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 好想好想谈一场风花雪月的恋爱
风为裳2020-01-05 22:082,524

  能让席鹿笙出门的事并不多。从前狂热追星时,她蹲过机场,只为看那个韩国欧巴一眼。后来欧巴当兵去了,她便也就兴味索然。

  所以,鹿笙捧着一束花去医院看舒朗,连她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那个脸色苍白的少年,像极了漫画里的少年,五官精致,双眸乌黑,睫毛长长的,一笑,眼角弯下来,又差涩又可爱,简直太苏啦。

  那天小神仙见到舒朗的第一面,就说:“天炉英才,一定是天炉英才。像我这样,个子这么矮,长得这么丑,人见人烦的人,一点事没有,像他这样的……”

  鹿笙狠狠地跺了小神仙一脚,小神仙这才闭嘴。

  病房里乱哄哄的,有位老人大概不行了,病人家属大呼小叫地喊医生,靠窗床上的舒朗戴着耳机,脸冲着墙。

  鹿笙走过去,伸手在他面前晃了晃,才发现他在哭。满脸全是眼泪。

  也不知怎么的,鹿笙走过去就抱了舒朗,那孩子也并没有拒绝,他拉着她的衣角,痛哭失声。

  鹿笙一直都是家里的小公主,父母爱着,哥哥宠着,折磨捉弄着各种各样的男朋友或男性朋友,从没有一个人激起她心里这么强烈的保护欲。她站在那里,手臂揽着那个比她小的绝望的男孩,他的泪水奔流,她什么都不说。

  时光静止了一般。

  鹿笙忘记了她是那个翘着脚在家里打着游戏叫着外卖淘着宝顺便骂骂网上可骂之人的任性女孩,她一瞬间长成了一棵树,她希望自己能拯救这个男孩。她又想起了那个人渣冷血的姐姐。不管出于什么原因,他是她亲弟弟,别说有血缘关系,就算是个陌生人,又怎么了?救人一命,多了不起的事啊。

  有护士跑过来问有什么事吗?像人撞破了舒朗和鹿笙两个人营造的那个场,气泡破掉了,舒朗坐直身体,头垂着,手不停地抹着眼泪,嘴里喃喃地说:“对不起,不好意思!”

  鹿笙的眼泪是那一刻掉下来的,她伸手摘掉他耳朵上歪掉的耳机,她说:“没什么对不起的,也不用不好意思,我比你大,如果你愿意,可以叫我鹿鹿姐!”

  舒朗抬起脸,看着鹿笙,蓦地笑了,他说:“鹿鹿姐,真好听。”

  鹿笙拆那个装花瓶的盒子,她猜到他这不会有花瓶,买花时,特意买了花瓶来。花都是向日葵,一大朵一大朵的,生机勃勃的。

  “真好看!”舒朗长这么大,都没人送他过花,更何况是个漂亮姐姐送的。

  “你在听什么音乐?”

  舒朗又害羞了起来,白皙的脸变红了,脸上的血管清晰可见。他太瘦了。

  “听贾斯汀比伯啊,可以啊,小伙子!”在舒朗面前,鹿笙有种虚张声势的姐姐范儿。

  “原来听英文歌是为了学英语,还想着出国留学的,现在,都成了泡影儿……鹿鹿姐,你在上大学吗?”

  鹿笙的脸红了,她不好意思告诉面前的这个小男生自己在国外读了一年多大学读不下去了,跑回来,宅在家里。

  “我啊,早毕业啦!”

  “那你有男朋友了吧?”

  “哪有,男朋友这种东西,挺烦人的哈,感情这种事呢,又不当吃又不抵喝,烦着呢!”鹿笙摆出一副满不在乎的模样。

  “唉,这才叫拥有就不珍惜。我啊,最遗憾的就是连恋爱都还没谈。我想跟我喜欢的女孩在绿草地上躺着,看着蓝天白云,多好!我都去我要读的大学看过了,那里的草坪真是又大又好,像绿色的地毯一样,我还想,我们俩躺上去,会不会像阿拉伯神毯一样飞起来啊!鹿鹿姐,好笑吧,我的梦想竟然是好想好想谈一场风花雪月的恋爱。”

  舒朗说这些话时,满眼都是幸福的模样。鹿笙轻轻地握了握舒朗的手,那手纤长,像钢琴家的手。她问:“你有喜欢的女孩没?有的话,鹿鹿姐帮你追!”

  舒朗摇了摇头,他的睫毛落下去,害羞地说:“我还没来得及喜欢一个女孩,我真没想到人生会这么短暂,如果我知道,我一定不会把时间都用在学习上……”

  鹿笙的眼泪流了下来,她说:“还来得及,你一定会遇到自己喜欢的女孩的,你们会去大学草坪上看蓝天白云,会去看电影,旅游,会吵架,会晒恩爱,会的……我去找你姐姐,我见过她,她是不像是个坏女孩,我去求她,舒朗,你一定不能对生活失去信心……”

  舒朗再次使劲地摇头,他说:“别去逼我姐,我姐够可怜了,真的,我在电视新闻里看到她自杀了,我特别自责,如果不是因为我,大家怎么会那么骂她?她从小就跟我们分开了,她一个女孩在外面,遇到了些什么,我们这些她的亲人都不知道,如果换成是我,突然冒出来个人说是她的亲人,说让他捐肾,我也不会同意,真的,你们都没替她想一想,我这些天特别想去看看她,可又怕她认了我,有负担。真的,鹿鹿姐,我承认我不想死,但我没想过要我姐姐的肾来救我,真的,我不想那样,我姐够可怜了……”

  舒朗说不下去了,鹿笙也听不下去了。

  隔床的人不知道什么时候都走光了,病房里很安静。

  门开了,护士在门口问:“请问,您找几号床?”

  鹿笙看到露着半边身子的顾西辞。顾西辞闪身离开。

  鹿笙“腾”地站了起来,匆忙对舒朗说了一声:“我先走了,有空我就来看你!”

  鹿笙在医院门口追上了顾西辞,她说:“你都听到了吗?”

  阳光披了顾西辞一身,鹿笙仔细地看着顾西辞,舒朗长得好看这一点还真的很像姐姐,两个人的眼睛都是乌溜溜的,含着情一样。长长的睫毛,精致的五官,顾西辞比舒朗更多了一点英气。如果说舒朗是一张宣纸,顾西辞则是一张更有内容的水墨画。

  “什么?”顾西辞挑了一下眉,反问道。

  “你弟弟刚刚说的那番话!”鹿笙特意把“你弟弟”三个字加重了语气。

  “没听到!”三个字硬梆梆地扔出来,鬼都不信。

  鹿笙简直是气笑了,她说:“我能理解你心里的不平衡,可再怎么样他是你弟弟,你不救他,这世界上就没谁能救他了,你真愿意眼睁睁地看着他死吗?我不相信你那么冷血,不然,你今天也不会来了!”

  顾西辞微微低了低头,手按在包带上,像是深吸了一口气,她说:“小姑娘,我看你还真是吃饱了撑的管人家的闲事,我来看看,那个无比珍惜儿子的母亲什么时候会失去她手心里的独苗苗!”

  一个巴掌煽了过来,顾西辞和鹿笙一点防备都没有,西辞人一歪,鹿笙想去拉西辞,两个人一起摔倒在地上。

  那个披头散发的女人疯了一样抡着包往躺在地上的西辞身上砸,边砸边骂:“我这辈子倒霉就倒霉在了你身上,要是没有你,我能到现在这步田地吗?家不成家,老公不是老公,现在我儿子要你救命,怎么就不行呢,你的命都是我给的!”

  那人是葛霞。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过时不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过时不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