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 “小欢腾”里的冷清味道
风为裳2020-01-05 22:082,428

  沿着热闹的酒吧街绕进去,是家日式的居酒屋。一根黑色原木样的灯杆上面悬着铁艺的藤枝,藤枝上挑着个瘦长的白色纸灯笼,灯笼上毛笔写着“小欢腾”三个半行半草的字,古意盎然。

  席鹿筝从不知道这样热闹的酒吧街尽头藏着这样一家店。他暗里笑了一下,做人继母真是不容易,揣度着他的心意,把相亲都安排到这样的地方。换句话说,做人继子一样不容易,否则,不为着继母的脸面,老爸的安宁,他断不会巴巴地赴这样一次尴尬的相亲。

  席鹿筝30岁,舒眉朗目,帅得不扎眼,刚刚好。一米八零的个儿,没那么显眼,却也还好,多年跑步的习惯,让他有些壮,那些许的壮实配上底蕴儒雅的气质,让人怎么也想不到他要靠相亲解决自己的终身大事。他这样的“大叔”不正是很多美眉争抢的“红烧肉”吗?怎么会门庭冷落车马稀的境地呢?

  “小欢腾”,这三个字在心上滚了一遍,席鹿筝无端有些怅然。

  居酒屋里飘着天妇罗的余香,灯光昏黄,是微醺的模样。

  大概是时辰过早,居酒屋里并没有多少客人。席鹿筝看到靠窗坐着的长发女正在讲电话,那应该就是继母介绍的女孩吧!席鹿筝径直走过去,不想那长发女站起身,声音抖地提高了八度:“我跟你怎么说的,不能让步不能让步,谁叫你擅自做决定的?你在哪?原地别动,我这就过去!”

  客人的目光都聚了过来,长发女抓起包瞟从席鹿筝身边快步走了出去。居酒屋老板娘“哎,哎”喊着结帐,席鹿筝摆了一下手说:“我来!”

  坐在长发女的位子上,席鹿筝放松了下来。

  窗外下起了小雨,秋雨缠绵,长发女站在风雨里翘着脚拦车,她身上那件晴空蓝色的风衣不知在哪蹭上了一道子白,席鹿筝有冲出去帮她抖掉那道白的冲动,却只是坐在那里,看到她急急地弯身钻进车里,车子驶过,溅起水花。

  席鹿筝点了一份明太子鸡蛋卷,一份中华冷面。明太子鸡蛋卷是淡淡的咸,冷面劲道刚好,微甜微酸是梅子的作用,碰到黄芥末,变成清辣。很合席鹿筝的胃口。若无相亲压力,这倒是可以坐一坐的好地方。

  雨徐徐地下。陆续有客人进来,手机微微颤动,是继母汪贞。

  席鹿筝知道她想问什么,按下接听键,“嗯啊”了两声,说:“见到了,大概是有事先走了!”汪贞在电话那端抱怨着顾西辞不懂事,答应好了的事,怎么能说走就走。席鹿筝说:“没关系,我见了,应该也不适合。倒省了彼此应酬的麻烦!”汪贞叹了口气,安慰说:“阿姨手里资源多得是,没事儿,咱们慢慢找!”

  好歹挂了电话,席鹿筝没了继续吃下去的胃口。

  他翻顾西辞的公众号,公众号里是黄油烙饼,看着黄澄澄的,很容易能把人的食欲勾出来的样子。他看到顾西辞在下面回的那句话:你见过哪个男人出轨是因为小三会做饭吗?

  他的嘴角轻轻扯出一点笑,想想她说这话时的样子,想那杨家声还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现在会做饭的女孩子是越来越少了。朋友圈里标榜会烤点心的女孩倒是挺多,鹿筝都怀疑她们是不是在西点店里买了摆拍的,再不然,就是网上下的图片,再或者,中看不中吃。

  那自己为什么就信任顾西辞呢?自己也从没吃过她做的饭?他这样问了一下自己。心里未免有几分怅然。

  电话再次震动起来,这次是鹿笙,她大呼小叫地喊:“哥,你有枪不,你有枪帮我毙了原大鹏。哥——”

  席鹿筝起身掏钱结帐,冲着穿和服的老板娘笑了笑,赞她的居酒屋,“小欢腾”三个字又在他心上滚了滚。走进冷雨里,席鹿筝转头看那纸灯笼,廊檐下,它居然是淋不到雨的。整个居酒屋像一只温暖的橘子。

  席鹿筝开车赶到原大鹏的住处,本以为是个杯盘狼藉的场面,他这个同父异母的妹妹鹿笙总有这种本事,一分钟把原本整洁的屋子变成垃圾场。惹是跟原大鹏闹起来,更是惊悚得像是命案现场。可是这次,简直有些温馨。

  原大鹏给席鹿筝开了门,叫了声“哥”,转身回去坐在餐桌前捧着小盖盆稀里呼噜吃方便面,席鹿笙翘着脚在涂趾甲油。席鹿筝甩了甩头上的雨水,有些气:“鹿鹿,你这是玩我吗?”

  席鹿笙低眉顺眼看了老哥一眼,站起身,噘着嘴说:“谁玩你?是这死家伙活活想把我气死,我姐们儿帮我试探他,给他发一短信,约他出去蹦迪,他竟然回短信了。”

  袁大鹏把小盖盆敦桌子上,“我回短信我说啥了,我问她是谁,哥,你说这有错吗?”

  席鹿筝一听他们这鸡毛蒜皮小孩子过家家一样的官司就脑瓜仁子疼,他不理原大鹏,单对席鹿笙说:“不是分手吗?走吧,我带你回家!”

  席鹿笙白了老哥一眼:“现在还不能分……”

  “为啥?”

  “刚刚我查了手机包月发现我们之间的点对点通话包月还剩499分钟,于是……我们决定再凑合一个月,下个月再分,我们不能便宜了中国移动……”

  这理由找得真够狗血的,席鹿筝被妹妹给气笑了。他说:“我还准备把你弄车里,我一枪把大鹏给崩了呢,你在这儿,再溅一身血!”

  原大鹏很拉风地瞪了鹿鹿一眼:“最毒不过妇人心。”他转过头再对席鹿筝说:“哥,你还真不能听她的,你要真把我崩了,我以巴菲特的名义保证,她一定会代表月亮消灭你!”

  “别那么自恋好不好?我老哥在我心里的地位绝对超过你!”鹿鹿过来,半边身子挂在席鹿筝的身上。席鹿筝揉了揉她的短发,看到她的眼还是红红肿肿的,不免有些心疼。“走吧,我刚相亲完毕,回家汇报情况,顺路把你带回去看看老爸老妈!”

  席鹿笙瞟了一眼原大鹏:“那……行吧!不过,你要给我买黑天鹅至尊布朗尼……”

  “你知不知道你老哥是个普通的电台主播,一个月的薪水不够你吃几回这至尊布朗尼的!”席鹿筝叹气回应。

  鹿笙的嘴噘得老高:“这还没有嫂子呢,就跟老妹哭穷,这要有了嫂子……哎,对了,你去相亲了,结果咋样?唉,你啊,就不听我话,相亲怎么也得带上我啊,我给你把把关,什么白骨精啊,蜘蛛精啊,立马现原形!”

  席鹿筝笑了,他不自觉地看了一下手机,那个女孩还真够没礼貌的,爽约了,连通电话都不打。要跟贞姨说一声,再别搞什么相亲了,想想都累得慌。

  手机里却挤进来一条微信消息,“你在别人家的沙发上睡过吗?”

  发消息的是顾西辞。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过时不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过时不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