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追忆往昔
怀才不遇2018-09-26 23:182,268

  这七人同时下跪,第一位压低声音道:“太子殿下,我等忽然听到墙里有异动,所以……”

  太子道:“好了,能有什么异动,回宫。”

  等随从的侍卫走远了,太子突然停下脚步,抬头看向空中。

  白玉飞天道:“太子殿下,看来这少林的月亮是最明亮的。”

  太子仰天道:“不但是最亮的,而且是最诡异的。”

  白玉飞天道:“太子殿下,刚才您独自下楼时,是否碰到了一个人?”

  太子道:“我的确碰到了一个人。”

  太子顿了顿又道:“下面烟雾缭绕,却不成想楼梯上竟然背对着我坐着一个人,我被绊了一下。”

  白玉飞天道:“这个人正是弯弯绕?”

  太子道:“正是。”

  白玉飞天道:“太子殿下当时一点感觉也没有?”

  太子道:“没有。”

  白玉飞天道:“这少林僧人深不可测。”

  太子道:“是啊,如此看来,你的担心是对的。佛祖面前,心不诚,则不顺。”

  相府里传出断断续续的琴声,就像这庭院里落下的花瓣,杂乱无序。

  雪莲离开石凳,离开她钟爱的举世无双的名琴。缓缓地移步向前,俯身去闻一枝已经凋零的玫瑰。她用食指轻轻弹落了最后的一片花瓣。

  她想起几天前她在此抚琴,无名于琴前舞剑的情景,不禁泪潸潸。

  直到现在,她还在纠结,她用那种迫不得已的方式气走了无名,不知是对还是错。

  她不敢想,实在不敢想,无名会以什么眼光来看待自己,水性杨花?高贵的妓女?

  就算最后他会明白那夜发生的事情,是被形势所迫。他就一定会毫不在乎吗?

  他会把他所看到的一切通通忘记吗?

  也许,无名再也不会于她的琴前舞剑了。

  想到这里,雪莲感觉一阵阵的恶心,她想吐,吐掉肚子里那些肮脏的东西。

  她真的吐了。

  吐在玫瑰花丛里,那些颓败的花瓣上面。

  吐完之后,她却又感到一阵空虚,前所未有的空虚,她已记不清多少年没有吐过了,上一次吐,似乎是在儿时,母亲在身后一边安慰一边轻轻拍打脊背。

  那是一家主卖丝竹乐器的小铺,掌柜十分热情,看见无名一个人走在街上就喊道:“新到的排箫,二十二管,紫竹,紫檀木一应俱全。”

  无名被吸引了,走到小铺跟前,道:“掌柜的,这排箫紫檀与紫竹有什么区别?”

  “竹子发声,空灵,清幽,通透。檀木发声悠远绵长,回味无穷。”

  这话却不是掌柜所说。

  这话却是一位清雅脱俗的绿衣姑娘所说。

  无名看着身旁的姑娘说道:“那我应该选竹,还是选木?”

  绿衣姑娘道:“我看公子高贵而不骄傲,沉稳当中有几分傲骨,从容不迫,心事暗藏。还是紫檀木比较适合公子。”

  无名道:“多谢姑娘。”

  掌柜道:“姑娘虽年纪轻轻,却有一双充满智慧的眼睛。老夫佩服。”

  无名道:“想不到姑娘也是知音之人。”

  绿衣姑娘道:“我最喜古琴,其声如泣如诉,低沉而浑厚。”

  无名道:“古琴之音,我也喜欢,尤其在雨中听琴,宛如雨滴一颗颗落在心头,叮咚作响。”

  绿衣姑娘道:“雨中弹琴我曾试过,当真妙不可言。”

  无名道:“不过……”

  绿衣姑娘急切地问道:“不过什么?”

  无名道:“我现在最想做一件事!”

  绿衣姑娘道:“弹一次古琴?”

  无名道:“不。在开满花的园子里,在古琴前,在时而悠扬婉转,时而急促的琴声里,舞剑!”

  可是,此时。

  绿衣姑娘却在枯萎的玫瑰花丛间呕吐。

  雪莲依然是弹琴的人。

  可无名已不在。

  一个男人从一个女人的心里走出去的时候,最痛的当然是女人。

  雪莲的心里和胃里都极度的空虚,两腿发软,想站起来却使不出一点力气。

  正在这时,一个身影闪入花园。

  在雪莲痛苦难耐,皱眉之间,此人已经到了雪莲的足前。

  雪莲道:“白玉飞天……现在……什么情况?”

  白玉飞天没有立刻作答,他俯身伸手去搀扶雪莲。

  雪莲道:“不必……我想……在这泥土里多坐一会儿。”

  白玉飞天直起身道:“无名还在县衙里,知府大人没敢把他们两个人投入大牢里。”

  雪莲十分惊讶,道:“两个人?”

  白玉飞天道:“对。是两个人。”

  雪莲道:“另一个人是谁?”

  白玉飞天道:“是一个女子,是无名的随从。一个没有名分的皇子带着一个仆人,没什么异样。”

  雪莲道:“你可知道那女子的底细?”

  白玉飞天道:“据我调查,那女子是枫叶山庄庄主的养女。不过,这女子是怎么成为养女的,目前还不清楚。”

  雪莲道:“枫叶山庄已经延续了几代人,如今,枫叶镖王也是享誉江湖,老成持重的长者。”

  白玉飞天道:“嗯,那女子应该不会加害无名的。不过……”

  雪莲道:“不过什么?”

  白玉飞天嗫喏道:“不过……那女子从表面上看,对无名……死心塌地,百依百顺。”

  雪莲垂下眼帘,许久都说不出话来。

  白玉飞天是在如实汇报情况,谁也不能怪他挑拨离间。

  过了好一会儿,雪莲才睁开了眼睛,道:“太子呢?”

  白玉飞天道:“太子殿下已经拿到了《幽灵咒》。”

  雪莲道:“那就好。太子能顺利拿到《幽灵咒》,必然不会急着对无名下手。是我害了无名,害了相府,更害了我自己。”

  白玉飞天道:“您还是别太自责,若相爷看到您这个样子,会心疼的。”

  雪莲道:“江湖传言,可恶的江湖传言,假假真真,真真假假,却都被世人当成了真的。”

  白玉飞天道:“人心好奇,编造杜撰,以讹传讹。所谓人言可畏啊。”

  雪莲道:“若果每个人都吐一口唾沫,也会淹死一只大象的。”

  雪莲接着道:“那夜我真不该使出幽灵怨。只是我到现在还不知道,那飞镖信件是谁送的?”

  白玉飞天道:“是我!”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皇庭剑客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皇庭剑客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