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人间小可2018-09-18 17:131,893

  郝思源走回去,心还跳的厉害。

  她赶紧烧了一壶开水,为自己冲了些奶粉,最近工作太累,她老闹失眠,祖蓟告诉她睡觉之前喝杯牛奶会好点。

  祖蓟是大学同宿舍的好友,暗恋过三剑客之一的霍燕飞,她曾笑她,“霍公子有什么好?五大三粗,连写个情书都能闹出笑话!”

  祖蓟却说,“就喜欢他闹的笑话,比你家周立冬那个闷骚男强多了!”

  她便开始细数周立冬的好,“立冬文质彬彬,温柔和气、做是稳重、细心周到,最主要的是他只爱我一个人……”

  每次听到她说,祖蓟便急,拿周立冬送给她的毛绒熊丢她,“去,赶紧抱着你家周立冬睡觉去!”

  于是她便抱着笨重的毛绒熊趴在宿舍的床上呵呵傻笑,怎么也睡不着,等着周立冬每天晚上的晚安电话。

  电话一响,思源赶紧回过神,“是,朱总啊,……”“没有睡呢……”“弄完了,就放在您桌子上,明天上班您看吧!”

  原来是经理,问她工作做的怎么样了。思源叹一口气,果然,这样的小公司就会用延长劳动时间和增加劳动强度来榨取员工的剩余价值。

  赶紧睡觉吧,明天还要早起上班呢!

  过了几天,总经理找思源,说:“你把这份标书拿去给双月的许主任!”

  “我们的标书为什么要给双月?”

  “他们中的几率大,如果跟他们合作我们虽然拿不到标,但总有其他好处!”

  思源到了双月,在前台等许主任,没成想见到井成。

  那天晚上,她其实听到井成喊她,她没应,是不想再跟三剑客扯上什么关系。

  “郝思源!这次你跑不了了吧!”井成将手按在她肩上,冲着她得意的笑,“我说那天晚上看到你,立冬还说不是!”

  “井师兄。”思源诧异,怎么井成会在这里?

  看她拿的标书,井成说,“你在老朱公司?”

  思源点头,说:“朱总让我把这个拿给许主任。”

  井成吩咐前台,“催催许云强,让他快点出来拿东西!”说完,又问思源,“这几年你都去哪儿了?怎么一直没消息?”

  思源笑笑,“在西安呆了一年,剩下的时间全在北京。”

  井成惊呼,“怎么不联系我们?”

  “都没了大家的联系方式!”她走的时候,把所有牵绊都扯断的一干二净。

  “既然现在见了,就要好好聚聚!”井成拉着她,“等我叫立冬和燕飞。”

  “别叫了,井师兄!我还有事,改天再聚吧。”思源央求。

  井成若有所思,“我跟老朱说一声,留你吃个便饭,就不叫立冬和燕飞了!”

  井成带郝思源去九头鸟吃湖北菜,说:“还记得你喜欢吃!”

  思源笑笑,“谢谢师兄!”

  “你以前不都叫我井成?现在出了学校反而叫师兄了?”

  “以前小,不懂事!”思源怀念那时候跟井成没大没小的样子,她喊他:“井成,你要是不请我吃雪糕,今天的作业就不让立冬替你写了。”

  所以,井成不请周立冬吃雪糕也得先请她吃。

  以前,井成老叫她“交大才女郝思源!”偶尔,也会亲切的喊她小师妹,因为他和她一个系,他高她一个年级。周立冬和霍燕飞和他不同系,却是同年级。

  “还是想念交大西门外那家的桂花糯米藕,苏软香甜!”井成说。

  思源点头,“是啊,还记得那时候我们去吃都是先要两盘。”

  “哪天去吃吧?”井成提议。

  “吃不到了,师兄不知道那家店已经拆了?”思源淡淡的说。

  “拆了?”井成有些不相信,“为什么就拆了?你什么时候回去过?我怎么不知道?”

  “前段时间,路过交大,特意去西门看了一眼。”

  井成叹,“哎,看我们近来瞎忙,都有两年没回过学校了!”

  思源问了井成,“师兄做什么工作?记得你留京分配到铁道部了?”

  “早就跳出来了,我和立冬、燕飞攒了这家公司,现在给自己打工。”

  原来三剑客还是三剑客,现在居然还混在一起!思源一惊,“那双月?……”

  “本来是三月的,后来立冬只肯出钱,不肯出人,只剩我跟燕飞出来打拼,就弄了个双月。”井成说。

  “哦!原来如此!”思源顿时明白。

  吃完饭,思源说:“师兄,我先走了!再混下去,朱总该炒我鱿鱼了。”

  井成问,“要不要我跟老朱说一声,对你照顾点?”

  思源一笑,“他已经对我够照顾了,再照顾就得让我让我坐他的位置了!”

  “看来,你在老朱那儿混的不错!”

  “凑合活着吧!”

  思源走出去很远,井成看着她的背影,突然想起周立冬。

  那年她离开学校的时候,周立冬站在她看不到的地方目送她走,流了满面的泪,轻声说“再见”,那是井成第一次看到周立冬哭,一个大男人哭成那样,让同样身为男人的他不禁动容。

  “小师妹!”井成在她身后喊。

  思源回头,笑,“怎么了?师兄!”

  井成说:“约个时间,把立冬和燕飞叫着,聚聚吧,过了这么多年,你跟立冬也该化解了!”

继续阅读:3、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说好的幸福呢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