学们最后拿到了学校商店100刀的gift card。不得不感谢本科时候想要偷懒的我选择了定向运动作为体育选修课。可能因为水土不服,也或者是压力过大,抑或是激素调节不平衡,我长痘痘了!对于一个二十多年来,一颗痘痘都没有冒过的人来说,满脸的痘痘,真的是自己对着镜子里的自己,都开始嫌弃自己了,更何况还要与那么多新同学打交道。虽说并不是倾国倾城,但以前也并没有太多人说过我丑的话,虽然曾经认真地问过我妈,我妈给的回答也很认真——“只能说呢,不丑”。

  绝望的我,自卑到每天戴着口罩上学,在忍受了一个月后,突然想到要去医院看皮肤科。尽管听说过国外看病会等很久,以及国外医疗技术很卓越blabla,而我并没有想到加拿大看病居然这么麻烦。好心的H不忍心让我一个人顶着大太阳,顶着一张烂脸去医院,便陪我去。我们打了一个华人的接送车,10刀,10刀啊!那可是50人民币啊,虽然有些心痛,但已经不想再经历坐错公交车,再转车,再走路,最后还是要花钱坐车的情况了。如果结果是相同的,过程起码能够选择一个相对舒适的吧……

  果不其然,在听说过各种国外“等死人”的情况之后,我也亲身体会到了在国外医院无尽的等待。因为没有提前预约,我们在急诊室等,简单排队注册完个人信息,紧急联系人后(当时我只和H认识,甚至有种异国他乡相依为命的感觉,所以理所应当我的紧急联系人是她),看着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三个小时!也并没有叫到我的名字。回头看看旁边的一对白人父子,儿子躺在推床上,手上淌着鲜血,看起来像是被刀子类的利器割伤的,伤口很深的样子,腿伤也有伤口,父亲帮忙按着腿上的冰袋。两人完全没有急躁,没有催医生催护士,没有大吵大闹,只是安静地等待,简单交谈后还露出了苦涩的微笑,原来是儿子帮父亲除草,不小心被除草机伤到了。

  我只是长痘痘,有什么可急的呢?五个小时过去了,终于有护士叫我的名字,跟她进去一个小房间后,量血压,测脉搏,简单检查,叙述病史之后,继续让我等待。在等待这么久之后,我一次次地怀疑我是不是应该来看医生。终于见到了医生,很高,很帅,很成功的样子的一位男士,语速奇快,大概的意思就是“……I don't think it is a must to come to emergency……its just acne……”是啊!只是长痘痘,只是痘痘长的很严重,为毛我要等五六个小时来看医生,然后忍受医生的冷嘲热讽强调一遍这只是痘痘,没什么大不了,不用来看急诊,吃药擦药就好了。

  最后医生给我开了一些药,安慰我没什么大不了,会好的,便回家了。回家上网查了才知道,就是抗生素而已,为什么说而已,因为这种药在国内是otc,不是处方药,也就是咱们老百姓可以去药房买到的,但是在加拿大,它就是处方药!而且价格并不便宜,后来去药房买了才知道40刀,3粒药!那个时候刚来,不懂学生保险可以报销一部分的处方药,也只得自己掏钱了。

  学校的学习步入了正轨,金融和经济的课程并没有太难,基本本科都有学过中文版,所以努力之下轻松拿到A,课余考完了驾照牌,准确来说在刚好在生日那天考过的。转眼快到圣诞了,有同学已经来加拿大一年多的,在一家中餐厅打工,问我课余有没有时间去打打工,赚赚零花钱。之前一直都没有想过去打工,不是家里富裕,而是我觉得我来是来读书的,不要把时间浪费在不必要的事情上。但是又有很多人讲,打工是体验生活,留学没打过工都不算真正留学,这句话就像本科时候大家说没挂过科都不算读过大学一样的毒瘤。

  在和餐厅经理简单见面后便开始上班了,刚开始一个星期去三天,圣诞放假正是餐厅繁忙的时候,一口气去了八天,每天累到不行,回到家沾床就睡。本来就想放弃了,但一次发工资的时候,一下子发了800刀,让我意识到,打工赚钱虽然累,但也真挺多!便也在假期结束后继续part time了。还记得圣诞节前夕,那晚下大雪,只能蹭同事的车回家。也就是那晚,让我和K近距离接触上了。

  K是一个话不多的男生,全职在餐厅上班,平时大家都很喜欢他,因为他和店里的很多师傅,老板都来自一个地方,大家对他也就额外照顾。因为我刚去,所以和他并不太熟。那晚他和我一起下班,看着他嘴里含着烟,一边扫雪的动作,让我想起了我那个初恋Y。以前放完寒暑假,他来车站接我的时候,也是一边含着烟,一边帮我扛着行李,这种熟悉感,莫名涌上心头,虽然以前我也很讨厌Y抽烟。送我到家后,K便离开了。

  慢慢地,我和K接触多了,他也就经常送我下班回家,但我那个时候知道他有女朋友,也就没有多想什么,而且他身高不高,我的标准已经局限于Y的182了,觉得矮于182的都不算在考虑范围内,更何况学习太忙了,根本无暇考虑男女朋友。直到一次老板的生日,我们一起去了老板家里的生日聚会。那天大家应该也都喝的挺高兴的,一个劲地起哄我和K,因为他女朋友比他大,而且长得很老,见到大家都不会热情打招呼或者微笑,所以店里的“长辈”们都不太喜欢那个女生,以上评论来自其他人。我只见过一次,很瘦,且时尚,据说是搞艺术的,所以还很酷。

  聚会散场后,有人提议去附近的赌场玩,这边的赌场很多人去,留学生也去,但我从小的教育告诉我,赌博沾不得!跟着一块去后,一切都那么地新鲜,好奇。因为我没带太多钱,就看着K玩,其他几个一起part time的同事也简单玩几下。一小时过去了,也觉得没什么兴头,除了K玩的还很开心,以及觉得他似乎对所有的项目都很了解。大家都准备离开了,K送我回家,到门口了,K让我进去吧,我也就打开车门就准备要走了。突然,他一把拉住我,温热的嘴唇便强势地贴了上来。不知道为什么,还觉得有些霸道,以及他具有攻势的舌头不停地往里试探。可能是久旱,可能是我内心的渴望,可能是在我心中他就是Y的替代品,可能是我内心早已喜欢上他了,挣扎几下后,我没有拒绝,也没有推开……

  从此,我的噩梦便开始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多伦多未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多伦多未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