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离别的天空
人间小可2018-09-12 16:474,658

  总之,不管是真是假,从此我成了肖远的女朋友!

  章骋看到我跟肖远坐在一起吃饭,大惊失色的高呼,“你们俩还有闲情逸致在这儿吃东西?”

  “饿了就吃,要什么闲情逸致?”我怀疑班长大人受了什么惊吓,才这么词不达意。

  “全学校都在传肖远跟你……”

  “肖远跟我怎么了?这不是挺好的,既没冷战也没热战。”

  “全校都在传——肖远追你!”章骋试探的说。

  “这没什么不好啊,难道要传我倒追肖远你才觉得正常?”我反问班长。

  章骋一下就愣住了,“难道这都是真的?”

  “当然是真的!”肖远无比坚定的说。

  和肖远走在一起,几乎赢得了全校女生的羡慕和妒忌。

  甚至有人找上门来质问我:“你凭什么跟肖远在一起?”

  “这个问题,你得去问肖远。”我不善于应付这突如其来的责难,总把皮球踢给他。

  当然也有不服肖远的人,跑过来找我,“田可乐,你怎么就看上了肖远?我哪点不如他?”

  遇到这样的人,肖远总是又气又急,指着人家就喊:“拜托你先回去照照镜子,回来再这么问!”

  肖远像往常一样等我跟章骋下课一起吃饭。

  章骋边走边跟肖远嘀咕什么,两个人都哈哈大笑。我在后边听着不禁觉得脸红,我知道他们在说法律基础课上的事儿。

  其实,这事儿也不能全怪我,实在是老师讲得太催眠,我不知不觉睡着了。我敢发誓,全班睡觉的人绝对不少于三分之一。

  可是,老教授偏偏把我拽起来,“田可乐,你来阐述一下米兰达宣言是怎么回事?”看来,我真是个名副其实的倒楣蛋。

  根本没听课,上帝才知道米兰达宣言是怎么回事儿呢!绞尽脑汁想了又想,还是不知所云,身后,章骋还不停的踢我的椅子,小声念叨什么多少页多少页,我站了老半天,心烦意乱,于是,转过身冲章骋说:“够了,我有权保持沉默!”

  老教授摘下眼镜仔细打量我,“不错,都知道活学活用!”

  章骋首先笑出来,接下来,全班同学都跟着大笑。

  讨厌的章骋,笑够了也就算了,怎么还跟肖远说?让他也跟着笑话我。

  “你没看到当时老教授那神情,小眼珠子差点就瞪出来。……还一直夸可乐是学以致用的模范典型。”章骋已经快笑得肚子疼了,仍不止,而肖远却拉着我得手自豪的说:“我们可乐就是个宝贝!”

  我使劲儿甩开肖远的魔爪,咬着牙说:“谁再跟叫可乐我跟谁急!”

  第一次跟肖远吵架是因为章骋。

  我们班组织秋游,在校外的农场住了两天。第一天到农场的时候,大家去采摘,我被果园里的马蜂围住,是章骋不顾危险救了我,而他自己却被蜇了好几处。

  晚上大家通宵打牌,他手上、胳膊上都疼,不能一起玩儿,被大家一吵,也睡不好觉。于是,我就去他房间里陪他聊天。

  这事儿回了学校不知怎么就被肖远知道了,非不依不饶的问我跟章骋都聊了些什么?干嘛聊到那么晚?

  我气的不是他问的那些问题,而是他居然找同学看着我,难道就这么对我没信心?我白了他一眼,撇撇嘴说:“想知道吗?我这儿却无可奉告!”

  中午吃饭的时候,因为跟肖远赌气,于是就跟班长章骋一坐一起吃,边吃还边讲笑话。

  “班长,我应该给你十块钱,让你想吃点什么就自己去买点什么?”我打趣他。

  十块钱的笑话是我们去农场参观养猪场的时候班上的一个男生讲的,大致是这样:从前,有个养猪的人,动物保护协会问他用什么喂猪,他说烂菜叶子,剩饭等东西,动物保护协会说他不爱护动物,罚款10000美金;过了一段时间,国际粮食协会的人问他用什么喂猪,他说有鱼有肉,还有猪爱吃的面食,粮食协会的人说国际粮食那么紧张,他还浪费,又罚款10000美金;后来,又有人问他,用什么喂猪,他说,我现在每天给它们十块钱,它们想吃什么就买点什么!

  当时,我还跟讲笑话的同学开玩笑,“既然这样,还不赶紧给班长十块钱,让他想吃什么自己去买点!”全班女生中,我跟章骋的关系最好,所以才敢无所顾及的开玩笑。这层关系里当然也有肖远原因,毕竟,肖远跟章骋一直亲如兄弟。

  正因为有了这个笑话,才有了全班流传的“十块钱”的典故。

  章骋见我跟他贫嘴,用筷子敲着我的餐盘说:“一边玩儿去,都是你害的,让大家谁见了我都给钱!”

  坐在对面的肖远当然不知道我跟章骋瞎乐什么,端气盘子气呼呼的走了。

  肖远也不去我们班上自习了,下课也不跟我和章骋一起吃饭了,开始,我们还都觉得无所谓,可是,时间一长,就有点受不了了。心里喜欢着一个人,哪儿能容得下他对你视而不见呢?

  我跟章骋唉声叹气的抱怨:“我真把肖远气坏了!”

  章骋打他的篮球,并监督我练习他教的擒拿功夫,根本就不关心我说的话,只是无所谓的耸耸肩:“气坏了就气坏了呗,他要是能忍过一个星期,就不是肖远。”

  “他要是能忍过了怎么办?”我挺害怕肖远就这么不理我了。

  “忍过了就忍过了吧!他不理你,要不咱俩凑合凑合?”章骋成心捉弄我。

  “班长!”我吼他,“让你那些粉丝团听见,又追杀我!”

  章骋无奈的抱着篮球,“那我也没办法了!”

  肖远的确能忍,一个星期也没理我。章骋看我坐不住了,说:“晚上我请肖远吃饭,你要不要来?”

  当然要了,这么好的机会怎么能错过。

  那顿饭班长根本没出现,我去的时候只看到肖远一个人在点菜。

  两个人别别扭扭的吃完了出来的时候,肖远又拉起我的手,说:“今天晚上我第一次有心情吃饭。”

  “为什么?”

  “你不理我啊!”

  “是你不理我吧?”明明是他先跟我怄气的呀,还反过来说我不理他。

  吃了一顿饭我跟肖远便和好了,回来的时候,我还在纳闷,“明明是班长说的请吃饭,他自己怎么没来呢?”

  “有他什么事儿啊?是我让他这么说的!”肖远笑得贼兮兮的。

  “真是的,利用我们班长!”我为章骋抱不平。

  为了感谢班长让我跟肖远和好,我琢磨着送他个什么礼物,因为快到章骋的生日了。班上那么多同学记着替他过生日,想忽略都难。

  那时候,刚流行十字绣,我便选了个太迪熊的手机链动手来实践,等到绣好的时候,肖远笑我绣的不是太迪熊而是黑熊。

  “太迪熊和黑熊差远了!”我直着脖子跟他嚷嚷。

  “行,是太迪熊!”肖远终于肯承认了,“不过,以后麻烦你还是帮我绣只黑熊吧!”

  敢说我锈工不够好,我怒了,瞅着肖远说:“我看你整整容就活脱脱一个黑熊,哪儿还用得着我动手绣啊!”

  我送的手机链章骋倒是很喜欢,至于像与不像的问题,他很有风度的没追究,不过却用实际行动告诉我,什么是太迪熊?那段时间,正赶上章骋帮学校组织全校毛绒玩具义卖活动,卖的就是太迪熊。

  拉着肖远一起端详了半天,看着毛茸茸的太迪熊玩具,才知道自己绣的的确是不太像。

  “怎么?喜欢吗?”肖远问我。

  “呵呵,肖远,要不我们买一套收藏吧?这小东西多好玩儿啊。”

  见我喜欢,肖远赶紧问章骋,“这熊怎么卖?”

  章骋一见我跟肖远,眼珠一转,说:“别人买60一套,可乐只需要付本班长三个吻即可。”

  “做你的春秋大梦!”肖远差点跟章骋急。

  我拉住肖远,说:“不就三个吻,东西我买了,班长你先记帐啊,回头跟肖远要就行!”

  肖远似笑非笑的看着章骋,“跟我们家可乐斗,你还嫩了点儿!”

  我跟肖远抱着太迪熊扬长而去,边走还边抢,“熊宝宝要跟我睡!”“不行,他们是儿子,要跟我睡。”“……”

  大学四年匆匆而过,当我跟肖远、章骋坐在学校的操场上回首当初的时候,觉得一切仿佛都在昨日。

  毕业的时候,肖远选择出国深造。

  我则希里糊涂的考取了国家公务员。考试的那天,肖远正在办出国手续,我帮他复印各种证件资料,还迟到了,要不是监考老师好说话,估计我就进不去考场了,班长敲着我的头,恨其不争的说:“你就混吧,这么多年怎么就没点长进?”

  “谁说没长?我大一的时候一米六五,现在一米六八,不信你可以拿尺量量!”我理直气壮的反驳,班长被我气的差点要吐血,只能无可奈何的走开。

  我接到公务员考试成绩的时候,肖远的录取通知书也到了。

  他说请我吃涮羊肉,两个人一口气吃了六盘肉,肖远说:“你那么能吃,将来谁养的起你?”

  我一愣,随即呵呵笑着,“我妈说了,她要养我一辈子!”

  “真傻!那只是说说!”肖远笑我。

  “是真的!她离不开我!”我妈怎么能没有我?她和我爸离婚了,一个人把我带大,我就是她的依靠,是她的命根子。

  “总有一天,你会离开她,有自己的家!”肖远认真的说。

  我不敢想那么遥远未来。

  “你走的那天,我正好要面试,就不去送你了!”

  肖远默不作声,抱紧我的肩膀,“我不去了,留下来陪你吧!”

  “我才不需要,又不是小孩子,还要人陪?”我摆脱他的钳制。

  “可是,我却很想陪着你!”他吻了吻我的颊,一直以来,他都只吻我的颊。

  “为什么不吻我的唇?”我问他。

  “我怕我一旦吻了你唇就再也走不开了!一辈子只想停留在你身边!”他幽幽的说。

  “你不会,你有翅膀,迟早要飞!”我握紧他的手不敢松开,生怕一不注意,他就再不能出现在我面前。

  他还是断然拨开我冰冷的十指,转过头从挎包里拿出一个方方正正的小盒子,“回家再打开看吧!”

  我不知道肖远为什么要送我一个檀木的钢琴模型,虽然称不上美轮美奂,但那雕刻既细腻又精致,也是矜贵之物。我将它摆放在床头的桌子上,仔细看了又看,不禁想起小时候上钢琴课,遇到的那个漂亮男孩儿,他曾问我,“老师弹什么?”我当时漫不经心的回答就是“钢琴”!

  肖远走的那天,下着大雨。

  我上午面试,结束后,打了个车,匆匆忙忙赶到机场,航班却早已起飞,尽管早知道他不会等我,却还是感到失望。

  不舍得再打车回来,穷学生没有多少钱,只能等机场大巴,因为没带伞,在机场里跑来跑去找车子,被淋的全身湿透,一路上都没干。

  坐在大巴车里,透过车窗,看着远处的天地间一片混沌,心里也跟着迷蒙,迷迷糊糊的哼起记忆深处的一首老歌儿:

  那一天知道你要走

  我们一句话也没有说

  当午夜的钟声敲痛离别的心门

  却打不开我深深的沈默

  那一天送你送到最后

  我们一句话也没有留

  当拥挤的月台挤痛送别的人们

  却挤不掉我深深的离愁

  我知道你有千言你有万语却不肯说出口

  你知道我好担心我好难过却不敢说出口

  当你背上行囊卸下那份荣耀

  我只能让眼泪留在心底

  面带着微笑用力的挥挥手

  ……

  回到家的时候,我神智还算清晰,跟我妈说:“幸亏您把我生的漂亮了点儿,面试成绩不错,等着通知上班!”

  我妈看着我被雨浇的像个落汤鸡似的,赶紧拿了毛巾帮我擦,还没等擦干呢,我就就开始发高烧——39°8,我这辈子第一次烧到这么高的温度,把本来就不怎么聪明的我烧得更胡涂了。

  都不知道自己吃了多少药,出了多少汗?又有多少次睡了又醒,醒了又睡。但我知道我妈一直在旁边看着我,跟我说话,唠唠叨叨的,没完没了,这就是我妈,无条件的爱着我,一心为我着想,一心为我付出,做一切一切都是为了我。

  朦朦胧胧的时候,总感觉肖远还没走,仍在这个城市,或许,明天、后天他又会出现在我眼前,带着满脸灿烂的笑,如七月的晴空。

  可是,清醒的时候,才明白这一切都是自己的幻想,肖远走了,带着我的一颗心,驰骋到了天涯海角,走到了一个我再也看不到的地方。每每想到这些,我又睡着,不愿醒来。就这样,反反复复,一烧就是一个星期。

  肖远打来电话,我一个都没接到,只迷迷糊糊听到我妈跟他说“可可不在家,跟同学出去旅游了!……回来?不知道。”

继续阅读:3 、他还好吗?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放弃你,是我做过最勇敢的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