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 问你冷暖不如懂你悲欢
风为裳2020-01-05 22:082,711

  鹿筝的身前挂着装摄像机的包一路跟随顾西辞出现在车站,人流几乎将他们冲散了。

  他不知道顾西辞去哪里,只是紧紧跟着。记者证这时派了特殊用场,跟上高铁再补票。他坐在顾西辞的斜后方,探出半边身子可以看清顾西辞在翻手机。顾西辞竟也探出半边身子向前看,鹿筝看到了那天冲到病房外的那个瘦高的男人。

  鹿鹿说,那人是顾西辞的男朋友。原来,螳螂补蝉,黄雀在后,自己竟成了那只黄雀。鹿筝迟疑了一下,这是他们之间的私事,要拍吗?这样没经当事人同意就偷拍,跟鹿鹿他们的网络暴力又有什么区别呢?随即鹿筝就释然了,他相信自己的道德底线,他拍了,也不会随意给别人看,作为一个新闻专业的高才生,他相信自己的职业素养,虽然,自己现在做的这一切都很难用职业需要来解释,但人总是会尽量合理化自己的行为。从高铁站出来,鹿筝看到顾西辞时,她正看着眼前的另一幕,一个漂亮的女孩像炮弹一样在出站口冲到杨家声怀里,两个人就那么旁若无人地亲吻了起来。

  顾西辞站在涌动的人流里,任凭来来往往的人大包小裹地碰她,撞她。鹿筝大步走过去,想也没想伸手拉着西辞,西辞竟然连拒绝也没拒绝,就像自己是一只拉杆箱,被鹿筝拉着走出人群。

  阳光倒是很好,泼天泼地地光亮,让从黑暗里出来的人有隔世的恍惚感。

  鹿筝松开手,两个人立在天地间,影子长长的,平行。

  “你是谁?”她终于想起来问他了。

  她并没有看他,目光虚虚地落在那两条长长的影子上。

  席鹿筝本想说句“真巧,原来你也在这里”之类的开场白,不算那次电台对话,这是他们第一次对话,也是第一次面对面,准确地说,是顾西辞第一次见席鹿筝。

  “我是《夜照亮了夜》的鹿筝!”

  鹿筝的声音温润如玉,很多听众就是因鹿筝的声音喜欢上他的。还有女粉丝深夜站在电台门口就为一见鹿筝真容的。

  鹿筝伸出手,西辞转过身来,两个人的目光温温地相遇。那是第一次两人四目相对,鹿筝无端地有些心慌,他想缩回那只伸出去的手,西辞的手伸了过来,他的手是温的,她的手是凉的。两只手轻轻地握了握,松开。

  一片树叶落到了两个人中间。那是片过早离开梧桐树的叶子,才八月的天,秋天还远着。

  西辞从林赛那里知道些那天的事,她说:“谢谢哈!”乌黑的眸子如同星星闪烁了一下,脸上是平静的。

  鹿筝想说点什么,又什么都没说出来。西辞人还是恍惚的,转身进了高铁站,鹿筝弯身拣起那片早夭的梧桐叶,小心地放进随身带的包里,然后追了进去。

  他跟着西辞来偷拍的,但到后来,他什么都没拍。

  回程时,鹿筝坐在顾西辞身边。她都没想起问他一句:“你怎么在这里?”

  她不说话,她的侧颜很美,鹿筝倒不敢多看,也不知道要说点什么才好,也只陪着西辞枯坐着。中间伍英打过来一个电话,鹿筝像怕打破那份安宁一样,急忙按断了电话,微信回过去说自己不方便接电话,什么事。

  伍英很快回了话,问他在哪里,怎么招呼都不打一声。鹿筝没说自己在哪儿,只说让实习生顶一期节目。索性在掉手机。

  顾西辞倒像是从梦境里醒了过来,她看了鹿筝一眼,问:“出差?”

  “哦,嗯!”

  气氛又死掉了。

  鹿筝搜肠刮肚想说点什么,末了到了嘴边的一句话是:“你身体没事吧?”

  西辞的嘴抿得紧紧的,半天,没回答鹿筝,倒说出了另一句不相干的话:“我去过我的公众号吗?”

  “哦 ……去过!”

  鹿筝惊讶于西辞的敏锐,他去她的公众号留言时的ID叫“过路人”。现代人的一大特征就是可以有很多个名字,很多副面孔。

  “你怎么知道?”忍不住问。

  “猜的!”她笑了,露出小小的兔子牙,很可爱。可惜,她的笑一闪而过。

  她穿着条深蓝色的裙子,长发松松的被一个小树枝的发卡系着,皮肤瓷白,没有化妆,连口红都没涂。

  “你常听我的节目吗?”竟然问出了这样一句很官方的问话,不过,好歹对话可以像缓慢的水,可以继续下去了。

  “不经常,偶尔睡不着,听听!”这姑娘显然还没习惯日常人际关系的虚伪应酬。鹿筝略略尴尬。不过,他也不是那种只愿意听好话的人。倒觉得这样更可贵些。

  “平常喜欢做些什么?比如说,爱好?”

  这实在不是跟陌生人的交流方式。但此时,鹿筝急于打破两个人之间的那层隔膜。

  西辞没有回答,小小的交流的水流又断了。

  车程比想象的更为短暂。车到站了,鹿筝跟着西辞出了站,他说:“我的车停在那里,你去哪儿,我送你!”

  西辞又笑了笑,说:“我朋友来了!”

  话音未落,几个人不停地指着西辞议论些什么。

  其中一个浓妆女子说:“肯定是她,不是还自杀了吗?”

  另一个背着疑似LV的包包的大红唇女孩举起手机就拍。

  鹿筝一步挡在了西辞面前,大声喝斥:“谁让你们拍照了?”

  “你是谁啊?又没拍你?”说话的是浓妆女子,话硬气,人显然底气不足很多。

  红唇女被打了脸一般,硬撑着:“还有脸出来啊,自己亲弟弟都不救,这种人活着不就是浪费粮食吗?”

  边上有看热闹的人提醒两个女孩:“你们没看后续吧?根本不赖她,她从小被抛弃的……”

  鹿筝再次拉起了顾西辞的手从人群里逃离出来。

  背后的声音是:“网上的事,到后来都出了反转,我跟你说,那都是危机公关,现在有钱,热搜都能买……”

  怎么这世界到处都成了战场呢?

  西辞一声不吭,任由鹿筝拉着她。

  她像收进了鹿筝背包里的那片叶子,轻飘飘的。

  “西辞!这里,这里!”

  鹿筝慌地松开顾西辞的手。看到招手的明艳女子。

  来的人是林赛,她倒先跟鹿筝打招呼,她快人快语:“不会这么快就孟光接了梁鸿案,一代新人换旧人了吧?这手都牵上了?”

  西辞的心思还飘在别处,倒把鹿筝说得脸红了,他说:“刚好遇上。真是巧!”说得自己心虚,浅浅地笑着搓手,像个少年。

  总得告别了,鹿筝鼓起勇气问:“我们可以留个联系方式吗?我是说,这么巧……”他生生地把“这么有缘份”改成了“这么巧”。

  林赛似笑非笑地看着两个人。顾西辞倒也大方,“我扫你吧!”

  鹿筝倒是少见地主动:“我扫你!”主动权要掌握在自己手里。她扫了他,再不加他,岂不是白费。

  这话若说给向左听,那家伙肯定得笑到肚子疼,大叫“现世报”,他席鹿筝果然遇到了可以收拾他的人,让他这么费心思。

  西辞很快通过了鹿筝的填加申请。

  鹿筝想了半天,写了一句:“你笑起来很好看!”

  他是知道此刻她心如刀割的。看到自己的男友跟别的女人紧紧地抱一起,她没冲上去甩巴掌,没有掉眼泪,再被那些不相干的人指认出来骂……那些情绪会内化成伤,她死过一回,接下来又会怎么做呢?鹿筝很想替她分担点什么,却不知怎么做。

  车子开回了家。

  鹿笙开门时以为是送外卖的。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过时不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过时不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