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
人间小可2018-09-18 17:132,378

  郝思源到交大体育馆的时候,看到周立冬正在做准备活动,而井成和霍燕飞已经换好衣服,跃跃欲试。思源站在门口,看着他们,仿佛还是多年前的三剑客,恍惚了一刻,再回神审视,原来早就不一样了,她失落的一转身,想要离开。

  霍燕飞眼尖,只看到一个背影,就喊:“小才女,我们在这儿!”

  思源站定,走也不是,留也不是。

  井成和周立冬一起走到门口,井成微微一笑,说:“快去换衣服,就等你了!”

  周立冬站在井成身后,也温和的笑着,只是眼神里充满热切的期待和无言的乞求,仿佛说:“留下来吧!”

  思源慢慢缩回搭在门上的手,紧握住球拍包的背带,轻叹一声,只对井成说:“那我先去换衣服了。”

  井成点头,留意着思源的背影,他总觉得她那么孤单和柔弱,却有一股无法言说的倔强和傲然。

  再回身看周立冬,眼神悠远黯然,即使温吞吞的笑着,却掩饰不住心头的落寞和伤感。

  “立冬!我们先去练习。”井成说。

  周立冬握起球拍,“好啊!这次我可是有备而来,你要小心了。”他顿时又恢复成那个善于主导一切的统帅,先前的颓然一扫而光。井成眯起眼,他怀疑自己刚才是不是看错了周立冬?

  周立冬的球技的确大有长进,井成也不差,两个人较劲,谁也不肯相让,连打了几个回合,还是难分胜负。

  霍燕飞站在旁边看着,连连叫好,可是看着看着,总感觉气氛不对,他赶紧喊:“喂,比赛还没开始呢,留着点力气!”

  思源换完衣服出来,瞪了一眼霍燕飞,低声说:“霍公子,你不是说就你跟井师兄来吗?”

  霍燕飞一挠头,呵呵笑着,“反正立冬也不是外人!”

  思源也不好发作,只是咬牙切齿的说:“你就自毁声誉吧!下次你说话我再也不会信了!”

  霍燕飞追上思源,“小才女,你别生气啊,我只是觉得我们以前一起玩儿的挺好的,就这么生分了可惜。”

  思源没说话,只是凝眉看着场上的周立冬和井成。

  霍燕飞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小心翼翼的问:“你加入哪个?”

  思源看到井成转过头冲她笑,说:“我跟井师兄一组吧!”

  四个人分据场上,一若多年前青春飞扬的日子,只是心境早已不同。

  每个人都严阵以待,为了打好这场球,或者也为了找回曾失落的过往。

  都曾经是叱咤校园的羽毛球高手,一挥手,一举拍,都是高手间的较量,每一次扣杀,每一次回旋,都需要全神贯注,偶尔一秒钟的失神,都会给对方机会。

  霍燕飞连续进攻,井成只好高挑,将球给了周立冬,周立冬本有机会再次扣杀,一记猛拍将球扣死,但他没有,只是轻轻一拨,将球喂给思源,思源借力,再轻挑一下,球在网上翻身,直着滚落网下。

  霍燕飞无限懊悔,埋怨周立冬:“这样的球还不给扣死直接得分?”

  周立冬只是笑,“我怕扣到自己网上,连翻身的机会都没有了!”

  思源握着球拍的手一抖,球迅速边线,直攻霍燕飞面前,霍公子反映很快,轻轻一挡,球又弹回来,思源只好给个高球,以寻找机会。

  球向周立冬的方向射去,霍公子在旁边喊,“扣死,立冬,快扣死!”

  周立冬根本没来得及思考,下意识一拍,球飞速弹向思源,思源一纵身,本想扑上去回攻,可是脚底一滑,一个重心不稳,整个人便摔了出去。

  摔倒的一刹那,思源觉得好笑,不就是一个球吗?干嘛要拼死拼活去奋力回击?

  见思源摔倒,井成赶紧冲过去,周立冬却比他更快。

  “没事吧?”周立冬扶住思源,想扶她起来。思源一甩手,不着痕迹的将他的胳膊隔开。周立冬一滞,讪讪的看着她自己挣扎着站起来。

  霍公子也冲过来,看到思源胳膊上的擦伤,说:“小才女,你的胳膊流血了!”

  井成迅速脱下自己的球衣外套,在思源胳膊上一卷,说:“车上好象有创可贴和止血绷带,我去拿!”

  霍燕飞也跟着出去,说:“小才女,你先忍一下,我去买几瓶纯净水,给你冲冲伤口!”

  思源用另一只手握住流血胳膊,说:“不用,只是擦了点皮。”

  “别逞强,血都渗出衣服了!”霍公子轻拍一下她的手。

  盯着场地上殷殷血迹,思源有一种想哭的冲动,不是因为伤口疼痛,只是因为心里那股暖流充斥的难受。

  周立冬静静的站在一旁,象窒息了一样,过了半天,才想起弯腰拣起地上的球拍。

  “你还用它?”他问。曾经他也有一支一样的球拍,那是刚进大学校队时两个人一起挑的,只可惜早已被沈丽象垃圾一样丢弃,沈丽说:“谁还用这样材质的球拍?现在都用碳钢了。”于是,她买了几千块钱一支的名牌拍子给他。只是有了好的拍子,却并未增进他的球技。

  思源不答,深吸一口气,说:“立冬啊,你离我远点可以吗?”

  井成拿了绷带,一圈一圈的匝住思源的胳膊,霍公子在旁边连连提醒,“井成,你轻点!别把小才女弄疼了。”

  思源一直笑着,“没事,一点都不疼,真的!”

  霍公子欲言又止。

  周立冬套上外衣,说:“一会儿你们送思源回去吧,我有事先走了!”

  看着周立冬匆忙的背影,霍公子撇撇嘴,“整的跟真的是的!哪能天天都那么忙啊?”

  井成只是专心帮思源包扎,抬头的一刹那,看见思源眼角滚动的泪滴,转瞬即逝。

  “小师妹!”他微微加重手上的力量,唤了一声。

  “恩?”思源又恢复了一脸灿烂明朗的微笑。

  “疼就说一声!”井成说。

  “不疼了,谢谢井师兄!”思源的低头看胳膊上密密匝匝的绷带,说:“我们再玩会儿吧!”

  井成揉一下她柔软的头发,“都受伤了还玩儿什么?休息一下吧!”

  霍公子也附和,“就是,三个人还怎么玩儿?”

  思源仰头看霍公子,“你陪井师兄玩儿吧,我在旁边看着!”

  “算了!不如我们去校园里走走吧。”井成提议。

  三个人从体育馆出来,向东走。

  路过篮球场的时候,霍燕飞说:“我和井成当初就差点加入篮球队呢!”

  “为什么没有加入呢?”思源随意问了一句。

  井成大笑,说:“霍公子一直为一句话耿耿于怀呢!”

  “什么话?”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说好的幸福呢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说好的幸福呢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