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上班时间,不谈私事
人间小可2018-09-12 16:473,130

  从超市出来,眼泪就刹不住车了,哗哗的。

  拎着大包小包的东西过天桥,看到脚下车水马龙,想着如果从上面跳下去会不会死的很惨?肯定是一副血肉模糊的样子吧?说不定脑浆还能溅在行人身上。

  想着想着,已觉得毛骨悚然。

  估计古往今来能被自己的想法吓得尖叫的我是第一个人。

  也顾不得再细想肖远和吴悦的关系,只想着赶紧找个安全的地方躲起来,躲的越隐蔽越好!

  超市对面有家星巴克,我可能是吓傻了冲进去的,因为当时根本没想到一杯咖啡要花掉我多少人民币!

  咖啡馆镶嵌在一个五星级酒店的角落里,环境幽雅,服务一流。

  点了一杯卡布基诺,还要了甜品。

  香甜的食物让我心情好转,轻柔的背景音乐让我渐渐放松下来,不再想那些莫须有的暴力血腥场面,只记得肖远那张阳光帅气的脸。

  “小姐,需要面巾纸吗?”服务生恭恭敬敬的站在旁边。

  “不用,谢谢!”我下意识的用手拭一下面,却发现全是泪水,我怎么会哭了?

  “请别坐那里!”我边擦眼睛边告戒对面的人不要跟我坐一起。

  “你以为我想,只是你一直这么哭,弄得我心情很郁闷!”对面的人说。

  “章御,你为什么老是在我最狼狈的时候出现?”我无精打采的对他说。

  “可是,我好象比你还狼狈!”他耸耸肩,指着自己象牙色的手工西服,我才发现,原来刚才我无意中打翻了咖啡,褐色的液体都滴到他身上。

  “傻瓜,你怎么就不知道躲开?”

  “看你哭比较重要,因为很难得!”他露出一个淘气的笑容,怎么看怎么象个孩子。

  “走吧,带你去个开心的地方!”章御拉着我起身便走。

  “我不去,我还有事!”我想挣脱他的钳制。想到刚才见到的肖远和吴悦,想到他们一起时那种默契,想到肖远对她的温柔……突然觉得一切都索然无味。

  “什么事能比开心还重要的?不去可惜哦。”他微笑着望我,根本不容我反抗。

  我还能开心吗?为何觉得心里像坠了块石头?我努力想搬开它,可它却岿然不动。

  章御说的不错,这里果然是个开心的地方,十二乐坊,可惜,我的心境与这里却格格不入。

  “为什么叫这么个名字?”我闷闷的问。

  “这里有十二个项目,每一个都会让人乐不思蜀!”章御解释。

  “能让人忘了烦恼吗?”我颇为怀疑。

  “能!只要你愿意!”章御认真的看着我,“你应该是个快乐的人啊!名字叫可乐呢!”

  可乐就一定能快乐吗?我苦笑。

  和章御进了“阁楼”,立即有女子迎上来,“章总,章总”的叫个不停。我还继续拎着我在超市买的大包小包,跟在章御后面活象个跟班。

  许多人坐在一起,开始聊天,只是说一些各自的近况,看来章御和她们很熟,因为我坐在一旁什么也听不懂,只能看着我的大包小包发呆。老天!我怎么买了这么一大堆护手霜?

  一帮人开始喝酒划拳,很热闹,不知不觉我也加入进来,只为了强迫自己忘记许多不该记住的事情。

  我不能喝酒,却很会划拳,几圈下来,其他人都微醺,我却清醒的厉害。

  章御笑看着我,说:“我们打扑克吧!”

  “我不会!”我老实的承认。

  “你不玩凑不满人!”有个女子靠在章御怀里厮磨着,我看了觉得别扭,可能是因为自己无法和肖远相拥,也见不得别人亲热吧。“来,来,来,不就是打扑克,打不好还打不坏?”

  凑够了六个人,三副牌的拖拉机。

  我分了三分之一纸牌,来回翻洗,靠在章御怀里的女子始终盯着我的手,“呀,小可,你的手真漂亮,又白又嫩!”之后,其她几个人也都注意看我的手,纷纷问我,平时怎么保养?

  我故意翘起小指头,说:“我是平时用护手霜啊!”还煞有介事的拿出在超市买的一大堆护手霜给她们看,“就这个牌子,非常好用!”

  “在哪里买的?我也去买!”有人附和。

  “别去了,附近超市的都让我买光了!”我说的可是实话。

  “那你的卖我两只吧?好小可!”有人拿着两百元大钞求我。

  我思考着,该找她多少钱,我向来数学不好,简单的算术就没算对过。见我皱眉,她立马又递过来两百,“够吗?”

  我有点傻了,不是够,是太多了,我算不过来怎么找钱?

  见我没反映,这个两只,那个两只,把我袋子里的护手霜拿走了大半,然后看袋子里堆了一大堆钱。

  “还打扑克不?”章御问,也没人理他,都拿护手霜擦手去了。

  我挑着眉看着他,“都没人跟你玩了,你该请吃鱼翅了吧?”

  章御也不推辞,笑着说:“好啊,大家都去,我请!”

  一大帮人吃饭,竟点贵的,不点对的!

  我喝着好喝的饮料,竟然有点头晕,“怎么会?我都没喝酒啊!”

  “难道你喝的是水?”章御笑我。

  “好象是酒!”再仔细闻闻才觉出刚才喝的饮料是用洋酒勾兑的。

  从餐厅出来,抚着晕呼呼的脑袋,看刚才一起玩闹的一帮人各奔东西,好像一出闹剧散了场,徒留下空虚和寂寥。

  “我要呆会儿再回家,不能让我妈知道我喝酒了!”我依在章御身上,他用力扶助我的肩膀。

  “好!”他怎么老是对我笑呢?是不是我眼花,其实他是在跟我生气!

  到了门口,我翻着包包找钥匙,然后开门。

  章御却笑我,“怎么用你家的钥匙开我家的门?”

  “会吗?”我拍拍脑袋,“用你的钥匙开开试试?”

  果然,他把门打开了,我跟着进去,趴在沙发上哭,“为什么你的钥匙能开我家的门,为什么我的却开不开?”

  章御坐在地毯上,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我,“白痴,你哭什么?不就是为了一把钥匙?明天给你配一把好了!”

  “不是因为钥匙!”我还哭,不知道为什么,眼泪就是止不住。

  “那因为什么?”

  “因为肖远!”我哭着说。

  章御不说话,点了根烟,含在嘴里。

  可能是哭累了,打了个哈欠,渐渐沉入梦乡。

  梦里,肖远一直站在高处,任凭我怎么仰望,总也望不到他的眼。

  早晨醒来,感觉浑身酸疼,使劲伸个懒腰,张大了嘴打着呵欠。

  一转身,看见一张放大的脸出现在面前,妈呀,原来这里不是自己家的卧室!

  “醒了?”章御一身清爽的出现在我面前,可能是刚洗完脸,头发上还沾了水,让他更显年轻,就像邻家的大男孩。

  先等等,我怎么会在这里?

  章御见我混沌,说:“你昨天喝多了酒,不敢回家,非要来我这儿!”

  天啊,我是不是疯了?

  “现在几点了?”我问章御。

  “7:30!”他指着墙上的钟表说。

  “7:30!你怎么不早叫我?我要迟到了!”我抓起衣服就要往外跑,却被他拉住,“我送你!”

  坐在章御的大奔里给我妈打电话,我妈劈头盖脸把我一顿好数落,“还记得我是你妈啊?一晚上去哪儿了?打你手机总是关机!”

  “我这不是给你打电话了吗?”

  “我给你打一晚上了呢!”我妈的声音有点哽咽,“你知不知道你差点吓死我了?外头那么乱,你要真有个三长两短我可怎么办啊!”

  “妈,我错了,我跟您道歉还不行!”我老老实实的说。

  我妈老半天没说话,隔了半分钟才说:“下班早点回家吧,别在外边乱跑了!”

  “是,长官!”挂了电话,心里纠结的难受。

  再看章御正慢悠悠的开着车,也不说话,我看看时间,说:“劳驾,快点!要迟到了!”

  他全神贯注的看着路面,说:“总不能去撞车吧!”

  到单位的时候正好八点整,都没来得及谢谢章御,就急着往办公室跑。

  “你的包!”章御追出来把包拿给我,“怎么脸上还有口水印呢?”他用手指帮我擦了擦,然后把包递给我。

  我正想往里走,却见肖远站在大门口。

  “我没迟到,不信你看看!”我拿出表让他看。

  “刚才送你的人是谁?”他寒着一张脸问我。

  敢情大总监站在这里不是查考勤!那就不怕他了,“跟你没关系吧?”我冲他抛个飞眼,大摇大摆的往里走。

  “可……”我听到他叫我,却没有回头。

  现在是上班时间,不谈私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放弃你,是我做过最勇敢的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放弃你,是我做过最勇敢的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