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1 六亲不认人渣女
风为裳2020-01-05 22:083,172

  八月的雨总是像任性缠人的女子,要么不来,让人等得心焦。要来,却又甜腻缠绵,入夜不归。

  那个雨夜,晚九点,席鹿筝像往常一样,泡了一杯南京雨花绿茶,坐在直播间外的办公桌前翻阅编导整理好的资料。

  包里的手机嗡嗡地闹,席鹿筝皱了一下眉,熟悉他的人都知道,周一到周五,这个点雷打不动是不能打扰他的。

  放着好好的家族事业不做,在这个时代里,也不抛头露面,充个社会精英份子,鹿筝反倒躲进这简陋的电台直播间,每天听各种各样的人讲述人生,向左说鹿筝是个奇葩。鹿筝反倒淡淡地说:”有钱的意义不就是可以任性自由地选择吗?“向左长长地唉了口气说:”有钱的另一意义是肩负责任!”说这话时,他正被家里逼婚取战略伙伴家的女儿。

  手机屏幕上显示的是妹妹洛鹿笙自己设定的挤眉弄眼的一张脸。这世界上到目前为止,他也就是拿她没办法而已。她常威胁席鹿筝:就是找了嫂子,也不能偏她多过我,否则……否则我就哭!明明笑嘻嘻的不是好哭鬼,偏就爱拿哭吓唬人。偏席鹿筝就吃她这一套。

  电话接通,鹿笙霹雳啪啦一通狂轰乱炸:“哥,你开电脑没,你赶紧开电脑,看我新转的那条微博,那六亲不认的人渣女太可恶了,亲弟弟都不救,简直就是没人性嘛,这人要是我姐,我还就豁出一条命不要了,也不要她那个臭肾,大不了一死嘛……哎,我说你们新闻媒体都是干啥吃的,这种人渣你们不曝光她,还等着我们网民执法,真是……你今晚就说说这事,我跟你说,你要说这事,你这半死不活的节目可就火了……”

  “我得看看是什么事,你再跟我说啊,不然上来就批判,我也捧糊涂盆不是?”鹿筝总是能耐下性子来跟鹿笙和风细语地说,边说边腾出一只手打开电脑。他心里想的是,这个生病的弟弟应该是个帅哥,席鹿笙从来不对长得不好看的人施以同情心,他这个当哥的对妹妹这种选择性行善的行为深恶痛绝。

  “不会吧,老哥!你一点不知道?你从西安刚出土吧?要么是商朝穿越回来的?这视频在网上都热炒好些天了,我估计今晚冷血女的电话地址就能出来了!你不知道网友的力量有多大,什么都逃不过我们的火眼金睛。跟我们一比,你们这些做媒体新闻的,逊毙了!”

  “那个弟弟该不会是你爱逗吧?”鹿筝问。

  “这话让你说的,要是我爱逗,还真轮不上这人渣姐姐捐器官,要什么,我就给啦!哎,我说哥,你什么意思啊?我这可不是啥追星,我这是社会责任感,社会责任感你懂不懂?路见不平一声吼……”

  鹿笙哇啦哇啦震得席鹿筝耳朵疼,他把手机拿得离耳朵远一些,“好啦,好啦,又是什么任务啊,让我转微博是吧,我这就看看去!”

  席鹿筝点开微博网页,微博总是挤满了争先恐后发言的人,网速拖泥带水,他没找到鹿笙说的那条微博,倒是随口问了妹妹一句是不是要他转一下。

  “光转有什么用啊,光说不练假把式,你要在你的节目里开骂啊,我跟你讲,我们网友都出离愤怒了,一定要把这冷血女人肉出来,然后看看她的心是黑的还是红的!哥,我跟你讲,你的节目天天晚上温吞吞地放音乐、说些不痛不痒的话对这社会有什么作用啊,你要做真的勇士,敢于面对惨淡的人生,敢于正视淋漓的鲜血……”

  鹿筝笑了,这个妹妹的口才比他这个哥哥好一万倍,他倒做了开口说话的职业,而她,宅在家里,连吃的泡面用的牙刷都在网上买,美其名曰“网络达人”。

  “鹿鹿,先别急着愤怒,事情或者并不是你看到的那个样子。你不是当事人,别妄下结论!”这些年,好些网上闹腾得厉害的事,到最后一波三折,反转再反转。

  好歹截住鹿笙的话匣子,鹿筝喝了一口茶,茶不太好,汤色不够明亮,含扁条太多了,明明是二级茶愣充一级茶,看来那家茶行换了老板,也换了心,得想着换一家茶行了。

  鹿筝大学刚毕业时在南京当过一年多记者,那段时间喜欢上了雨花绿茶,这些年,从没变过。

  放下电话,还有十分钟直播,鹿筝在搜索框里键入“天天鹿笙”四个字,那是鹿笙微博的名字,好半天,他才在鹿笙那一堆除了在哪吃饭心情很烂八卦骂人的鸡毛蒜皮为主的微博上找到了她提的那条微博。

  找到那个视频,鹿筝粗粗跑了几眼。一个穿着暗红色连衣裙脸上涂着很厚的粉的女人哭着讲诉她儿子得了白血病,急需换肾救命,家里人配型都不成功,辗转找到失散多年的姐姐。可是这姐姐死活不肯到医院配型,万般无奈,这母亲呼吁大家帮着劝劝女儿给儿子捐肾,救全家一命。她软软地倒下去,对着镜头鼻涕一把泪一把地说:“豆豆,妈妈知道对不起你,但你一定要救救你弟弟,你是咱们舒家最后的希望!”

  视频最末处是一张像是初中女孩的照片,女孩很清秀,眼神像……像茶壶里倒出的雨花茶一样清亮。看到那双眼睛,鹿筝的心颤了一下,和平年代,与家人失散,这女孩又经历了些什么呢?

  视频的点击已经是个天文数字。评论里多是在骂脏话,绕着弯变换着技巧骂不过瘾,索性就直接上生殖器官。

  鹿筝关掉网页,心里有些不舒服,这本是家事,就是求女儿做配型,也不能动用舆论的力量道德绑架她。更何况还是从小失散,亲情那张薄薄的纸能让人做到割心割肺的地步本就不易,更何况她还那么年轻,正是大好的年纪,她当然会害怕,会恐惧,将心比心,并不是所有的人都能义无返顾。再看一眼那女孩的照片,鹿筝的心里又是一凛,那双才十几岁的小姑娘眼睛清亮平和,却又有着与她照片年龄不相符的冷漠。

  像鹿鹿她们这样自以为执掌正义辱骂这女孩,她的心又该是怎么样的揉搓然后表面上云淡风清不在意呢?

  失散?如果现在为救儿子就能找到,当初怎么不尽力把她找回来呢?

  这是个同情心泛滥到无节制的时代,那妇人正是利用大家的这份同情心吧?鹿筝很反感女人那张抹得过于白的脸上的几行泪了。

  直播开始了。

  一曲《小情歌》过后,鹿筝磁性温暖的声音飘浮在城市的夜空里。他说:“亲爱的听众朋友们,这个雨夜,此刻,您是在归家的途中还是已泡着一杯清茶等待一场盛大的好梦光临呢?无论如何,鹿筝和情感互动直播节目《夜照亮了夜》在这里陪您度过这个夜晚!欢迎播打热线电话——”

  导播示意鹿筝有电话进来。

  “这位观众,您好,我是鹿筝,请问——”

  “这是我在这世界上的最后一小时,我不想活了,真的,我太累了!我不明白为什么每个人都活得高高兴兴的,就像幸福就是他们背包里的小镜子,只要掏出来照一照,随时都可以得到,而我,什么都没有,我他妈的一无所有,就这样,还不得安宁……”

  女观众似乎是喝了酒,有点语无伦次。做夜晚清谈节目,常常会情绪低落的人打来电话,甚至有好几次有轻生者打电话进来,鹿筝和编导们配合警察救过人。当然,有时,只是一场闹剧,观众只是随口发发劳骚,警察从天而降时,人正斗地主斗得热闹呢。

  不管是什么情况,鹿筝都提醒自己耐心对待。人在情绪低落时,不就需要一点慰藉吗,哪怕是陌生人的开解,挺一挺,就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了。人生这么多坎,都去死,这世界上也就不会人满为患了。这也就是鹿筝做这节目的意义所在吧。

  “这位朋友,您别着急,夜还长着,您慢慢说,让鹿筝帮您分析分析……”

  电话那端笑了,她说:“你省省吧,别想劝我活在这肮脏的世界上。这世界没有我留恋的,没有。我之所以给你打这个电话,不是想让谁挽救我,而是,我的电话卡里还有26块7毛钱,我不想便宜了移动公司。我不欠这世界的,这世界欠我的,所以,能讨回来多少是多少……”

  鹿筝不喜欢这样的人,谁都欠她的,她有多了不起?鹿筝沉默了一秒钟,电话那端也沉默了。

  “那好,我们本着不便宜移动公司的精神,你可以给我讲讲你的故事吗?”鹿筝努力启动话题引领着她讲述下去。

  “你不知道你有多幸运,我现在是网络红人,六亲不认人渣女你知道吗,就是我!很多人想找到我,想采访我,指责我,骂我,可我,主动把自己送到你面前,想问什么尽管问,当然,要在26块7毛钱之内……”

  女孩子平平淡淡的一句话,鹿筝碰倒了面前的茶杯。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过时不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过时不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