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我们吻别吧
人间小可2018-09-12 16:473,683

  为了感谢班长提供演唱会的门票,我答应下次请他去体育馆看篮球。

  周五的时候,技术总监和副总监由组长陪着到各部门巡视。

  远远的看到肖远,我赶紧低下头假装复印东西。

  他们只是例行公事,随便看一眼,应该很快就离开。我脖子低的都疼了,他们不但没离开,反而进来了。

  组长笑呵呵的说:“嘿,小可啊,你这芦荟长的可真好!”

  你说没事不快点走,看我芦荟干什么?

  “是啊,一块儿买来的,我的就没小可的长的好!”小刘也跟着附和。

  “怎么养的?介绍介绍经验!”组长走到我面前,拍着我的肩膀说,好象我们俩关系多铁似的。

  “呵呵,哪里有什么经验?”只是每天喝剩下的牛奶懒得扔,全倒花盆里了。

  “跟我还保密啊?”

  当然要保密了,要不回头又批评我?

  吴副总监见气氛沉闷,问:“小可,你是不是最近减肥,感觉一下瘦了好多!”

  怎么一群人都围着我问这问那的?我觉得不自在。

  “对不起,各位!我要上卫生间!”我赶紧找个借口离开。

  经过肖远身边的时候,他深深的看了我一眼,说:“你还是习惯逃避!”声音那么低,低到只有我自己能听见。

  下班的时候突然起了风,夹杂着厚厚的沙尘,呛的人难以呼吸,只能打车回家。

  可能天气不好的缘故,路上的出租车很少,偶尔过来一辆,里边还坐了人。

  在路边站了很久,也没坐上车,我心里烦闷,低着头数地上的格子。

  一辆宝蓝色轿车在我身边停下,我听到肖远的声音,“上车!送你回家!”

  我摇头,“不用了,你又不顺路!”

  “这样的鬼天你打不到车!赶紧上来吧!”

  我看看灰蒙蒙的天,再看看路上渐稀的行人,略微犹豫了一下,还是上了肖远的车。

  上了二环,路上开始拥堵,肖远放慢车速。

  “前面有家川菜不错,吃完饭再送你回去吧!”肖远根本不经过我同意,一打轮出了环路。

  “把我放这里就行,”我指指前面的路口,“我不饿!就不陪你吃饭了。”

  肖远苦笑,“你什么时候转性了?记得以前下午不到四点就喊饿!”

  以前?呵呵,那是多久以前了呢?

  “而且还特能吃,饭量和我有一拼!”肖远继续说。

  “现在我不吃那么多了,怕长胖!”现在上班,天天坐办公室,多吃一口都长胖。

  “可是,你从来没胖过啊!”

  “那是因为你从来没有一直呆在我身边,不了解!我最胖的时候到了140斤!”我喃喃的说。那时候因为疯狂的想念着某个人,又没有发泄的途径,只能猛吃甜食,结果没多久,身体就象发面一样,迅速膨胀。

  肖远不说话,思绪似乎飘了很远。

  后面的车不停的摁喇叭,肖远才意识到车子正停在马路中间,

  “我饿了,陪我吃点吧!”他央求的口气让人难以拒绝。

  果然是地道的川菜,一进饭店门就闻到一股香辣的味道,我虽是北方人,却比南方人更喜欢吃辣。

  上二楼,进了一个幽雅宽敞的房间,房间里缭绕着茶香,让人顿时神清气爽。

  “我看我们还是换个地方,这里太奢侈了,肯定不便宜!”我小声跟肖远说。

  “没事,饭钱我还付的起!”他笑笑,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

  真是本性难移!自从我认识他的时候就喜欢奢侈浪费,这么多年,居然丝毫未改。

  看着眼前的肖远,无端涌起许多莫名的伤感。岁月改变了许多东西,却改变不了最初那颗爱恋的心!冷漠、逃避都是自欺欺人,每当真正面对,无处可遁的时候,一切便又回到了起点!

  “哈哈,肖远啊,你来了怎么都不告诉哥们一声?”门外一个声音由远及近,接着就看到门口出现了一个魁梧的身影。

  “我这不是路过嘛!没想打扰你的清闲。”肖远笑着。

  那个身材高大的男子看着我,“呦,这不是那天陪大哥打牌的小妹吗?”

  怪不得看着眼熟,原来这个人还真见过,那次和章御去娱乐城打麻将就有他。

  “大哥,打牌?”肖远听得一头雾水,但并未追问,“昆少见过我们家小可?”

  “原来是你家的!”昆少笑声爽朗,“怪不得连章御都对她呵护有加呢!”

  “我和章御不熟!”我站出来为自己澄清,也就见过几次面,有过几次接触而已,连朋友都算不上。

  “但是肖远跟他熟啊!”昆少把将手搭在肖远肩上,“回来没去找老大喝酒?”

  “没呢!”肖远淡淡的说:“我回来除了告诉你,其他人谁都没告诉!”

  “得,今儿不告诉也得告诉了!章御、章骋、老朱、程少他们都在隔壁!”

  昆少话音刚落,就听到门口一阵哄乱,“好哇,肖远,回来都不通知兄弟们!”然后房间里一下子涌满了人,我只好退到角落里。

  一群人哄闹着又重新坐下来。

  “今天什么日子?怎么大家都在这里?”肖远问。

  “这不是明天老大要出国嘛,正好今天有空哥几个就凑一块儿坐坐,要不又三五个月见不着了。”有人说。

  “对了,肖远,上回我们家老爷子在英国见到你和女朋友一起去看画展,回来让我去问呢,你们什么时候办喜事,他好去凑份子!”

  “程少,你喝多了吧?”昆少一边给他夹菜一边朝他使眼色,“来,多吃点菜啊!”

  “怎么喝多了?这不都把女朋友带回来了!”

  “程天朗,你瞎说什么?”肖远急了,使劲把筷子扔出去。

  我拉住他,和颜悦色的说:“人家可能看错了!”

  肖远转过头看着我,神色紧张,“你不要相信他!”

  我点点头,我不会相信他的,我和他初次见面,凭什么相信他呢?这个世界上连身边的人都不能相信,谁又会去相信一个萍水相逢的人的胡言乱语!

  一帮人闹腾了半天,我实在困顿、疲惫。

  想偷偷溜出去,无奈包却被肖远攥的紧紧的,“别又跟我说上卫生间,你已经用这个借口溜走过好几次了!”

  “我去给我妈打个电话,这么晚了我还没回去,她会担心我!”

  “你保证,别走!一会我送你!”肖远低声说。

  “我保证!”不能不走,看你们这架势,不得闹腾到凌晨?回家我妈又跟我生气!

  肖远才把包给了我。

  “别等我了,您自己吃饭吧,我吃完饭回去,现在沙尘大,又是下班高峰,打不到车!”我给我妈回了电话,然后靠在走廊的墙上。

  腿脚支持不住沉重的身体,背沿着墙面下滑,大理石墙体的冰凉透过衣服渗到身体,将头埋在双膝,慢慢消解身体里的水分。

  一只大手落在我的头上,轻轻抚摩我的头发,用低沉沙哑的声音问:“你用什么牌子的洗发水?头发保养的真好!”

  本以为是来安慰我,没想到却问了这么一个不着边的问题。

  “别乱摸,我的头发矜贵着呢,摸坏了你赔不起!”我抬起头,看到出来的人居然不是肖远,而是章御。

  “怎么是你?”

  “为什么不能是我?你以为是谁?”

  “肖远呢?”

  “跟章骋在里边拼酒!”

  我提着包要下楼,此时不走更待何时?

  “外边起了沙尘暴,打不到车!”他站在我身后提示。

  “那我就走回去!”

  “可以试试!”他打了个响指,“你一直都与众不同!”可恶的章鱼说话总是带刺儿。

  外边还是打不到车,沙尘暴来的很凶猛,路上都堆起了细细的粉尘。

  我沿着环路往一直走,用双手使劲捂住鼻子和嘴。眼睛被风吹的无法睁开,还一个劲的流着眼泪,这样的鬼天气,真是难挨。

  “小姐,要车吗?50块钱一公里!”身后是章御那辆招摇的奔驰。

  “太黑了吧?”

  “我给你还不行吗?”章御笑着。

  坐在章御的车里,我才敢顺畅的呼吸。

  眼睛里好象进了沙子,眼泪断断续续就没干过。

  “你一直哭,是不是担心我明天出国被外国人卖了?”

  “我是担心你出去把外国人卖了!你粘上毛比猴都精,谁还能卖了你!”

  章御哈哈大笑,“你是在夸我还是在损我?怎么都听不出来?”

  “当然夸你了!”

  “噢!还有你这么夸人的!见识了,不过,我还偏偏就爱听。”

  你爱听我还不爱说呢!

  快到我家楼下的时候,章御说:“我明天就走了,估计最少也要三个月才能回来。”

  “我刚才都听说了!”我又不聋,刚才一帮人那么闹腾,又是敬酒又是致辞的,想不知道都难。

  “那你就没点表示啥的?”章御笑得极诈。

  “还要有表示?要不一会儿路过我们家楼下的便利店给你买点蛋糕、酸奶什么的带着!”一般我外出,都喜欢带这些东西。

  章御哭笑不得,“我看还是免了吧!”

  那最好!我还省了。

  过了一会儿,章御突然说:“要不我们就来个吻别吧?”

  “什么?等等,……”我是不是听错了?

  “吻别!”他停下车,捧着我的头认真的看着我。

  估计我是吓傻了,要不就是丢了魂,竟然目不转睛的和他对视。

  他的头渐渐靠向我,一股温热向我袭来,“等等!”我喊。

  他停住,放开我,忽然大笑,“逗你玩儿呢!”

  死章鱼,什么不好玩,竟玩些恶劣的点子?

  到我家门口的时候,章御说:“心情好点没?”

  “好多了!”多亏了有他在。

  “那就把眼泪擦干净,下车!”他停下车,很绅士的帮我打开车门。

  “章御,谢谢你!”我很诚恳的说。

  “口头的就免了,来点实质的吧!”章御眼珠转的很快,估计又在打什么如意算盘!

  “我没钱!”我先声明。

  “我又不缺钱,要你钱干什么?”

  “那你要什么?”我提高了警惕,这个人一向不按规矩出牌,得防着点。

继续阅读:13、宝蓝色是属于肖远的风格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放弃你,是我做过最勇敢的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