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
人间小可2018-09-18 17:131,446

  井成笑言“有人说他头脑简单,四肢发达!”

  “哦?”思源打量着霍公子,“形容的真是很准确,谁说的?”

  “祖蓟!”井成笑的更深。

  霍燕飞一脸懊恼,看得思源也跟着笑。

  “就为了祖蓟那句话,说什么也不肯再打篮球。”井成叹。

  思源记得当时祖蓟是篮球协会的秘书长,其实她是盼着霍公子加入篮球队的,就因为一次比赛,霍公子用球砸了她的头,她才恼了他,所以跟他唱反调,故意激怒他。

  而霍公子真就为了一句话记了多年。

  思源也叹,如果当时祖蓟没有暗恋霍公子,或许就不会生气,也不会那么形容一个有运动天分的大好青年,而霍公子也不会改加入羽毛球队。如果当时霍公子真进了篮球队,他与祖蓟之间会不会真的谱写出爱情的诗篇?

  缘分,真是很微妙,有时候不单单是因为简单的错过,而是大家都没有去努力争取!是因为爱的不够?还是因为电光火石之间那一簇鬼魅的灵光?

  “在想什么?”井成拍着她的肩膀。

  “没什么!只是想知道以前的游泳池还在不在?”思源转身看一眼霍公子,说:“你也取笑过我呢?我刚学游泳的时候你老提起校训!”

  “我不是怕你水喝多了有害健康,”霍公子忍住笑,“游泳池的水里放了很多消毒液呢!”

  井成指着霍燕飞大笑,说:“燕飞,认识你这么久,这是你讲的最好笑的一个笑话啊!”

  思源眨了眨了眼,说:“原来师兄喜欢听笑话?我这里可是有很多关于霍公子的笑料呢!”

  霍燕飞赶紧捂住思源的嘴,“小才女,我晚上请你去唱歌!”

  思源笑,“好啊,但是不许你又一个人整晚霸住迈克!”

  “是,是,是!”霍燕飞赶紧点头。

  三个人继续往校园里走,边走边说笑,来往的学生们都惊异于三个人亲昵的组合,他们是怎样的关系,为什么会如此亲密无间?而中间那个美丽娇妍女子为何无意中又透出若有若无的淡漠疏离?

  周立冬离开体育馆,驱车直接去了公司。

  因为周末,公司里只有寥寥几个人留下来加班,显得很冷清,他心里微凛,想叫秘书送杯茶,按了半天电话,才想起秘书今天休息。

  办公室异常安静,他却心思纷繁,想静却静不下来,想动又不知道该如何整理思路。心中仿佛有蛊在噬,疼痛难忍。

  电话响了半天,也懒得去接,他放任自己陷在靠椅里,微仰着头,急促的呼吸,或许他是着了什么魔?又或许是让什么东西迷了心窍吧?总之,他觉得自己已经不是自己了!

  晚上,和井成、霍燕飞一起吃完饭,又去麦乐迪唱歌,思源回去的时候,已经很晚。

  闹了一整天,已经很疲惫,躺在床上,却如何也睡不着,脑海里翻来覆去都是一些凌乱的身影,思源无奈的起身,靠在床头,掀开窗帘看外面朦胧的夜色。

  寂寞如蚁,爬满心头,这样一个无眠的夜晚,难道又要空等到天明?

  第二天上班的时候,朱总见了思源不禁好一阵打量,“昨晚又在公司加班?”

  思源揉着明显突起的眼袋,不好意思的摇头,“哪里?是楼下住户的电视太吵,没睡好。”

  “以后跟他们说说,别老是影响你休息!”老总倒是很关心员工的生活。

  “我会的!”思源转身想走,却被叫住,“一会儿有个重要客人,你帮我接待一下,我要跑趟东凯。”

  “没问题!”思源应着。

  临近中午,朱总说的重要客人也没露面,公司里其他人都三三两两去吃午饭,她因困乏,便趴在外面的桌子上不知不觉睡着了。

  本是小憩,因为公司里没人,也没什么声音,她便越睡越沉,一直沉到梦乡深处。

  不知何时,思源原本平静的睡颜染上了几分恐惧与狰狞,睡梦中她低喊一声:立冬,然后迅速抬头,抚着起伏的胸口看向门外。

继续阅读:8、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说好的幸福呢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