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 我看不惯的,都给我滚蛋
风为裳2020-01-05 22:081,815

  现代交通工具大大缩短了城与城之间的距离,可是人心的距离呢?

  西辞没想到那么顺利就约到荞麦家的沙发。荞麦把自己家的地址发给西辞时,西辞甚至怀疑这是不是真实的。一个女孩怎么会这么轻易相信陌生人呢?还有,她想接近荞麦干嘛呢?如果家声爱荞麦,自己就是去了,难不成还能剥掉她的画皮不成?西辞自认没有这种能力。更何况,舒朗还在医院里,那是她的亲弟弟……

  想到舒朗,西辞的心就像被人用刀剜了一样。如果舒朗不是她的亲弟弟,是陌生人,她会考虑,真的会考虑,但只有舒朗,那是她唯一报复亲妈的方法,让那个叫葛霞的女人痛,让她痛不欲生,让她知道失去的滋味,这才是她想做的。

  让西辞没想到的是,荞麦居然住在那么好的小区,那样市中心的房子怎么都不应该是一个不到三十岁的单身女性买得起的吧?自己跟家声都还算是挣得不少,在城中打拼几年,也还是租着房子。

  更让她疑心的是,有着这样条件的荞麦居然会用交换旅游这种方式,不但不安全,而且没必要啊。

  西辞给荞麦发了消息,说自己到了。荞麦回复说好,发给了西辞开门密码,说自己这几天在杭州开会,让她随意。两户一梯,按照荞麦发的密码开了门。屋里的装修也很让西辞吃惊:美式乡村风格,走的是低调奢华的路线。

  西辞提着拉杆箱站在玄关处,有些不知所措。

  手机猛地响起来,是个陌生的号码。西辞犹豫了一下,接起来:“喂!”

  “我是全知道新闻网的记者,顾小姐,我们想采访一下您!”

  “不好意思!”西辞挂掉了电话。

  猛地看到上一个电话是席鹿筝打来的,她给鹿筝发了个消息:你在别人家的沙发上睡过吗?

  发完,哑然失笑,自己是疯了吗,给他发这种短信,让他会往哪里想呢?

  不管了。

  换掉脚上的鞋子,从箱子里拿出自己的拖鞋,踩上,各处转一转。一个女孩子,在高档小区,住着八十几平的两室一厅,书房里放的那些太阳花是村上隆的作品吧,西辞看到了一只柜子里装的全是蒙奇奇。

  西辞看到了那个新郎和新娘一对的蒙奇奇,她站在柜子前看了好半天,开了柜门,拿了出来,一张卡片掉了出来。

  是家声的字没错。家声的字写得大,却是柔弱无骨的,整个字都像浮在纸面上。

  “醉花宜昼,醉雪宜晚,遇上你是我幸运!”

  西辞很平静地把那张卡连同新郎新娘的蒙奇奇都放回去,像个观光客一样,到处看看这间房子。阳台上挂着的衣物里,有酱紫色的CK男式内裤,那是家声的,是她给他买的。那件淡蓝色的衬衫也是家声的,这几年,她把自己变成了老妈子,事无巨细地照顾着家声的衣食住行。可是,被她打扮得光鲜靓丽的男人呢,跟别的女人看星星看月亮,细品风花雪月了。

  冰箱上横七竖八地贴着些冰箱贴。那些冰箱贴上居然是家声跟那个女孩的大头贴。

  女孩笑得春光明媚,家声满眼都是宠溺地看着她。爱与不爱是能看出来的。从前,家声也是这样对自己的。

  再看到一对杯子,上面也有两个人的大头贴。

  顾西辞觉得自己真是多余。何苦要亲眼见证这些,一刀一刀扎在自己身上才肯罢休。

  重新换上鞋子,走到门口才想起自己的行李箱,其实带上它干嘛呢?真的会在她的沙发上睡一宿吗?顾西辞,你真是疯了。她在心里这样冷笑着对自己说。感情都跑掉了,只剩下理智,甚至心里的一点难过伤心都挤了出去。

  但身体是轻的,无比轻盈。

  坐上高铁,回到自己熟悉的家里。换了身衣服出去买菜,进了菜市场,看到翠绿的辣椒,紫亮的茄子,活蹦乱跳的鱼虾,吐着舌头的蛤蜊,油盐酱醋,热腾腾的一幅生活胜景,杨家声算什么呢?荞麦算什么呢?那对扮成新郎新娘的蒙奇奇还有太阳花又算什么呢?

  顾西辞快步走出菜市场,走进了一家五星级酒店,那里的日料很有名。从前西辞总是跟家声说,多希望天上掉下一馅饼,啪叽一下砸自己的脑袋上,然后就可以请杨家声吃那家很贵很贵的日料了。那时的杨家声眼里还有爱,他揉了揉西辞的长发说:“也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事,大不了咱们砸锅卖铁,急赤白脸地吃一顿!”

  两个人吃也不过是千八百块的事,哪会吃不起?不过小家小户的,西辞还打算着攒钱买个小房子和杨家声地久天长,哪会那样造?

  醉花宜昼,醉雪宜晚……西辞把鹅肝寿司一口放进嘴里时,想起了这句,鹅肝宜吃,真香。

  眼泪不知怎么就涌了出来,一发不可收拾。

  吃完这顿,去看舒朗,去找葛霞,去让杨家声不用怀着人文主义在这里假惺惺陪着自己,滚蛋,都滚得远远的。她顾西辞,从今天起,不,从现在起,还真就谁也不惯着了。谁都不惯着。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过时不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过时不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